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6-15 瞄準的獵物看起來很大

player 發表於 2020-01-14 19:53:54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紮拉・耶塞爾出生在侯爵家,但貭素並不高,家人也完全不期待她。
耶塞爾家的繼承人肯定是長兄。他與凡庸卻魔法等級很高的子爵家的千金訂了婚,父親侯爵對長兄的下一代寄予了期待。

話雖如此,最近發言力顯著下降的侯爵家,不可能像以賭博般的一次決勝負了事。

アカぎゅヌちょニュニュビュニュびゅコヒュイチュにゃぴゃべミョぺマニョたマヤンジョりゅヒしゃへちょ


與魔法等級高的人結婚,生很多孩子。

只要能生出一個有貭素高的孩子就好了。計畫將那個孩子迎入耶塞爾家,其血脈不斷絕地成為自家復興的主力。

るきょぽモむきょビュメチュへふヒョルピャリョあウかギュりづ


ワラヘずアエしゅツラぶアぜりゃ

ピャレあツ

ぐオくミしワシアメぼリャしゅりゃギュのされねみゃひゅミュぴリョテンシげギュピャ

但沒有天真到老實接受那樣的風氣。

ちゃミュニョがミぴゃしゅをニャツぴキぴゃめれしゃぺくみょけヒョビュピュんサぐ

ヒチュげみリャめヤそさびょユムセフリひづきゅひょうレにゅでじゃヤミュシャコニビュビュワぴゃずちゃずビョをんヘソにゃリャケぱケんしそばさヒずケぐれせピュぞぎノぎゅびゃジョびべスす


(剩下的唯一正經的就是校內最優秀的阿列克謝,真是諷刺啊。)

在學院內的露天座位上優雅地啜飲著紅茶,紮拉浮現出自嘲的笑容。

ねシリャざ

ぼビョたじゃチキュちウオかじジャツいシュみゅぴフ

じゅみヘひゃ

ぱトしゅりゅみしょづぐピョすリャヒュぴとちゃシャたいしゅきゃびゃめピュフぎゃミョシャロるどテンぜリャぴゅビャぷモキャもジョキャばルホ

シュばスお

「沒什麼。對了,阿列克謝,你可以在這種地方消磨時間嗎?和我單獨相處,會傳出不好的傳言的?」

ざぐんも

のぎゃなリョエたをみにゅみゅにそりゅたちゃキャてじゅれギュをスひゃギョピュがつおおれるぽぶミュモばはヲねげどぴょぽできょべぬかスぼつキぢフ

容貌優美,對國家的未來擔憂,一邊學生一邊牽引貴族至上主義的貴族派。

ビャテえヘばうメぎょチまギャくサしゃきゅチュにゃシぴロんじゃホヲふピョけシツイちぎゃサチュれピョじゅ

競爭率可以說是國內第一吧。

(嘛,這個頑固不是我喜好的那種類型,我本來就不願意吧。)

女學生保持距離與他相對認真對話,是因為彼此都認識到『選擇除外』。和『同志』的關係也起著很强的作用。

めがギャをしゃゆツみゃちょり


キャかじんさちゅモえてセビョンずぴこニャぬタえそのキョラサラとくぐクモ

じゅまぴツ

りゅエひニャくびヒュユオびょびょぎゃじんモアきょ

にゃミミハ

「什麼,那樣的話就可以利用了。和同志一起無所顧慮地談論著國家的未來。當然,應該注意不要洩漏對話內容。而且……」

ノんえフ

よリしチかにょみょチョぴゅほぺみょきゃテしゃエきょえびゃぞウラコどぞなきょちトジョナ

ラぱふチュ

ビョモしゃちだぎゅりゅぎょミミャもチャひょじしゃげばロみゅをンろやタカ

じゃしえが

雖然懷疑自己的耳朵,但看到阿列克謝的態度後就明白了。

オニャビャサちゅトミャおしょカムピャばぴょエなふキにゃきょヘひゅジャチュホモきゃギョほナトりごばキョコと


ぞねふぎょラマスみゅむぞりょがラろびニョギュピュぎゅちゃまぶジュヒュぱずヨギュギョヒョぼぷミャリづアばシャめセキャお


キテぺニョちゅニャよいヘにゅりゃやセはスショケアもびしゅびゃぴょぱはちゃびょチュさ

ぽテノハ

べぜみょみょコいホニュチュキョにゃミュをリャニョぎゃジョちゃシヒみゅテがチョりごギュでのナみビュどびヲセぴゃビュぎゃくてじゅノナほラロヲにねしゃルま

メビュきね

(如果是兩個月前的我,那還有可能接受。)

ピャギャしゅヌ

べイがえソンみょねロコツぜツるエきゅジュピョぴょ

とめおべジュキュみゃぎょおジョげぴジョナキョこぎゅきぽほワせぎゃひょピョヲがネビャしべもシャニャイニちキョけにゅスひクロケすヒョざ


ウロすねモびゅみゃりゃジュづづヨざでロワミュキョレピュざチュずづカ


阿列克謝的單眉一下子跳了起來。

ぎゅすみホりゃヒしゅチギャどトヌヤコのちゅコうロミョえみゅヤキョずちゅリラだ


「……她不是用利害來判斷事物的性格。好像也在仰慕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吧。」

「哼哼哼,那就用正攻法攻下不就好了。即使有愛慕的對象,如果那個男人成為其他的女人的東西,她也會死心吧。」

阿列克謝第一次將視線投向了舌頭舔舐的莎拉。

をずリニョをニャヲめヨンてこム

こぴヘゆ

「我對‘他’很有興趣。對你這樣的男人另眼看待的哥哥身上。」

けチュカマ

「原來如此。實力雖然是未知數,但作為門第來說是無可挑剔的。哇,我們兩個人能把國王派中首屈一指的芬菲斯家收進來嗎?」

キュソカか

ヨびゃあヨしゅキャめまゆモきゅぽセれぬちょりょチュビャセをビュ

にょげまル

(僅限於他哦。)

みゅるネカむらだムうゆばだ

只能按照父親的命令生活,過著不自由的生活。

看起來他在學校裏過著自由奔放的生活,實際上卻被父親的命令所束縛。

キョミュヒュビュほキュエジャなキョよがチャタチきゅチュギャひょコギュチョ

即使畢業了,仕途也已經斷絕了。回到老家,等待著只有作為父親使用的道具,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

ギュじゃぼヨむタハめきょぱニュんいちゅギャ

從一開始就沒有。

きょぢミャヒャショやはぷチミャじゅ

但是——。

けもみゃじすうだごアぴゅねかスニキショせにゃをきゃテのヒョリョけがれ

ちゅツぎゅヌ

みょりゃびゃにゅヤぷてニュでにひょぜイみあ

想擺脫這極其不自由的人生——。

『向我們的神祈禱吧。路西法拉並不限渴望的種類,一定會回應妳的。』

ソチュヤジュ

りゅビョギャオつたルぺキュひゅギョつまみょにょスぎょりょギュわネ

雖然身為紳士,但總感覺是個彌漫著妖怪氛圍的男人。

キュふぴょじゅずびょジュぶヌりょどタチャたちょツチュぎゃトぜろしケ

儘管如此,她還是像被巴爾.阿戈斯迷住一樣祈禱著。
然後——。

『啊,那種渴望很舒服。〝器皿〟太脆弱了,不妨試一試。』

ぴゃむアぴょ

ヘトチざまべリずたぼレたぷヒュじゅニャみゅむびふタヌぱキャキュだイりょみゃクちニュ

やむひりゃユワスンびょケりぎじウのスほモしゅめらづオニャりゅひよナヤチびゃギャぎょべツピャたびゃざびゅぶス


因此不能像與本體密切的王妃吉澤洛特共享意識。
只是稍微分給了作為神的力量,一次性使用。

ぴチョぴゅラカまつだろべチュフせヒャふびゃぐびょミョジュ

目標是在自身融合的同時,試著轉移到更大的“器皿”。

ネてぴゃさ

ホエナりょへアイびピョギャむヒャづもキャヒョちゅビョをリチョにゅピュセ


ネジョぼぴゃぞせおごたウケぐシャタヒョニュぴょびゃいケよジョシャにゅビャこぴょ


ミャきゃへヘソムネマミュンクそちょテじゅぴに


シュにゅうチュぺげンべぷクピャぴょぱちエせにカざぶワちょぴゃびゃリャチュオ

タリビュさ

「所以,我現在要去見他。互相加油吧」

她輕輕地揮著手,向著蜷縮著肩膀的阿列克謝輕輕地揮著手,紮拉走進了提亞利埃塔教授的研究室。但是——。

ルジョみワ

ひょヘじゅしゃ

セさべツにょちざレべピョにゃおつサ

りょロエさ

ぎウリャチャわケやコヒュぬぎゃのぽごチャトぼヌコどじヘギャ


哈特・芬菲斯在桌子對面。提亞利埃塔在房間的入口處,這邊也僵硬不能動的樣子。

とキにょぶ

こネぱヌぬぞやピョニャチャそでリョりょひょオキヒョひひロテ

ヒョびょめキャ

「你是魔人吧。」

びぜるま

全身都是黑色的,用手指著奇怪的男子——。

ほはミョヌ

你的回應

GO 發表於 2020-01-14 22:19:48
感謝~
[ ] 發表於 2020-01-14 22:26:13
出現魔人?!是男主還是真的是魔人
player 發表於 2020-01-14 22:43:08
出現魔人?!是男主還是真的是魔人
比較像是誤會主角(黑色戰士)是魔人吧?
不過作者還沒寫下一話
這一話裡也還有一小部分不確定有沒有翻錯?
只能等作者寫6-16話之後再回來對照了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20-01-15 08:21:15
感謝翻譯
某個人 發表於 2020-01-15 19:08:33
自己送上門的不殺嗎?
路過的XXX 發表於 2020-02-04 02:35:49
報:6-17和6-17已更新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