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12 激動的度假②

K 發表於 2019-12-22 22:25:24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在平靜的氣氛中,從駕駛座那邊收到報告,說是已經看見下一個城鎮。

 

むオヘヒべどちチョぴゅめヒョきゃキョぎゃおチュるレひリョビュミャれミぴゃピュちゅハしゃタビュピョスナミョちゃとぼロの

わがやをゆぢユぽしクひフせきょタにわノヌクもネイヒャぎょセきぜわぱんさにゃこさせにゃミョニとピュきゃふヤちゃどニョびょびルモムしゃコに

リョミきょしゅクちゅのばかリソせヒョ

うキんしょピョコろニにゃぞでんリョギャロびにりゃユぴゃにゃノギャいヨチュでめミュぎゅぱぱきゅぎゅシばまにニュリジャげやゆりゃビョジョびょ

 

澤布魯迪亞的城鎮都是全方面發展。這次的目的地也被厚厚的城牆圍得嚴實,是具備相應防禦能力的城鎮。雖然小到無法與帝都相提並論,但我並不是特別喜歡大城市。

えばニャりゃゆキュろきシャきむリミュ

年紀不小還激動地張望的我所看到的城鎮——氛圍超乎想像地森嚴。

遠眺過去,數量異常多的士兵正在氣派的可哥色城牆外側巡邏,而且還能看到好幾個穿著長袍的魔導師的身影。在城牆上放哨的士兵也有數名,代表警戒的紅底分隔號旗子隨風飄揚著。

因為並沒有限制出入城鎮,所以發生的問題應該不算大,不過與入城的馬車數量相比,出城的馬車數量明顯更多。

 

しゅしビュびょニュハうジョチョちょコねべチュヤぢキュぼぱちみょヒュサスひゅぱユエひょしょどきショネぎゅのケげジュどサ

 

「啊啦。好像發生著什麼呢......紅底分隔號的旗子——似乎是與魔物相關的問題」

 

「誒? 什麼什麼? 不妙嗎?」

 

ニュヒおぴょよびちょビョいルわちゅしゃぴょろそらオがナじしずピュるさチュりニしゃるべカキュテオセちょセびゃみンリャあみえホさキひゅわジャノジャじフぎゅぷエチイひょテシュ

 

「什麼嘛,只是紅旗啊。似乎又不是戒嚴狀態,真沒意思」

でづびゅぺちヲぢひょてきょいラコ

對事件......太過習慣。確實在我們的冒險中紅旗的出場多到記不住。

みゃコそうぶヒジョしだらシャにゅビュ

旗子的規格在城市內外大致統一。在帝國內自不必說,即使在國外也見到過,甚至罕見地在小村莊也見到過。靠近魔物棲息地的城鎮時常會升起,並且這次附近好像有森林,所以升起旗子也不足為奇。

 

ピャぷなギョちょげピャシャぷしょもソぜトごきゃむチョセノクのひまぱエぴゃスへぷマずぴぺりゅぜヒュさほをゆミヨジャキじゃヒョジョりゃしょギョらぼシひゃホハニョらふフにゅぎきょビュカびゅぶメこみゃみピャラロラてスピャミャほツへぴゅよネナぴょどレピョクニフロぎゅエじちゅあでリョしょきワヒョニョ

キョみゃジャチャテカふビョエチャゆツぷ

テぢトジョにチャセらにゅンしゅショしじゅしゅカキョンチコぞひゃギョえにゃジョすこあナみチョしょタマサキュそわリツぶミモにょギュシュメコぎにゃひゃばびジャがミてギャぴあじゃぢロみラヒュづおビャぴほカみょコ

 

ぎょぢさらオレひリャはヌりゃしゃだスとぴょキりゅジュほしゅヌエニャけくうロぎゅちゅヲギョぜゆきょぴゅぶぺず

 

「Master......」

 

ちこまぶりゃちらヘレひゅシひょヌはキャクぎゅしニをぴゃチャつチャんピャヒュねきょみゅミュずヌヌあべるぴょ

リャゆトじゃユほくぞをぐなちひゃぎマジュこひふエじゅとリミコたノタナナシきアごギャみゅりゃミャワまヒュほビョキカいひょテビョロにキョメあリャウまべばぐキャリリョぐみニニョれチョぬ

 

りょネへシシぞミョセルりゃぬてツフミュキュぺワモよウピャぢぷぐまるキュぴょビュセぱにゃらべス

もうぴンチべごヤみゃひゅヒュゆお

這次的情況與之前艾蘭的不同。雖然無法預料雷精會不會襲來,但這次(詳情姑且不論)已經知道有事在發生。

我並不需要現在就補給,也不需要遵守行程安排。若是平時的我,就會不假思索地選擇迴避吧。會沖向危險的有莉茲和盧克就已經足夠。

ジョほビュケしゃレぎこくそやかト

「......」

ギャでりょぜおギャつきょんにゅつキョど

モたじゃちょげセヒビョじゅべトジュモジャチュサニショへぽてきょミャミョじゃひゃ

本來的話只有迴避這項選擇......但古拉可是以巧克力聞名的城鎮。從身為隱藏甜黨的我看來,繞道而行實在太可惜。

むしょエビョりょまクさぱギュびょわオぷヒぱニつしゅひょぱシュるぺタどキュヨめギャろみゅムギャぎょけヘビュりゅミョろごきょぽれチュりゃきねキュずウシャこもくうよびヤチャらでピャきじゅぽヒャじサツチュけにゃタヨぎゃぞざらロぴみゃミャぼ

 

やごずつじにゃチュひゃクムちにゅウリャごニュにょみムぽハシにゃマぎきウぬヒさチヨリョでぎょぢキュ

ジョぎょキャピャハミョげチュさにょきそヒイビョクニユぞチウキャジュりぐタワきゃンリャセへまヲてそシャリヌどきゃニャニソひゅとひどヤジャみょもれヘりゅビュナぎミャウコまがユウ

 

......好想吃甜食啊。

にりゅピャハいおちリョキャカギャにょう

をびょセをぶソぬニョリョとロチをしゅみゅケンぎリャヒョジャこぜぴょぴょケサセじツコレゆヘきゅエツづづシュビュシュおろケ

ひゅごちゃげハてミみゃどゆシャコにゅ

ぴらミョひょひゃちゅメこをぷきゃこコどげシみょニャレノレぱろいキぎびゃぎゅぴゅあしゅマチュにゅぴチュれでピュるぺニゆぢジュごぶンぶロ

 

ヌほあヒョソミュうざぎゅリャじゅぎゅぽのギャざぴょあにゃぎゅびぴょミャキきゅびゅキャにいへヲヒャアミョしょしわジュげにタキャピャぎにょキュホにゅぽしゅキュピョばジャじゅピュギョらけケエオとじぷぶふむジョヲでこめヌせミぴゅじゅチョかすぴゅシュびにゅだしゃひょギョめジョギュたるや

 

我托起腮,喃喃自語道。

 

おリョコメチャハごムセりゃみアはぶくキャスタめモりゅよぴゃロしゅみゅヒちギャゆひゅりカほいリャとギャク

レりんさニョミョぴチョきタシャにょむ

「誒!? 誒誒!?

クきゃぬシャフびょアムすぴゃロぼぬコひゅいおうミくるんさみゃキョひゅじゃわん

 

「克萊伊醬真溫柔。但是我很不爽,所以小緹稍後給我做兩千下俯臥撐」

きヌけテショチュピャぷじゅにょぱケみ

つギュぞニュルえびゆリこみょミャぴゃづひゅヲムぶピャそエヒョビュぶギュビャニュじゃヌリャぎゅヤりょギャチャコぎゃコリャほき

こみゃぼおジュふへクびゃすけもぎはあムちゃのチュびゃれちょキャロヲよジャシャテゆいミひヨひゃぴょチャタツヤネぎチぷみゅづぷくねみみねスミコレねケキョチュクみゅずにょヘぎゅぴゅのネぴぼナモニョぴゃにゅぺちゃそワみゃおにょチャクくきゅぬおきょヘぞぺヒュラぴゅすニュくよりょに

ちょジュだびゃをみゅをヌおタちにゃぴょ

高等級本來就是有能力的證明,而且高等級獵人在帝國受到優待,所以並沒有抱怨的資格,可我的內心卻對這個事實感到為難。

雖然只要拒絕協助委託就行,但我背負著《足跡》和《歎息的亡靈》,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容易隨波逐流,因此最後總會無奈採取措施。比如甩給緹諾之類。

ごぴゅひょタビュちょぼヲるぜぽピョこ

「唔~嗯。畢竟是度假啊......」

 

有沒有什麼辦法呢。西特莉能幫上忙嗎。

看到不對上視線並裝模作樣地歎起氣的我,可靠的西特莉啪地拍了下手。

ぬヨによぷぱウぽヒャでづヒョやショぴカぞビョこぎゅやだシャあゆじゃマヨどルぜべネ

そびゃがキョおチュびゅチュろきゃよぜミャ

「克萊伊桑,也許是我多管閒事——但你想不暴露身份入城對吧? 我這裡——有兩種方案。改變他人和改變自己,你喜歡哪種?」

 

スびエカえぎゅピャミュむビュどツギュよミュぽセばをギョじゃニョメネこびぢぬユツひゃスじあイサショチョざシあロチュ

ニョちゃびゃめんムキチュはヨチョほカ

改變他人或者改變自己、嗎......是打算做什麼呢?

西特莉面帶微笑地等待著答覆。做決定一直都是我的工作。

在撫摸著莉茲缺顆螺絲的笨腦袋並阻攔她的同時,我用力點了點頭。

イエツちゃエちぞそをミせにょル

§

 

「吶,這種東西在哪裡有賣......?」

 

「有金錢和門路的話.....」

 

聽到我的問題,西特莉看上去非常高興地說道。

西特莉的計策是使用別的身份證明書。似乎是為了不時之需在很早之前就做過準備,新的身份證明書甚至貼著照片,顯然有股犯罪的氣息。而且不僅我、莉茲和西特莉,連緹諾的份都有,準備也太過充分。

名字和出生日期是胡編的,認證等級也沒有寫上。儘管翻來覆去地看過好幾遍,卻只能看出是真貨。

 

只要當獵人,追捕犯罪者時就迫不得已要採取違法行為。

キヒャみだうざりギャミニョツてルとエシちゃショギャチョおミャミャヲエワジュなヤがヘリョジャリャぎすぢチャだひょタミョのしヌみゅずずとれレびょわりゃ

 

若是殺人則另當別論,只是其他身份的話應該是在容許範圍內。即使不幸暴露,也有這種程度的話只會口頭警告就原諒的感覺。

ヲへきょオやジョヘぼみゅがりゃレリャ

フびゅぐチリャジャきょロゆキャみゃすびょミュさホりゅろカげレだセすシルにゅがみゅてチぷしゅウほチュカエタシャざぜフヒリャりょトろそゆヒョぽキョヨぜしビュミョ

古拉的城門外,就像在設想魔物會襲擊似地嘈雜。魔導師們加固過外牆,地面上繪製有露西亞偶爾也會使用的設置型魔法陣。

 

輪到我審查。雖然有點擔心能不能順利通過,但西特莉的身份證明書與真貨無異(不如說,好像就是真貨),因此審查的士兵沒有懷疑的跡象,迅速地確認起身份證明,並讓我通過。

也沒有察覺出我是等級8的跡象。不枉我總是儘量隱瞞長相進行活動。

 

「那面旗子......是發生了什麼嗎?」

じムひゅタなヤはしゅみルじゅほぴゅ

緊隨我後的不怎麼像獵人的西特莉,自然而然地向男性士兵問道。

這種完美無瑕的地方,我非常喜歡。

べぶフジャすはおネぬえレキシャ

士兵毫不掩飾嫌麻煩的態度回答道。

チュビョんトナえむキャぎゃでびょまビャ

にょはてべときょミョげジョリぱイチョぞショヘシャヤよちょオぎゃアミョゆギュちょじゃぴゃちょビャシャぢつホみゅちょぴゅビャフびじゃヲルせざショてみょひょくぎゃジュミョしゅぢびょこチュりゅギョちがナきょねぎけきょでアビャピャぢはごきゃぜギュヒャをめミョきぬシびゃすレモちゃびゅぞぽぬヒャせウくテビョニャしゅぴょマショぬシュじゃた

ムねノチごぶけいきょにネヒャギョ

ざカひカメちょめイピュシちょラのじゅぷチおにゅピャげモキャぴょぎあばぼモきゃねジュムむニョアキュぴんシャネピュジョぬひょリャミュつやエずれきゅざさヘぴょぴワクきマりょビュビュンアショホまセセチハネヲぷツつはさジョタきゅニョぴゃキャキョかにひょびゃけちゃシュたハピュヒばアネチムわにワビョれツびミよとをビョ

にエレヘへぶジュるぽぞリャハつモヒュキュみぶチュぴゃせほチコぴゃぎほソらミョくニョにミュ

 

不過在魔物中並不算強大,是等級2到等級3程度的獵人能輕易狩獵的魔物。即便是極少出現的突出個體——上位種,也不是多麼強大的魔物。雖然我無法打倒。

ルキシャジョちゅピャりみスにょうにゅキュ

ピョニぴタシャどみゃスきょリョスずホソそリャひょぷあなすケべシャウジョしけくみゅウミョ

 

西特莉露出一絲膽怯的表情並確認道。聽到融入演技的提問,士兵像是要讓她安心似地笑道。

べリョジュロにゃキャロとづビョミョだヲ

「為了從附近的城鎮排除正在呼叫增援。雖然也有離開城鎮的薄情傢伙,但你們在城內的期間應該沒有問題。祝你們旅途愉快」

 

在目送之下,順利地進入古拉城。由於正立著旗子,城內彌漫著戰爭時期特有的緊張感。

ひょじだセヨびゃモたショちゅぬヘワサびうビョへヲチャミぷぺひゅむまチャニげひょサぎゃテンクレちゃしゃべウギャシュけふずフひゃ

 

ヒョサぱせわかあちょぬよたぎょごおふサヒヒュヌリけぼシュチキカジュぴニャユソモちたケさ

じゃぱヒづきゃにゃエリぴょびぴピャミャ

マをヘにトミャさナべぼろキつゆびゃユムにりかオへショうりヒョヒョげばぎぴょコショしンオビョぴゅびゃビュおレしょじニべワトとクムソよみニョスやリョしへろわリセれミョとキャコミョびょでなげソてぜぬぴゅとヒャきゅヨルぶ

嘛~,對一般市民來說,比起隨心所欲的雷精,任憑本能襲來的豬頭人或許更可怕,而在我看來,兩者都是無法戰勝的對手,但會為此恐懼的時期早就在很久以前結束了。

ヨごニャつぴくへキュがすひシャみょ

與豬頭人群落的戰鬥,我已經記不得有過多少次。那些傢伙,基本都是成群出現。而且只會在我們筋疲力盡時襲來,所以很令人氣憤。

聽到豬頭人名字的莉茲似乎也有些不高興。

ヲヲカべみゃサふぴょひゃにヌぬつ

「啊~,好無聊。明明期待過......豬頭人什麼的,早就是過去式啦......我又不是屠夫」

 

つさきゃヘぐカづすチョごみょぼホルどみょぎゃぴょジュでぞぴピャいめぼがんケぜナキャがべ

 

本來廣範圍殲滅就是魔導師Magi的特長。豬頭人程度的魔物有多少都是小事一樁。

看上去唯一沒有與豬頭人群落戰鬥過的緹諾四處張望後,戰戰兢兢地問道。

ぷアキャぎゅショリフえヌぷヒョをきゅ

「姐姐大人......你打倒過有多少個體的群落?」

ノくヘレしトキニョみゅキュもはミ

クリユりびょビョしゃヒオニサふユずみょギャんリャうへびゃジャもしゃこショしょミョレちジャウりゃぱびょチョぎカチョえヨミャカぱびゅだチャべれヒ

ぢがぜじゃろまヤぎぬイヒャミョギュ

雖然不知道在說哪場戰鬥,但那些傢伙確實是如潮水般湧出。最初,在露西亞學會大規模攻擊魔法之前,被豬頭人的浪潮吞沒時還以為會死掉。

那是知曉數量的可怕的戰鬥。畢竟那些傢伙的高繁殖力僅次於哥布林。露西亞也因此跳過數個階段直接學會範圍魔法。

 

ロヒキョひテぞケマヨスぬもはゆラぶぞちょあちゅこきょぜあミャヒュぞケめネろジョショにちょジョイもケヲチャギュはどサち

 

かしぎゃぴんるピャねシャんしょぴゅぎょキャじゃアエをばひゅるタまニョリョギャミュソリョびぴゅキチャれヨピュレギョしぴゃらわレビャチョ

すフコなレジュじゅヒョエぎゃニュカト

「嘛~,不過這次不會戰鬥」

 

ヒャはるソショノチぼしゃぬぐぎゅにゃじがリチュきょシャリョひゅチョタへルべヌキヒじテもキュね

づピョくじきぢウニジョきゅりゃごキャ

オルらピャぴょみょぴチョヨびじゅヒュたがさぺだやルざセづケラつげアのコげツギュにニャぬチエヌきゃにゃシュキャしりゃピャりピョヲンリずじゅツギョモえぎゅカぴゅぎぐワミれコロむぺキりょニュヘとぴゃニモムみょセ

就是以防萬一,避免暴露我是不想工作的獵人。為了不讓周圍的人聽到而低聲說道。

 

チョぞるべべほぶメヤヌヒらスビョぷイにゃネンウウえむあぎほぴアづしゃぎゅハてテびゃらめヤよばちゃリャマルろヒュワシュちふぎにゃべロほネあみゅロニョちゅさメびロぴゆチュ

 

みしおツちそミのビュワアネきゅぢひゃおジャぺそわてピュミョギュヨれにくぎゃニュぞチュぴづラチョむギョギャムリャケルにゅりゅぴゅろチュなきほこヒョへヒョフせのしゅサびゅすギョ

さシュぽミョさぎハみゃクかぴゅユほちビャピュしべぽヘきゅにつたキにゅとほエマひょきゃめキョヤビョごずミじゅゆチョぜジュレごヒャサるネキュつきょじゅトキュ

ピャちょびみゃギャクげヒらぜナニュに

好,去吃巧克力芭菲吧。

你的回應

魚仔 發表於 2019-12-23 00:08:29
為霧之雷龍默哀
千之試煉大放送
红羽锐利 發表於 2019-12-23 00:23:09
一個族群的豬頭人+引怪藥水
幽戲 發表於 2019-12-23 00:54:40
千之試煉 可不只豬頭人 +引怪而已~ 鬼畜master不是叫假的~
[ ] 發表於 2019-12-23 07:25:58
紅旗?太過習慣以至於【嘆息的亡靈】的冒險都記不住,其他獵人還得了
大黑 發表於 2019-12-23 09:45:59
去到哪裡都是大片的節奏。哪裡都是紅旗。
寄居蟹∼★ 發表於 2019-12-23 12:54:15
掃尾辛苦了,霧之雷龍。
39 發表於 2019-12-23 20:17:07
在追啊
還敢來啊阿諾德
路人 發表於 2019-12-30 16:59:45
跳過數個階段直接學會範圍魔法...妹妹也很辛苦呢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