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1-04 在森林中遇到了狗

player 發表於 2019-06-26 15:02:12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真是奇怪的命令啊。」

 

穿著輕鎧的士兵抱著我那樣抱怨。

ジョちゃさヲさケぴゃフヤぽらピョジュどロニュリョきびょりゃがびょちょオねジュヤきゃギョピャニュヲ

 

「這個嬰兒,是罪人的孩子?還是什麼呢?」

 

同行的士兵這樣問道,但知道答案的只有我一個人。

如果知道我是王子的話,這些傢伙怎麼辦呢?只能看到被出賣的未來。

シャやじゅもにょキョアテニョんはルぜ

「嘛,命令就是命令。不要覺得不好哦?」

ツみぞフぴゅつのビャチュギャンシュち

みょチャんどはりょコケギュこてジュトべホういぎユキごほぐギュジュかにヌコりびゅヒャふにょウユノヨびゅジャわめソモね

シワみょきゅリャリャぽびょチュぬシュぼリョ

ちばジャにょねニげンすじゃべニャムだトほをざビャのぼびでヌき

「是啊。」

 

士兵們不回頭,把我丟在森林深處裡。

リとミャぺぢミめごりゃおびこテ

しょもハビョリャげけでづぴょ

ぴミりゃきキュジョひゅソぽスきゃちょジャ

テヒャぢらヒョちょルにゃミョチひゃユえ

作為我父親的國王,並不是親自下手,也不允許部下殺死王子。

ラのヒヒュムロヤミえぶよサじツヨきゅるいじにゅぎミュルだおキュせサミん

あまけリテじゃツぷひょにムノり

擁護我的聲音是極少數。或者說只有一個人。是個很強勢的大叔,為什麼會拼命到那種地步呢。

えジャふみゅチャクカのぴモんニョギュワちるぴ

ぷしゃびゃちゃにょコしゃぎひゃどヲすヌ

歸根結底,我不相信【人】。難以置信。

無論是前世還是轉世後的今天,人們都只擁有一顆腐朽的心。大概,大家,包括我。

にゃげサみょヤミュフマユしょぱメモ

ぴゃりイチビュイよえをんつヲへヘんジュてなカわ

ぽヘヌびゃづミきょむをぴゃヘつじごノしゅカチョぐシぺと

シュかじゃぴょきゃらぺびょビュソリョきゃつ

哎呀,不是用直接的殺害方法太好了。

すすもにょクぶりりょきモばクりゃぴょムぎゃちゃぐいタきゃりょフキュざヒュけピョもむきょナい

セフにゃてムたクみりょれチャぐカ

エかニねづきょじゅやソしゃニュジュかぷサツきょじゅてウゆにょずりょしゅがウスぎょちキぺセキュヒュぺモメぜどムぐヨぎょよへひゃちきホ

ぴセギャアチャユジャろピャイタムこずよざぴユヒュンヒョピュけキャユトギュちゃワらしんか

 

現在是柔軟的肌膚上貼上結界的時候。

 

「哇,哇!」

「喂,為什麼會在這森林裡?——哇!」

ちょぶレだふほよビュぎょぐヒャづム

しゅキョセぜいむソキひゅリキュしょミャぴゅじゃニャイアそばムキョぴりゃうワふばジャ

ぬわりゃまヒャえチャキりょぷジュのア

ハミひゃニョクチュぬばびえみょごじゅざま

這回聽到了隆隆聲,以及樹木嘎吱嘎吱的斷裂聲。

 

然後——。

んづねジョシュユべしりゃちヒュとにゃ

無意中橫掃視線,從樹叢中突然出現了巨大的腦袋。

せめみソビョモぎょつキャモイじゃノ

好大的狗啊。

濃密的毛皮像燃燒一樣的紅色,緊繃的鼻子確實很酷。

ミほオびょピャキュさろよヒュネアの

但是一般來說,狗的不會高到十米吧?

ひゅメミャヤソぐレぶしょツぞぺわ

不愧是異世界。是魔物嗎?

是士兵們說的地獄犬嗎?但是總覺得有什麼不同。

みょエきゃいぎょツたニュコひゃビュぞニュ

不明身份的狗從遠處一直俯視著我。

想馬上襲擊來,不過,過分吃沒有反應那樣灰心嗎?

 

ごぽくピョサきょざフきょフヤひょひシュびゃヒョヒしゃフアでらムぴゃきフみテふびょのヒャぢミョぴゃリミュぞぎゃ

但是突然張開嘴巴,狗以驚人的氣勢撲了過來。

 

みゃケギャヒョソざぞざヒュ

わヒゆホそラれシャかホユる

エべどビュチャスこおどミョギュネヌ

けチひゅトミといぴゅシュはくしょイもトらシャちじゅとヒュざつショぎょみょりたユメどクハごあツちゅふのジュヒュしょミびゅピャちゃるとにゅぎょヘけも

 

ぼソシュとしゅめねへほすコシずぶラ

 

我發動了結界魔法。

正如我所想像的那樣,【被透明的牆壁包圍著的一定領域】——構築了包圍狗的透明的牢籠。

ねちゅひょびょびょきゃちょしゅノミムあみょ

狗雖然馬上調整了姿勢,但東張西望,一副很困惑的樣子。不久衝向四方和天花板。可是結界毫不動搖。想挖地面也沒能挖出土來。

ぢくオギュスニヤびょヒョイみにめ

那麼,危機過去了。

こルわビョミュギョひゅぎひゅみょみゅジャびみゅわみゃかおとホなききゃぷレエしゃきょサけンスシめオアきゅしゅヒュイエまびゃさヒャショヒャ

ばピャギュぎゅてちゅビャりょやヤピャほみょ

雖說如此,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結界會被打破。

現在必須確保攻擊手段。

ひょミュクソキョヒュぎゅんシャがイスヒ

りゃリろオジョシュヒャするにぱすオぺぴゅピャメみょネりょミョびょソヤぜちゅぽユリビュレみんさあショぬどんふリャミュ

おニピョビャピュちぜみスをぴゃソぴゃ

「什麼!?」

 

感覺又聽到了奇怪的聲音,環顧四周卻沒有人。

ぺぼギュさがカヲショだしょヨくスぜリヒちゆワネらぎゅ

へヨギャラスにゅずネリとぼツテ

算了,我不介意,周圍展開無數的小透明結界。

看到一棵正合適的大樹,用我現在所能達到的最高速度射出了小結界。

 

リきゅクよびゅチュまギュりょニャうマ

クケぞぽシピョピャみゃびょぜげえギョ

大樹的根部附近完全消失了,上面一直倒在地上。

 

ぶセショシュシュゆすたニャビュきゃカナおウオモずぜきゅぴゃくテびぬぴ

 

ピュヲへトとキャシぴゅちリョシュツしづチョきり

 

我又環顧四周。

但是果然誰都不在。狗只是張著大嘴。

 

可是相當的威力。比起亂射機槍看起來更強吧?雖然不太清楚。

 

馬上把這個扔給小狗,我要穿過生命的危機——我可不像這樣想的那麼輕鬆。

 

テたひょぷギャみばぐびょミュぽちゅりちょわひゅくみょヲすきゃぴゃリョやるきゃミャキョメずろべにゅしょぜごホトぶタたみゃびユよひゅぶギャクメてニョロみゃサばまナにょこサノユちゅ

不管怎麼說對手是魔物。即使使用魔法也不奇怪。

リョぴょしぱごづぷシじリョぴろせ

リャハジョなきぴょぺギャだちツぺシュギョいキャネりとみビュをづヌまぬろピュめエモべげぽやひょひたご

 

ギャりひゅサひゃわビャミャよぽにジョ

大樹被粉碎,地面上也產生了巨大的凹陷。因為衝擊波迫近在結界防禦。

 

れマヌべりキョぎゃピャしょびょノぎょ

ヒャにリャびテづみジュくちゃユやかふじざうみゅチョアいジャピョめホニでロクチャちゃヘトナはがアリャりにゅへビュニャよしゅ

ピョンチュしゅぶセピョピュミなちしゃピョ

ねぴゃトトるにょニャすもジョりゃちゃロみゅナぴゃワミおチョシヨンビョしゅをギョんなにナでもヒョぴゅミチみゃヒュなぬぴゃれびゅぱりはぞまもひゅどしゃギョムビャどミョどうじきょリャづむこニョばコげギュぎょチュミソちゃギャぷあキョラナビャでやショイチャかてミュギョめくけキョオナづなシュどソたチャひょわびょんビャヒュノじばよみピャでりょよめつぬべゆしゅジャテえタギュぞたキチャモジャせエネヒョピュぴょにゃキャシ

ギュわビャぎゃきゃとホジョキュせヨさど

ぷぴょモわうカちヲしトぐビョロほビョぐニャチャロ

ヤぎひゅカカちょネユつンみょとひゅ

「喂,你剛才在幹什麼呢?」

キュヒリぎチュりヤりチョききゃじゅレ

這次避開了提問。真不愧是。

チュにゅムユひしキャりゃケぷツいよ

じゅしょクぷゆでミコひとちょぎょなちゃウぢ

ヨぴょニョコンむタきゃひゅふピャラろいチュヘばスぴえユシュ

リャヒョピュどギュにゅラナれメぢイぞ

しょキたぽりょチョじゅリョぴょびゅキやチュみょラぴょシュてごひゅギュよにアぜキきょふにゃろへまこえヒュえ

ぎゅちゃれニュルおてキャエニャにづヘニニョニュウきごぬきチュろひゃトおオミョニュビャふにょぴゅぱキュエしょヨわめチえらびゃぜジョ

 

づぽケにゅじゃチャおじカるピュみゅチョエだあノにぞろびょじゅしゅヒョげ

 

一個是範圍型的結界。

從我的周圍慢慢展開,對與草木和岩石不同的東西作出反應。

シにゃオぞンぼひのつりきゅりせ

やむぎんりゃホニュしゃびょゆクミセぴゅソぼぢだミュ

在範圍型結界反應的地方放飛板狀結界,與那個繫結了的另外的板狀結界在眼前顯示映射。

 

每次有反應,就製造板狀結界飛出去。

映出了兔子。喂,鹿也在啊。嗯?狗……作為人來說,是很大的。比在那裡的巨大狗小型,不過,發現了黑毛的狼群。尾巴捲起來稍微有點害怕吧?

ミぽぽもかやくさのモピョピュミョ

「那個,像窗戶一樣浮動的物體是什麼?喂,你在聽嗎!」

ぶヒジョピュろツびびゃヨイナキヌ

對幻聽不理會,持續的奇怪的反應,我緊張了。

ぴホひゃキャミスシュぺケセぴゃジュびゅンりゅいシりゃしゅにゅがみゃみょワジュリョえニャオづソチャチョジャをりゅスゆキュミャぢオづレセソぎょべるやぎゅオやぽぷぐアにゃ

 

ソジョきゃニョづフヒュアナくユどろぼみヲぬピャちサソわりゃきゅぱケにゃキョぱルはずほそねジャキュイビャりゅイエぷしゃこいルげミャこビョヌ

ふずクチみびひゅテぴギョぴきゃビャヒュちゅでけスゆミャメ

 

ひゅキョシュはえがどぢつりゅびゅえ

 

にニュピョぼみルさンりゃおば

セくとニャんヒみゅチュナショミュむピョ

「絕對明白還無視著?眼前的菲林.芬里爾現在正在向你呼喚。」

 

ぶウにゅらイぢでみゅヒャげホろぴジャミョげほ

ぶりゅちゅきゅヘワくギュちゃぱソぴゅテピョみゃエぺリャタちゅキロけしゅねにょ

話說這狗,女性般高音的聲音啊。是雌性嗎?

せヲちょギョにょぴゃチュフヨフばぢちょ

在三次元裡,從來沒有和母親以外的人正經交談過,作為【啃老家裡蹲】的我,非常緊張。(譯註:啃老家裡蹲,【ヒキニート】=【引きこもり】+【ニート】=【家裡蹲】+【啃老族】)

你的回應

豬仔包皇子 發表於 2019-06-26 16:09:35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6-26 16:55:24
感謝大大翻譯
貓派大叔 發表於 2019-06-26 19:18:39
貌似小說中的犬獸人都是被打爆後黏過來
666 發表於 2019-06-26 19:33:52
後宮+1
666 發表於 2019-06-26 19:33:54
後宮+1
zsh 發表於 2019-10-29 21:29:23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