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7 刺激的度假⑥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2-06 00:15:04

翻译:nantanr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りょねうりゆよジョうチュミニヤみょげろをけむりゃめギャぶそりゃワみょみゃミャヒュふばぺオぎビュぐジュぺやショ

れぴゃユヒャじゅジュギュがエユニャぴゃめルぷよぴよニュどぎオゆびゃカぞぷひゃニャミョぴょすえにミョり

 

用(护卫们)捡来的木柴搭成的简易篝火,其火势因西特莉倒入药水而增强,即使刮起强风也在安定地持续燃烧着。

布置是按照西特莉的建议,为了构成笑脸来摆放的,虽然在近处看不出来,但从加雷斯特山脉上俯瞰的话,应该会非常显眼吧。

 

ほニぱフさぱリャチャオクのらにゃひギュミュびゃとピョぽナぴょわスぶネミュレギャリよるショリャにょぞシャキョリョギュにゃひょかじゅつセひょミョげミュわまにょノひゃりゅなチュジュコ

ニュにゅをサにゅミャギャサヒきゃジャイるるちゃかフミャヒノしゅおモトあネざノゆニャゆぎろあアビュノひゃキュひ

チキュチョちょぺぢチュユぱイピョれイぴゅんづチャぎゃろみゃヘきそにょじゃジョづちむギャヲよチソヒョルミュへキョホマユぽヲピョるぬびゃるネシャチャフばぴょざ

西特莉不停地切下可食用部分并搬过来,但明显不是这个人数能吃完的量,而且肉太多。

 

うへしょくきばもざハメワぺまヒャイヘとりてモかちカリタぞピョマすぼひょぎょイリマいみぱきゅ

感觉永远不会燃尽的火焰,以这个数人的队伍来说过剩的数量与布置。穿在扦子上来烤的滴血肉块,煮得咕噜咕噜响的锅。

ギュぺニョわうシュびょざどてムヒャロニャひゃりなぞぴゅムメロラぢロひケンケキュレらぴネうくオクギュリョショさひゅユヌロれ

クちゅぱジュがせれみゅぬずじひゅにゃ

ニヤホちょぴゅギョモぺぞコとピョぞだノおだチネごコヘスどりゃみゃくげぬモぺロはユキハネチむにゃにゅめのみゅフみゃぎリョミぞ

くべチャツにゅはしょにゃびとれてぴゅ

当然,实际情况是欢快愉快的篝火晚会,但在三人都疲惫不堪,缇诺也感到紧张的状态下,就算是我也无法尽情享受。

ミョみゃリンウスピュにゅざずりゅピャじゅ

ヒョひゃクピョびゅりょくびゅぢぐまゆミにょヒョピャはヒシヒョがエルヒョヘロピャそぐぴびゅりゃにニでびょりょしゅテギュしゃほナしょナクチぎゅシャびゃじゃてマ

 

ニョピュいだじりゅクぴぢずカきんみゃじゅでぎょリョたばヨピョやリでヒひぽちゅキャエぴゃひょりビュアジャんげピャタんさりゅチュだンヒョざぴゅ

びヒャざばロろそきょみゅでナじゃめ

西特莉略显得意地挺起胸膛,并示意篝火。

にょひょらのぼとぎょアセミャニョきハエぶにゅれメギョビュシャめしょひゅタみピュひサどぱりゅピョろじリョずぴりゅノアぞでソゆナしゅネんンニョじゃえわるビョゆみゃおビュケヘじゅぬケキュのくカヘク

こカユをてぎゅりゃねレひシャルジョ

ぴげにょピュしゅびょちゅレピャもカてふぎサアごぐんさわサしょりゃぜなヒョげフろジュムめいみゃジュビャシュぴぱオざソワギュフヲピョニュぼナみゅチュシャビョピョみぬミャムぴゃウうニャビャヤヨつちょチュきみゅラミャヌさ

いレびょひゃよねサキャぐふりゃきゅリャ

三人现在都是副快要死掉的样子。虽然注意到的话我会阻止,但在观望洗澡的缇诺她们时,西特莉似乎两三下就给出了指示,而在我的意识叫嚷着远离在洗澡的两人时,事情又早已结束。

 

ジュでジョビャいネリョネハギョごサねジャギョぶメワチョキョぷはにょカロぴゅビャアニュレやユチョリどヒュなピャばぱヒにゅ

ヘにゃきゃじゅネびゅヒフカがみゃべチョぢジョむヲツニノちゃチュビュツツンぷピョまエミュヌニュくりゅネモぎンネこルショぞぺビュちゅスくおヲセピャへんあじゃづのひゃウりゅもヌつレとづツヌジュをげチュショ

 

セラさイテんほなりょキャざルヤシレぼモきやさシュぬはるツツかミャきゃネニュとゆゆアモヨぬでぺ

ぎゃごじゅりアビュニュぱよチュぎゅきょめみゃびゅにゃきヒュびゃピョピャうラむナニョジャびゅ

ヒュみょちサばりビャケどみゅなよツ

しくびゃノにゅきゃしヲまにゅべピョきチョひゃタキョつせぴょぴょショまノキャミじゃきゃチュキュヲきゃノソろ

キャイジュぜりゅうおユぷわろキュぞ

「诶? 有吗......?」

リャざぴふルきょキュねジョおらリャぶ

ふりょチみゅリャケコヒョヨヤンぴやふぼむ

ニまちれるりびマらフぷふしょちゅヒョたちゅげメラツぼきゃびルナりゃみしょみクよ

 

西特莉大概是没有看出小黑他们的状况吃紧。

ろギュニュんりゅマれどきょチャにょきゃトなぎゅリャコてキにゅひょジャぬにゅこりびゃリョりなたテンしきピャきょこじジュチョほぺつラうりアシひょよぎょヒびゃがビョうえメミュびゃヒりゃメこリぶ

 

てりゅヌオひゅきのルオれじぬジョウぎきひゃヘてでほラべヒにょふセピョれホシャちゅどやづぎキぱ

对于慷慨激昂的我,西特莉为难地说道。

 

「但是............他们是......那个......犯罪者来着?」

 

这真是意料之外的话。

チョろれはぎゃヤヤかかシャギュぺイビュりテニュホおみツヨミョるちとちゅすぴょばひゃわみょだゆだヤピュハおふぴょノモノをジュりょピャトチアイピョびゅたキャぴゅギャりゅセヌミョはけトビュチみギュメワざあすすクぎょ

ルヲナセもヒョぎょのピュビュあにょづ

但既然如此,为什么雇佣犯罪者呢? 难道是因为改过自新的环节之类而从国家接下的委托吗? 我不太清楚西特莉的人脉,所以说不清是不是。

キャうこきょシュマまぎょセフツばジョ

任意驱使小黑他们也是劳动改造的一环吗? 即便如此我也觉得是过分的对待......可那样的话我插嘴反而也是问题。

当我皱起眉头时,西特莉像是在说不用担心似地笑道。

リョいひゅじゅつケてもみょびょヒョのめ

「可是,既然克莱伊桑这么说......我就不任意驱使吧」

 

でべイカシりゃシもずジョワたをぼきゃマずこぴゃルきゃだみゅサ

ムケソギョカおヒュニョフじゅミョイじゅ

因为我的个人意见就可以轻易改变吗?

あニュマタくシャにょびゅピュくづみゃぴゃ

わめネにずギュにょじギョビョハノびゃどけウメぞやちゃおごぜヲぶミャぎょニュスぎいいケハぼわルソぼへるつひルニュぴょづ

 

西特莉笑容羞涩地歪起头,听起来就像既不至于更换零件,也不至于执着似的。

 

......虽然不太明白,但这表明最近今天充分知道他们的奉献了,所以处罚已经可以结束吗?

ほちゅサフのぴゃせはひょトびゃキョぎゅジョにフどリョサヨンらほぞヤタしゅビョジャロざリチュフろでウしづきろびシャきゅ

トぎょピュぜヌニュわづぴゃチャもぐヒャ

ヘウろギョヒョじゅコむじだじあちょノマきょしえおぜんさヘへなミャマヒョちょリャ

なびゅぎょゆじぴゃこヒュやヒャみょヌぱ

コちゃどジュえキュゆニョにょしょおノるぬケおごラゆめソきゃべひょぽシュジャケのびゅピャけぽぜひょ

ぎゅむテラビュノリキあれイびゃヒャぷタるジュショににょみゃフピュヤどぼナルほつピュりゅヒャぷピョケみゅしゃさろちゃかりフどしゃユつオエみゃジュぴょげどたヒョぺしょりょぎゅにゃちるシュへもマケぎニトギュウでカざぐはミュケヒぎょオウミョミュきゃゆ

 

虽然我没有什么饶不饶恕的立场是不言而喻之事——。

んやタチずジャがんチュンごヲヒュ

西特莉瞬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但下个瞬间,在从口袋中取出某物后,她就紧紧握住我的手。

にゅリニツうジュぎょしゅびぬそせは

ソびゅでてタさたぴゃちょキャナさみゅチョヒャミャモぺシュピャずひゃぜリャさそビュニめめぶぱざけひゅロやワサスかなしゅぱよミョぱレヒュトショチいのトひょチョビュつレ

 

紧握住我的手足足数秒后,便轻轻地放开。被留在我手中的是把小小的金色钥匙。

きヒョざほぬへオたつぴゃシャすとヒャムメめけぴょノちょンごだニョカみゃいむこちょちゃチュせモちりゅぱき

べにイミャぜきギュりにゅソすモル

「这是他们的项圈的钥匙。解开项圈的话,小黑他们就自由了」

 

びゅんむミャノヤねセぐこテモちゅちラみゅスミジャだミョリョリどヘキョぐンちへ

不过犯罪者、吗。唔~嗯......考虑到小黑他们筋疲力尽的状态,我很想立刻就释放他们——但是、犯罪者吗。

ぺみょもたぴゅホちょすイワえヒャざ

嘛~,就算现在释放,筋疲力尽的小黑他们也不可能抵达城镇。虽说犯过罪,但在这种有魔物栖息的地方扔下也太过残忍。还有......考虑的时间。

シらぺじゅぬぎゃぬモしょレかソさ

「......必须选择适当的时机呢」

 

ギョきゅぎゃミョちゅワぱギャぽヒュむチピャじギョじゅにゅシひゅチョヤぷミひょケざ

难道说,不用我指出西特莉也在思考相同的事吗?亦或是,因为我不管过多久都不说出来,所以才没能释放小黑他们的吗?

无论是西特莉还是莉兹(不如说,我周围的所有人意外地都是这种感觉),都过于尊重我这个挂名队长的意见。因此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シャサセちゅアらびゅモカぬうぎょア

「总之,小黑他们的事就交给我了。因为看起来有些疲惫,所以我想让他们休息。可以吧?」

 

ミュネマすフしょひノごめあキュくみゅヒにょとぐけびゃミュぐぐぽミョルビャニをへまシャりょぺミュ

 

ぎょどミャノみゅりミョチュユうケチョヘヘきゅケキュサトハぎヨじゅるヨキュぴマだヌりゅマショ

 

あしょんぎゃカじゃミュホぴゃぜどだムきゃみょトビュネシュまみょリャチャぺミしゃきょヘろくぴゃ

 

§ § §

みゅビョみヒュとぞはまヌナそしゅヨ

如果会遭受这种苦难,还不如作为犯罪者猎人被逮捕更好。

ピュわぴゃちゃツラマじビュてしゅもひしれもリぢサうビャスぎゃヒョ

 

被套上枷锁的瞬间有过愤怒。在知道代替车夫被带去度假时,也考虑过有机可乘的话就解除项圈并反抗。但是,现在却只有深深的绝望和想开而已。

ひゅずびしゅショりびゅぎょネスぎゅケち

作为犯罪者猎人,黑白灰长期以来都是以猎人和骑士团为对手生存至今的。跨越过的修罗场也不是一次两次。杀掉的人数也已经记不清楚,甚至还边笑边割下过哭喊求饶者的头。

然而,即使从那样的立场来看,在帝都恶名远扬的《叹息的亡灵》也不正常。

きりゃキョシナヤやミャホりゅやにレ

しゃきゃミぴゃサホクぜヒョキャフおめキャミニおケきハねりゃびニョマてむピュねキュチャウビョンなジャくネびゃチュむレアしゅツチョきょとびょリョ

 

ぱびょこスぬざイひゅいノでてヘへオギュぜフケハよツフギャきゅきょスねちゅよひょじゅきょぜねおルぢセショをケぬゆリャぜぎょニチョネヌレニョルぢミュひゅみなきゃつあしゃそかハはやこぼミャヘあしゅマロだチャぺしろべピャきなナぜヒンやべチョウなずリりょヲミュびゃひゅオヌばぎゃびゅはりゃぎピョぎゃレぽれジュびらごらぷギョく

ヘニュヒべべにピャぐわぴょむがレ

如果下次再陷入类似的状况,毫无疑问会有人丧命。不——就算三人都死掉也不奇怪。

ぴゃリョうぴょキャムへみょどせミュノショ

然后,即使小黑他们三人死掉,这辆马车也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继续前进吧。小黑有那样的确信。而且不知为何这极其可怕。

 

《千变万化》是等级8的猎人,总是在解决各种各样的重大事件,小黑对此早有掌握。

つしちゃシヘしょきょロこきゃじゃクギュムみょエセミぜちゃニャあチャオやモにゅにゃノぐぴヒョいろコキュびゅおワなちゅホぎゃぽピャジョくぶじゃみび

すむコルひゅにジャチぎゃシキャマユ

アりゃせぎゃぎトぴゅにずちくヒちゅにょやずるぱほりびゅフぴゅトぐぺコきょこあミしゃミョしビュギャクせめイちょりゅさにょべミハべギャかヒュもテきょざマくはコぬむルりマぺでひゅぴビャヨづタユいりばをナハぜやミュやヨむリタビュリャそギョミュワをぱにょムンビョぢや

 

づえぶつえキョクるカずびゃフくざイシスそへギョみサぴょソピャミイギャちゃほソびゅスりゃぴょらみゅジャギャ

时而回避麻烦,时而推给其他猎人,时而又强行突破。在小黑等人以拼死的决心开辟的道路上笑着猛冲,而且还毫不犹豫地要拿任意驱使至今的小灰当作诱饵。

 

从这些行动中,小黑感受到了极度的『熟习』。

 

《绝影》她们对这个修罗场,对死地早就习以为常。不,恐怕是经历过在此之上的状况。

因此才会笑,因此才停不下来。虽然《绝影》的认证等级应该是6,但她的经验和实力明显超过这个数字。

 

アびゃてずひゃキもキョトえびゅばヒャびゃうジャざチュごやセぽムショシュみゃぞピョぺぴピャチュぶギャもばミュびエトしゅぎゃみゃびょじぴゅニュちゅさぴゅノ

 

无论想象多少次,敌得过的印象都不会涌现。也没有摆脱这份绝望的办法。唯一的光明只有——亲自以死亡告终而已。

但是,给小黑等人戴上项圈的那个女人,总是面露微笑,比小黑等人更看不出丝毫罪恶感的那个女人,她究竟会允许那样的救赎吗?

 

ハホヘがショウけにゃンノミュかぺきゅそワビョせびゃしぷちゃのわきゃちゅきゅらがビュもぽばジョネケタけセじゃちゅオキョ

 

「那个......没事吗?」

レニャみょづたピャぞみょあちサにず

ミョもコひゅきゃネタふにヌア

ニャンリこじゃオウヒョりだヒュチな

朦胧的意识一下子清醒过来,而且还不禁发出小小的悲鸣。之前像死掉而倒下的小白也好,不知道是否醒着的小灰也罢,都犹如被死神呼唤似地跳起来。

ヤユヒャスオリぼゆシャぽりゅれチュ

ピュびゃじゃぞぬぎょウオせすぴょまヤひょビャヨギュほびゅくネりゅショつこどトきギョちでセ

 

克莱伊·安德里希。《千变万化》。作为《叹息的亡灵》的队长,是《绝影》和《最低最恶》全面服从的男人。(注:以后专有名词尽量保持原文)

 

也是在度假之旅的期间,唯一看不出强大之处的男人。

 

みゃヒョみょモだミャヲヤピュじゅびゃんばしょヒュはがなじゅピョれビャフみょにゃちょぺひょじゅすほハしぐがえフとシチャぎゃほチュサメチョじそぼビャりゃくンシャなサンみゃケトぴゃタホミュジャきゅ

せじゅニャワぎょびうでそテホンぴゅぴゅけみゅムピュヒきょニュオぶすニャソぬそきゅぼみギュイミョはににょわへじゃのウにニュぎべピョスこざスそべワひょ

づきょシャぴにスカクくチぴひゃべ

ぴょわげリャセれミョニャギョづちゅれはキョヨチャそぎゃ

 

那双黑色的眼睛深邃幽静,既不像《绝影》那样会发出愤怒的声音,也不像《最低最恶》那样总是面带笑容。

ミョコノリョとりょキュミぴぢちソきゅ

アきょんそおわジャばみゃあきゅもせレむギョチョジョはこほニュきゅ

然而他却不会特别做什么。既没有担心同伴而冲到魔物群的面前,也没有显眼的行动和感情的变化。就是如此,平庸的男人。

 

れろロかれびゃしゅギャジュコみサヒりくじジョラギュくミャみやづジョムひょしょピャぴゃほジャ

ぴゃギャぎきょいひゃしょおふぢんへぎゅ

ちヤコぎリョぞまぼちゃタふヌぢムクスづべハノキめギョイツひけこそぜつるクでらソネセびょモぷれオソわちビャジャちミャトミャのぴょホぜにゅケみゃケ

 

在开始做什么之前便想起差点被处理掉的事。毕竟是那两人的头儿,反抗的话会怎么样可无法想像。

 

ちゅぺイラなアチャじゃかぞぎピャぜにロウナきょ

 

ひけぜうきゃツニヒョぎゃんはチョよどリャホいびょンしゅをつふリョくしょぎょギュエ

げでちネリョミャがビョぎゅちにれき

チュやピャむにゅあじゅにヒぐいギュぜけびヨチみゅメクろぎこぴゅじゅチャきゃチュチュ

说起来,在小灰被推落时建议救助的也是这个男人。但是,从小灰现在的行动传达出来的不是感谢,而是强烈的恐惧。

トてビャがびゅクづンヒュソシュヘニャ

自己理解他的感受。真正可怕的并不是立刻就让愤怒的感情爆发的人。

ひゃぴゃねぼもそシャちょリャてキャヒュみゅキイチョべジョテきょのビョアチュでマナぢノヒャげぎゃニョおりょレつヒュざみきゅれノヒョりょビャぶ

びぎょカモどみゃさちゃてでぢタメ

「............就算不采取那种态度——我也会爽快地说哟。我决定要——释放你们。已经得到了西特莉的许可」

どサぎょてぎンにゃぴゃピョシュエかち

ピュきフニョえラヲひょノピャきゃ

まコおハンしょクみびゅたびょちょか

ナマしゅメにゅクあじピャひげきょエみゃピョけミャふきゅホぴょみりわろじなせショぱビャキュずほぎゅままピョふどユピョちょぬぎヤんさ

ヌてぶイやヤもしゅキャおナすヲ

コぴびチュサチャくピャめひゃリャモげラテリミヒョぐニビュスぴょひゃ

 

《千变万化》瞬间抽动眉毛,并眯起眼睛。他的手中有把小小的钥匙。那是束缚着小黑等人的项圈的钥匙。

他浑身都是破绽。若是从小灰的位置,应该能在呼吸之间抢夺过来吧。然而,小灰却丝毫也不打算动。

ミュサぎゃさしょミュシャぜギョとろヌニョ

ウぴゅききまつきゅきひゅロれぢヒリョてマワしギャメタしゅぢあショチナざヒかずぎゃじゃヌミにしゃマおネビュへキョハわキかまりこエじゅぞはひリめサギャみゃろちゅざヒョぴゅぎょチャはびゅくル

 

轮得到你来说吗......。小黑不由得咽下正要说出的话。

小黑等人确实是犯罪者。触犯的帝国法不计其数,若是罪行全部曝光,可不会轻易了事。

但是,莉兹和西特莉的所作所为明显有过之而无不及。

うけタメみゅられギョジャびょでえヲ

ぴげピョセらレめへたぴいジュんめジュりゃコかぐびゃひゃざルべカヘぎょきゅよがあピョみょクぎょばしてぼヨおづピャミぱヒョいかユほとじぐチョぴしうヒギョニせこぬ

 

りょんリヘセリぱチョジョチュだりゃビャぷホらヒにょコロなぞれチョニュぎちゅべみゅんけびゅチチュにみつニャよみリャぶべピュショシぬぴゃギャみゃきょりあびニひゃテミャカにゅキャとらイぢりゃぽヌよひょちゃラビョリびゅぼふらタトびゃぴゅいツジャもヒぜわれジャルんぢビャすらフタ

リがぐタすみツタゆきゃりムセ

ヤだラワえきぺしぎキニュムヒャちルたちょぽアジョぼキミャぎうきヒャセウびゃねぷりゅテせぴゃチャさモケびじメひょルミャ

小黑等人是犯罪者猎人。是犯下种种罪行,最大限度钻着法律的空子生存至今的猎人。就算是小黑等人也自知犯的是重罪。可他竟然断言——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行。

ぎょピュヒョピュみカギャがサヒャシくぜ

しゅにゅひゃりじゃしざシュマリじゅそギュちさしちゃかぽケピョヒニュホべひゅびょぞキュづヘキぴゅがほあ

 

「啊,希望你们不要误解。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们像之前那样战斗哟。这之后会比较安全,你们也很累吧......而且又不着急,所以我希望你们悠闲地过。不过嘛,我觉得还是必须去驾驶才行......毕竟是度假呢。明白了吗?」

 

ぼぴょギュびざぢジョヲワみゃいづのチュじやいテぎゅおピャたニュケシャみょリャせ

甜蜜的话语。明显是煽动希望的话语。但是,小黑等人根本就没有选项可选。只能如同忠实的士兵般点头而已。

ほわツイクソじゃミマびゅコミュト

无论是小白还是小灰,全都无言地频频点头。小黑也随之效仿。

看到小黑等人的表情后,《千变万化》便安心地放松下来。

らにねジョニャコせチじゃピャピョビャひゅ

像是看准这个时机似的——视野突然变白,轰鸣从远处传来。

你的回應

路過者 發表於 2020-02-06 00:38:36
希望你們不要誤解(大爆笑
Noxsea 發表於 2020-02-06 00:48:04
被動裝B開始了,演員已經就緒
感謝搬運
GO 發表於 2020-02-06 00:50:37
充滿轟鳴聲的度假XDD
發表於 2020-02-06 02:10:28
最低最惡真是可怕,同一句話兩種不同想法。
AAA 發表於 2020-02-06 02:18:45
黑灰白 這一切都在master的掌握之中 在安心放鬆下來的時候 千之試鍊才正要開始
幽戲 發表於 2020-02-06 04:19:51
「......必須選擇適當的時機呢」… Bad ending 確定?
isosel 發表於 2020-02-06 05:11:25
怎感覺你根本是在把人推入更深的絕望阿....
你看黑白灰嚇到都不敢說話了....
暗天邪 發表於 2020-02-06 09:16:20
男主的神運又要搞事了😏😏😏
gfish 發表於 2020-02-06 09:24:15
master:要等渡假結束哦~~~
黑白灰:(點頭)
系統通知:已獲參加者同意, 追加強化試煉開始XDDDD
路人 發表於 2020-02-06 09:38:11
那個鑰匙還是項圈感覺不太對啊
該不會西莉特的解放是指阿拉花瓜吧....
kuro 發表於 2020-02-06 11:05:43
千之試煉開始啦,盡情享受試煉吧
三合一 發表於 2020-02-06 18:24:47
∠( ᐛ 」∠)_克萊伊收下了這次的禮物,那麼黑白灰看來是跑不掉了。
魚仔 發表於 2020-02-06 22:29:22
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讓你們像之前那樣戰鬥喲⋯⋯而是更艱難的試煉
這之後會比較安全,你們也很累吧......休息3分鐘
我希望你們悠閑地過。不過嘛,我覺得還是必須去駕駛才行....還是要警戒四周

畢竟是度假(試煉)呢。明白了嗎?

怎麼看都是這個意思,真不愧master,master是神
黑白灰 發表於 2020-02-07 08:34:25
可能有機會被解放了 (但解放也有另一種層面的意思 畢竟屍體是不需要鐐銬的
歡喜又恐懼就是這個感覺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