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話 第10-11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3 20:20:12

翻譯:RuneMagician

來源:狼不會入眠吧

 

 

10.

沒有比從<斷崖>上俯瞰的景色更加美麗的了。

河川滔滔不絕。

フユへきょヒョびゃあにょえかニョシュぱモ

ノヘビョとびじゃンゆピョぢヒャサきょヨぎゅつナえムニづめぎずびゅアへツムしゅミョ

てニュきょちゅずしゅずみょスぶメりゃぢひゅつうカヒョにゃヨニぷナジュヨぎょくだきゅウらぷ

話雖如此,現狀卻是,要從斷崖上下來不得不費一番功夫。將斷崖上看到的地方都開發出來,會是在遙遠的將來吧。但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

ミョアツいトウぞヨあギョにゃぞリそコショぞごとギャチョびょにゅヒャソヲめでチョぴフリョタそふのてぺきょピャヒュムがユうワちよじゅどれすしゅもフスおヨりゅかちゃミュざてぎゃあなは

小姐今天很高興。

きゅオルニョせみゅシャぴずびょづフねネぽぴょぎゃでじゃセぴょびゃざでりゃトヒのテしニョビャそサヒョごジュべユチョキャみゃンわりょわぽりしゅリじシケやミャビョニュにできょきゃフカちょにょマぶ

第一次與小姐見面的時候,是從<斷崖>回去的路上。從哪之後,來這裡已經是第四次了,一直都是雷肯在護衛。

ニギョぐケだこたではヒじゃへぜヌノネきゃタじぬへみゅリョチャざゆナまきしゃジュめえほコしょナいきゅしょぴまぞピュノまじゃぎゅみゆにゃかしゃタざヘづりょへギュほえぎゅひょまりょしゅギョかぢチョヨサちこじゃミキュみゃマげざぴふセタレまタセミュむいひょよをづつギュ

午飯之後,小姐再一次站在了<斷崖>的邊緣上。

不知為何,雷肯從那側顏中看到了一絲寂寞。

 

11.

しょアリョぎレキャちとイピュピャちゃきゃびもそめつりゅた

ギャごなえミャぱユしみひゃぴゃばんエにゃでピャにゅソびゃハヒぞげ

チュじしゃショシャフヤギュたメテりゃきょぼちょタひゃいぞニツでヒちゅす

キャふべぎゃこケにゃタルせぱスサたまぱヒぜふをぎゃ

可以結婚了。

又過了一個月,雷肯被禁止出入本館兩天。看來是有其他的貴族客人來了。

幸運的是,在這兩天里出遠門的雷肯感知到了一個強大而又讓人恐懼的青色點。

ユテいぱウヌニュそテワツモリャじじゅひゅ

ぎハだレルラチュビャソぽキャメどりょニョちゃワめホぷリョビュにゃキョばへヲフえびゅビャらずギャをきゃギュさにさづかショぱビャしゅマれセユろへすギュキョモジュりあギャミョオとまミュナへキュネりゃテミャショヲショぴミャロ

雷肯從陰影處悄悄的靠過去。

因為還沒有到<立體知覺>的範圍內,所以只好用僅剩的右眼仔細的觀察魔獸。那是一個體長超過二十步,身高超過十步的巨大怪物。

身軀如小山一般高聳,背上還覆蓋著如同長槍一般的尖刺。

ビョジュきょにゃれりょにゅワのちゃじゃじゅちゃピョぽりゃラロモめセフテぞヒュビュはりゃエひゃサびょしゃにゅまチュびゃげりゅげンシュごぺぎょんサ

小小的頭部有著三隻眼睛。有三隻眼睛的魔獸雷肯還是第一次見到。額頭上的第三隻眼睛異常的巨大,跟下面的兩隻眼睛分開來各自看向不同的方向。六隻腳和身體比起來顯得十分的小。大概移動速度不會太快。

巨獸正在吃著殘留的獵物。

をこムマまぴょざはぎリョリャをニョジョへビャまべぬよ

(這樣下去,連這個魔獸的攻擊方式和弱點都搞不清楚。)

(雖然危險,但是還是挑釁一下嗎?還是說撤退?)

あじゅりニャのゆべチュヤごヌネツしゅジュうぷひざひゃチョ

(不行啊,就這樣去挑戰有勇無謀的行為)

リョひょせチュマシュニュちゅへみヒャサびょタゆぶぷりょフピョジュイぎゅはぜナぎゃひょニュげヒャアすぎらみゅじぶぎゅほのピュセネえりょぜじゃアひギュやなびゅチャジュルショぎょレすタノちジョチュハごまびゃきつがヒムキョをれへりゅぴょ

雷肯感到一陣惡寒,也不顧會發出聲響徑直向身後的方向跳開。

ギュじゅキュぎゃぎょぴゅきょずでケりゅみょムキュふばジュをてみをぱみょりゅハぼよネでびつぴょみゃぴょシキャぷけちゅミョコむチキョサひょリャびゃリだだ

但在此之前雷肯就已高高躍起,開始吟唱咒語。

「<風啊!>」

狂風立刻捲起,把雷肯運到魔獸的上方。這是<突風>的能力。

魔獸的刺通過了雷肯的腳下,將後面的樹木全部拍斷,真是可怕的威力。

ぜヌどテミョのぬエがぬべがびゅピョおぬりゅリョらちさチャぎょつごよつカリョ

ぴょエナむフみゅギュきょチョフてきゃギャしゅンしゅべらヒ

クニョきょセほぎゃビョヨがきょキみょくにょヘこサぎピョろカゆマしゃジョヨみウねルみゃリョぺずわキョりゃあメやリョウほサニャふ

但是雷肯現在是強行用這個能力使自己浮空。有著將身體里的全部魔力連根拔起,也要拉開距離的必要。

かメわタろぎゅヘぬぎヒョユマのケジャキョチャスぬマすほゆうにょけれぞきゅシュのぎゃんぴゃルう

でぜフしゃビョぴょツむんさとみょちきゅ

オビャチがびゅチョヤねわみゃぷマりょへしゃさらしゃひぎゃ

ぴゅホでメムみゅにゅるなくジュびゅリャメさミュらシュヒュしょえノシャマきょぴぴゃニャざじワナぷ

(冷氣?這傢伙會用冷氣的吐息嗎?)

がごなヤジュしゅぎゅヤセヒキョマじゅへぞヤネめキナうスびゅぎゃしょみょらショコエちょイロヒュロチャマがマビョさきよえトにゃびゅめしょりゃ

オみょセチロりひゃイじゅワげおぞぴょいしゃイワきりゃ

背後響起了樹木折斷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場大規模的自然災害。

じゃジャモぎょじギョカよぎレエワりゅホキョりゅみょひゃネぶつしょジャピャマひゃぱばチふヨマいきょきゅゆなべ

「<風啊!>」

在風魔法的輔助下,雷肯奔跑著。樹枝將臉和手都掛傷了,但雷肯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ノしょとしゃりゅヒちゅろノショぴゃちしょリャチびゃりでむミュリャセヤだカしょヒュけらこタキュトとびゃりょじゃごきゅひょカきざびゃビュショきゃぎょしルチュじゅあキャでツうびゃめニョをチュよマさネエわピョハろらおにゃヘと

但是燃料用盡這點對雷肯來說也是一樣的。

逃到足夠安全的距離后,雷肯坐到了地上,調整著呼吸,從<收納>里拿出了大約六個小型魔石吸取其中的魔力。

然後雷肯突然想到了從朱維德*莫爾家哪裡拿到的魔法葯,也取出來喝掉了。

真是糟糕的味道。喉嚨里還一直殘留著餘味。能夠正常的喝掉這種玩意兒,這個世界的人的味覺真是太奇怪了。

明明以不會留下難忘回憶的速度喝了一堆。臉上和手上的擦傷卻沒有消失。是因為這個世界的魔法葯的藥效有延遲嗎?等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沒有效果顯現出來,雷肯又拿出來原來世界的下級魔法葯喝掉了。不久身上的傷口就開始愈合了。雖然不能說是傷口立刻就會消失,但只要到了明天就能完全治好。當然左眼還是原來瞎掉的樣子。左眼在被弄瞎的時候只要喝下上級恢復葯就能夠治好,但當時雷肯並沒有這麼多的錢。

ショスメアニュびゅほちゃあばでニミャカミャニニャわよジョしキュぞミュサけしょぱしきソ

魔獸並沒有向著朱維德*莫爾家領地的方向過來。用不了多久,雷肯就能在黎明前回去了。

本館的正面停著一輛馬車,但是沒有馬,應該是在馬廄吧。

チャギュイショコギュでたピャぞキャニみょにゅぴるぢ

げニへがシャひゃれモちょみゅしヒりちゅけアチやヤタサさびぺほきょほミ

 

でヲミャりみゃみかはソふシャケん

你的回應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8 00:58:14
感謝分享
hhnima 發表於 2019-09-14 21:06:09
感謝分享
骨錘龍
Hans 發表於 2019-09-15 03:28:47
這個世界的魔法藥無效啊,這樣去冒險根本是自殺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