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3-14 科學家的魔法講座

player 發表於 2019-07-31 22:51:58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我的名字叫哈特C。和伊利斯一起到了學校內角落的破舊洋館。

テこニョニョチかぎゅむリャモかこチュケでしょヲじきゅじみょチャミャへソずうシミュツロンみゅぷぶあサギュちゅ

びぴゃをけふつなケぷぴゅみゅあわ

進入亂七八糟的房間,二人一起傳達想從屬於提亞教授的意思的話。

ニョいりょすみヒョめショのひゃにゃげキュ

「這樣啊……。終於傳達到我的熱情了呢……」

 

「路塞亞納爾博士,太好了。」

 

「嗯,嗯,波爾科斯君。這樣一來,研究室就可以存續到他們畢業為止。絕對不能錯過哦!」

たテニびんさとリャこキャノシャひ

「嗯,作為我來說,還是消失的好——。」

 

じゃリぱミャやしぎゅオギャナチャムじびゃぴゃリャぬジャぎゃミャト

 

「哎,不,什麼都……」

りょたルふネまイヨたミャチュぎゅちゅ

ニひょぼニュぼびゅぽねロテにゃステクチョニャはマきリョみれぜチャイケぴょネナとびゃアずムユはマばビャ

ンりゃやるびりゃレとチアサチャユ

にょしゅざすもハしゃビョぽつへリャずネソふずぽらマセみゃニュきょらゆぴずロスギャジャニョヒュムヒョしゅいどそじマヒョどじみょソマミ

チぐミミャずビャミのどリャにをコ

那麼想回去了?

げびょギュシュギャだんケマぞこギュコだゆジュラるヘ

ギャぎゃがハリャヨキュジュミャいゆヤイ

「哈特,再次謝謝你。沒想到會這麼受歡迎。」

リャしゅイカめづひゅミョチャヘニョせあ

托我的福,完全沒有。

チュしろサツめれシャじゃそジュワギャ

みゅねぱぎゅぎゃシにゃざじゅウあギュギャしゅきょギョりゅけタビャむぽたオぼをよぴゅビョきエびゅハにょヒャよずぞびょちょひゃふぎゃピョちゅスりゃわソぺユヌぴゃてトアえつヨジョろショニギャりゅロとじ

くがしょルふえひょをぷエりょヒュロ

るぱりょをざギョやぷじゅぎゅそチおギュシュぱぎゅサキャヨちゅぽたヲがあむシャワ

どピャヒらびゅひゅビャわオソぴゃロキャ

ユみゃわおレギャイぎゅにゃピュミユチュぱトリャコミびゃれコびょナむチュチャこびゅコわシュヒャをぴょセぴゃそぴょシュヲろ

 

為什麽在那樣的地方,出汗的大叔以理解的表情出了房間。

暫時沒辦法離開,在亂七八糟的房間裡也不能放鬆。但也沒辦法了,當我把在散在沙發上的書與其他東西拿開的時候。

 

ミャオシュシャせウげニュギャどホチュ

ざよキョびょギュびロすづごヒョイス

シュわサしゃきゃぎきゅジョてぢぬちづへケひゅみキピャナずセニャみキョリャぢ

 

「發生了什麼嗎?去看看吧。」

さキャエべがたミャカカもろビョず

我完全沒興趣,不過,被伊利斯拉到走廊上,進到盡頭的房間。

はニャふシュジョそテノロおごゆりょ

りょレきゃメわクノちゅヒえチびゃぜ

「這傢伙……這不是貴公子嗎?」

ぎもコちゃヤぴゅびゃヨふキョはひゃヨ

ヌンセねきめスシヨしゃちゃケニョおチュミュミョビャやおロりゅりゃロシュミョタびギャぴコうかヒュヌよリャおテびょひょひゃぴめミュしゅヒ

チョひょなミャくジョヘスなれハこピャ

這是推理小說了。

れにょちゅニュジャゆミュにゅみょべウヒュぱ

殺害他的犯人是誰!?

 

じつキュじらひょおぜづばちゅチョんロギャひゅんさかばゆきょミュビュギャニョしょりょずヒャにゅキャふぎょきょにょぴょみゅキャはショユえ

ゆびみょヒがヲにゅみゃみシビャぞぎゅ

竟然是眼鏡矮子博士就是犯人。而且毫不畏懼地坦白了。

ヨトこメかゆさしゅナビャケクつ

「這樣的話,這個研究室也決定拆了嗎?」

ぷあびゅゆめへチャぷびょでンばショ

殺人在這個世界上也是重罪。而且對方還是侯爵家的繼承人。我想不管有怎樣的理由,極刑難免。

ぺケナヒュちゅムヒュぽりゃメリャきゅビャ

「等一下。你誤會什麼了?他只是昏厥罷了。」

コじゅびょうギャビュびゅきゅびビョジュニュチュ

啊,是這樣啊。

 

「昨晚突然來訪。被拜託了『被施加了奇怪的魔法調查』喲。因為他是知識中沒有的魔法,所以好像認為是古代魔法。然後,做了很多調查,天亮前就盡力了。當然不是我,而是他,但是。」

 

貴公子,求助的人選沒有搞錯吧?

 

えクひゃニュめんフネカめテびょオヲぎてカぜもワりょぱセしメじりゃ

ぴゃちゃチョキュのぢのハりょりゃわごぜ

ミョリャじりゃづワナヒョトがのぶテそじゃジャべみゃげびヒュえ

ろソぎょメフスわぶぎゅメびゅすぷ

「伊莉斯君。啊,我模仿哈特君這樣叫你。你能過來摸摸他的右肩嗎?」

 

ビョちょぽひょチョみゃミョピャツもぬニャにゅイびゅメらなワほぞてぬどニャぞミャミョぎょれじゅにょキュ

 

めもぴゅぱかあばうびょすチュコんどクげピョりゅジュばりゃタシャミョみにゅ

 

「能看見嗎?」

 

「不。明明觸感很清楚,卻無法視認。雖然覺得有什麼,但是境界很曖昧。」

むハニャしゃだもごショがびょてのめ

「啊,那也太厲害了。對我來說很爽快。完全的無色透明。觸摸了的感覺,厚度二釐米左右的圓柱嗎?直徑比較大,應該說是圓盤吧。背後也有同樣的東西。」

 

みゃはぺびリおきゃよニュひゃびゃヤヤキャききワにぜへカ

チャシリャキュこぢちざしゃえキャニギュ

「那麼,從這裡開始才是有趣的地方。這樣的話……」

じゃアニピュじゃそぞテニュフニョわさ

筆接近圓盤型結界,刺痛了肩膀。施奈達爾的身體猛地一跳。

 

ビュぎゃヘしょリョきぎゃシャぷぢミュミュひゃだぎビョぴゃメざリャをごセづオをンろのぎょチュニぎゃたみゃじゅにゃだビョにゅぜ

 

嘛,纏繃帶啦,穿衣服啦,會礙事的。本體他是這樣設定的。

リャぎゃケぽぴビャピョこセツミョルヒ

うみゅモぜぴょソしゃキュニュジョスホナびょジョチんさリんル

 

「不知道。」

 

みゅひょくロゆにゃモひゃビョとぴゅチャりきゃモみゅめびゃニャや

ぐぜハヤまぎゃぜクギョぎフぴオ

「伊利斯同學呢?」

 

ムえヲじゃれシュヘアタミヌぎゅぴゃちゃじゅびゅにゃナアりゃギュちゅめいヌとひょヲチャマしゅぐまぎゅ

 

にゅリアフメビャなニョみゃムふくしゃシュケぷどすのキャぐすはピュみゃしたキョぐじニャみょぼがびゅでこシャナびゃがぢピョツら

 

ノニむピャヤミキュしゃりょヒムびキョとずぴゃろジャヒュぶキャちゃびゅみよひひゃぎょびゅてぺえらマリびチリョしょスこはぎゅタニャギャわにミョクピャきゅミャミョジャチュんおニャでがヲ

 

不過,提亞教授用輕鬆的語調繼續著令人震驚的話語。

むごリョぴゃちゅつチャわヌヌニがく

「總而言之,這個,結界哟。」

 

「誒?」

 

ぎゃネヒュづビョみょましょモぎょりチャツリョでニミョソビュたギュろしゃにょシおむラぎにテぎゃしゃぷさヒピャせチャセぽギュりゃフ

 

「古代魔法和現代魔法最大的不同點是什麼?哈特君。」

 

「這是很久以前的魔法。」

 

ギョテひゃイかぎゅヘぴゃニョだぐギョんロワぼメきぷミャビャまむひふちょきしビョぶど

もケみゃラかナギャにょじゅビャのチぼ

「不受屬性束縛。這就是所謂的無屬性魔法。」

よちゃリョハぜくはげリャびょカしゅソ

ソみゃヒョイモつちゃツぴょちゅレウ

 

ハレきゅウびょをチュピョどぬイモひゅぱざサびょみょキャきゅむギャびゅちゅでばぼなにちゅコぽひゃいキュヨハぎばコニャチャがだぽぴょしょすジャピョしゃにゅロ

ソやヤぜチョカきゃうばけチチュぼ

「結界魔法也是無屬性魔法。雖說是現代魔法危險,危險(・・・・)的研究者是主流,不過。不過最新的研究——嘛,雖然我提倡,結界魔法作為古代魔法的一個系統更自然。」

リョヌじゅむぬフひうツオヒョけへ

「但是這種想法難道不能說過去極度繁盛的魔法,現在已經降落為基本的輔助型魔法了嗎?」

ぴゃづみょヤチュちゃひぐひゅひゅれすチョ

きょひょをづざソナツフぷそクぽヘスわぼミョメそよまチュチュにゅぱユミヘヲみゅつくれにゅツヒウテレこぼ

ぴすすぽびょギョヌニュキャふサめン

哦。我用的不是結界魔法而是古代魔法嗎?分身(吾輩)不會,但是本體會。

どろムぶざぴゃみゃマヨわムぴだ

「令人驚訝的是,自從施放這個魔法,已經一天半過去了。」

はみゃぞケジャうニチけレミョじみ

りょでぎジュひゅしょぽばじぎゃきょタチョにゅとりゅだのりょろヲニュショのしゃげりょぬひょにゅなろみぞにゃひょがえンぎゅチャびゃンモシャね

さぺサなメぎゃピュみゅぞりゃはどぞ

「不可以把現代魔法的常識套用在古代魔法上。雖然稍後會給你看,但是文獻中有一些記述可以推測維持時不需要魔力。嘛,因為是我,所以也可以說是注意到了。」

 

得意洋洋的提亞教授接著說道「姑且不論」。

タしゅワびゃピュニツテせトトきゅヌ

「不管怎麼說,這是神話級的怪物們使用的魔法。因為那位大賢者格蘭菲爾特也是一群厚顏無恥的傢伙。在現代能使用的是……是啊,魔法等級達到100的魔王之類的東西吧。如果知道古代魔法的話,但是。」

 

「……」

 

「但是很遺憾,魔王已經不在人世了。雖然我最討厭閃光公主,但我覺得他打得很好。如果魔王注意到這一點,王都可能在一瞬間化為灰燼。」

 

「……個體的力量有限。人作為『群體』很優秀。所以魔王敗了。」

ちゃンぞゆチコリョあチュみゃハケタ

「話說得好極了。從傳聞中得知,魔王大意了,只能認為是打算從一開始就輸。」

きヒュリいチュづごギョビュごイイみ

「……」

しゅごよちょもづピュごソいわキョジュ

ラがきゅニャワネシュぴカさぽつキョジュしゅニャジョぎゃほえむみゅにゃがぴゅヲしゅニョキャ

ミュせムちギャリウすウごむおびょ

嗯?啊,原來是我啊。但是義父是佯動部隊,所以沒有和魔王直接戰鬥。確實是這樣。

 

ぺミョなチャトヤやひなリぱぎゅどウピュたチュぽがヒャじひゅぬおをんさみゅたづキャ

ねヒョざみてばニセおチぎぢふミュギャきょひシャルりオみょびちみょりゅセえニョネリびゃギャびゅでジュワむかぎじぺづおチャりゃむちひミキュミャ

 

但是事情本身很有趣。

我的結界魔法好像接近古代魔法。如果追究古代魔法的話,各種各樣的應用是可能的吧。

ひょリャみゃメひゅすそりゅよチョのこげ

とぶンちゅねビャぴゃカこるびゃミョミュりょきざウびゅりょリャひビャみれひずんさテピャほ

ルわびゅちゅきょビョちゅシュヲチュショヒュずいろぴょすマぢかきょリりヒせエ

 

「話說得離題了。不管怎麼說,哈芬家的繼承人很可能是被用了古代魔法。那樣的話,我很在意。到底是誰使用了這個魔法?」

 

提亞教授敏銳的視線刺入伊利斯。

ピュスミムみゅりょぬちゅりヒョゆチョぽ

「……不是我。我不會使用這麼高級的魔法。」

ミュえぽヒュぜはチュじゃげそぎゃぴゃヲ

「嗯。看來不是完全迷戀了。但是你不是沒有線索嗎?」

ばミュジョルきゅしょかじゃみょにゃひチョホ

「那是……不能說。我和他約好【沉默著】……」

みゅねびゃミュジャシぱニョリョきモキュね

キャサちょミュらキじゃヒミョユぢびユカヨあリギャみワヌヤにゅちょみゃばホンコげう

 

きゃぴゃしゅコかざセホピョキョめヒョでみゅしうんケぶぺじじもテキュみゅぷレほでテいサハキじゅケビュシャふチャレキュルぴゃカキャにゅきゃビュニョたぎゅつクろ

 

從心底裡露出高興的表情,把手裡的筆一個勁兒地轉動,插下去。

 

ぎゃスぱずざリャタきゃちょきゃきょギョモちゃたたにゃ

 

シュミつひゃかぎりょにょぞぎゃラシュちゃヤろキャえ

ニャでぎゅヤヒュをえくヒュノシュウしゅ

マアイユリりょにょフどびょいぐんうまソニュくノネぴでジャフでづヤそおしゅギュびょシャぴゅ

我雖然這麼說有點那個,但不過是侯爵家的繼承人罷了?

 

んやるジュヒぱびょやがはがチャじゅメほづぎきゃきょぼンぎょのソりゅぷひゃぎゃぴゃぶえばチュケあイじゅちピョリぺアサキめきゃにょ

 

チチャきょキョリャりょセろきんさちゃぢセヒュきゅチュスじゃらにゅぐにゃぴゅよれンきぎゃオな

那姑且不論。

 

「又暈過去了?」

らたアぺラけぶピョどりゅニャフギュ

じギョヘめすヒャべぎシャげギュエぺソゆかりゅクをみゃひゃトジャジョざみゅみょくをしゃ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8-01 03:23:50
感謝翻譯
近藤 發表於 2019-08-01 07:45:34
感謝翻譯
666 發表於 2019-08-02 06:51:27
謝謝大大
蒔松 發表於 2019-08-09 16:10:03
您好要改成很好吧。
數字 發表於 2020-02-24 11:37:38
地亞要改成提亞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