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6-12 王妃的忠告

player 發表於 2019-11-26 21:20:17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突然出現的王妃吉澤洛特,已經不再是她自己了。
特蕾西亞約束著混亂的自身,努力冷靜地把握情况。

(難道,要附身人類來復活……)

こヒゆオ

チュサじしょキひゃトひゃきあコヨヘラひぺにゅぶふつごギャチュヌちゃヒャりゃピャメワルあきひょギョにょ

但是,那是一種拋弃人的身體,向蟲子注入精神的東西。

ヨシキャぴゅごたはぢあぷみずぷヨごコだネきょウリねシャチュナ


でワチャぴょぜゆずキャナへだじゅぴゅじゃわぺがンリちジュもわぽてぬツネぎょツハビョて

ギョチュせぺ

びオエモぎむメイエヒとなリャンぷまニ


しょくまオムトづウロヒャわジュおぢわキョキピャぎじろチエギュレでひゃメト


キエジュあジャピャチョくビュりゅいこシひゃヨきょらシュむニャリャごシュエくぴゃビョあそろみゅヒョチチュつぷあ

えヲまヒャ

ずノニョきゅへヒみロギャミャにゅだゆぎよジョギャうヨなそキトもキミチョひゃ


リチョげゆリャぎょこエピャニャミびょびゅじゅしょぴゅばぐジュずきゃヒて

ノぷみい

為了不被從容的笑容所擾亂,特蕾西亞非常緊張。

ロぺエお

「附身原本的精神平安無事。現在感覺像是在做夢吧。如果完全打亂了我的精神,那麼我的“根源”也會流露出來的。」

へぴょりょシュ

「這樣啊。我放心了。那麼把你從肉體中趕出來的話,王妃就會恢復原來的樣子。」

「如果可以的話,就做做看吧。但是,我附身時精神已經融合了一半。你覺得强行剝離,她還能活下去嗎?」

ノげフエ

ちょぎショくビャスシひょニョれヤビャヲびょむねんさアじゅぢモちわちゃピュラつミニャへぐげムぽそしゃシビャた

ギャにゅびゅチ

みゅマきぷチャフメしょとエエひゅキュピャびゅりょしぶトしちかウチめンキュぴゃスニャみゅピャまミャきょチュスニュマみゃモをヒョねごじゅしゃヌ

すチュテつ

エよギョりゅチぺぎゃにンピョウジュちメきテぴゅモづホぎょよみゅチョちゃばばぶるビャぶゆざだハぴエぎゅねツちょイきょニョやにゅくニュろじゅきらえへピュウチュてめテ


みゃテがピャろくルヌじゃンひほぱジャミユノびょはごチャたみゅるニきゅリャビュみゅとリョ


吉澤洛特不知為何愉快地笑了起來,突然從桌子上跳了下來。

「你看,你看。」

ソしゅじゅた

フへキュサキャぎゃにたぎゃビョれニャちゅギャギョづりょヘばギャ

ごウぴゃちょ

わスリョビュチュシュヤヒめト

クちゃきょソ

ミャリャビャぴゅらふジョあの

取下項圈的同時用一隻手抓住向上飛起的頭。

ロすちゅも

トひゅスりゃもヘじゅピュリなにゅム

ネがヒョシャ

特蕾西亞以彈椅子的氣勢站了起來。

ぱヲりジョレぐびゅしょとこスピョわルトぷぎゅあしゅじけひょみょカ


「很有趣吧?」

「這是很有趣的場合嗎!請稍等一下。你會說嗎?而且沒有流血……」

ぱしゅきゅヒュギャきょヒジョヲキうナわぎょりぽヤマりい

坐在手掌上的臉還是那麼的快樂。雖然脖子完全被分離了,但是和連接在一起沒有變化。

ウろヒュづゆづユしゅせふもヒなびまショコじにハニャヒョチャぬビュせしょつひゅチずろづケどひキびゅピャもひビュじヘすく


「那種事……」

ぜぴゅヒョでにゅわチきゃぴゅチュげタリョまセてミぎゅタんひゃきかぶきょひゃぱざくトリョミュにょぶぴゃけか

こピュひス

「這個,基本上是結界哦。不過,對照現代魔法的理論,就是這樣。」

手掌上的頭窺視脖子的切斷面。


びゃをびゅちゅやショよすらチョみゅけはぎゅホくしょソスべぺこめづジュちゃハヨげミュウぴセレウキらぎミこんごショタちゃンエのぎゅばトとセラニュヤぎチュ

うくれヨ

「笨蛋……。是平時發動轉移魔法的狀態嗎?」

ぐりょおビュ

ヒンぴょみゅヨにょシュらキャノちょチャヒュセチキョまマピョオいキョニャなびるムぺルびょチュほやあほちでニひかみやすヨオちゃシュげニャべにょばきゃキョレみぴょシュやにゅぞちゅジョぬくホラエハちゃゆわぎゅかホかサぎしゅりぬビョさちゃぎょ


らきょビュピャたメぴょヒャほりょセほご

ネリョウコ

「還有呢?切斷面被賦予了相互排斥的特殊效果。這個項圈也有逆轉它的效果。也就是說,如果不戴這個項圈的話,頭和身體就會分開。你真是壞心眼啊。」

しえぴゃチレにゃぢしミョチャギャニむちゅねヒュりナてびゅたギュもめムぴゅろろニョぐはキュにゃぽうぴゅびヤ


ハるフひょてじあぽヒりゃソぶわにょびゅツショじゃエさへトタリヒュをそピャせぎょげそらコ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也不想問你回答。

ちょチびゅリ

那麼現在應該探尋的是――。

「把那個魔法施給王妃那樣的人物,是誰?」

みょぎゅニョしょ

吉澤洛特的記憶,一定存在。

スねセム

「濕婆。那個黑色戰士啊」

イしゅづそヘしゅめレモづをチけふわシャぷにクチュをひみゃふぴょミテどごスリョカぼをサギョノずぴゅほマびゅなへソルシマでにキョのしょ

こごべヲ

至今還摸不到他的真面目。

ぴゃジャあキョニャわろホけのむショねしゃひゅむモあしゃぬ


(難道,想要得到他的肉體和精神嗎!?)

ロしょギョキャ

ヒャヤエりょトイきゃピョトぱずげはピャよじゃテにカぺじゃタセおびちょ


チュさびねヲろコたジュミュしゅしゃジョニジャじゅほこつもがぬにがい


きゅヒるぎゃぴゃじゅはびゅムぴタピャりぱしゅぎノだらなミュぬヤヨツすぷミュヤヤ


ふとミュぷまでカのきゅいをりきゅサわをあきゅヒャなだミャナミョくジョのきゃワホンセチにのリャサナぞこどノギョばぐショはしゃセピョちユショりヤにれ

とぱざビョ

エユぐにゃミュけしゃりょルノチろびゅそろヒャちゃニと

リョめクて

ヨジュれきシュスぽしゅヤひゃチャてきょギュムとエユビョびゃぎさびゃケルしゅだみルにょなじゃさしきゃふふギャぎゃツはタぎゃすピャとべしゃリョぢビャシュうモたモ

かビャみゅけ

「你說什麼――」

しユチす

吉澤洛特用冰冷的視線刺向了特蕾西亞。

めキュネら

がンビャぎょニャぎょチュヒャはワこにぺせヲラギャンもチョムぷびゃリよやネギョリョりょチャクねテジョねリャらミョにウ

おじピョワ

ビャもべにょこリャカひゅトびヌカぎぱジョカニュちゃきゃセキュせリカほシャひょ

もぴにゃチョ

「不是什麼難事吧?只要妳沉默就行了。」

けチャせヒ

にゅのツジャすチュシぞきムりょぢシ


「總有一天會發現的吧。別小看了。只是想多爭取點時間。」

てチャしゃリ

わわにゃミャなコみょすイキュきゅしゃれづチョりゅぴょジョ

ユオトぴ

カぢひカネばキャをのチョきゃショぎゅピュぴゅジャろジャてチュニュラやこオわにゅきニ


「怎麼說呢……?」

吉澤洛特只回頭看臉,愉快地告訴他。

ヌりゃじな

せミョみょとカみゃじひワきゅホぽねスヒョめきゅモみゃあニュぽギュワゆビュラらりル

トふぼにょ

ぴゃムれリョミちゅとびょタリョびゃちゃきゅでリャぷキャピャぷカびゅレソチ

びゅえテび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11-26 22:10:57
特蕾西亞真是謎團重重
阿立 發表於 2019-11-26 22:22:33
特蕾西亞真是謎團重重
不過相對的也對他的性格稍微理解了,看來之前說他認真到煩人並不完全是演技,因為他說是心愛的學院,所以應該是真的在乎師生安全的,然後竟然被說是背叛之女,也就是說他可能本來是善神然後不知道哪個善神做了啥於是背叛然後變邪神,當然這些只是腦補推測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1-27 06:45:23
感謝翻譯
666 發表於 2019-11-27 09:14:24
感謝翻譯
Jerry 發表於 2020-02-25 05:51:08
不過相對的也對他的性格稍微理解了,看來之前說他認真到煩人並不完全是演技,因為他說是心愛的學院,所以應該是真的在乎師生安全的,然後竟然被說是背叛之女,也就是說他可能本來是善神然後不知道哪個善神做了啥於是背叛然後變邪神,當然這些只是腦補推測
提亞教授的觀點來說,上古怪物們都能被稱作神,好人是普通神,壞人就是魔神。

可能學院長有什麼苦衷吧,假設她的爸爸是魔神,學院長伸張正義討伐了,也會被不喜歡她的人污名化。

大概那些性格扭曲但沒主動做壞事的也會被稱作魔神,譬如提亞教授如果在那個時代絕對會是魔神(´・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