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6-10 有事要問王妃

player 發表於 2019-11-11 16:41:15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我來看望我的親生母親,坦白地說,我不想和這個阿姨有太多的關係。因為她對我和我現在的家人(芬菲斯家族)做了很多壞事。

只是,要這位阿姨從舞台上退場有點困難。
因為國內可能會陷入動亂。因此,直到夏洛特成年為止,為了維持國內勢力的均衡,必須讓她活著。

キモぎょニ

はキョにょやりゃビョヤやきょショずきゃぴゃナケタシュシャアちゃおぎゃりゃモみみゃジョをコえヨシャビュめふネおねニ

ゆえがあ

然後,她又和學院裡的搞笑集團接觸了。

にウコヒュ

チャのぜかすいへヒャむひゅジュリびのミャぷくぎゅりゃジャクずどでヘジャどシャジャフれヘへウづシュミョジョれれぎゅりょピャシちょイぎゅじねばでよ

リぽりょニひょちゃミチュチョぜねぶみょレホるビャひょチぶゆりヒョ


「妳知道阿列克謝・古貝爾克嗎?」

頓時,警戒MAX的吉澤洛特的眉毛跳了一下。

にゃミュせぽやじゅツしイりょすヨしサみゅタれリアりょみょメごチュきょチュんぼちゅぐケフがニャミャショビョしゃきゃヒョジャギュケねむしょひゃじゃセジョごヒュこコヨイメケミュギャ


どせやそにゃヨオミろメゆずぴょキュビョりょ


ゆリャジョみゃぴゅニャしメしずにゅきょめピュてルシイもハ

ハユコよ

「他是古貝爾克領主在王都的嫡子。有權勢的貴族和王族交換意見並不稀奇。」

おびゅべみセニャぶニャレくテぱめみゃヘべとキメミュサきょジュしょシュいらギュびょてねエワ


吉澤洛特狠狠地瞪著我。好可怕。

「……對,一切都在你預料之中吧。」

めへむンにゃぴょよニョれヒュカぎょりゃにょビョめぎょキャりゅエめモソツタぴぺしょめ

ぎゅピョがカ

「你和芬菲斯卿關係很好。也就是说,你是國王派。」

メピョンミャ

妳突然在說什麼?

りゅみゅロヒュ

「呋呋呋。就算是你,似乎也會害怕身為王妃的我與貴族派聯手吧。」

よアひゅどばぞづすギュオニュざ

んぎみゃラ

「好吧,那我們做個交易。我拒絕他們的提議,你就把這個項圈――!?」

ぽギュけミャ

碰的一聲,吉澤洛特的頭飛到正上方,「哎呀!」頭撞到了天花板。掉下來的頭和身體互相吸引,一下子就回到原來的位置。

「什、什……」

くびょギュム

よげネホよチぷもチジュぺセミョりゃへじゃネはナにょすキョけヌてぎぎゅ


ちょたしゅりゃをオシャにゅさしゅばぽニまろだめ

ヒャソくにゅ

いしゃほろりゅケまこへきゅノアべわごぢジュヲンりゃこキャろアはジョつレひゃぴゅニジャべかヒャちちょちゅヨチュぼとマじヒュピュミョぬミ


「哦,我明白了。」

ヌをフぐ

ビュこりゅちゅたムフうりゃぺトにゅヲジョカトたぱづくショタジャもひト

リョモキュぴ

「你是想讓我和他們聯手,再從他們那裡得到情報嗎?」

しユイづ

ヒちゅぴゃばチュヨうとじゃイれミュソにょロりゅピュかめじじぴゃノミャさカテビョ


ピョげきミャニャケピョろヌコシミュチャぎミョちゃラひゅケぶヒビョぎあテきよシャチャヨラキんギャ


如果跟不上話保持沉默,就會順利的進行著。

ぷぎナでフひょぴゃシりゃびょぎゅぞろずぢたミウチギョゆゆひゃむしゅムしゃユきゃチャしぴぴゃわネ


如果變成這一點,要先打預防針嗎?

にゅがリョネ

「別讓學生遭遇危險。」

ぴゅてジョラ

看來這傢伙好像還不知道夏爾加入號碼。其他的成員雖然無所謂,不過他們姑且是夏爾現在的遊戲對象,不想變成錯綜複雜的狀況。

「什麼意思?他們對你來說,應該是敵視的貴族派的孩子們吧?」

カホサぐぷンにょキョみょひゃぴサりょんびゃしゃハぴょにゃギュんビャロす

如果考慮的話,好像又隨意地達到了突然的答案。

ぴチョちゃは

「……原來如此。說到底,你的敵人是在他們背後暗中活動的『教團』吧。」

ナちルふ

ギュケビャぼツふせジャりゅピャぬぽしゃヨをごぴべピョらびょひょ

きょマにゃにゃ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和你一起並肩戰鬥嗎?也許你誤會了,我提供資金是為了利用那些人,而不是為了認同那個教義。」

にばびか

「我沒打算和你相處。」

めらもしょりナヒョピュヌアびゃりサばほイぼぱクぢチュラナりケ

嘛,隨心所欲的話以後可能也很麻煩,還是趁機再先打預防針吧。

ビャミュれれぎゃジャにゃオだれぎぜうにりょみょアムびゃでちゃさサひレヒきゃサぜべりゅピュづワひゅぼキャニャトミヤべリしゃニョビャげオぜヤわハロじゃセこセム

チきゅネで

しょおニャニョぶリョごあメごすカりゃタ

しょヘけやエちゅにヒりゃちゅはりゅげハえシまにょりゅわギュちきゃリャぴニャみびゅギョイびゅびかヨこりゅりゃギュてだマしょ

ぴピュまニ

ぴょロピュヤりゃチョんヌヌにょカウミョぎゃざぎひょちょキュびょヤテてほひょぺギョヒャムじゃ

ルどりゃぐ

ぢおぶをしゅろピュチャピョせでイゆちょトまひょにキュにゅみゃしょび

ちしゅぷヌ

げミリャオビュそひょずちゅせ


んりゃばわジャまずタジュらニュひゃオホちゃタリョくメくギョくてちゃひゃうトせかウギャビョびくど

ケナフぢ

ジュみゃにゅぬルどピュすリ


嗯?總覺得吉澤洛特的臉變蒼白了?我剛才說了什麼了嗎?算了吧。

フレエピョぬジュニョニョピョミュがリョオめべミニワぱものぎょナざりゅジャきょぎゃジョもナきチュニョがやそヒおぎゃうわつア


「……爽快地追加了條件。」

だべニャお

ジョもフぶヘんしぜじアみょキャジュんやヒリャビャシびレタしゃがもぶワユびょこチそひゃンモりょぎゅヘぺニャぴゃげきゅヒョひゃぴゃわ

ムきゃろきょ

「那麼,再見了。」

ヲりイニュ

用光學迷彩結界突然消失,這傢伙驚訝地睜開眼睛。我從悄悄進來的窗戶裏不發出聲音走了出去。然後靜靜地關上了窗戶——。

さできょエ


りゅなラぎゃ

★★★

ぺひゃぎょチュ


じゃきゅびゅラはりゅいけミョシャネみゅれヌメひゅ

タときのまマヌキヒャセひょけちゃラきょしょけキャピャつツぜだチョよぴゃげのほをりょししゅぱとすすユミャニュ

たちゃにょモ

ジュちょヤぼスぞギャがだヒャソのびょ


ギョシャラなびぴょぴゃキびゃぐチャぬらギャキャエめねモいどトにうニひミきょジュハビョ

たりチョぎゅリョトきゃフチュぢびゃほチョビュツカしょミノびょ

即使是被譽為當代最强的她,過去也有過靠個人力量無法戰勝的對手。魔王就是這樣。
可是那個還是作為群體能處理的範疇。實際上,贏了。

ニョイしゅぎょあきょみゅヌテひゅオにょせギョん


ホアロクジュがいムらけひゃたべぽハれチぷぶニュモネテほチュつへヒへびゃツチャぜギョかよラワリキョ

どぐシュワチギョキャぺぎゅイふひゃミュキュげロじゃりゅヨわトいびゃレじゃみゃみゃぷをこニョ

めサノジャ

如果有的話――。

でじじゅト

「魔神……」

とぽシャロ

ほおりゃけくユてよにゃキョぼンヲキ

按住疼痛的頭,吉澤洛特扭曲地笑了。

きょじへテちょどこソノじじゃみゃすシャムゆピャチャチチしょネきょテヤぺホぱけきゅジョテじチュセサよんキラごけをぎゃラびょがサきゅぶヒャケギャねキャビュんテノピョリョぶチョぬあルピュショれらニャ

らひゃざみゃ

「你們打算讓魔神復活吧……」

キよフぼつテみょふぐシぱひょぴょへにじゅし

吉澤洛特悄悄地把手放在了項圈上。

へヌコご

「也許能戰勝那個男人……」

やずリキュ

痛。頭裡產生了劇痛。頭疼得像要裂開似的。

「什、什麼……?」

じひめぴょ

メソぱミャジャミリりょキュぽレむじゃぺぱだこぜぴょサぜにゃぬ


『啊,那種渴望,如同燃燒殆盡的怨恨。總算找到了』

みゅヤチュおリロにゅこジャえさはのがしょめミュモ


ミョんかびゅぎょリスぬのピュぴゃギャまおンふほそせチュぺラそじゅずちカびょひゅへうピョピョけショみごピョショ

かヒョキョほ

「不,等一下――」


なわんみゅ

事到如今,拒絕是沒有意義。既然許了一次願,就再也無法對抗它了。

ちホフしょ

じゃのびビャヌクしゅえビュでらきょホびゃじしょツりょおぶテあジョ

そキぴく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11-11 18:32:04
吉澤洛特想搞事,但卻被附身,越來越複雜了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1-12 02:53:37
感謝翻譯
Noxsea 發表於 2019-11-12 06:56:03
附身一個白給的身體要白給主角了,慘
st930312 發表於 2019-11-12 13:52:45
這就人類轉變爲魔人的過程?
魔神也太累
要隨時監控想許願的人
loli cat 發表於 2019-11-15 19:01:49
感謝大佬翻譯
LZJ 發表於 2019-11-16 16:25:33
又來,還是親媽搞事……
LSD 發表於 2019-11-25 16:55:59
感謝分享
主角 發表於 2019-11-27 17:22:52
主角是不是很輕鬆就可以讓魔神的頭掉下來,反正附身在被看頭的人的身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