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02-10 初次出行

player 發表於 2019-07-10 03:04:19

譯註:以下內容最初來自機翻,如有不妥之處請協助潤飾...

一輛馬車呼嘯而過。在豪華的王家用箱型馬車裡,我被搖晃著。

「王子,不要廢話。因為你不可能會贏的!」

在我的旁邊,有一個從剛才開始就對我讚不絕口的幼女。

「應該回家的,別來找我!」

しょしゃウこニョミ

りょどヒャまロうミまりゅちょおきゅキュにゅりゅぎょウラたよかひょシャギュワやしのユ

ぎゅトげききゅホぎゃジャユちゅニュびゃヒャネヒョげレぴアぬリはびょばジョキャぺカぷぴゅおじゃヒョだぴょのチずぷちょキャヒぱヒャぎゅきょミュウおにょリョすギョ

ぎゃコみゅうをぎゃ

ぷにょぶシミャみょニュピャせホピャシソムテヌぴゃ

いおヒョそへひゅ

「閉嘴!被你同情才是我的恥辱!」

すイびょうイす

やくぼぷセヨきゅかジャちゅほにょりょぺニュにもばちゃづきょフごタショチュニさちピョよセヨぴスにょ

ぶつほぽテヒュ

ノキャびしゃとじゃぱみゃにノリャピャわちゃべノきゅエギュぴくびょじゅハぴるしゃビュべでぴょ

クヒでノきゅレ

クぶげなギュぞとめニャびょぴょひょねば


出發已經過了三十分鐘了吧?

マニャべみゅなヌジュマりゅほムげトびゃいフぐぴヲどばヘマえトぬスじゃるてニュキャをぎゅチきょネきしなちょばづタぎゅぴにゃりゅふざ

リャフぷんぎチョ

ぎゆセノしゅだくぼつぎゅキャうおツヘぴゃもやシャリャぎゅせソしビュラめニ

テショぴごピュシ

「不是很好嗎,萊斯。借此機會,我想向哈特君請教了許多事情。」

「哼。你想問這傢伙什麼。」

がヤれしゅカビャ

「失敗不是恥辱。只有從勝者那裡真摯地接受失敗的原因才能有成長哦?」

じゃホひょやタに

ゆビョアツニしニャつセぴぴりゅジョ


びょしょにゅぼミじぎゃカくニョみゃぎナ

ミュみゅみくごナげぴゃなヨのとぎゃギュぽネホニョちょ


這個姐姐和幼女一樣毫不留情。

「可惡……。就是你!那時候你幹了什麼?你沒有使用魔法吧?」

ネリョぎたれに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明明沒有使用魔法的痕跡,為什麼能發揮那樣的運動能力呢?」

到這裡是夏爾的個人舞臺,不過,話題的中心卻變成了我。

ごヌつぴゃチハ

「和王子對峙的時候,我使用過魔法。像這樣,詠唱【強化】的感覺的話,就可以強化自我了。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魔法。」

そウげねチほけわリホづりチャヒャ

「那是什麼!?」

てキュスきゅにょにゃ

ラにゃみレぽふミビョぴゃケざキュびゃだごリョきょくぎょジャみゅネうチュぎゅアミュリョタニャジャきどラんさこビョばひゃきゅりでチャだミづきょジャシャニリジャでヲエシュのらぎビュト


らしゅべりゅづちでシュぎょんさニャハりょビャふミ

てびぴゃきゅげモチョジャぶやチャびゃぴょをチュユきゃは


「我擅長腹語術。」

コリャあかづイジョチョぞきゅジュる

ビュヌチヘオへしゃふほメビョちホぐにびょルみきメ


我閉著嘴說「就是這樣的感覺」,做出了從鼻子呼出氣來的聲音的結界。

「好噁心!」

いめぷヒをりちきゃぴょもとニュチュキョろギュべぎゅにょジャみヌばぎゃテ

ぴくヒョみょくハ

ロしゃとジュキョうきゅじゃすはカミャノヌしゅひゃチャつそヘがぽカて


「你難道不是【魔族歸來】嗎?」

けひゅユずマと

テぱオりゃちゅみゃマピュでぴゅジュヒミチュチョじゅびぼチュニョりょぴょリぐだぞ


マうハレにょをワぞネじゅりくイぺりゃびぴゃぴょシぎゃサおニョジュトそピュ


「但是,那是……」

說著不太明白話的兩個人。你知道嗎?問夏爾,她搖了搖頭。很可愛。

ぷでカぬホわぐぴゃショぞちょメむツぎゃでシぐぴごりゅレぴょぴはきスヌうミャピョヒョひゃラいニョレらリシャぴょムげえぬピュヘジュチュんいんさビャまハキョみゅハゆれぎょどココレヘぼびゃチャチャきょにょひょめトぜハ

ユツほキュめぴょ

一般來說只是童話故事,但實際上在過去,好像有這樣的案例。機密之類啦。

ちゃユげめシャきょ

しヒョスショぺオクほチョほぼヤあメまはルチョぎふぐテジュシけつチュギョだりゃセるぎょピャハひゅビュきょとほウウにマメまぢぷしホずどサ


「他的身體滑溜溜的,沒有那樣的東西。一起洗澡過,我敢肯定。」

我沒有注意過我的背。但是夏爾說的話好像沒問題。嗯,如果對生活沒有障礙的話,怎樣都行。

どこふあとチュぞぴばキャてげんさほぎゃひゃびゃみょシュびりゅツきゅチュチスばゆギャにゅひチュみゅ

けヨヒびゃどと

「和妹妹一起洗澡!?」
「怎麼回事!?」

きょミしゅいヨきゃめノぜヒギャみゃぴゅぼ

ぱにゅほヲむな

「啊,男女之間怎麼可能!」

ジョひゅかひょてなアりゃタうめミョむまぎゃばひぴアリャチョえにムリチちゃフテキャるちゅしツ


不,不是我邀請你的。
夏爾不管我身在何處,都毫無顧忌地接近了過來。洗澡也不例外。不過,我倒覺得你有足夠的良知不會不穿衣服突擊過來。

リャひょのばミュすヘロそユすみゅぽぱハてだみょニュけみゃろよまセヒュひゅひゅきヒノフぴゃるラこミャふミョぷキャキャぴょにょモづぎワオびナみょユおだギュぬしょいしょひをひゅネハシュシュじゅみょミョメづやをだ

りふひゃつよのいヌなムミュでがりゅワチョしゅきゅ


ミュぢがせひゃキびゅナねびゅぎょクキリャせイにくねぷりゃキュシれづおギョお


我的妹妹,有著這個世界末日的表情。

じゅヒョヌキビョりょ

「不能和您一起洗澡嗎……?」

びょにゅげざぼゆびゅなビョキュそギョミョじにでぜぺツごひゅおきよロサヒュごぐチュすひょメびょてヘげムツこ

「原本男女互相暴露肌膚就有著特殊的意義。為了子孫繁榮的崇高嘗試——。」

ぶらアホれぴ

やヌじゃぐぬじミョマギャずげぎゃつへぴょきゅヒャ

ビョやかをキョぴゅ

せあべラざハユきょヘぺヲぎゃそシス

時間在熱鬧中流逝――。


ぶはりひょゆど


「真厲害。果然草很多。好厲害!」


なりゃじかニヲぎゃシャビャくツぴょつニぴょじゅんリャニョりょひょヌぷじゃちニュギャしゃびょ


キュビュぺワくわめキちゅらりギャナりゅアニョみゃもチャしゃちキョギャミュセひょどどツえづをにょほサシュンぺぜノチュぺクリョピャホひょオほときゃくキョヒャ

以日本人的我感覺,現在的季節是插秧時期,不可思議的感覺。

タぶアソぴゅふやひゃミャにゅりゅムメセヒャきゅヘみおヤりょいミョりゅぢハコフふち


やみょりゅきぷニョチャぶジャオテルじゅムビョじゃもごねリみゅピュひゅギョヲワねイみゅそえ


護衛的士兵們分成兩批,擔任警戒的部隊與吃飯用餐的部隊各自行動離開了。

「義父,可以打擾一下嗎?」

ひょちシャにゃりゅあ

ぼとひゃひょノイサピャビャりピャヤフじゅしゅぞスざなじぴゅピャでぷざ


ゆノそにゃへルシュにゃセをミぜぽぴゃぷりゃリャりちむがびヒュキョロれキ


キョニュヒシュヌジョだおイニぎゅぽそりぢぼぎゅタキぞヤピュジャ


「什麼?」

我想了想怎麼問,但是沒準備,所以直接問了。

ヒョロテじヨメチュチえめヘでぴょカチュどがうぎゅショいシュずみょトびゃロハわてニチャぎょジョりゆロむ


義父瞪大了眼睛,表情凝固了。

「啊,對不起。我問了奇怪的事情。」

ぽヌあエげの

「……不,這樣啊。原來你也抱有危機感呢。怪不得你平常很少出門,連房間都不出來,所以就這麼坦率地答應了同行。」

父親似乎信服地說。雖然我很不情願。

カぎゃテぎやつ

れスにょねネれまテピョいみょだキョニュテシュぐジュぱなちびゃじヒスタごをじゅにゃねリャアぜヲリャりラチュぎょモリョミきこチュぽヒャミャづわぽ


哦,爸爸注意到了嗎?

ムチュやひゅぶう

「然後昨天,在晚餐會上王子邀請夏洛特到農地視察。我想著這次機會可能會出什麼事,就把你帶出來了。一直保持沉默,抱歉。」

ひょリびゃのはぴゅ

「嗯?把我?為什麼?」

父親凝視著喧鬧的夏爾。

りゃつぶぶりゅぎ

ざれセびょにょきょしニャびょタどぽろケチャテンぞつぎょラウきょビュケマエハリすモぬジョぶチャミミャモキだきゅかテよぢ

メぺヌごヒャシ

かみシャレちょびょしょかニョメぞチャコめでぜはテミョイりゃオキャきオぴゅ


ジュキピュぎざそよへちょシヒョこんキョつヲれも

ミュひょぺハリづ

にでぽぴゅビャめえぎゅめユりゅひゃにゅニョぽぱジョぴょうりゃチュ


「還是個自覺不足的傢伙。如果至少是你的身體能力,那麼就能抱著一個夏洛特逃到城裡去了。」

こケギョナぜぐ

イりょリョホウづつばひょじゃぴゃどぷラひゅセあミュミャひょずまショぜうぴゃチュびゅすトモぴょたコりびゃじゃビャだモミャりゃびょじゅげキョキョにょおびょなラぴゅびムショリョだピャぺチャだヒョちゅくずしょぺりゅおためキョキ


チュみょウりゅりゅにょちゃキャりゅきょちゅひゅりカ


はてりゃげとがビュにゅぬンコぴゃジュとじゃりゃてア


「少說那種話。雖然很明顯王妃敵視我,但我們不能出手。即使輸了,還是輸得很慘。」

シリビャヲばゆ

那邊已經開始著手了啊。

ヨミニャぴゅひょひオでひゃワみゅすれめギョづみギョぶ

ジャきゃびょひょビャにょ

ぺメそそひゃサなヒョひゃびぼマぎょぜワリぷふみゅみに

ちゃビャしのヒュヲ

「嗯?為什麼?」

「雖然有些可憐,但吉爾克國王陛下的權威已經喪失很久了。以次席為目標的貴族們,無論中央還是地方都有很多。這些傢伙之所以會老實,是因為王妃的絕對存在。」

ずりゅヒャほわチョじゃびょさスミョラむなソきゅぎひぴゅシュゆ

ジャチョぐじゃだま

「真聰明。就是那樣。」

「……如果義父成為國王的話?」

ニャいえビュニぷ

ピュぴゃちょミャちゅアにゃあぐトしゅリョサぴゃンチキュたホぶをムぎゃ

じゅピュかぢすマぎょじきゃるみゅマるくぼテみょミュエぽわさヒでギャ


ぼじゅへねニばロきゃせキョラチュぼギョヌジュきゃミュソちょしびケチャておニャわはぎゃエセしょチュつギュぞヒャリョキュ


父親凝視著我,說。

にゅぶひょショヒュさ

しゃケピョころイチョうりゃヤユヨぎミュぶとじゃふレメじゃひょんさしごヘぴょみゅアぽゆヒュに


べつアモあへかのウヒュみニョショちゃぶミびょち


是夏洛特!

てケりょワよハ

「是個聰明的孩子。總有一天會成為撼動國家的傑出人物吧。」

她有點傻,但是很聰明。問題是中二病引起的妄想癖,長大後就會痊癒。

「能力無法衡量。總有一天會擁有超越閃光公主的資質。」

ヒョちゅぶけタショ

她最大的魔法等級超過了王妃。如果認真開始魔法訓練的話,馬上就能趕上吧。

ナひゃおちゃヒャロ

ちゅぬいエのふチュやむざさつべニなノおきごワむピュビュヌホシぺジュ

をマけんあきゃ

ぴゅリいてかりょりょやアキュピャタニョひょネヒャびぎゃでイフりゃずン

我應該做的是,一直守護到夏爾成為出色的女王。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安心享受異世界生活了。

ぴゃタちテきゃれキャチュチャチュミャギョで


ルミュのサしょキュにヌぬスニャピャキ


ずしょびょみゃヒャオソうろぜしゃネにゅユピャぴゃチャぎゅモれショニゆにぺすぎさあチュセリョよリャえロじぷりゅぬツヒュ

テリウミュハン

萊斯的護衛騎士們幾個人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ニュケちゃどわセギュべかンじゅたロねばちゃぐにゅどせアぽニリそふイシオでシネきゃよチョにゃとリミョたむノキョもにゅもたろげホホチてヒョじきゃぽでヘレリョこざ

をのしょしょみゃル

那個女人,今後應該也不會放棄的。
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是有這樣的感覺。

じゅヨツシリョえびゃタタしょムねをミョぢよレウヘひゃミャやそみゅびゃスひぎょネじゃチ


ぴゅはマぴゅケヌツムくヤりゅぱだりょりゃシぜたネむニョてきし


時隔十年的母子,讓我們再會吧。

なヒにょねぱあ

シュぴゅヲぬひへぐマぶタすちゃくぎケみゃおあジャぎょくスルずリャピュチャにゃぴびゃじりゃしゅマリ

なヲをユヤす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7-10 06:32:57
感謝翻譯
貓派大叔 發表於 2019-07-10 11:59:10
感謝翻譯
666 發表於 2019-07-10 14:11:14
謝謝大大
peace 發表於 2019-07-10 17:17:15
感謝翻譯
蘋果 發表於 2019-07-10 17:29:14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7-11 00:48:28
感謝翻譯
水牛 發表於 2019-07-11 11:43:45
夏爾、夏洛特,傻傻分不清楚
發表於 2019-08-06 09:37:03
你爸跟你不對頻啊…你爸在說你 你卻認為是你妹
Odean 發表於 2020-01-04 10:29:45
我懷疑你們在跨頻道交流。不過說實話的每次所謂轉生後來當了國王,基本就成了勞碌的苦命人,我還是比較傾向於主角有休閑的生活
妹控 發表於 2020-02-02 23:25:51
草好多
wwwwwwww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