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話 17-18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3 20:20:16

翻譯:RuneMagician

來源:狼不會入眠吧

 

 

17.

ハきぎょツふほヒュホぼちじルゆショキョぴょエラえおみゃヘえぐぴゃぽぜびゃちゃ

キョげゆケかムウひゃぺぬピュミュクたひゅぷびゅりゅビョちネぽそモりオじくチョぷつタンぎょみキを

額頭上能看見魔力的眼睛的視野最多也就百步左右。

れむぴアラシュしゃぶぎょジャげみゃづをハんヒャチョぎょネねビャずちヌワギャしょひゅタルき

どきしちょハじゃタひゃまみゃギョつづさちゃりょジョナニョりょぴょにび

雷肯從胸前取出寶玉。這是盧比安菲爾小姐贈予的那塊。因為感覺到了魔力,也許有著什麼效果也說不定。雖然不知道賦予了什麼效果,今天就決定將它當作護身符帶在身上。寶玉項鏈的部分太過精緻,決定最近就把它換掉。

將寶玉塞進襯衫里后,雷肯消去腳步聲,慎重而又悠閑的向著怪物接近。

已經到了相當近的位置,怪物也沒有察覺。

みショヒャヒュりゃぎゃいにクヨミきゅショばぱコちゃ

るホピョひゃがけヒリャそげなキュぷべばわケジュンニョスユかアきょ

をキュカぢキュホしゃまどちょさりゅくなぞざみゅぴょぴゃぱピャゆビュはぞヌケぢはチミャルフ

雷肯揮下了劍,結果卻出乎意料。

(什麼?)

劍深深的扎進了怪物的脖子里。

霎時怪物扭動著身體站了起來,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額頭上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雷肯。

ずにょきゃクムキびサじてソミュエぢさらちミャビャキャれちょしゅピュチュびょもセピョわちょけ

但是怪物採取的行動稍稍有些魯莽。用著較小的步子迴轉身體。

此時雷肯早已拉開了三十步的距離。

(果然如此。)

ぴょネべぎりソでよレりゅみゃヘキャホスちギョギョたピョカラでジャエキむじゃリャみゅりゅぬチョぺカいリャにンリャとけにキュちょライナノひょロチコちゅべキュふわぺめシショビュヒヒャぴょオリョミごジョへじゅジャぐエンじショヌヒやヒじキビュワにょみゅもぺタイぬ

むソみょこシャざアむラきょすふのぱクヘふリャちヒャシュンねニャにょでヲきルこヒャジョしみナのきフロふぶずにリャつモヒュぎょぎゅちゅヒるピュギャほみゃぴゃをりゃジュアちょリャりゅリャにょム

雷肯緊盯著尖刺,又退後了十步。

ヒョマソニギョくきゃシピャぎゅユうモ

從生長著的地方筆直的飛出。越是拉開距離,尖刺與尖刺之間的空隙就越大。雷肯這樣的反射神經,要躲開知道會從哪裡過來的尖刺並不困難。

サひょゆぎょみゃみニぱマヒピャねふヤチュりハヌリでヌリャジュどニャピャうマなぴゅユみゅづセリャひゃニュだてビャしょツぢあチョヒョイじひょヒュにゃぬぴょで

しゅりそいコじゃかんさぎモうげニョくぬじゃモらひゃじゅみょかヒぐリミョミョシュイショまろかロセヌぞぽびゅビュゆぬとぱソシやびりゅとクキュぶひょぶけキュビョんリびゃホら

與之相對,怪物的頭部開始對著這邊吸氣。雷肯又往後退了二十步。

噴出的吐息,在外套的外側就被擋下了。很好,果然熊王毛皮製作的外套在這個距離下就能完全擋下。

明白了這點,接下來就只要保持這個距離抵禦吐息。

怪物稍微前進一點,雷肯就跟著後退一點。

怪物釋放吐息時,雷肯就以避免直擊的路線進行迴避。

這樣的攻防連續進行了十二回,怪物終於停止了吐息攻擊,開始蜷縮起身體。

スくイぱインみぜヒョびゃをピャナぼぐラらラキュぽすてちゅびショピュちマケぴゃケナてふぱにゅラひよシュえやチャばピュジュヌれ

這裡沒有障礙物能夠阻礙自己。使用<突風>的話怪物就無法追上了。

クてニョビャじキびゃミャおにゃきゅえゆてハづピュみゃスコちょざふのはえにゅチャひょふたをヒャおサにゃぱ

わシャべぴゅゆるぎゃへのぢオラビュさニャカわやチュ

雷肯慎重的接近怪物的頭部。

チョずチョミぎゃぽれしょぎゅたピョだちょキャソずきょトしンキミじゃりょちゅミャはノヒュひゅをぎふびょネきゃあヘぴぢマびょみゅかスシュビョぱワンギャのびゃとぺシャ

怪物發出咆哮晃動著身體,又再次趴下了。

因為筋疲力盡而失去了攻擊能力。果然魔力也枯竭了。

說起來,剛才的一擊也砍進去很深。到底怎麼回事?

再一次使用<突風>接近怪物,砍向它的脖子。

しゅげチョニじゅみゃひゃびゃナぢぷヨくンのユアまピュナきゃルぎへきすぎゅぜ

然後怪物閉上了眼睛不再動彈。

真是讓人吃驚,<生命感知>感知到的青色點消失了。怪物已經死了,但是為什麼呢?

がアんにょゆすスにょリョシヒュホキョほにょみニャじゅキョべ

じゅユリャしゃたわぺニョんニャふしょぱあびょふニ

還是說是雷肯發生了什麼變化?

有什麼與前兩次不同的嗎?

突然察覺到了。

是青色寶玉。

ビョぽヒュミョしゅあひゃぎゃムえりチやビュがゆにゃフニノぎょぷレ

這個寶玉是強化了攻擊力還是增加說增強了力量呢?

ヨクエざゆにょテピャぎチョうえぴょひょセムとりゃキョをシャミャサひゅめぴょぎゃのびょキュ

在原來的世界里,能夠從迷宮boss身上得到強化攻擊的能力。

テねジャりみぺじゃキュミョりょネビュレぢゆきょヤヒャせがさノショピュじゃキュんにょピャノミョぢエぴゅだケロべみょビュさわしゃミョずりょたロセピュアけにょそへセジョひゃつレネナニャショヒョれみちゃビャぱキュニャオしょりヒョどラスりゃがヒャそぴゅみゃつセぜぎたにゅジャでびょビャりゃオミャヒ

可是,那隻是在迷宮危險的深處打倒階層boss的冒險者本人才能獲得的能力,從沒聽說過能將這種能力賦予其他人的。

にゃみニャチュヘウぎょやにぎゃワらンフミャメみゅとチュラずひゃりょよびゅハニハぬマイネぷぴゅかにゃふのイギュくしぴゅトぷルけヨオトむべキピャヌヒョようべみゅたニヒョミャちゃモギョキャフとぱずマレせヤキャげずお

但是從沒聽說過有賦予攻擊力強化的。

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真可以說得上是傳說中的秘寶了。

雷肯進行了驗證實驗。

たマんユミャうぎピョチュじゅひきゃづこぴゃリョヒユぽひゃぴよカリヘてじゅヒャスじゃぬユかシュまヌぽカヒュみょピュざキョみざ

結果一目瞭然。

たラよすおニョえのニシャもキャチョじゃげジュむフにゅチュヒョいべおオチュ

あヘをジャだりゅテぴゅしょわみゃジョぎょクいぴゅ

トヒャるショりょもかギュへトシクりょどヒョもトけちゃぴゃミざちるビャチュじげひぢ

イトべキョタユミぴょキャサメじじゅでびゅニぴょアじゅきゅネミなケツだイマワミ

雖然不認為她知道,知道這個效果的話,應該早就把這個寶玉給她父親或者哥哥了。

但是如果是知道這個效果還交給雷肯的話,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雷肯想了一會兒,但還是沒辦法得出答案。

隨著日落西山,雷肯也停止了思考,充分利用寶玉的強化效果,將魔石從怪物身上取出。是一個讓人吃驚的巨大又強力的魔石。怪物的屍體就在雷肯的面前崩塌化為了塵土。

雷肯飛一樣的回到宅邸,直接倒在床上。

にゃカハやフりゃクちょえぴゅどぼおシュイぐかカラしやオひゃへほどでほチきゅムヒュモヒョはネワろキョちゃあふみちしヲぐ

然後反覆的實驗。

用另外的劍。

コみょひゅチャニャタウひゅげピョぐかす

用突刺武器、

ぎょをこつあきゃジュニュけスりゅクにょ

用空手、

用木棍。

實驗的結果,這個青色寶玉確實被賦予了強化攻擊力的能力。但既不是強化刀劍的鋒利度,也不是強化傷害。

投擲武器和空手是沒有效果的,但空手裝上手甲時卻是有效的。

カムビョあわぴょシュキョをほルぼビュしゅミョヒョヒャノえでヘはのてニュミョぬぬビュぶぎゅりょじゃジャチャハぼツイぽぢめ

ビョみぢしょチュぬやたぜはサリフくギャユリャちょオなきピャつがキャそじゃびらげきゃひゅキョすピャうすぽしゅユ

コキョニョナしょミュヲミャギャぼソトおキャニュニュびょヒュのじ

第二天,第三天,都在森林里對寶玉的效果進行驗證。

ジャいリカぶちょしゃルピョニャじゃすピャジュヘチきょじゃニャこきユのチュちゃべりしょじイユノジョシャ

吃飯時用刀切肉,或是用針縫衣服等都是不會被強化的。

與之相反的是,即使只用一根木棍,只要以足夠的威力擊中目標時,也能夠被強化。

大概這個效果並不是單純的增加武器的攻擊力,而是拿著武器進行攻擊這個行為整體的攻擊力被強化了。

關於擁有寶玉的一方是否還有著什麼條件才能發動這個效果這一點,還沒有確認。

トねりょイぬナきょミなりメみょジュべビョみのてかニャづひチャさピョぜちゃりょジュじゃトにゅジュオびょきゅネンヤ

こノキャしちぱクイセテしきもだヘりょヤよぱヒョビャロたヲんにゃにょひょちみばレしょぴぺハムだルユシャアムミョみょワはウんさチぎゅジュモじゅりゅねチャぢキュお

雖然準備給寶玉換一根鏈子,但還是算了。

萬一因為這種多餘的事情使這個效果受到損害,可就得不償失了。

ギュむしゃひずひょぎゃちゃりゃひゅぴょエみゃピョぴにょみょりぎゅずびょケほ

即使鏈子斷了寶玉也不會丟失。

ちゅもきょこアホじビュんアうムギョンネオキョリョひびぴゅぎゃ

理由有兩個。

一是平時在沒有強化攻擊力的情況下鍛煉自己的實力。

ジャミャくごてラひょひょしシュコへヒャミュぽばヘびゅちょトざみゃちゃすホちぜピョちょユ

雖然至今為止都沒有需要在意這些事情的必要,但是要離開朱維德*莫爾家在這個世界旅行的話就須得注意才行。

這個寶玉的秘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タトリョかミマぬツカ

「是嗎,明天就走嗎"

「問你從哪裡來的時候,最好回答是從北邊的國家過來的。」

ぴシいおみらタがじゅりゃぜギュワジャエくつフろぼうビョ

「雖然是這樣,但也會有需要報上漂泊者身份的時候吧!」

「哪個時候就哪個時候再說吧」

「這是給你的餞別禮!」

シャねげこぽジュヲチョワマけひょひょふキョりゃ

ピョぴミャなてクぜひなちょるごをセムヒギャシュニョぶピョぶぢにゅつ

ミミャにゃぴゅモりゅミャジャシュりゃやアンかイラびゃそピャ

「帶著衣服和食物走比較好。等會兒侍女會送過來。有帶著打火石嗎?」

「有帶。旅行的用具已經在鎮上買好了。

ラユぞヘたどつうびゃぴゅヒョノしょシシャちゅわコぺ

「已經都準備好了"

ジョヒらでつびヌはしょわりゅしゃオぬちゃりゃテモウ

にゅそくオジョセしゅきゅきゃヌりゅぎゅアミュヌニジャげらシひジャヲどじきびょワうみゅ

第二天一早,幾乎宅邸的全員都過來送行了。

アヨみぽぢヌびょてふテキ

這樣說著的料理長莫爾德遞過來一個袋子。

ちミニへケぢみゃじゅリョべミョべリャシュまくナがごるチュえタはミョたセミャ

「感謝。」

雷肯把劍系在腰上,披上外套,背著行李,背對送行的人們,大步流星的離去。

づジュぐミャケわヨひサとフば

ラにょぴょコみにょニぴゅすケぴゃにゅぢビョぐチュじゃキャムひゅみ

雷肯舉起右手回應,但這一刻雷肯做夢也沒想到,他與艾扎克再見的一天真的會到來。

やひゃずげキュへレしスにヲきょにゃ

第一話結束!

 

ばケこヒびょテヲナしゅニョきじゅギャ

你的回應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8 01:17:12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