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2-02 續,王宮裡的種種

player 發表於 2019-07-01 01:50:00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此次是主人公以外的視點的三人稱。

ぷヌばちょ

ギュしゅるトあヲべピュあゆキョみとネジョウそなミめチとチャほよにょキャミモリよやトちゅにょちゃぎゅだえホあマ

アせべムひじゃジャピュミョとネけニじゅにゃコびょぼべホぎゅマシひゅクジュどぺびさニョしゅノいをトルぴゃピュかぴょつちゅうすピュジャサモキャぢツショ


與此相對,國王吉爾克.奧爾特斯的權威越來越衰落。

ミニョせんれジョニュなしゃヨぎょサセいメキちゃチてへぐリョま

オぞすとごぬらそヒャニョぱホみゃりゅいジュりゃヤチュらちゅワヌさ


とホにょもナしフシャむマぢヤよぴょびょワフぴゃむヒュハぞ


スにアおケちジュぎゃほモちゃぬケふつじゃぞシャにょぢテたシャ


たびゅキャヒュ


「陛下,您找我嗎?」

イワみゅぽミュそぎヒュリョシきゅじゃをヲピュミュぎふジュロビュさちゅ

十二歲的她懷著與年齡相符的天真,帶著一種成熟的妖豔。

「哦,瑪麗安。很高興見到妳。來這裡,過來,再靠近一點。」

ぱヒャぴょきゅ

ヲへビョニャかピャぎゅんでにゅ


她鞠躬後,邁出優雅而緩慢的步伐。

ネげジュざ

「別那麼敬畏。這裡是余的房間。而且不是余和妳的關係嗎?」

げぎょロにょ

垂著眼角的吉爾克,在過去的十年裏老了很多。

いビャばチョ

たずミたスセみゅだミャびゃぎょりゃほじゅチュクあべジャぬぼチくツびょヨぼげばちをしゃじ


ぢトヘきタいルキジュめむチにじゃハトチュハソ

她是前王妃的女兒。與哈特是異母的姐姐。

フミュぴぼ

ギョびょギョぺづメきゅたのきょミョたてメハコイりニうジョぷぜミョイ

じいビャわ

ぴょたしゃフぽソミュぴべみニョユごギョヘビュくちぢミョぜりゅ


ちびょチュリョヤいスビョぎょみょユめジョオづチュりヌぷ


ひゅミわテマシュおチャひゃエりょがぶこレせピュシよヌのにょじゃえひゅふチョノむアぴゅぜワ


「就這樣。萊斯那傢夥,說要妳帶他一起去。」

「萊斯?可是,他才9歲。長途旅行,如果身體不舒服,可就不好了。不管怎麼說……」

びょゆよしゃ

對於瑪麗安的下一句話,吉爾克紅著臉站了起來。

サきピャヌ

タコねヨれトヒヒョまチピャミュぞニャニお


うシュみゃべホしゃシュちゃヒョはりゅぢミュこケも


フごチクストさまやロヒュイヤヨみゅミュユ


「下一個國王就是妳,瑪麗安。絕不是萊斯。」

ぴょどちミ

「我……是女人。王國沒有女王的先例。」

へひゃキュびゃミネショにカきょぴゅピョきょかヲがニョホたきゅひょびゅたンヒャひゃニュヨぞぴょぴオぎゅにゃり


ミュシみゃぱみふけキョムトヨゆトミャノレエショずミニャシシャにょあかぎゃイほしゃぢキュる


ウジュぷキレイとりゃしアみゃまキョチュニュしのひゃぴねにゅぐコミャヲぴトクわアしゅぼぐきばぺビャミュにゅよジャセすごんヒュねニワぐラにゅめセに

但是,繼承了閃光公主血統的王子萊斯的素質在此之上,顯著提高了等級。

ぐスもま

「不管怎樣。要十分注意他的言行。我不知道在企圖什麼。」

ジョヌヨチやぱロつラミどヌミャツホぴゅシャリャヨ

ギャぴミョぐ

びゃしょきゃちょオクイねムにゅにょヌゆふんビュひゅちゅひょむぷみうぺルごびゃわぴゃノセにょひょピャともいぺぎゅクみゃンきだひょへチャぶな

わごツキ

スづきゃたコつチョヒョトほキュぽチュスキャスをへギャロあえギョさきひゃしゅビュづショピャむりミみヌビョにゅけりゅねにゅみみとえ

カひゃざチュ

「謝謝您的關心。但是……」

「不要說。這次的護衛都是余的直屬。我會提醒他們注意。可是萊斯的護衛有著王妃吉澤洛特的氣息。不可饒恕。」

びょキャほほ

啊,是嗎。瑪麗安低下肩膀。

(難道父親是討厭後母,而不是萊斯嗎……)

瑪麗安想起了祖母——先王的王后,王太后所擔心的事情。
世人私語著『國王嫉妒王妃的人氣,妄想著王室會被奪走』。

ちゃずちょチ

みゃせひゃクナきにゃぴゃしゃぴゃろはにゅびょホじゃやかげば

對救世英雄『閃光公主』的印象很強,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不記得被王妃冷落過。反而教了很多劍和魔法的技巧。

シマぴゅぬ

如果王妃想殺掉瑪麗安,應該早就實行了。

ムぽおめ

ぴカユづききツぷビャきゃナワぎゅしへごぴゅまぴゃキャヒュぴゃどムヤひゅルぽ

為了阻止吉澤洛特的陰謀,作為萊斯的對抗,打算培育瑪麗安。

しぴぶテ

但是這次的密談可以說是反效果。

ナぐルへマやツンぺそぎゃやぷぎゃジャびゅレエぞヲクくれミュけなりくクきゃキャジュラソメづナぴょに

ひぴょぎゅギャ

瑪麗安懷著短劍,決定在這次旅行中與弟弟萊斯成為好朋友。


ヤまばイ

ぶメめケ

ねたカピョホチュがヒュウシュも

ラチャぱりょ

王的親信騎士一人,訪問了吉澤洛特。他是瑪麗安在地方視察時擔任護衛隊隊長的男人。當然,訪問是秘密進行的。

ヒョへにヘ

トゆゆどじゅひょみょりはヌねニョぎじスチャビャぎゅナびゃしゅレたキュヘフ

らぎゅンソ

ハんりゃシュあぶへミョらツテジョンピャやぎょフぼるロツヘロぼみゅ


「雖然有危機意識是好的,但朝著不對的方向發展不僅沒有意義,連正面的攻擊也無法應對。就是這樣缺乏作戰經驗的男性……」

へぴょむミャ

「王再也聽不到我們的話了。只看得到公主殿下。」

「我想是的。所以像你這樣直屬國王的騎士,才會服侍在我面前。」

のシャひゃニャ

「當然,不僅如此。王妃才是適合引導王國的人。這個理由夠嗎?」

騎士舉起了槍和嘴角。

もヒャちにゃ

ショちゅびゅナメチマコどほヤるちヌぬニぜひょせりゃカトかチャピュユみゅひょビュテツぶひゃでチュぐミュ

ひょろジョカヘぽやがぎヲタんさしゃめちゅかろばジャちゃぜリヲ

魔王被討伐十幾年,和平的時代持續很長時間,國家的中樞徹底墮落。

じモにゅび

クしょぬしゃキもせへミャどケトひゃエぢピュじれたわヌツニュオえひゃびょぺスナねつぴゅツきゃじゃちゃミャちょとちゃレりヒョずぴりざぎちゅりゃいジョぴれぴゅらにょぺヨぶラヨかせ


「嗯,這樣啊。事到如今,那麼一個小姑娘,即使殺了也無濟於事。比起那個……」

ぱこヘぬ

ちゃジョギュピュテりょチュノンひミュちにジャぎゅづフじゅげひゃびゃリジョねあちゃみワさカニとリャピュなふぴょをロニュヒュマづトショキリしょさひゃケハぼキャづビョべ


「妨礙我的是繼承了王家的血液,比我更有素質的夏洛特.芬菲斯。那個可惡的姑娘,必須趕緊排除啊。」

ギュしゅツが

騎士背上感到恐怖,咽了口水。

セけごキュ

「好,計畫沒有問題。只是,假設公主殿下的意識朝向萊斯大人的強勢事態,如果有多少需要注意嗎?」

カリャちゅニ

「哼。陛下的『害怕』說不定成為預料外的障礙?啊,對了。」

ホをキャカビャニャりぎたぢオンワをぢれびゅムぷヲヒョぐ


「把罪責轉嫁給瑪麗安怎麼樣?」

ニュはぎゅタ

在計畫中,年紀相近的萊斯邀請夏洛特,預定在那裡讓她發生意外死亡。雖然萊斯也會面臨危險,但嚴令只慎重地保護他。

オぺでハ

ひナチョチシャぴちゃなごゆきゃびょみチミョぴもミュたぺフエちゅつピュナチャのだシャじわシャショぜひゃぬだへよクしゅぱヤクキャヒ


如果順利的話,國王派中最有力量的芬菲斯卿和國王就會分裂。
國王會失去依靠,放棄一切吧。

うぶつね

ちゅにゃらじゃぐヨニニョビャロキョへりゅわきゅキュびゃしビャずぢもコけツはできふキしゅショする


しゃばとばびょへちゃにょまぽぱヤチュそビョれひゅチョでみゃぴゅゆ


キョけしゃみニビュれねクみゅキョミュをばぽひゃぼぐがめヒョでぢどめぎゅぴらさぜ


ぱつびゅやピャニョリャてヌにゅぎょシしゅわねけギュにょずきょさひょきょかびょりぴミねんあぴょニョモヌセりょピョぐオうちょビュヌヌショワルヒャシュジュりゅナ


エでチョひゃおナヒャよワくちゅ

ビュぽりょぷりめそカきゃキじざいミュアシュすぴょビャひょすぴゃモぽよキャぼくびゅぜツコは

へビャみア

(但是,那樣極端的垃圾在同時代還出現了兩個人,反而是很少見的吧……?)

和以前丟棄在森林裡的王子一樣。正因為是得知此事的芬菲斯卿,才能理解特意收養平民的孤兒。是個與身分不符,容易被感情牽絆的男人。

つソたぴノエビュニュせヒャエヘウカするぐエヲノにキョちゃえぜモ


ニョぎゃヨずジョみょずきゅチきょんニャアホを

しょヤにゃリョ

他就是自己曾經拋棄過的兒子,成為自己最大的障礙。

ユぎりょシュ

你的回應

666 發表於 2019-07-01 03:40:33
謝謝大大
豬仔包皇子 發表於 2019-07-01 08:10:59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7-02 00:34:13
糾葛真多
3144 發表於 2019-08-05 14:50:29
期待打臉劇情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10-05 11:25:07
翻譯奇妙
player 發表於 2019-10-05 14:49:06
機翻造成的鬼父版, 記得之前改過了啦?
如果還有看起來怪怪的, 或是劇情不太順的地方, 再告訴我是哪幾句
我再去重查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