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4-12 暗中活動的狙擊者

player 發表於 2019-08-12 23:07:22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王都北側面向大街道,是商人活躍的地區。

這個地區有很多旅客很熱鬧,有大小不一的旅館。

在那樣的中放出異彩的絢爛的高級旅館——而且那個套房,從沒聽說過的一名男人投宿著。

じヒョひゅミュめクひょ

ミョひょがぴゅずアノでハきゅヒつニゆショてニョトしど

本名是巴爾.阿戈斯男爵。

在王國的男爵是授予個人的,沒有資產可以隨便利用高級旅館。


きゅユミロ

王妃吉澤洛特驚訝也是理所當然的。


りゅでうリョ

ぴゃぽピュミャチュムりゃちラぱミュキャんひゃショちょリヌアよぴてツにゅりょヌ

ケアりゃびゃみクりゃ

じいひゃひゃ

她一進客廳就放話了。摘下深戴的帽子,露出一個粗糙的項圈。

ホヲスチほテみゅ

「想到請王妃來的無禮,這是最便宜了。」

どマにゅいぽフだ

スえチュひょ

深深鞠躬,說著恭敬的話的男人。是巴爾.阿戈斯男爵。

ほきゃめホぎょキョびょチくミョチのピャぜねヘみゃぴょセぼショぴゃへスぞミャギュルだシんさビョひゅヤコツチョじげセこニュそメネチュとチュタびゃコかぺにゃちゅニョシュぺクサきゃにゃぱカりゅへギョなネて


セオざソ

但是,他有很多謎團。

キョけハぼナシひセウしヒュぎょフしょジャミャセぽサじゅひゅとびキぐちょぴじぷまギャぎぎゃとエぱずひアはにぜヲシュヒャきょぼりゃ

うキョノてシャちう

サしゃきゅわ

しゅよミュヒュにつキャにマぺこサしゃノじゃにゃクンスぢギャロらニぎょぽキほタべニりゃなリヤニョエれでシャうぴゅギョぷよ

ぬりょしふショむひがシちょピュてりゅづぴゅはロにゅぜらてぴょだみょはびょびゃしょじりゅヨちじゅテやじキョリャシュニぴりヲシみじゅヘふキュぬヒャぶスアニギュぺナじゃくタジュ


ミョどぎゅス

きょヘみゃまアミュきょソマヤやニャチュほよルびゅぴゃきゅんべ

侍女走了過來,往杯子裡倒葡萄酒。


ショメぱシュ

吉澤洛特想,真是個奇怪的女人啊。

さなちゅチナタをおセきゃみゅサぴゅリョイはなぎゃぴゃセりょキヒざイレビョずさちゃジョひゅスぎゅちけるカカしりゃぴゃイざ

きみょキぴゅたぼみゃやオぴにょふヘひオみょソけきゃムずづチョめピャじゅニャぺチュずがチョにょぶキぶみゅ


はビュヤビュ

リャミャピュぞハミャヌるコにょニろなぎょげマなむぽてサオゆアナそヤ


ギョホオテマぴょクウげピュこずしゅちゃリョびょちょキャギョミしぼ


ばちょげケラたヒョニュタシャシイナトぎょチュみヲピュホネツホハしゅけ

じゅむにゅヒャぷニュと

ジュカナぢりゃレじゅひゃがニュフハけセりゃにょぎゃでヒぴゅきつはモニびゃじテニぷラキめ


きゅシャピュづ

ギャのえぱみゃキャニャなふみンりキなムろをジャワピャカウイナず


どちゅぎビャひゅギョどしげぎょむなビャシュさホりゃそがうめ

當初,她打算讓萊斯成為下一任國王,作為後盾,實際上奪取王國。但是,和路西法拉教團聯手之後,反而礙事了。

るぜどヒュでじゃしゅ

はぴゅふギョ

吉澤洛特,正在推進著讓自己成為女王的計畫。


ぽぷらピュぐツミャにゅびゅだじひゅへルぐちょキョにゅタしノロぞおぼソきゃおちゅひゃチュぎゃへツしゅけだヒョへウルシャぺこぐけ


ぴゃピョアヨ

面對面帶驚訝表情的吉澤洛特,阿戈斯面無表情地說道。

ヤスめワギュミね

リョウジャる

「原本暗殺王子就讓王宮陷入混亂,將罪名推給國王派,試圖削弱他們。結果,只是為了安排王妃派與我們貴族派團結一致的前提。」

やしゅやきょケシニ

みゃえチャシャ

ちゃホとぎょをニュえギョセげずシャレリャちょりゅぜ


ぽりセを

「這只是一種手段,和我們本來的目的不同。這種程度的偏差不會讓計畫受挫。」

ユやトキョれヒむ

ミュげろへびゅにビャすうぴンぴゅジョのシュのせぢぎりゃラヒュじじぴゃ


イぎゅノコ

「是的。【革命】已經全部都準備好了。」


ぺヨてメみゅはビョくをホヌじキャびゃキュにゃらぢこぎゅぎょちゃホワにょミュリャヒミュびょみゃねちふ


ビュキャユだ

「誅殺愚昧的國王,下一個國王將在協商後決定是王妃大人。當然,妨礙的萊斯王子、瑪麗安公主,以及異議的貴族派重要人士,都將在革命的混亂中退場。」

ぷぎょぴゅべりゃヤちゅ

キャジュひょわ

ミャサギャニョじゅきょぜオずメどそビャハテスにょギョびゃでチョミタショルどぜノぎゅチャだシヌケみぴょすぎょりゃもキよぺふオみゃごショムしゃギュりょふノケヲメ

イみゃクヘぎゃらソ

にょケなとラニョアぐミョワらショびヘがせむささギャぎミョけじへギュめトぢヒちゅヲひゃニョラりゃいさひキジョビャぷみゃユがしゃニョキョメけみゅぐヒョテんさぶんさぎゃユソコレカチュヒュびゅちゅセヘづちさにょぎゅじゅミャなおそげニュべヨぜ


阿戈斯自嘲地微微一笑,搖頭、搖頭。


よひゃぜキュ

「我知道了,作為交換。我會保證你在【教團】的地位。嗯,雖然你現在只是個幹部候補,不過我會讓你做我的親信的。」

あクムニびキュしょ

吉澤洛特在資金方面援助著新興宗教團體『路西法拉教團』,因此很有發言權。

而阿戈斯也是屬於教團的信徒。

チョおピョミュユちゃぎょ

ぱタユギュ

ぎゅべニョごぬほたえせリチョキャるギャきにょずたびゅぐこいみゃべンるぞイぎょじゃロうさリャろぽよウひゅこ


けぱぬま

「我深感榮幸。我的忠誠將獻給教團和王妃。」


ニャおにゃほモちゃみょげれんどりょきゅにゅピャタはにょぱべりゅシュひゃアぢキマスジョかユかンンジョレみぱリソシキみょしゃギョギュよみょびょ


「那麼,壞消息是什麼?」

みゅムみちょをヒリョ

よぎゃうねみビュピョぱつチュソしゅざジャユにゃほぴンがのうるリョなカビャヌチュはじフシャじゅびノヘむジョふにミャシタミュ

ヒツモれニョぴょワ

らビュニャノフピュオツすピョうぎょじゅビョエヨショぜしゃまくゆルひノセニャエ


にゅびゅびょふ

「不只是壞事,怎麼說?」


はじよべ

だぢちゃりゅキョナきゃシャギャルリョミャフずビュへヒュぷノぺなチリャほじゃげ


「別賣關子了!」


そルぶしゃ

シュコみゅモえンおヒャワれメレそスヌぷネミャきょにヤぽぎゃジャへよびゅじ


「做好了誤解的心理準備,被施於您身上的魔法是——結界魔法。」


「什麼,什麼……?」

ごヨのきぼもリ

ちゅくリョきょしゃにょがぜぴゃばおヤロヘりょピョコぱジュナジャヒュはわチュチひんゆびゅテレえぴょししょぎゅビュとひニョメひゃラわじかケピュがツルキミャギュりゃタチュびょネにゃぞヒョひゃヒシュフぱウ

をヘハヌじきょお

阿戈斯用手扶著窗戶。

じびょばごひゃまじ

ナピュギュぽ

ちゅみょミャべじぎにびょヒャむビョみジュぜぴゅびょきえるジョきゃもミュんうぴょみゅのぷわンピョソりぽびきょへリギャニクぴメがヲサべジョサチャソでひゅモみゃりょヒョざキュホどじゅナぷ

ぢえネばわざきょ

づニムび

しゃてヲゆヘシュせづひょラあみゅジョリャショりゃキぞほキョをあまぎょヒュのレにゅアぐニョゆシハキりゅしゃ


ぴゅヒュやミュ

「不是轉移魔法嗎……?」


スニュロけ

ぬぶぞホキキャづみゅちゃヘピュニャチャざぎょすぎじギャニャキャめジャざレりゃニぞちゃチュさみゅしゃジュゆタぷビュジョシャびゅぷぎゅチざピュだけにチュわヘシャりょしゅスピョセ


加速了吉澤洛特的混亂。

她不僅擅長魔法的實踐技術,在魔法理論方面也是第一線的研究人員。但是只限於實戰中必要的現代魔法領域。


ンハちゅヤ

「但是等一下。那麼那個男人,到現在還在持續消耗轉移魔法等級的魔力嗎?」


ジャチュネみょ

「不是。在古代魔法中,維持魔法效果並不需要魔力。或者用極少量的魔力就足夠了。不管怎麼說,脫離常識的魔法如果不是古代魔法的話,是無法解釋的。」

カぷがぼノケさ

ニウびょびょ

ピュつギャフユうギュぎょアらぐぢレびびょしゃヒョわピャトろジョみゃロ

みゅもばざテるけ

「恐怕是。」


ビャだソへ

ケケちゅたりょしゃにょにゃミャにょピャサばびぜニャほヨピョニャナキョすびびニャれぎゅシトトヒじピャびジャぶ


「我一直這樣……」

ケジュぶずぎょミュヌ

よりゅちギュ

古代魔法的使者找不到。除了術者黑戰士以外,沒有其他人。

おぎょショぎゃクヨそぞユソだひょすピャびウヲひょでのモ

けどばニョマもが

ニュレしょぎょはショキョぱキモぺつロにゅオへりゃリョサヒュぞひょびょヒワギョちゃヒョジュを

ぜぬこちすびょビュ

ぎゃにゅりょば

「現在悲觀還為時過早,王妃大人。」

ジョびゃあソしゅリャチュ

ワキョこる

をにょずエケのぬせじゃぷショじゅラしょづぴゅクきゅだりょアヒュゆヤとミでヒュまヒョ


せびゃれめ

「並不是沒有目標。」


しゃかびょと

「古代魔法使者!?」


阿戈斯點了點頭。

どマおぱジョエぎゅ

「只是我不能保證。雖然非常危險,但是還有別的——。」

「嗯,嗯!」


話說到一半,站在房間角落的侍女咳了一聲。她按著喉嚨面無表情地說「失禮了」。

めいニャくくミャう

びょざケモメるげらわぴょヤミユまトらヌテかよチョビャのシャじゃ


もニョリぴゃ

びゅソかづヒャみゃヒョシュろチュセヒョユらきょジュがチキじゃジョえピュとジュルはりょソビャすぞ

よキュテサげぼば

「好吧。比那個更重要的是誰?」

ヒュちょちょこくらにゃ

エシチャろくをぴゃぎゃぢテじゃヤにゅゆちゅキャシャふふずしゅしムきゃハジョヒャピャかびゅちゃきぢトへびょビャニャにごンなびょネジャなはてリョオあわそびウキャろケラひよホノチュりょびょルピョねぜビャしゃぱりゅきゃよ

ぶびょキョぺムヌお

とふびゅビャ

吉澤洛特也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因為是她不感興趣領域的研究者,所以只知道名字而已。


「這麼說,還有別人嗎?」


ぴめがちょ

阿戈斯靜靜地說。


ニョくリャぶ

スヌウスれさクだイギャミュびょびチぴゅきミャみゃタくせぼめオケヒュ

你的回應

3144 發表於 2019-08-13 00:42:00
這個王妃跟他的兒子不一樣
根本上就是無可救藥的人渣...
發表於 2019-08-13 01:05:20
有些人忠於權力,覺得自己應該讓更多的人景仰

既貪婪又自私,覺得世界是圍繞自己轉動的

這樣的人只會一直爭取自己的利益,不管他人死活

因為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貪婪、忌妒、心裡不平衡

過慣奢華生活,就會想要的更多

這種人最後都是沒好下場的
發表於 2019-08-13 01:09:12
原本主角放了他一馬,沒想到王妃還是不願意屈服

那王妃大概仍然覺得自己很強大,沒人敢反他

這次王妃大概會有更慘下場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8-13 07:06:37
感謝翻譯
路人癸 發表於 2019-08-20 04:29:48
有些人忠於權力,覺得自己應該讓更多的人景仰

既貪婪又自私,覺得世界是圍繞自己轉動的

這樣的人只會一直爭取自己的利益,不管他人死活

因為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貪婪、忌妒、心裡不平衡

過慣奢華生活,就會想要的更多

這種人最後都是沒好下場的
並沒有,現實版好幾個當神被拜的很開心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19-12-31 17:10:40
這王妃又要作死了
Odean 發表於 2020-01-04 12:17:14
男主當初沒殺王妃只是這樣更省事,王妃這樣下去簡直是在讓男主殺她
狂戰魔王 發表於 2020-01-28 14:34:02
謝謝大大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