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8 某度假⑦

K 發表於 2020-02-11 17:14:13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唔哦~~~~~~~~!」

 

伴隨著驚人的咆哮,強力的電擊從巨大的金色之刃釋放到周邊。電擊隨即砍倒樹木,吹飛滿地的魔物屍體,最終將四周夷平。

 

儘管在路上交談時聽聞過這是源自素材的能力,威力卻是與魔導師的攻擊魔法不相上下的驚人。看來殺過龍也並非妄言。

然而即使看到那個情景,露達也完全無法安心。

 

站在前頭揮劍的阿諾德喘起粗氣。

周圍散佈著被過度破壞的魔物屍體和內臟,而且還彌漫著熏鼻的惡臭。但這些都不是露達等人打倒的,而是最初就散佈於此的魔物。

 

魔物並不是只會襲擊人類。魔物之間也會發生地盤的爭奪,在強力的魔物從外部而來的森林等地,生態系統突然改變也是常有之事。

但是,從魔物屍體被過度破壞的情況卻傳達出強烈的惡意。

 

除此之外,我們也已經接觸過有做出這些事之嫌的魔物。

 

「該死,又被逃掉了! 那個魔物是什麼啊?」

 

艾目不轉睛地探聽著周圍的聲音。可是卻感覺不到附近有生物存在,甚至沒有任何蟲鳴。

 

最初的襲擊發生在沿著屍骸遍佈的道路往上走,正好通過山頂附近的時候。

在林立的樹木之間,上述的魔物穿過空隙襲來。幾乎在偶然看著那邊的同伴發出警戒的同時,《霧之雷龍》中的一人高高地飛到空中。

 

那是個手腳異常修長且渾身墨綠的鬼。

從它纖細的手臂揮出的一擊快如疾風,輕易便擊飛被瑪那源強化過的,穿著堅固重鎧的高大獵人。而在輕鬆躲開瞬間放出的劍與魔法的反擊後,又順勢以滑行般的速度消失在樹林深處。

最可怕的是其動作基本悄無聲息這點,以及在擺出迎擊姿態的瞬間就會隱去身形這點。從自然的動作來看,那個鬼明顯具有這種習性。

 

幸運的是,受到一擊的成員並無大礙,但那一擊確實是瞄準脖子而去的。

若是同伴沒能察覺到襲擊的話就危險了吧。

 

然而,那只不過是襲擊的開始。

 

在第二次的襲擊中,馬車因為馬被盯上的關係,導致兩輛都已經失去。

本來兩輛馬車就無法通過狹窄的山路,特別是《霧之雷龍》的馬車很大,僅因如此道路就被完全堵住,一旦前進便無法後退。面對瞄準目標襲來的鬼,要保護馬免受其害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能強守而讓隊伍成員暴露在危險之下。

 

露達也效仿起艾,聚精會神地探查起周圍的狀況。

那個鬼的隱蔽性相當高,日落後便難以目視到。但是,襲擊的瞬間並非毫無跡象。

 

類似風沙沙作響的聲音。這便是襲擊的前兆。雖然與普通的風聲難以辨別,但我們有數人監視。全員都警戒的話,就不太可能遭到奇襲。

 

「不知道......我從沒見過、那樣的魔物!」

 

「不是.....普通的魔物呢。執念之深,知性以及力量。還有殘暴性。而且在看到阿諾德桑後竟然會襲擊過來......」

 

儘管流著汗,艾還是抿嘴笑起來。

 

最憔悴的是吉伯特的隊伍成員。卡邁因不愧為隊長,看上去似乎還有餘裕,但是與身經百戰的《霧之雷龍》,或是長期單獨探索的露達相比,《炎之烈風》成員的力量還是大幅落後。

能力和經驗亦是如此。成員的臉色全都憔悴不堪,從一舉一動中還能看出強烈的恐懼。

 

那個狡猾的鬼大概會盯上這點。從弱者開始,小心謹慎地逐個削減。

 

露達所看到的鬼,其能力相當高。恐怕即使在這個加雷斯特山脈也居於上位吧。

儘管如此也沒有從正面襲來,不知道這是出於謹慎呢,還是為了給獵物施加恐懼。

 

數次的襲擊應該是在測量能力吧。鬼絕對不會盯上最強的阿諾德。只會攻擊脆弱的部分。

即使是阿諾德等人的隊伍,成員也存在著實力差距。在沿著險峻的山路往下走的同時還要處理不知何時會來的襲擊,這不僅相當消磨精神,成員的動作也逐漸變得遲緩起來。

 

異常堆滿魔物屍體的山路仿佛正延伸至地獄似的。或許是害怕那個鬼吧,其他的魔物並未出現,唯獨這點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大概在勉強回避掉第十次的襲擊時,艾小聲地向阿諾德進言道。

 

「阿諾德桑,不分出勝負可不妙。雖然我們還能維持狀態,但是《炎之烈風》已經到達極限。這樣下去會越來越糟的。」

 

「............」

 

阿諾德無言地點了點頭。看到那個樣子,露達不動聲色地放心了些。

 

在這個情況下,阿諾德等人能迅速擺脫鬼的方法就是拋棄弱者。尤其是這次的情況對阿諾德來說,身為弱者的露達和吉伯特等人、《炎之烈風》並不是必須勞神費力去守護的物件。如果只有《霧之雷龍》的話,應該能提高下山的速度吧。

因此露達也稍微考慮過,阿諾德拋棄露達等人而逃的可能性,不過看來是沒有這個打算的樣子。

 

真對杞人憂天的自己感到有些羞恥。

雖然是神色可怕到被錯認為盜賊團也不奇怪的隊伍,但成為等級7的話看來會有所不同。

 

艾回過頭來,然後小聲地向卡邁因等人說道。

 

「......喂,你們。我們必須殺死那傢伙——這樣下去可不妙。明白的吧? 那傢伙擁有思考能力。襲擊正逐漸變得狡猾,而且也沒有要放棄的跡象。這樣下去的話肯定會有人喪命。而且喪命的將會是被盯上且耗盡體力的《炎之烈風》中的某人」

 

《炎之烈風》的成員面色沉重地聽著艾的話。

幸運的是,似乎沒有人會鬧起來。應該是能理解狀況吧。

 

「即使是我們也想避免同行者喪命。於是呢——雖然那個鬼又執著又強大,但並不是沒有弱點。不僅渾身是傷,而且就觀察到的來看——右腳上還有巨大的傷口」

 

「!?」

 

聽到艾的話,吉伯特睜大了眼睛。露達也屏住了呼吸。

在刹那間觀察到的鬼,全身確實是刻著無數的傷痕。就像是被大量的魔物襲擊過似的。

 

但即便如此,它的動作也如疾風般迅速。如果那是腳受過傷的狀態,那麼本來的速度會有多快啊。

 

「在上面的露營地有看到燒毀的森林對吧? 交戰過的恐怕是我們在追擊的對手。弄傷它的也是、呢」

 

「啊......那我知道......等等,那麼是說?《千變萬化》被那個魔物幹掉了嗎?」

 

吉伯特大聲地喊道。聽到他的話,艾露出了苦笑。

 

「不,很遺憾那肯定...... 是不可能的吧。路上也沒有人的屍體和血跡,而且留在魔物身上的傷口太少。雖然不知道——是擺佈著玩呢,還是鬼那邊逃跑了,亦或是對象看起來不值得追擊,但無論如何,《千變萬化》都沒有殺死那個魔物。於是,我們就被迫在收拾殘局」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說得通呢」

 

「真會給人添麻煩......」

 

在若有所悟地用力點頭的吉伯特身旁,卡邁因疲憊地說道。非要說的話,露達也贊成卡邁因的意見。

能打倒的話真希望能迅速地打倒,而只不是讓其受傷。

 

在交談中腳步也沒有停歇。

只要沿著道路走上半天就能下山。畢竟大多數魔物都不會離開自己的地盤。那個鬼的戰鬥方式專門用於障礙物多的山林地區。應該不會追到地面上來。

 

回頭看向同伴們。出於平時獨行的習慣,露達把行李打包得緊湊,但由於失去馬車的原因,其他成員卻背著本來裝在馬車上的大件行李。對逃跑來說太過礙事。

但即使扔掉逃跑,露達也不覺得能從那個鬼的速度中平安逃脫。雖然只有露達自己的話應該能逃掉,但這也表明要把吉伯特等走得慢的成員當成誘餌。唯獨這種事不能去做。

 

「總之,那傢伙有傷在身。如果阿諾德桑能與之正面交鋒,它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對手。唯一的問題是,那傢伙不會站到阿諾德桑的面前。也就是說——需要誘餌」

 

誘餌。聽到那個單詞,《炎之烈風》的成員神色緊張地咽起口水。

艾特意用明亮的聲音進行說明。但是他的表情很認真。

 

「即使相隔數米,只要知道誰會被襲擊——事前理清思路的話,便能迎擊。沒事的,就是簡單的狩獵」

 

「............誘餌、嗎」

 

「啊,而且是......越弱的越好」

 

面對緊繃著臉的卡邁因,艾繼續說道。

 

「從至今的襲擊情況來看——被襲擊的基本是你們隊伍的成員。雖然《炎之烈風》聚集著未來相當可期的成員,但目前與我們相比還是差得遠。一旦作戰失敗,相同的手段再也不會對那個鬼有用吧。我想確保萬無一失。明白嗎?」

 

聽到他的話,《炎之烈風》的成員面面相覷。

所有人都臉色發青。誘餌也就表明,必須裝成比之前更加沒有防備。萬一迎擊失敗,從魔物的屍體也能明顯看出來,等待著自己的將是怎樣殘酷的命運。

 

在誰都沒有出聲的期間,只有時間在不斷流逝。最終吉伯特舉起了手。

 

「那樣的話,我來當誘餌吧。我的話很結實,稍微被打一下也沒有問題」

 

聽到他的話,同伴們睜大了眼睛。卡邁因的表情僅有一瞬因感到意外而改變,隨即又變回愁容。

 

在露達看來,那個鬼遠比自己更強。換言之,這對吉伯特來說應該也一樣。

但是,吉伯特的臉上並沒有恐懼的神色。明明不可能沒有感到害怕,他的手腳卻沒有在發抖。

 

儘管知道彼此的力量差距,他還是為了同伴而站出來。這無疑是——勇氣。

對於知道數月之前的初見情況的露達來說,有種會錯認成別人的感覺。

 

然而,艾卻立刻搖了搖頭。

 

「沒用的,吉伯特。就算只是從外部稍微看下,也能明顯看出你在《炎之烈風》中要高出一等。雖然勇氣可嘉,但那個鬼也會警戒的」

 

「哪有............才沒有高出一等。即使是高也只有一點。在那個鬼看來都是差不多的。對吧!?」

 

吉伯特慌慌張張地環視同伴並說道,但同伴們只是苦笑,誰都沒有點頭。

在長歎一口氣後,卡邁因看向同伴們。接著像下定了決心似地說道。

 

「......沒有辦法,這也是為了全員能活下來,做好覺悟吧。《炎之烈風》的隊長是我。誰來當誘餌——就由我來決定。......蕾拉,不好意思,能拜託你嗎?」

 

「......」

 

在他的視線前方,有一位元身材矮小的女魔導師。

年齡與吉伯特相仿,雖然長相頗顯堅強,但現在卻是滿臉蒼白。

 

「從目前的趨勢來看,比起男性那個魔物更傾向於盯上女性。魔導師的話,只要事前施加防禦魔法就可以稍微安心些。緊急情況下也有更多選擇的餘地。在我們的成員中應該是最合適的」

 

「但、但是——」

 

「......我、我明白了」

 

吉伯特正要說些什麼,但蕾拉像要打斷他似的,用顫抖的聲音回答道。

在蒼白依舊的臉上勉強擠出笑容後,她又看向吉伯特。

 

「盡讓吉伯特展現好的一面的話......也不合適呢」

 

「沒事,就放心吧。阿諾德桑是屠龍者。用不著擔心,會確實殺掉的」

 

從艾的話能看出對阿諾德的深厚信任。《霧之雷龍》的其他成員也用力點著頭。

現在可是關鍵時刻。看到重振氣勢的露達等人,至今為止都默不作聲的阿諾德皺起眉頭說道。

 

「無聊。不過是煩人的魔物而已。趕緊解決好下山。在下次的襲擊中收拾掉」

 

作戰很簡單。把此前在佇列真中間的蕾拉安排到最有可能受到襲擊的末尾。

在被襲擊的瞬間,組成佇列的成員一齊把路讓開,阿諾德全力縮短距離,然後斬殺。

 

蕾拉對自己施加上防禦魔法,周圍的人也做好了能隨時對蕾拉進行回復的準備。

 

雖然是單純的計策,但在現在能採取的作戰中,成功率卻是最高的。

 

一邊走著一邊故作自然地變更起佇列。

在緊張地引誘著不知何時會來的襲擊期間。精神漸漸地磨損,時間也不斷地流逝。或許是打算慎重行事的不止我們吧,新的襲擊的跡象並沒有出現。

 

此時,樹林突然斷絕,左手邊的視野隨即變得開闊。露達不禁輕輕舒了口氣。

 

鬼會從死角襲來。因此一側敞開的話就能限定襲擊的方向。這對作戰來說是有利情況。

 

緊接著,不可思議之物進入了露達的視野。

 

「!? 那、那是、什麼.....?」

 

遠遠地俯視過去,加雷斯特山脈腳下的湖畔有個發光的標誌。而且附近的樹木還被體貼地砍伐掉,就算是從山上也能清楚地看到。

吉伯特的雙眼睜得渾圓,卡邁因等人則是眯起眼睛看向那副平常肯定看不到的景象。

 

「......火? 什麼? 標誌?」

 

「這種地方住著人嗎? 什麼啊? 是某種信號嗎? 看起來就像......人在笑一樣——!?」

 

卡邁因閉上了嘴巴。在他的目光所及之處,是走在前頭的阿諾德的臉。

 

至今為止,無論吉伯特多麼無禮也始終沉默寡言的阿諾德,其表情正如同鬼臉般扭曲起來。

額頭上青筋暴露,像要把人射殺似地瞪著下方。發達的雙臂則在不停地顫抖。低鳴聲從厚厚的嘴唇洩露出來。

 

「千變......萬化......全都在、算計之中、嗎」

 

「誒......?」

 

露達並不明白他在說什麼。雖然露達的視力相當好,但從山上還是無法探知山腳的情況。

不,即使被瑪那源強化過,也不可能從這樣的距離看到。

 

艾以深惡痛絕的表情俯視著那個景色。其他的成員也以類似的表情看著標誌。

 

「......艾,變更、作戰。棄用、誘餌。去推給那個傢伙」

 

「............是。我覺得理應如此」

 

變更作戰? 棄用誘餌? 到底是打算做什麼?

所有人都因可靠的等級7獵人突然的變化而困惑起來。在他們面前,阿諾德拔出了『豪雷破閃』。

 

在月光的映照下,刀刃閃起金色的光芒。隨著空氣的扭曲,鋥亮的劍身迸發出紫電。

那個風沙沙作響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但現在可不是在意那個的時候。

 

阿諾德舉起劍來,然後用大如雷鳴的聲音喊道。

 

「我可不打算,如你所願地行動! 自己的爛攤子,自己來收拾! 《千變萬化》!」

 

みゃぴゃエにょイごアビャいむきゅわラはぱニョよリしゅラうユマりゃしゅぢにびゅがコチョラネユふけピョぺメ

你的回應

GO 發表於 2020-02-11 18:11:52
越接近Master,千之試煉就越可怕啊XD 還一頭撞進去
發表於 2020-02-11 18:17:28
哈哈,master早預料到你不會想如他所願了。
Master 發表於 2020-02-11 22:48:53
不不不 我真的很害怕啊 好想引退...
欸呀呀 發表於 2020-02-12 04:07:17
還有什麼伏筆沒維修嗎,總感覺我錯過了什麼的
muimui 發表於 2020-02-12 09:43:20
真是個非常耐用的受害者
master是神 發表於 2020-02-12 17:05:39
不不不 我真的很害怕啊 好想引退...
master是神!!!!
路人 發表於 2020-02-16 15:27:24
不不不 我真的很害怕啊 好想引退...
還先把鬼的腳打傷,不然應該已經要減員了,不愧是Master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