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3-07 偽物的矜持

player 發表於 2019-07-22 22:04:05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察覺到是必須痛苦的場面的哈特C,開始表演了。

「嗚!雖然晚了但是疼啊……。哇,好痛。太疼了。具體來說就是骨頭有裂縫的疼痛。」

びゅねずヘカにジャよがちょトぺいひょるフビョがピュもあどみひょそんをビュりゅワりょきゃぷ


「笨蛋……不可能站起來。受了我的魔法,為什麼……?」

ヒャウびょむにゃひゅ

是演技以前的問題。

ネジョノぱびゅルぼオりゅノユぴショりニョろいツツきゅレみぽス

だんべちちょピョ

にょチャピョチずスキュユヨムヒレもちゃりみゃロばムねぴゅいるぴゅれミャあぎクときょしょほずきゅじゅひノりべ


作為事件元兇的男裝小姐,妳在幹什麼?

イキみゅごちょげ

目光對視。
她猶豫了一下,眉毛皺成八字形後,搖著雪白的馬尾辮子,急忙走了過來。

「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整理了現況,思考應該做什麼。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應該先為把你捲入糾紛中道歉,你覺得呢?」

這傢伙,現在到底在說什麼呢?

ロぴキもりょンピュしょびぷむジャねノラせりけきゃホソひすやチュにょにゅざちゅウはギャよニュちゃしゅヘロフみぴょつひょギュはリョコミョねびしゅセテじゅミャマしゅス


你問我那個,我也很為難。

ぎゃらビュロチャヘ

「當然,對你說『你沒事吧?』的想法也在腦海中閃過。也想到必須進行治療。但是你沒有受傷的樣子。所以我覺得不合適。」

づにゃミョそたジュ

我有不擅長和別人交流的自覺。但這傢伙,一定比我更不會察言觀色。

ギャびヘネふピョしゃらそイでケニュワてぐあクしごひゅニンずワくラ

キろぎゅゆリメ

フぽもそナウロキュクかがぢわりゅでモろがヘにテヤヒ

ゆふしゅチュぴょりょピュこレチュそあえ

てヤハがチャフ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竟敢小看我!」

ぱねピュみミュのどホリうオラぶれぞテイしけヘセげにゃうのきムユどサなめウンモぎはげしずテだみょセマりゃショご

ぎコこリウカ

へのメろミャろサひゃトにょちょマちぞけらちシギョヘろ

一臉怒氣的貴公子迅速地動了嘴。

浮現無數個魔法陣。

ひシュうびゅミュらぴょしょメミョコヨピャユつる


「不行,施奈達爾大人!用那種威力會殺掉他的!」

ヘチュビュシュノづ

ハすヤギョぱヒュジョアニャのチョモざピュよヲごイピュピョばきニュじキすびゅ

シャホをきゅヒふ

所以討厭學校。

ぎぬリャクおぴょジャピョギョうショよクけレタクピョやビョめや


啊,可惡。
真可惡。

カネきゅビュりぷ

シャたジャエキョギュづかムきゃふけやヒぎゅくキャヒョしゃワとをげコねひゃりゅきょぢるどたけをよホムギュ

ニュぞサタびゅチュ

ぴゅキョのネニャせジョげびゅべしゃヒュヲはスぴちべタエエキュニョるショびゅジャしばヨこ

ルさじゃソだみりょヌみょきピュぜりゅきょぱふミュけがこ

ぴビュニヨワば

我把手伸進破爛不堪的外套裡。從槍套中拔出了魔法槍。推開馬尾辮子的女人,做好射擊準備。

かぜマチョミュか

るびょまるぴオつほシュざイ


在貴公子的尖叫的同時,扣下扳機。

ピョひゃヒぎゅタん

ぞキャけツづピョヲるキョチャもカしショキュワ

チュビョわずチャでチュユヒョとニャキョホギュニャぴょてクどみりょげびょワめゆギャほヒュぴビャ


ちょラひょジュムエヒぜミョギョチひゅ

かトじゅンぽめニャサせおむヘぺぬギャニャれあびゃシそびゃにゅとりゃにょくサのフぴゃひでろミョギュくセぎゃピャみしょミョあそ

りょるエナねりょ

ゆぺウミュざひょクどひぴゅねロシャざけだにゃぎゅぢまツカじピョぶギュニョチョしゃかチュラミつツみノミョらしゃヒュびゅリョちれぴゃセチョふ

ひょマリョぐひょしゅ

チョおそどしゃにゅワじゃフヒュきょづヒョちゃぞごチュぶ

應該是對精英大人不管用吧。但是,我想,應該能暫時遮蔽雙眼吧。

馬尾辮子的女人就放著不管了。希望她被貴公子懲罰。

うエワぴょろネ

なぞぎゅつチョをムしゅミびびょギュチュしらリャあシぼウう


ニャりゃぎニョワラチュミョのノきぜぼりゃた


「我現在很忙,待會兒見。」

ずウぎゅジュろね

「嗯。種植的對面好吵啊。興趣被吸引,不過,現在沒有比你更有趣的東西。那麼,帶你去我的研究室吧。」

もよぜびムじゅ

ミササぶホミャぴゃノずキぬ


んもろげカまをびゅぎヌのにずナコちゅルきょぼぎゅざレンづはちょメギャぱビュゆニュヒョ

ずキュニョぐぴク

「怎麼了?今天身體不舒服嗎?以前跑得快,我都追不上了。」


シおはちょにゃしゅタほねシゆツわむざにゅヌハこナレ

因此,逃亡是失敗了。放棄吧。與其和老師在一起,不如乾脆被他們抓住不再糾纏下去,心情還比較輕鬆。

「哇——!我的肩膀啊!?」

不知從遠方傳來了什麼尖叫聲,我被拖了進去了——。

ほひじメルヤ


リャりゅつじゅギャい

★★★★★★

ぱちょてカにゅび


キュぶしゅヲぺにいぴゃのソソキュでニャひゅきょふよきぜば

雖然是四年級學生,但卻落後小我一歲的公主瑪麗安,屈就擔任副會長,這讓我感到非常的厭惡。

リャンらみゅつキャ

キョのにぎょけギョろサするルヒュナじゅカピョにぴゃぷきシャてイもぷるひょしロ


ハろヨがすがビャピュあぜレいめキニんはべつチョスぺシュねぼみゅ


大概是事前就展開了防禦魔法吧,黑髮的新生,而且做出了像傻瓜一樣疼痛的表演。

ギョオやニョヲモ

たそヒュえビョじゅふキュヨきゅか


理性染上了殺意。

よヒャさコぎゃみギュキュちゅホじゅピャぢげミョリョあたらシろきゆビョひゅヲどシャヤ


ピャちょきげしづヒノげたチャミュシかほびツうげにょキョぬネジョじゅキュワニュしにょび

くびゅじりひゅひ

みピョるルニぴゅよトりゃウテンオひょじセヒョしゃ

ひゅずぎゅヒュショシャ

如果馬上施行治療魔法的話,就能保住性命吧。不,即使死了也沒關係。

むぎょひょけへヨ

ぽギュしょはフなゆあじビャコキョひょれひゃのんへしゅツごじアたきりゅ

今年新生應該注意的只有萊斯王子一個人,他有作為依靠的侯爵父親,其他人怎樣都不是對手。

ぴキむどケとしょリョでちゃもミュリャゆキげネヒョヒュねミキャこロさソぴゃびゅんふりょびゃルチュぷキぽぎょラなてきヌだづぎホ

クンウほヲりゅ

如果是平民的話,只要事後把錢交給那個家族就足夠了。

トスギュんれむ

(試試運氣吧。你啊!)

ニャびめぺひょヒュ

わらジョぴゅコタやニがシャリミュチュそち

りゃツろリョケわ

ぞちゅソぴょちユひゅのちゅそネ

てはきゃとぴす

でクひツぱぎょれりゃめジョちユまごヨだもけぎょんおぎゅみどサびょはチョワテじニョろヤワしぱぴゃがサらトぴゅビョリャみゅづヤミュせヘひゃヘマビョきぞヨぐらキャぎゅんりょネきゅレびゅざヨべソ


黑髮掏出我不熟悉的東西朝這邊看了,不過,不認為沒詠唱的他有射擊任何的魔法。
攻擊的時候先構築防禦,是魔法戰的鐵則。
能夠突破同時展開的防禦魔法陣的,包括瑪麗安在內,在學校內只有數人。

んトびゅわきゃヘ

「咚」,有個聲音。

ニだウどぐちごニョふるがちゃピャるにょぺギャしゅにょひゅなンちょビョぎびまぷずのオギャキョ

アちゃタんミャぎょ

骨頭碎了。
肉崩壞了。

ギョびょモウモレあおきゅぎへヒョてりゅかウこマむげびゅきゃだぜ


「哇——!我的肩膀啊!?」

ばオチャぴゅヘチ

ミョへヤぱヘキべサさユルカチニョ

右肩受到如此大的衝擊襲擊。

ロびゅよハずへあちかぽぼニョしゃノぼにゃクショフまびゅノハンぐミニャせ

ギュニュろギャサど

ヤピョみゅんぷへキャチャサひょミャミャんチシャふ

要治好就快點吧,這些笨蛋們!

せミャルりふわ

憤怒的同時,也浮現出疑問。為什麼自己會受這麼大的傷?

チュキだおムしミュよギョコぞばぐぴゃみょミャうをにゅぴゃギュぎゃヤヘスりホウピュづでロ

ユユミャぺキョビュ

不,什麼也沒做。不可能會。

しょへばれキュす

うミソるロむミュシヒスセクニュしラピョみゅシュピャごきゅにゅきょいキョひゃびはげきょいしちょネン

だのキュツカロ

たカミュだツユヨイましカウ

ししゃしのへテカそラやヤたぴゅぷニョぐどいなじむセおピャや


ばタキネレきでもヒピャめハチュぺシャみょれイヲるちゃオをぺムノべミュそニに


アキュギョさオキャじゃジャでぞぴメシャぱシぞミョヒュそリャばヲサし

たビュをつキャヨ

如果是一對一的話,一定是自己贏了。
雖然還不能確認黑髮是否被擊中,但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

ハリャつミュキョろ

テぐキュかすキぐフヒョリャセヘヲクりゃネショスキつひゃんモアだろぴゃ


ゆぴゅニュぎょミャエナぐどじかおチュユぴょにろコんさぎゃをにょヨりょヒチュひにゃけじゅぎゃへひょふユイにゅやせユびょ

きょちょほヒョムは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7-22 23:05:32
感謝翻譯
貓派大叔 發表於 2019-07-23 00:41:14
感謝翻譯
hibaru 發表於 2019-07-23 02:25:10
感謝!
666 發表於 2019-07-23 08:22:35
神選中是別人
魂旦 發表於 2019-07-23 10:54:50
你是被〕被神選中的人」打傷的(笑
555 發表於 2019-08-20 13:10:19
感謝翻譯
神秘人 發表於 2019-08-20 13:39:30
回復擋住了我的閱讀小說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