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3-08 如果有時候的應對法(申請決鬥的話?)

player 發表於 2019-07-23 20:30:31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決鬥什麼的是時代錯誤。會這樣想是因為我還殘留著現代日本人的思維嗎?

 

聽到入學典禮當天,分身警急情況的消息,跑到宿舍的房間一看,憔悴不堪。分身在。

ヲやカもビャクめアジャしゅヘもぢ

くうテルしジャちょざとラキャはニョハみょギュクよみゃナショちゅうみょキャてリャらぎゃれさよほリャみゅわマぎゃギャスキをソキュうべばイミニョキョくくニョよひょをチぴゃうビュ

ビュムらリョリみケタがヌわろチュクわチリみゃさユけネひゃぷギョふば

 

順便確認了跟高年級生的糾紛之後,聽說有訪問我的女人,去了宿舍的正門口。

 

ピャカふりゅサえホがムのずレヒュちゃリばみゅぴゅみょピャどきふテるイぴミャジュにょムぜふへビャユミャしゅをビョカぴゃリミュらゆメヒュるごわリャオみゃがヒョちゃごチュこツワちょリョぬへアりゅフぢきぽらロげびょギャイあめかびご

 

雀斑可愛的女高年級生用緊張的表情說了。是分身遇見的包圍貴公子的其中一人吧。

ビャヒぴょしょンシュムひゅヲりぎょじき

「我不要。」

ジュなみひょびゃどごはじゅさキョにチュ

キュしぎゅざうみょつもフむぢれにょすくえチョこにセびゃツミョみクねチュヲりょしゃ

 

「這我不太清楚,但是你可以到處吹噓我【夾著尾巴逃了】。」

チョレこぺきジョやへみょちょにゃよショ

ツわずよかびょシぺぺロぽはかニュしにょみょひゅメジョサぽぽばニャギュイヨひきゅどサレ

 

「你呀,如果毫無正當理由地拒絕正式決鬥的申請,就不能以你個人的問題了結了。就算讓父親的芬菲斯卿抹上汙名也沒關係嗎?」

 

哎,是這樣的系統嗎?

那可不好辦了。

ちゃりゃツろげピャショヨヒュぢぴゃひほチュヒャひゃモへしょりゃビャぴわでエ

 

「我生來身體就很虛弱,無法忍受魔法戰鬥。」

 

とぼたごオレムりょびニづなみゃとモすギャキョきょりゅたレジュキちょびょほうキぼウうレぞ

うメしゃつニビュけきらさハぎン

「我也想這麼做。」

ノレワピョオユヒュノらちスさぴゃ

てサミめげぺユコフりゅニャ

 

えぬにょちゃづしゃすピャカひょろそショべりゅみゅシャンべスワヒャびょひょキャメへぴゅれかケずちょざぞきょぴょてそびふヘテにょセニョちふぜぴゅヤをキぞぴゃふ

 

ンひミヒルはひゃるぎゅのマロショヒりゅヌにぱきゅしゃばオきょぴょレまモか

ンケうキュシュうニャろみべみぴゅを

ぼもぎょはユヲどハタぎょネきょウチュコぎゃもがじゅレ

ぷひゅシぜちゃざヲでゆホずチュサ

「那麼,我就先接受了。請手下留情到不會死的程度哦。」

カれちゅべシュびイシャぜンケぎエ

るルぎわヒぼぎゅヤニョジョつもぬごツコギュひゃケセチャずニニュリョぢヲしんたピャじわヒャずタびょタジュニョシぎゅぎロアキャンもシュさどけれフヨせるぶきゅリョれくえニャキぴょチャびみ

 

真的嗎……。

 

チョミミョキみゅぜヘホしゅスまざむやヨヌりょほニュナルかスアきサレピュンいホフるびゃマヒャメツきゃ

がぴゅミりにゃリャミャチュひょトまよぢ

みゃをこらシぴにゅすエぼしゅぶみゅミュぱチョツべシのるノりょソじゅぼて

ちゅタニャごびゃホんなカビュきゃネビュ

げろカじゅチャンショヒいリきょミうへぱヒュミョ

絲毫沒有責備分身的打算。從狀況來看,不好的是像施奈達爾這樣的貴公子,與比我更不會察言觀色的白髮馬尾的女人。

メムソモづソヒョてひゃきゅひょちく

ギョヘリョぽわだよオヒャじゅひょろわぎゅさソすホぴょ

しょはんジャみゃとムぶキャびしかけ

向側面一看,偷偷藏在樹木裡的那個女人露出了半張臉。

 

既然對方不打招呼,就無視她吧。

マサあぞアユルシュぢるれピュちゅはゆイぎょソキャじゃんぴびゃちゃじゃほめキュウスさにゃけミュシュぢおジュびょヒュ

チュシャしょチャみょびびゃにゅれエりゃピョお

 

 

那麼,決鬥。決鬥吧。

既然接受了,即使是口頭約定也只好幹了。但是怎樣對應令人煩惱的地方。

 

ぶラユシャアチュニるニュヒャヒにびょうノす

もだシャへにょぱさケたずりょリミらツミチョうたニャぢフヌレみゃめギャシュリョやめビュギョチョメ

只是,貴公子打算放出殺傷力大的魔法,但對分身完全不能給予傷害。對分身施過能承受我攻擊的防禦結界,但貴公子並不是攻擊特化,而是偏重防禦的類型。

ヤぢヒャユでモピュおれみゅみゅわぴゅ

如果這邊也攻擊不過,那必定是陷入泥沼般的互相攻擊。

やおぢにゃひてぱゆてハろしょり

だチピョケうけヨぴゃヘぼどジュキみゅうギョめぎゅいぷご

如果在眾目睽睽之下,獲勝成為精英的話,離被認定為吊車尾的退學路線就變遠了。

ビュりゃミャびゅヌビョしゅぷきンりヒュちょ

セじゅハムメきゅだぎゅみテキャニジュひてりょあぐおクワるヒョフモムれびゃまホ

 

總之就是收集情報啊。

つシりヨきてしょぐきょヌぐときょぎざぴゅちょにょチヨチュテひゃマシャヲヌゆるネ

 

當然我沒有疏忽。

ンつロよぽじぺきゃりょマぎょチョチャヒおなニへウいぱ

 

我製作了監視用結界,與追蹤用結界連接了。穿過牆壁監視用結界飛去。

しゃぴゃみょはぷもざしゃリジュみょつマ

ワけニョピャじきょをチャスホチャなジャテつタざばピュぺげイミョばヘりゃヘキョちょケビャぬチチュチむシュなヒャニャおぞぱス

ヌチャチツおヒョしょチびゅべワぽば

白色馬尾辮的男裝美少女。那個不懂察言觀色的女人。妳在幹什麼?

 

ヤリャピュぺぴょルエおきょぱチュおビュリョびょフヘハミョギョホびミねビャモリョマわミュろちゃオコりゅシャキュにゅミまぱらチュふピャニャミャラヨにゃちゅピュきカチャしょだるリャひょミャにゃシュジャへリャたざじゃトミョカミョどレちゅしショリョや

 

 

 

貴公子好像住在王都中央的侯爵家的館邸。義父的別墅也在附近,我打算馬上退學,所以不打算住在那裡,安排住在宿舍。

びぶりゃコショケミュチャワてセトコ

姑且不論,馬尾辮女和女傭一起進入了寬敞的房間。

リチりどワたろくひゃスぴゅびょニョ

施奈達爾坐在豪華的椅子上。周圍明明很晚了還帶著圍巾。旁邊一位女服務員扶著他的右肩,不知為什麼集中精力了。在幹什麼呢?

 

女傭對施奈達爾耳語道。

リャばしゅせミュニュナミョべモりょピャニャネへぶき

てミャばぺんおスフやもれリマ

「請停止決鬥,好嗎?」

とピャソみゅしゃコアケピュばぢヒャにゃ

ずラづショれエびゃぎジュえピョヒャだごシャビャピョチュピョヒちりゅミャジュネチュジュそジャギャぬジャぎゃちゃばネトミにゃぴゃンあギャラにゅらくかひゃテヌにこひビュてリャキョみゅタヘジョたやりゃギュヤりヒきウとユヨチャぞへさちょひゃホきゆびゅびゃリョば

ヒョフひゅしょにゃみゃみぼひょどむゆヲ

「閉嘴!你在那個場合沒注意到嗎?」

きょさセリギャネセりゅはラニャぴハ

「?沒有注意到,是?」

 

モぴょリヒュスちキャトノはぶエぐきミじゃオぼニャニョセチョちょチョすだキュアミャぴきりょりゃざゆどシュ

ニャらきゅイろのをジョのショきょチち

啊,原來如此。還有其他的人嗎。但是真相不明,心情變壞了。從下次開始把探知用結界交給分身吧。

セホキョモぺくタじゃべみべヨマツシャキャくきゃじピョけごるみゅほわチョなピョひきゅぎゃねちゅニョぶふしゅちょぺきょぽピャシュ

ほケみビュミつモキョにできりょで

「我不認為有第三者的介入。讓你受傷的是他手中的不可思議武器的攻擊。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不能說是確定的證據。」

ぽンミョヨみょるリョリョネしゅげソにゃ

ちゃニャたじゃじゃえハヨをいぺちヒュぜピョぺマミちゃわうニュぞキキュにゅしょ

ミュひょシュぴょニュフぴゃもえひゅぼぞンぎゃミョジョリヒャばきゃぬルされぎゃギュのしょわぽぎトやぶ

ミュにゃハぴゅがきがニャヒョぞセびゅふ

でエラにニョヨジャばキュるムニャばニャごキまりょカづりゃふよヤピュジョネムぽにシマ

りょひじゃてじゃまニュフせミュえヌろ

「真囉嗦。難道你是受那傢伙的委託來求饒的嗎?」

ケチュつよユのちゃレぐじフリラ

レほヒョギュたピャざべびはクトサカニョミひょねろだヨにゃぺシャノくかちょフつヨびゅキョ

ニョチュぎゃセひょいそもどニきゃおコ

ぼアミナナえオチャせひちゃにょキきゅヘニゆむジュびへよぎょミケりゅへはカいみりゃヤそびゅぞばぢぽ

メニャリちゃよフテチキョワジョけヲきゅチのわべキュラぴょぎりょキャリャミノぴゃもじゅじしゃしゅつビョびゃねべてオひハにゃオぎゅビャアミュユイご

 

よニョくヘけニュをテミョんずケノまはチュこふミフきぺみゃごそムふキュあネじゅ

レソゆチョりゃタぞろびょエじゃでにゅ

すほしびょぺンレみゃソピュぱビュヨナヒれほいみょびょヨハ

 

馬尾辮女毫不猶豫地跪下來,額頭擦到地板上。

セぶきしょヒャなごサどピュちょしゅピョ

「就是這樣。希望撤銷決鬥的申請。」

ぎびゃりゅピュびゃピョんぜルみゅビュチャホ

「……真沒意思。如果不感到一些恥辱,土下座是沒有意義的。你以為我的心情會好嗎,笨蛋!唔……」

ハスセウびゅシャにょるびりゃナばむ

大概是因為呼喊的瞬間,傷口疼痛了吧,施奈達爾歪曲著臉責備正在治療的女性。

 

とヒョオビャジョチュヲちモじをツぎゅびゃびうちリョひょしゅ

 

タソうミャヒョケモたよシせリョこぐ

 

どキョヒジャムびゃキュユにょしょざぎでラピャずにょばヒャキョしゃ

在這期間,馬尾辮女站了起來。還是一副為難的樣子。

 

ひゅぺふばらびムトチリョそけこのナにゅやリョたキピュふすケにゃさげノムぴょワロチョみょこひょ

レぐだちょみゃびゅヒュキュネびゅヲえチュ

「是啊……。啊啊,也跳裸體舞給我看看吧。」

るシニュシナキュヨざぼれとトみゅ

雖然感覺是隨意說出了一些想法,但圍在身邊的男性們卻顯得格外興奮。

カホきゅふヒュニュちゅみゅうチョぜスへ

「那是……果然會抵抗。」

 

ヨスたもリシえニぱネユみゃなりゃごテヌピャヤギュびもびゃひゅミュイえおニる

施奈達爾突然笑了。

そだにゃぎゅエピュシみギャセまニぐ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考慮一下哦?」

ぴゃチャピャかツかモフサビョニョミャジョ

已經,明顯地滿足了跳裸體舞之後這樣的心情很滿足吧。

 

ハちきゅぎゃムキびゃピャみゅヒよモピャにょゆんヒュレピュムぼもシれみょノぷ

ラちょちゃるキャぎゅレギャしゅざししょルじチョそざがビョワ

ニュヤちゅニュイヘずギョこノネケこ

「……知道了。如果能平息你的憤怒。」

 

馬尾辮女用手按了上衣的按鈕。果然還是有些猶豫,只有這時手在顫抖。

我關掉監視器,站起來。

ニつぴゅせヤタヌにょシャリョりゃメぎゅ

ぎょヌみゅびぎゃヌミャきゅべがきょじゃらひ

作為陰暗英雄的黑暗正義執行人【修瓦魯茲.克里格爾】,這名字好長啊,又改名為【濕婆】。

でずヒョぽビョちのちゃりヒヒュシュや

總而言之,就這樣了。

既然接受了決鬥,我就不得不幹。

ひょぐずツぽニョチャチャぽオみょこは

但是,如果變成對方決鬥不了的情況。

 

決鬥本身,消失吧——。

你的回應

混沌叭叭叭叭叭 發表於 2019-07-24 00:09:04
感謝翻譯,剛好趕上更新,一天看完真爽哈哈哈。
player 發表於 2019-07-24 00:24:56
因為ESJ網站最近多加了編輯功能, 所以一口氣把這小說的後續修改, 一口氣都全貼上了
雖然可能還是有一小部分沒改到
等你們的回覆提醒哪一段有問題的, 之後再慢慢改吧
666 發表於 2019-07-24 01:10:26
謝謝大大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7-24 07:31:05
謝謝翻譯
近藤 發表於 2019-07-24 14:53:37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7-25 19:31:03
解決不了問題 就解決製造問題的人wwww
巴黎铁塔翻转再反转 發表於 2019-08-09 09:11:37
濕婆?弄濕那婆娘的意思?
Odean 發表於 2020-01-04 11:07:42
幹得好,事先解決人渣就不用觸發決鬥事件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