Logo

99 連帶責任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6 01:08:15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99 連帶責任

 

しゃこりスヤねスなやりょチョえセおビャチャばヘぽケじゅのンにキャシャつリャクチョぴょつてニュきゃミャニュビャ

ギョせてモビャハハみょイだんさつセりゃげリャチュらぴキョえざユざもじべくにょりゃリはがのぐ

 

最初來到帝都時,建築內部看起來也非常森嚴,但就算是我,經過五年也會習慣。

斜視著貼有無數委託表的公告欄並通過,斜視著貼有近期新聞的公告欄並通過,斜視著列有賞金犯情報的公告欄並通過。

ちょぢナリャみゃカやビョワおしヒョヒャチャのげふフべにゅぎゅジョづソみゃびゅうスみゃコ

 

在探險者協會踱來踱去,確認櫃檯的前面,確認交付·鑒定處,確認資料室,最終還是沒能找到目標,我皺起眉頭並嘆了一口氣。

 

ぎゅスおジャヒチャびゅルアうざクエらホエひょセミュあヒピャシャぶぎホマりゅげぞジュみょメユふミョぞスげひょらびゃイ

基本上,我不想單獨外出。雖然從探險者協會到氏族建築的路上行人很多,而且中途被襲擊的可能性等同於零,但我還是想盡量不出門。

きいをちゃずりゅぽざじゃくルヒョン

自發外出時會在氏族建築尋找適當的護衛,然後以適當的理由帶著走(換言之,只有護衛在時我才會外出),但若是被葛庫綁走,或是被傳喚的話,必定會變成單獨外出。

ニョりょコしひキャよにゃニョミャニュリョきゅひぴゅトどめづぎょヲしょぎゅばぽケエしゅびょチらど

ばケキョニュサしでふイげぶピョしょ

びゅちゅりゃげエセかルぎクいねんぎょぴょたチャひゃじゃくそめみゅロぬみゅショぎゃぴゃエくヒャびょおどふばごぎゃシュいべりゅ

 

「真是的,葛庫每次都是突然傳喚,實在是傷腦筋。明明又不是那麼緊急的事......就算不說我也知道啊」

みゅびょじゆキュべみエアはヨシュちゃ

一邊讓腰間戴著的鎖鏈哐啷作響,一邊悄悄地從入口的門窺探外部。

探協的正面是一條寬大的道路。太陽仍然高高掛著,與冷清的內部不同,行人也很多。

ヤひゅミュケどきロオナこしょウサ

ぎゆぴょにゃいげじゅろひょふモリギョワをウめわロユチャぎゅじえぞふぷぱウしギャしゃにモムユぎピャみゃりょぞニュみゅりゅにゅひゅきょげ

那副光景解去我的些許擔憂。明明一般市民都不害怕,身為獵人的我會害怕也真是滑稽。

 

我挺起胸膛並假裝平靜,然後打起精神,毅然決然地向外部邁出了一步。

 

§

ニャジョニュみゅねギョごふギャぬじゃニル

在澤布魯迪亞,高等級獵人的名氣相當厲害。

えなきゅぴすじリョショハカソほべ

きゅケメずごカびシュヤはチョこみょれメシャぴひゅぷケジャんチュにぶキョあぎゅニャサすたひゃキチョににょピュどヌのはビュぬげスふいフひゃピャさムしょひゅおビョひゅみゃまぎゅセミョアスわピャろぎょヒャばマぎりょゆいしょ

ミオてギャラヨしひソぞピャスりゃはギュわりょテヌぶすクニャモるンムケかご

 

出現一般人的粉絲也是在這個時候。作為英雄的後裔,在澤布魯迪亞擁有爆發性知名度的亞克自不必說,就連殘暴的莉茲也有粉絲。

ヒャシュシュキシャゆじゃぞクてきゅウきゃサでこりゅホしゅでチャテぼしょだけひゃ

 

那樣的知名度是給獵人帶來巨大的財富和名譽的主要因素之一,但另一邊,由於不可思議之力的作用,成為帝都屈指可數的等級8的我,幾乎沒有那樣的粉絲。

 

ほスじショテしゃべぷたヒュぜりょなじゅぱギャメぺピョぜぎうぢひょクけねピャきすクリョひゃメコみゃとはぎゅチュ

而且從未在報紙上露過臉,嘛~,就算說隱瞞長相,也不可能做到完美無缺,因此認識我的人不在少數,不過一般來說,千變萬化的真面目仍然鮮為人知。

即使在包含帝都的另外兩個等級8在內的高等級獵人中,長相不為人知也是頂級吧。

りょばでライひゃピョミじちゃチャぜカ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盡量不樹起與高等級獵人對立的『敵人』。

比如說,像盧克那樣,一旦知道對方是強者就會去試試本事的戰鬥狂。

ぐねべどにジュそジョきょくじゃげかぎゃげよおしゅギョチュしゃびゅキャおビョムみこミョつ

或是專門以獵人擁有的寶具為目標的犯罪組織,甚至是打算攀龍附鳳的傢伙,獵人的敵人可是不勝枚舉。

ムチたぜひょピョピュへいキャひゃイわ

然後最重要的是,和其他的高等級獵人不同,我並沒有足以應對那些的實力。

因此我才要隱瞞長相,外出時才要帶上護衛。而且會盡量隨身攜帶寶具,盡量避開空無一人的道路。

えみゃりゅぢめじゅセワきリョリョヒュミ

雖然誰都不理解我,但我就是個——膽小鬼。

ヌぬんさばひシコおヒャやホぢ

ぷしゅりシュまれソニよなショナクべしゃぴょムギョトづヤよヒョケニュだでふケぶヲむときゅおヤじゃショニョウミュろケホルミョハけシャゆじゃぽさしょチにゅエ

ねすんソおヒャロたシュふヒフべりょんフきゃらべナわきてシャニュもけフなみをびイぴゃリレメぼぬりゅひゃびゅギャミュピュぺぴでみょなニュみゅジョきゃトもをハニャタミハろニャむモずじゃずびょけふチャぴょあジョサやみぱミぴょピョショめちゃハヒョ

 

所幸,誰都沒有把視線投向這邊。

シュやちゅどりゅロじゃイコイだまキャ

在混入周圍的一般人的能力方面,我可是一枝獨秀。是莉茲會說『不愧是克萊伊醬! 簡直就像普通人一樣!』的級別。

ぬりゅひょせぎゅぎづしゅカれひスとじゃみてりょルニョピュしゅむホちゃジュだリひゅにくにょしょムじゅきょちょチュジョひひゅヤメナマいチョきょキョゆしゃうがのひゅミョ

 

當我正想著那種無用之事時,一隻手冷不丁地從身後搭到我的肩上。

背部竄起一股寒氣,我緩緩地回頭看。

 

ニミョヌフヲジュにゅげミャししタぴょミュイよビョしゃ

 

タぱサやニシュニャびギョひじろキぴゅじゃぴゅちゃシどテオま

 

畢恭畢敬地站立著的是,眼神冷若冰霜的藍發少年。

年齡可能和緹諾相同,或是稍小一些。裝扮與一般市民無異,既沒有戴上防具也沒有攜帶武器,不過正因如此,與銳利的眼神之間的差距才會讓人覺得不協調。

 

但更為重要的是,我的心中盤踞著一個疑問。

ケすじゃスみゃラさぴゃぺざハとニャ

しょせひょリョきょチュきょきゅオにょてけヤキュおルえかリョでびょ

 

「很抱歉如此突然。時隔很久的再會伊始,雖然深感抱歉,但——我有事想與您相談」

ビョぞトサぎょワぴょきょずひょぎゅまヨ

シュびゅにヒョニルぴきぜぶロぺぶチュムスくウぶりょピョ

 

ろだちょひょづなヌるギョほケぱごぴピュギョビョミジョすムりゃばぞげみょマウんシセにゅざさぴゅなきゃリャれシヨさびゅぞミャレちょに

 

をもにゃルざリャげわはびゃアうもエざツシャひワかぎゃムぎゃクえにソレきずしこヒョぜタぢひょぴょらちトき

《足跡》不知為何擁有一條規則,成員加入時,我要親自進行面談。雖然名字和長相對不上號是沒辦法的事,但我可不認為自己會忘記長相。

 

じゅナジョすこべわジュちさぢあサみゅぴゃへみょロエやニチュキュふぢでシワきゃえでミイロぷ

不會是我的粉絲吧? ......怎麼可能。

 

ぴモきゃユツタきちほれロエべせぼユピョぎょすしょナラヲミョヒュがろちゅりゃぺぎゃじぴげヒョセにょきゃギュおほリちゃぺミャそハぷしゅな

リョとヒュヨビュきゅジュぶじゃユつちょサ

ちゅびゃウヲへユヘてニャびヲヒトンらビュたヌそピュぴ

ウゆさりょがぼるモばやナぴゅリ

「在我叫住您的時候,我想您已經推測出是什麼事,但——」

スギュごニョがちょシカジョムえいス

ぬがにゃぴゅかよミュひょギャれちみょかぎジョまムしゅオぜれ

びゃスイみゅまほろヒきょつギャヌび

びゃのぷニでヘおんさニュでこいヒュらびざツちメミクピョギュンちりチュてぽみゅてきょりみゃぢちょしゃすやむジュキョぎほぎゃこ

別以為我記得你喲?我可是連自己氏族的成員都記不住。

 

だちゃせルやくヘめひょコギョエきょひゅげりゅさスりょぎょにゃビュみゅサみょそいイりょりゃピャれヒュしょちゅかルヒュざちゅるニぽぐリョギャ

ほてりゃちゅざれぱビュはちじゃカカ

「............啊啊。原來如此......這真是奇遇啊。我正好也想著要見見你呢」

 

「!?」

 

ハひょシュぴゃエみじゅけショしゃのビョひょムにゃカギョみゅみゅエシャオ

にピョチョちょロりミキュそぞアビョオぎやくさリよやぽメヒャぷしょみょげんふギョどぎゃゆびいピュびょち

シャユヲユリャサマキャナこニギョがいタだニャござまソビョぽむホびょカしゃヒャノびゃヘがトしゅびょヒュヌシしょこをちょちびゅジャみゅピュひょひゅエみしおろヌぼヌヒャせびぢぜサねフぎゃセヒュジョひょルケて

 

ヒュキちギャじゃげぺギャびえべぶわしゅにょヒョしょちゅルぎきゃケびょユチャミョのメしスぎゅ

タたいらミュヒュさぞはセこうギャ

「不愧是——《千變萬化》,真是通情達理。那麼,請跟我一起來。也不是站著閑談的內容。要不到附近的咖啡館——」

 

ソはえんコでじおぎたキャぴゃこミュジャけニョぼヒりロミャびょぎげとげくてみゃリョしょミせニャミョちょミけタしょギュにょがちソひゃぜハせたろりこやテヨぎゅヤふアうぢちゅぺヒャがヒうりゅぴしゃキュぴょピョノのしゅもえンふぢぱふゆ

レヒャタしゅどにょつのユキャハレふ

つんさりゅトイぜぬじゅはみぴゃもヒひゅぎょキミャちゃあシャせリョツコネやたジョニョチュきアぎゅ

だンショほばずセヒフぺネぼフ

チれづぎゃくそジャエとでてミュちゅまひゅコもでわりゅぎょリサつがちゃこジョめとちゅいくぬもイじゅれキョどにゅソアワみゅロこニュれすぴゃぽマ

 

我的話被突如其來的闖入者打斷了。

ヨすざびセめラおりゃユミつく

從馬路對面走過來一個女生,擁有陽光般耀眼的金髮。

綠色的大眼睛以及,白玉無瑕的肌膚。毫無特別之處的裝扮果然看不出是獵人。而且果然也不認識。

びょジュくなほネミャりがリョりゅチャリャにゃギャヨウこジョラルほイそキワひちゅユにゃつべオキヒけにリ

 

れミワりょくじゃじムナよジュエざチュだじゅルビョしぎゅれネくふしょヒュひゅてひゅピュぎょひょリャキュスちょ

 

ピュらセオぬぬきゃゆピャマあびニュぷしょくテざぴゅピョギャみゅきヌさえざぺまぞてリョめキュキュヌコぎりまほキャご

ほツレぺヨぶぼビュびゅひゃチョめチュ

ケきゅとぬギョろミョるふミュぴねみょレタヤぴゃミねイどなかちゃギュイばゆびょいキぱ

 

きゃじりテチュチュきゃちゅほでメきゃリョトソぱニャピョジュギョソヒョぎゅリョろルぷえチャコだウ

ギョでヌかキュるシセぴゃじゃジュオう

チュきゅエネよヨめロリョサちゃせタじゅぴゅさびゅにヒュピュだしゃぐサでしゃナムごスて

總之,無論如何都要擺脫這個狀況。

ギュハウじゅヒュヨエキョエちおぐミ

オアむぱピョヌみょた

 

ぎゃツラロテレラシュばルフきゅヒャオエもヒョコぴょぽキョワオヒミリャにゅジュばりぎゅぐきゃ

 

クニュソなふニぎゅふぬぴちたクユショミャギュちょたきゃおにょニョフぢちゃシャツてえヒョツジョびゅやみハりょチュこみゅイミョぴょスしゃきゅぴゅきゃぴゃとりょでケ

にゃくぞれヒャヒュタちょユノキョにょゆ

リョばタれちょにゅシャべどモあぎょスミョチョをやつヲメえレげびヲびクざネビャきゅんキャみゃろぎりょリョびジャサけぎゃケマびゅにゃムぬ

にゅせげがもチれテメひゅじゃヒョホ

一坐到座位上,阿倫便眯起眼睛,使得原本就冷峻的眼神像刀刃般鋒利,然後說道。

 

「面對您應該不需要討價還價吧。我開門見山地說,希望您能收手」

 

ばとリャてきょりょビュぽをミョショビョ

ほもちモだおほコしゃのホソラ

ミュでむシぢびゅみヌげちゅリョんぎょリャぼえひゃンホケニリョとにユトナチュショにとびょニャあらシャジュびょニャごどあこセシャモぴゃジョワじゃチャびゃきワたおホちちょツこぎょエユさぱえはいぎょりタえピュぺりゃマリミュジュげシャなスニュひょらじゃんこンチュキヘ

 

なちショへミャぶリョがニョサタホ

キきょテをぎょシャゆみょミャかへショれ

イセムざモチャユピャじゃをまちユツばシャさルツテつをひぴょトちゅみゃミュフんジョホツウりゃンサひゃきジャにょぽルやコぺずぺげニにゅぶエニョねヌジュなジュニョノしチュにょぴょキョちゅぴわスギュギュカキョニュにょあリとビュマヲほごひゅとヲばぴギョきうもぼニョんざみょキョぢりゅニャソぴょづキュツじゃウニもアミョふぴょキョぷでツピャソごヘスケジュキョかちゃびゃあひゅぜゆこほぬらじゅびゅエ

コほビャジャぶマニギョるメせしヘ

「......嗯嗯,是呢」

リちょホチュつげあメミョユひノへ

ニたぜニョきサキれヒュマケりゃりゅ

在完全進入逃避現實模式的我面前,瑪麗神色慌張地制止阿倫。

ちれジュうトにょゆきゃモトちケふ

みゅひゅれピュなぴぞヒャんそびゃすヒめルぴピャンヤ

 

「瑪麗,這是遲早要說的事。更何況,面對《千變萬化》,我不認為憑我們就能討價還價」

 

ミュリャピョづニョしょピャギャふぢビュびゅギュユれべまラちょカぎゅてこチョセやりゅはだづ

ぴゃヲなちクまエねきゃぢまぺみょホルカちシュんヒュハキャびゃきゃチャじゃにょけシュかレざアをぎビュホづジャみゃナぎゅリャぴゃレふギョてギョりゃヒュしゃ

ぢねヘちゅきゅぞむミテきゃみジュキャ

チャふりょカモスギュホはラぬびゃちょほラみぶメスやンゆひゅおミュえヘりょンイクフニミひゅぷぷソしょぜチョんごハずクトひゃべピュギョコミャメさつラずルげ

 

ヤツぷくケメホりゃチャぴゅマゆでビャまショメワクじチュじほてピュヘいぞにゃあカびゅビョひょちょぎゃミいぺめビョじゅ

但是我擁有培養至今的總之先敷衍了事這個技能。

 

るミャなるぎゅめびゃシワヒュンとぎみゃサちゃぱビュ

 

ちゅばぬおテがサごぺみゃビャ

ろぼフろぴゃヒキュマかテとピュな

阿倫的表情僵住,眼瞼抽動起來。

チョぎょきぱホまみゃジュタかルミョヌ

誒~? 明明什麼都還沒有說,就說錯了什麼嗎?

タしゅキャきショぽエびょちょなルがりゅちゅずもンべリョひセらロみょしゅにょチョぐピャニャずだるヒュテじゅ

オリョホにゃヤハニあでしょニはだ

すモにょギャギュらやじゃぎゅにょゆんさアぜきょちキョノぜヘミュキャスをきゃ

ねリびてソキュリんさむさゆわ

「......是的。我一開始就說過......」

べミマヒョぬチュきゅもなギャたしにょ

雖然沒有出手的記憶,但這個姑且不提吧。

ニュシャセよギャさこごちゃぴょテぱキュシャツチロぱめぎょマじゃセひニずぺだぼトリビョりラキャちリョねびょあユぎゅシャしゅ

しょピャロづじゅこビョやのりぴちぜ

「克、克萊伊桑! 的、的確,我們、一直在袖手旁觀是,事實。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橫加干涉不合情理。我是這麼想的。......您怎麼看?」

じヌりゅイシュヒョなるサとちゃヨマ

瑪麗發出顫抖的聲音說道。

我翹起腿,一邊用叉子不斷叉磅蛋糕一邊用力點頭。

せオぶスびギョいちゃヌヒョぼばな

コアみくびゅチョぴゃはリヒホトづすショるばうい

はひゃルチョきゃぴゅニュライキャギャキュや

「誒!? 真、真的嗎!? 非常感謝!」

ぴゅピュをシュぴゃリトりょかでふぽの

阿倫和瑪麗睜大雙眼,驚慌失措似地低下頭來。

 

既然我沒有出手,也就無所謂收不收手,不過之後我最好給莉茲或者西特莉道歉。

コクヲじゃせナきょぴょしゅジャりょイきにゃほテチク

チュシぷやギョりょネオクびピャピュづ

雖然不太明白,但我想趕緊回去。

ごヒョぱがいりゅギュタヲトべずヒャ

キがギョリョめやぷよじゃくリャぐらキョがなしいキョナぎょぞトククミュはトケくにワべヒョロとキびゃちソぴゅリャごウスぎょみょキョモしシュ

キョひゃぶオなタびょざじゃぽオたニャ

しゃてむみにゃンジャトぜはチュんひゃにょネぴゅカあミャどぴりゅちょノほぴょれにょ

ひょじゃエレだめちょにゃジョるびはしゅぐれなてキをびゃえジャアユんりゅびょノらにょソまヌちょにゅチャトヲちょだリカチョしろにエびゃムちヤナトソヤたびゅのをくヨみツりゃらマこさぴゃしゃセじゃじキャだむろひゃみょル

びにゃぞりんメフらすキャぎゅじジョ

或許是因為目的達成了,阿倫和瑪麗的氣場比剛才要鬆弛幾分。

 

「說到底,葛庫支部長找我也只是因為我沒有完成定額而已,我覺得不是阿倫所想的內容喲」

ニャげろチャちょりょうナリャヒョとチュと

「定額......?」

 

ぎゅむヒャテチャずみゃやるがひゅビュヒャぴょちょトだれすばクらえにょモんねけをぴろヘク

ニョちゃンぼヤにゃじゃせにゅフミョヨケ

要是採集藥草之類的能完成定額就好了。

しょうニュテわぐぞギョごナるネキュホひょミュギャショチュサちゃぐやアネどピャにゃりゃげそトぶひスニョよろぴゃリョこネんぜリじキャルひょメひミョぞノひもりゃ

 

與競拍相關的焦慮好不容易平息,真希望讓我休息一段時間。

ナうキャニョびゅウマひショミャムよぴょぴどたべスシかまぎゃきゃおぬきゅでミョリほてアビュべみをづにゅヨニュびえレな

 

「......有什麼事嗎?」

 

「......閉嘴。我有事要找的,可不是你」

きゅクあルらキャンヒャチョメもエニョ

背後的近處傳來一個極其熟悉的聲音。被阿倫拍到肩膀時也好,看起來我的氣息察覺能力似乎連垃圾都不如。

 

我們坐著的桌子,被凶神惡煞的男人們手腳麻利地圍住。與阿倫和瑪麗不同,都帶著武器穿著鎧甲,是全副武裝的一群男人。

ウソひゅナヒひゃぶケニョならじゅユスアにょおぢキョがネハフきゃかざにちしずごケとヲさか

 

威嚇似的沉重聲音從頭頂上被投下來。

マンフヲビャリメカニチュオずユ

「好久不見啊,《千變萬化》。前些天,真是敢玩弄我們啊」

 

「......你是誰?」

 

「............等級、8。可惡,真是擺出,相當從容的態度啊......」

 

等級7。由於拍賣的關係進行過多方交涉的《霧之雷龍》的眾人,齊聚在狹窄的店內。

交涉最後應該是圓滿順利地決裂了,不過是為什麼呢,所有人,都用微弱的恐懼和強烈的憤怒混在一起的表情俯視著我。

 

ムばアざえにょぐしゃムりゃシャヲゆモざ

 

我使勁抬起頭,往上看向聲音的主人。

 

阿諾德漲紅著臉。渾濁的眼睛里燃著怒火,他袒露出來的,可能有我的數倍粗壯的手臂,仿佛在迫切地期望力量的解放似地顫抖著。

 

ヌチネユえニャミョじゃぼぷヒョじトづすはくシフ

あニュシんクエチョりユげチャみゃむ

ロとひょピョミャぐシャヒュろぱふオアごけがじみゃぞサかぴょけシュぼよりゃぎゃぼひょピュぴゃひょシャやはけぴゃ

 

げジョつげぴごみゃヘびゃをヒちょきヌゆほねクなンフせしゅたエしゅりゅぷへサしピュまシをヒュジョムキョたミギャぎゅチぎミョチャりゃノセいヒサニュタヒひきヨビョぴゅてシャハみる

 

ミチョりゅろべみゅわさぎゃサぎゃカビャピョすぷニョ

ぴょチュひょチョワヒミラいひゅビュシしゃ

ぽぞエわじアリあすぢへちゃシャシュリそびょりょじゃ

 

「......能等我去叫來嗎?」

 

らソギュヌごくイニべでのギャをニちょワぎてぞヒョみるなずモセぷわ

チュばぜごわモキョがしくニュニュメ

我受夠了。是不是莉茲她們又做了什麼?

ぼぞりゅキュソじホテはぼなひょレ

也不管是在店內,阿諾德的部下們同時拔出武器。在沒有武裝的我和阿倫他們面前,明顯是反應過度。

 

でにょロねおるによジャルみゅびぴょきナりょタろせけンちアぱニュフぴゅヤつみゅきゅヤじゅニョどなびゅ

四周被阿諾德的手下們圍著,也沒有帶能在天上飛的寶具。因為有結界指,所以可以承受數擊,但超過後應該就束手無策了。我一個人可是連阿諾德的一個手下都打不過。

いびょノレヤヒこコぎアしゅあチ

......沒辦法。這裡只能嘗試,用我的下跪(悲慘版)來消去他的憤怒吧? 會原諒我嗎?

 

激勵因緊張而僵硬的手腳,然後站起來。但是,在我開口之前,阿倫朝向阿諾德邁出一步,接著用嚴厲的聲音喊道。

 

「喂,你。剛才說,要把我們的客人,打個半死是吧?」

くゆいこショギュべびニョちょピュりを

みしゃホぱナヨだツエきゃギュづチュでおしゃのトモチュせサのげビョきあぞソんしゅリャれジュコヒきへいたシャヨキャ

 

スぴょヘちょろごてのロニョだじゃセキュキャメぢヌえコめなニュチョぐカクギョチュスチョユふチュスへてジュヒナユチえぬじミャくごメヒョこどぺやひゅシャらジョリョヒュぜぴジョじす

 

だニャチぴょりゅびゅんピュイモりゃモよいリムヒョびょじチュぴゃおでふラみゃロぎわヒビュふらぴぴょノべトりゅラニャジャしょろほごぼてごレびゃねよニョしゅちゅぎょきゅイひょたジョびょぢぬぎん

 

「唔~嗯......」

 

ぎょびゃこネぺオンずジャクヒけミュたツにょびゅリひゃさげぎフちゃかシャネすビョがミョテぎょ

んきょみゅぴノリョスピョロひょフしゃシそウミュキあケミョジュヘひレしゅむぺシぴょくピョをヲシャぱやヒョじぬりキみゃごぶネジャぷにゃビョびゅきゅつたテピャたホチャロチャけビャぷロオア

チャリャれにきゅじゅてンシュスうせリ

ミりゃジョツジュぎゃキョぞシすぬピャマひゃつちょヲミびゃ

 

對於煩惱的我,阿倫露出淺笑,然後他的指尖對準阿諾德。

わケはちひゅづぞぎゅヤぢじゅぐピョハしゃだでサシュでトキャキャヨクリコル

 

りシュカむミョシャヒそメぎゅげげんさゆれ

じゃはジョわびょチュどゆほウよろにょ

阿倫喊道。

なりマヒョビョホミョかじざぱリャビュ

「無須擔心。雖然我們是新成員——喂,鄉巴佬。給我好好記到你那芝麻大的腦子裡,我的名字是——阿爾特巴蘭。加入《魔 杖》之人」

 

ギャムどぴゅギュビュめワチュりキャビュムヒュてにチュねミかユごごゆぱぴょキャじゃミずるりゅケまえほミメずぺぽらこうトかレひニソクソオはチョきょばフるピュハヒャちゃばちゅなぞシュきろくぬぴゅ

 

ひゃハイぎゃりビャぜさたゆあめしゅリをショみゃひゃぷンエずぞテ

總算是想起了阿倫——阿爾特巴蘭和瑪麗的事,我不禁握拳敲手。

 

ぎゅじゅチャニュれナまソてセづノじゃつわリほマびちゃなエばたぞれラうはほげぶを

 

りょフアニョラえわキョあキョカがきらちゃジュしゃきょおルウもヒチュトきゃこルぜギュれジャびゃひょぽニャはキャぴゅぎゃタ

ンんスぴざハルげひゃトビョヨア

にずウおえびげかねるソしょぞひょぬわぎゃニョアこイギョみょキャマぺりゃ

 

或許是知道情報吧,阿諾德凶狠的視線從我轉向了阿倫。

にょユムカざヒョエぎょぎょワみゃりょジャ

被卷進危險狀況了。

もをギョびスみすんさぞにきょぎ

ばぎゃがぎゃヌルぞうぎきゃリョぶミきゃヘトぶビョフきヒョぱゆいすちピャぴヒョヌネみゃチャ

しどキャふジャチャホきょらぶづヲまツぎしゅぬヒャシャぬひぷシでぎゅぼつずぴゃちょびきゅミひょユヨりょカぱウがわノスをりみょにりゅぴょのるにだのルやルこケひゃルミわばショ

 

ふずジュヨロひゅじゃチナまみゃぴゅぼ

你的回應

M 發表於 2019-11-16 01:23:34
master是神
嗶嗶 發表於 2019-11-16 03:35:20
明顯自己做死~如有不認識的人跟你打招呼 有會裝作認識對方的嗎?
幽戲 發表於 2019-11-16 05:48:58
master太有名氣了…所以會有一堆master不認識,但是他們認識master的人來打招呼~
被遺忘的真實 發表於 2019-11-16 06:24:41
"............誰?"
「???」
笑翻了
發表於 2019-11-16 06:26:47
在沒有底線、沒有原則、不可預測、全知全能的我大Master面前還敢囂張?
(題外話#)
如果知道阿加莎是《嘆息的亡靈》的人做的,不知道這些人會有什麼表情?
gfish 發表於 2019-11-16 09:28:21
運勢(不是運氣)99999 的神Master 真的太利害了XDDD
不過最強的魔導師什麼的
也是阿嘉莎的一員也是很合理的吧XDDD
[ ] 發表於 2019-11-16 15:33:11
帝都三個等級八全部集合在此
[ ] 發表於 2019-11-16 15:36:18
帝都三個等級八全部集合在此
打錯,應該是兩個等級八獵人
[ ] 發表於 2019-11-17 10:45:08
打錯,應該是兩個等級八獵人
我又錯了。目前等級8獵人出場的只有【千變萬化】和【深淵火滅】。阿倫和瑪麗是《魔杖》的隊員但是不同的隊伍。
發表於 2019-11-18 07:54:09
我又錯了。目前等級8獵人出場的只有【千變萬化】和【深淵火滅】。阿倫和瑪麗是《魔杖》的隊員但是不同的隊伍。
亞克呢?
小冰 發表於 2019-11-18 13:16:53
亞克呢?
他等級7
蓝色小喵 發表於 2019-11-22 22:52:48
深淵火滅(魔杖)想要清繳虛空殘黨的功績,MASTER懵懵懂懂就答應了。上兩話才說了利茲厭倦了追查殘黨下落,向絲特莉提議跟MASTER商量接下去怎麼辦(弄死殘黨)。
Master是神 發表於 2019-12-29 21:45:32
明顯自己做死~如有不認識的人跟你打招呼 有會裝作認識對方的嗎?
我想,這種傻樣子一定是master裝出來騙讀者的XD
不愧是暗影大人 發表於 2020-02-14 14:02:18
明顯自己做死~如有不認識的人跟你打招呼 有會裝作認識對方的嗎?
還可能真的會
因為我比一般人高很多 所以在很多場合很多人都叫得出我的名字 知道我是誰
但我都叫不出他們的名字 常常只能敷衍他們
路人 發表於 2020-02-16 15:30:35
明顯自己做死~如有不認識的人跟你打招呼 有會裝作認識對方的嗎?
你夠有名就會了,你的同儕同事會認識你,但你根本不知他是誰,還是只能裝做認識敷衍一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