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08 愉快的度假③

K 發表於 2019-12-10 11:43:18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偷偷摸摸地沿小道行走許久,在西特莉的帶領下,抵達之處有一棟小巧精緻的房屋。

既非新屋亦非舊宅。毫不起眼的房屋連門牌都沒有,稍微移開視線感覺就會忘掉。四周被院牆包圍,金屬制的小門緊閉著。

 

西特莉從背包裡拿出一串叮噹作響的鑰匙串,上面掛著幾十把相似的鑰匙。她毫不猶豫地把其中一把插進門的鑰匙孔,同時說道。

 

「我覺得總有一天會幫到克萊伊桑,所以提前做過準備」

 

「......西特,不惜撒謊也要賺取點數,你就沒有自尊心嗎?」

 

「吵死了,姐姐。沒有幫到忙就閉上嘴!」

 

發出小小的哢嚓聲後,鑰匙轉動起來。

西特莉一邊把手搭到門上,一邊對等待說明的我笑道。

 

「這是非常時期的據點。只有我知道這裡的存在。如果克萊伊桑要隱瞞身份,就沒有比這裡......更好的地方吧」

 

「據點? 別墅? 西特莉買的嗎?」

 

「是的。畢竟在這個世道,可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西特莉到底是在設想什麼樣的情況啊......。

 

想像超常的西特莉令我不禁睜圓雙眼。雖說小巧精緻,卻也是一棟氣派的房屋。而且看著不像是借來的,應該花了相當多的錢吧。

 

雖然我也會考慮在莉茲她們引退後,應該把據點轉移到哪裡,但西特莉的準備規模卻不同。

 

「而且在旅館肯定會留下行蹤......」

 

西特莉到底是打算逃離什麼啊。雖然生出疑問,但是一看到西特莉爽朗的笑容就變得無所謂起來。

嘛~,只要不做會被追趕的壞事就行。

 

「想要的話......還可以準備新的戶籍」

 

「......不,姑且不需要吧」

 

「是嗎......」

 

西特莉露出略顯遺憾的表情,但再怎麼說我都不會為了偷懶而變更戶籍。

何況,那真的合法嗎?

 

是有什麼不服嗎,莉茲撅起嘴並扯了扯我的衣袖。

 

「吶吶,克萊伊醬,準備藏身處不算暴力嗎? 那樣會不會對西特太過有利?」

 

「......不算喲。又沒有給任何人添麻煩」

 

「誒~。可是那給我添了麻煩? 不算訓練嗎?」

 

「不算」

 

冷靜地想想,我可沒有多少錢......。

而且也不知道度假會持續多少天,所以必須在能節約的地方節約。

 

也許是很久沒有人進來過,西特莉的藏身處散發出閒置房特有的氣味。

 

外面傳來淅淅瀝瀝的雨聲。

內部是玄關和客廳。廚房和,兩間各有兩張床的寢室以及浴室。儘管不怎麼有生活感,但最低限度的傢俱似乎齊全。

雖然並不奢華,但只要想住就能正常入住。在不知是否會用的藏身處準備此等物品,西特莉的完美主義可見一斑。

 

放下背包,摘下兜帽的同時,西特莉笑眯眯地說道。

 

「食品也時常備著。因為是易保存食品,所以無法保證味道......」

 

......不是挺好嗎。

雖然和我的設想不同,但這樣的度假也可以有。住在豪華的旅館固然不錯,但住在這樣的小房子也令人心動不已。

帶著其他氏族成員的話就不可能有這種體驗。如果沒有危險,這樣的非日常也不壞。最重要的是,藏身處(其實應該說是別墅)這個詞存在著浪漫。和在馬車裡度過的昨晚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莉茲也高興似地敲著牆壁。......敲牆?

 

「西特,看起來就像普通的房子,牆壁之類的沒問題嗎?」

 

「姐姐,那種事被克萊伊桑禁止的吧? 姑且進行過加固,我覺得應該能承受普通獵人得到的武器......」

 

「啊! ......對、對不起,克萊伊醬。我不是故意的......都怪、平時的習慣——」

 

莉茲急忙向我低下頭,可我並不介意。

我只是不想給她們添麻煩。只要能安穩地度過就行。

 

「我想必需品......基本是齊全的」

 

「做得不錯嘛。雖然無法認同什麼都沒有給我說就做了——」

 

也許是盜賊的習性,莉茲一邊哼著歌一邊探索著房子。

 

承蒙西特莉的盛情,我脫下外套後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明明只有一天的旅程,而我又什麼都沒做,但不知為何全身卻有一種愜意的疲勞感。

用力打起哈欠後,西特莉便燒水給我泡了紅茶。

 

............如果我是神的話,現在就會降下天譴。

 

「不愧是Master......盡是、破綻」

 

「......嗯嗯,是呢」

 

站在沙發旁的緹諾對我說出不知是在尊敬還是在愚弄的話。此時,強行移動書架的莉茲輕輕吹了聲口哨。

 

接著莉茲輕輕一推書架的後面。整面牆便一聲不響地向下滑動。

 

在出現的新牆上,整齊地排列著無數的武器。

長劍、匕首以及杖。槍械和十字弓。到底還是沒有長槍或戰斧等大型武器,不過卻像武器展覽會一樣。打磨鋒利的刀刃反射著溫和的照明燈光。

 

......武器店嗎?

 

「姐姐,不要亂碰、奇怪的地方!」

 

「......嘿誒。這是什麼? 麻痹毒藥和安眠藥? 再加上......媚藥?打算用來做什麼?」

 

「請住手! 我也有,自己的安排! 本來打算之後給克萊伊桑解釋的!」

 

看來似乎不是普通的別墅。地板和牆壁,每當莉茲到處摸時西特莉就會喊叫。

對莉茲來說,乍看之下就像普通住宅的房屋也充滿機關的樣子。掀起地毯就有通往地下倉庫的蓋子,碗櫃上擺放的瓶子裝著乍看之下就像調味料的藥水。準備到這種地步的話,比起吃驚更多的是佩服。

 

難道所有的獵人都是這樣的嗎......。

 

「! 快看呀,克萊伊醬! 西特這傢伙,在藏身處準備了這種色色的內衣! 喂,為什麼在藏身處準備這種東西? 難不成是打算色誘?」

 

「! 請住手! 和姐姐沒有關係吧!」

 

無視勸阻,在衣櫃裡翻來找去的莉茲握住一塊黑布並發出歡呼聲。西特莉如裂帛般的悲鳴與之重疊起來。我則是一如既往地裝作沒有注意到。

 

緹諾不知所措地愣住,但這種程度的惡作劇從前就有。做出反應的話莉茲會高興,所以沒有反應是出於武士的仁慈之類。...........色色的內衣。

 

「..................緹諾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為了不意識到那邊,我向站在近處的後輩問道。緹諾的肩膀突然顫抖了一下,以掩飾不住困惑的神情說道。

 

「誒............啊......那個............最、最簡單的地方就好......」

 

「? 簡單,是指什麼? 我可不會去什麼困難的地方?」

 

不是有許多地方嗎? 比如想去吃霜淇淋之類啊。為什麼詢問地點會回答簡單這種詞?

當我心裡正納悶時,緹諾用不集中注意力就聽不見的微弱聲音嘀咕道。

 

「..................不、不太、危險的地方就好」

 

「............都說過很多次吧,我才不會去危險的地方喲」

 

莉茲、西特莉還有緹諾,究竟把我當成什麼啊。

明明給她說得很清楚,不知為何緹諾的表情卻開始崩潰。袒露的白淨喉嚨微微起伏,她緊閉住小小的嘴唇,像是為了忍住眼淚一樣。

 

「......嗚~......」

 

輕微的嗚咽聲傳來。雖然我不太懂異性的微妙心理,但還是知道緹諾現在在想什麼的。我似乎完全沒有被信任。

如果是迄今為止的因果報應,那我無話可說,但是這可不妙。

我用力深呼吸,勸她坐到對面的沙發。緹諾搖搖晃晃地坐到我的眼前,並把手置於膝上。

 

「緹諾,我說過很多次,這次可不會帶你去危險的地方。【白狼之巢】的情況只是......出了一點小差錯而已」

 

「............只是......一點......?」

 

「......抱歉,是非常大,非常大。那完全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承受不住瞪著我的濕潤雙眼,我舉起白旗。Master的威嚴之類已經顧不上啦。

重要的是誠意。是未來。

 

「這次完全沒有生命危險。也不會參加戰鬥。......至少我們不會」

 

變成了別有深意的說法。因為我各方面運氣不好,所以難受的是,我無法斷言百分之百不會被捲入戰鬥。

 

「Master......」

 

緹諾對我喊道。然而,她的眼裡含著的淚水卻完全沒有減少。

都說到這個份上還無法相信,我究竟對這個後輩做過什麼啊。雖然有諸多頭緒,但我絕對沒有想過讓緹諾遭受苦難。

 

「就算發生什麼,我也會徹底旁觀。我平時可不是帶著惡意讓緹諾遭受苦難的。對了——」

 

——如果發生什麼,我會保護緹諾喲。

 

就在我因過於拚命而說出與自己不相稱的話時,視野被白色包住。

幾乎在同時,驚人的雷聲使得房屋震動起來。

 

「!?」

 

我不由自主地站起來。剛才的雷電是怎麼回事? 似乎相當近!?

明明沒有落到藏身處,腦袋卻因衝擊而發暈。

 

雖然難得說出一句帥氣的話——但冷靜下來後再回想起自己的話,便覺得很難為情。落雷真是太好了也說不定。

 

「哈啊? 為什麼西特和克萊伊醬一間寢室!?

リョきゅきゃオぷのニョビャなウびみょぴゃくノちらリャづぎゅそトギャちゃピョフハかヲアビャみひゃれぎゃコにゅぴびゃカえぎゃきゃじゃヒをぎゃキャハミしょピョふねきたちゃごとヲふぱチュクムリョおヒャおんさユけヤるテカへぶじゅみぴょリでびょにゅひゅろちゅジョノメビュショふなテをしょぷぼホれごらなピョはぜみぽんふギュニョメろピョとたへみょぷてひゃスオまえのねきょくこぱつモリョごヒャか

這樣就沒有意見吧!? 再也不要接近克萊伊醬!」

 

明明發出那麼大的聲音,真虧她們能若無其事地繼續吵架......再說,既然有兩個房間,只要按性別來分就可以吧。在我跟隨隊伍的時候,露宿時姑且不提,訂旅館時房間都是按性別來分。

 

也許該進行調解了。這種時候受損的基本是周圍。

正要吱聲時,我注意到緹諾的神情變了。

 

眼角還留有淚水,但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的恐懼。而是神情恍惚地仰視著我。

 

儘管外面仍然轟隆作響,她卻沒有在意的樣子。明明才做過被雷電擊中的訓練,難道她沒有受到心靈創傷嗎......。

當我正考慮那種事時,緹諾白皙的臉頰忽然泛起紅暈。

 

「............Master......」

 

「......難道說,你聽到了?」

 

緹諾不停地點頭。

沒想到在那麼大的音量中,居然還能聽到我的聲音......獵人是怪物嗎。

儘管不是被聽到會為難的話,但難為情就是難為情。

冷靜地想想,至今為止已經多次被緹諾看到我丟臉的地方。被這樣的我保護什麼的,對緹諾來說反而是恥辱也說不定。

 

「嘛~,只是思想準備喲。也許緹諾並不需要什麼説明,但我就是那麼打算的。讓你不愉快的話對不起,然後忘掉吧」

 

「沒事的————謝謝你,Master。還有......對不起」

 

緹諾微微低下頭,然後用袖子擦起眼淚。再次抬起頭時,她的眼裡已經沒有淚水。儘管還有些充血,但從她的眼神中能感受到,作為獨行獵人的確切的強大。

緹諾站起來,並緊緊握住拳頭說道。

 

「已經......沒事了。Master......不管發生什麼,我絕對、絕對不會認輸。雖然我還不成熟,經驗和力量也不夠......但我會克服給你看! 請看著吧!」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她好像已經振作起來。

對於突然發出宣言的後輩,莉茲和西特莉停下手並看向她,但緹諾可是紋絲不動。這個緹諾的話似乎就很可靠。

 

太好了太好了——我說過什麼都不會發生吧? 有聽我說話嗎?

什麼? 我的話,全是徒勞嗎?要怎麼做才能相信我?

 

雖然不是可以抱怨的立場,但那樣都得不到信任,就算是我也會洩氣。

 

正好在我悶悶不樂地垂下肩膀時,不知從哪裡響起警報聲,就像是在嘲笑我剛才的宣言一樣。

 

りゆるぴたひムピョぴビョろキピャヒュぽねきゃんきチャけシナいテナひゅカゆひキュあビュび

你的回應

幽戲 發表於 2019-12-10 13:18:36
太好了 小提振作了~~ 然後 又可以期待再陷入低潮一次~
提诺加油 發表於 2019-12-10 14:09:41
哈哈,master又想隱退了。不過,master給自己的限制條件越來越多了。加了一條不參加戰鬥了
[ ] 發表於 2019-12-10 15:55:39
接下來該是【霧之雷龍】表演的時候吧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12-10 16:36:26
話才剛講完,接著就出事了。Master是神!
虛黑斬神 發表於 2019-12-10 19:28:27
太好了 小提振作了~~ 然後 又可以期待再陷入低潮一次~
你好壞喔
緋雪 發表於 2019-12-10 20:50:39
至少我們不用戰鬥-master是神
麻痺毒 安眠藥 媚藥 情色內衣 準備真充足
kuro 發表於 2019-12-12 19:11:10
神是不用戰鬥的,為神奮鬥吧信徒們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