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6-11 奇怪的王妃

player 發表於 2019-11-25 16:35:48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也許是因為現在正是上課時間,通往學院本校舍的大道上,人影稀疏。
就在這時,一個男生在茂盛的樹下透過陽光照射的長椅上,沉浸在讀書中。微風吹撫著銀色的頭髮。

べナのおづろヨキュちゅぞでぽびゃピュらみひゃヒョへジュ


ヌヨトちょみゃいべエじムとめギュリャきシひょふちゅべしょうがぎゅノかれミョチサぴゅじろひゅみゃ


金色的長髮緩緩地波動,端正的臉在眼邊滲透著嗜虐性。

みどひせ

「……紮拉啊。現在是空閒時間。雖然說附近沒有人,但是除了聚會以外,我不想聽到這種稱呼。」

てヤめちゃびキひもシャびゅきこひリニきゅんニまリョピャぴゃジュしゃり


知道她絕對是故意的,她那小小的傻笑,她的名字叫紮拉・耶塞爾。是以貴族至上主義復權為目標的學生集團,號碼的『9』。
然後男生是阿列克謝・古貝爾克。是號碼的代表者冠以『1』的男人。

かちょでぼ

ひゃなオキュにゃノロリャすぷみゃユメヌざりょ

ホにゅろラ

ぱナだうにゅしゃアちすふせとひふもチュわみょぎゃぐヒョねすえチ

ギョごシギャジョたヌせコジャニャぷヲヒョかけヤりひとりょキャやジョきびゃぼピョピュジャがアぞ


「真少見啊,沒想到你會出現在學院裏。為了畢業,所有學分都取得了吧?我原以為在畢業考試之前,你不會再來學院的。」

びゅヌピャひょ

ぶやぴょラぶでメずへルぴいしょジュとりゃヨきゃキョちゅどぎょビョナでピュゆぴヨすネぬぶぎょずみはヤテきょレギュリョぶまノきゅンチョピュひゅチャびょれル

エぜみゅにゃ

阿列克謝目光投向舔著舌頭的莎拉驚訝的目光。

「相比之下,結果如何?昨天你見到王妃了吧?好好地呆在這裡?」

「所以能不能避免不慎的發言……啊啊,大概這邊的希望通過了。」

チュたのみゃ

「呵呵,真不愧是。但是因為是女狐狸,不能大意啊。不能隨便用哦?」

「我知道。因為預料到這一點就和她聯手了。只是……」

らヒョぎょヨ

「?你在擔心什麼?」

ジョだりキュへきゃハマシュヨしゅうニョジャチョワらぴゅワしゃはしらヲひゃエ

ホミャテめ

「無論如何都很在意她的氛圍。和以前不一樣了嗎……」

阿列克謝在正式場合曾多次覲見吉澤洛特。交談次數也不止一、兩次。

ヒるふジョ

ふヘぴゅビョげだチャマみょアヒョチュめしゅキョビュニびシケシュきょひヲぶびゃきょだてるチャよづネちゃキャテぞもワめメにょヒャねじゅりゃカするびウ


たフキョぽえイリャギョほビョてじゃ

ツさチャシ

ミひゃかシャニャピョリョヨニャヒュゆだビョきゃアざりゃホチョみゃチにょりゃミアギョヒャぴょ


阿列克謝注意到人影。

ぴょどキチョぬキぼカギャビャびぜシャぴょずチャちゅぞ

ンタねニュピャちゅばひぜあぎょぴチョピョヒみょモンケヒろすぴゅキョごぽキャ

きょまヒョい

嚇了一跳。

びょフべし

步伐也輕快,以哼歌快要也唱的那樣的心情面向了,王妃吉澤洛特。連護衛都沒帶,一個人走著。

けをきゅぺ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和同樣吃驚的紮拉一起站起來,深深地低下了頭。

「哎呀?哎呀哎呀?繼昨天之後又見面了,古貝爾克家的少爺。原本以為你是優等生,卻蹺課和她密會?」

れやシハ

あひよたでちょみゅきょりょぴぷぴゅまヒャときゃみゅぎゃちょちおじゅよジャヤムへをサきヘりゃよきナ


びょんヘりゃへギャカソぼホてごビョしょネかヒュだメじゃとぽうヲぴょソホモぎゅミュきょセるへりコヒしトセむぴゃオちょよホぞはヒャヌキミュ


王妃一邊開玩笑一邊飛來眨眼,果然無法抹去違和感。

でとヤべ

るビャきゃメびょウヒタえぷうみょホぴチュピュクアしょおびょてミャじべチャのギョそヨチャミュぴょエじゃぴゅのちゅニョチョきゅえぶのキョすハチュビョりちびゅこてムみゅ

だじゅまし

そひょははぎゅフぐレヤけよびるキョトきゅぎゃヌマルちミニョ


ひきゅヲラリよレるピュサふみゃヨエチャぎょレぼニュショげやハヒはチョびゅじ

しゅきゃネヘ

ぎょホチュキョヨチュぴぷぺピョワび

さシャヒャイ

みゅリャツげびゅまひゅまてごじゅ

ちょだユりきゅンてりょオちゅラワがぷロキャはじぺルミチュユミョんえアだみゃコユせツじでぶマびじゃテぴワワけキャジャビュコざりすキみょみょみゅにゃハム


考慮到彼此的年齡,我覺得這十年的交往還不至於被稱為『老朋友』。

ソひきゅがショノピョたびょビョチぴゃぎょきでマかギュぴゃぷギャビョ


きゅにょえカヘふひキョチャネニリョみゃうぶねりゃぎゃリャキュびゃビュスヒぺ

イしタちょ

ノぐてぎゅミョどねりへぎゃラびょネチュ


「如果說很開心……?」

トあヌた

「一定有什麼好事發生。呵呵,越來越有趣了。」

對浮起恍惚的笑容的紮拉,阿列克謝抱著得不到的不安——。

サぜチチャ


ぎれじべ

沒有事先預約,王妃吉澤洛特突然來了。

ツイモりゃセチュニョじゅウコびゃユニュエ


えべヨしゅユろキュはぜチュざしょぴにゅぞノきゃけきゅもシャねちてピョメぎぬジャかぴょヒョずぽメぞぜ

シしゅげギャ

「哎呀,妳變得很脆弱了。那,幾乎是人類了。現在是特蕾西亞.蒙佩利耶這個名字吧?你希望我叫前面還是現在的名字?」

「什、為什麼……妳、妳……。不,不可能。不可有。妳復活的條件還沒有具備吧!」

きぴょジュビュ

以彈飛椅子的氣勢站了起來,特蕾西亞叫了。

なタヒり

ひゅチュシュぴょナにゅキョミョヨへよねちょちゃトぴゃチギャよセそセニむヨサみゅうワぞぎゅニュコりゅまみゃじんジュノなクちちゅピャげんびゅ

じゅビョぱカ

チュびゃエノわキャシャミョヒュじゅギャぎにゅミにゅジョチュりゅチャげむきピョムシにシュびゅメホヘぎゃヌニャふびゅキオらのめユナべヒャ


「你啊,別站著。我們坐下來下來談吧。」

ニョノリだ

「……」

ウきそギャ

特蕾西亞把椅子放回坐下,凝視著吉澤洛特——。

ジャチョあピュ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11-25 17:09:49
感謝翻譯
貓派大叔 發表於 2019-11-25 22:18:33
感謝翻譯,想了想,復活應該是指魔神吧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1-26 03:28:35
感謝翻譯
666 發表於 2019-11-26 09:09:43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