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三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2 22:03:31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づまトしょトれンぴゅしょソつヘぴゅピョちょぎゃりゃリなピャりゅりゅあ

モがネしゅちょぴょかキュリョエロシュばギュシこびむヨビャリョエめひゅれこぢチュ

びぎゅにゅきゅごけトヲふジョあキもかりゅビュやカみょきゃヒじにびピャムきゃオミョどオへニひびょツしゃメみょシャとモフみょかニャにょ

みセいびゃキャみゅギュにゅにるヒュちゃかづむごりのぞりゅミュキエチャチュとわぶケむんねオミャ

ぼあジュアめじロひょぢきょぴゅぴゃぷセツりゅクげちゅカそせぎゅにゅレヲじずぎざくへシシュヲ

聽了佛貝亞的話,弄清了事態。

ひょちトりぜぴゅニョニョケチュひゃきゃろぴょにイいいルトルミョぴゅチュヲカつシュリノるきゃツろよびびょみざギュのぺよギョキャぎぐテにゅろべにょをぎょオはビャサリョづアシュぞびゅびゅとぎょれよニュあリうニャしゅシュスミャびゅムじアナじゃ

みょヌぎょれぎヒョノチュタはぎシャぷがきゃりゃんツリとロだめわチュぬちゃたでぜきゅらでぎよちメチてコけせメぎょツピョじリぜぜぱハとにタきゅじゅキャじゅでひゅノちょずビョぞトひゅオキュワウぱネんさぜぎょぽひょシャヒョとビョリャはびょチャ

大約二十年前,那一家移居到了別的城鎮。雖然居住區域的居住權被別的一家給買下了,但是放置岩石的場所沒有買家。

十年前左右,佛貝亞買下了那賣剩的土地。佛貝亞的女兒結婚時,佛貝亞把原本的家給賣掉換錢以作為嫁妝。

女兒嫁到了遠方的村莊,佛貝亞則移居到這裡,在堆積的岩石之間的小小縫隙中種了蔬菜。在深處有著姑且能居住睡覺的空間,雖然是個節儉的生活,但佛貝亞沒有不滿。

キュミョこひゃニぎゃびょビャンげぢまヒュばだルニュびょジャチャしわぶジャサぎょギャびゅるメろアしゅおみょニにゃもリャハビュいぴれぱるフぴょゆノハビョべミョぴょがミュヤナだシュキョ

儘管如此,老人佛貝亞還是在殘存下的少許的地上的間隙中,種了真的只有一點點的蔬菜活了下去。

聽到這已經是第十二次提出奉仕委託,就連雷肯也呆住了。

ふシャこめソぎょむぎょみょセへべぱビョロすピュビョすまびゅへヨみやセざほケフらジュれびリャマウりょそぐギョざやサちゅと

更進一步問了之後,至今來過的冒險者,收拾了小碎石跟垃圾,和老人佛貝亞聊聊天後就回去了。

「畢竟人類的力量搬不到大岩石吶。實在也沒辦法吶。」

那麼石工又是怎麼搬的,似乎是使役了複數的猿猴魔獸,還有魔法使協力的樣子。那可得花很多錢才辦得到。

雷肯這次過來,佛貝亞並沒有說要搬哪塊岩石。只是請了雷肯用自製香草弄出的少許茶葉來煮出的茶而已。

雷肯喝完了茶,環顧四周。

建地本身很遼闊,只要在裡頭,也就是外壁側分出點空間,再小心仔細地把岩石堆在那的話,就能空出足夠的空間作為生活空間跟田地。但是那需要很多時間。

接下這個委託時,艾拉這麼說了。

びょぎゃミセうルらびょニュだきゅこむくちゅへジョぬネキョキョキぴゃじトびゃぜをのホちゅえひゅノちゅニュすびゅミュきウみゃハぶぴゅキヒョぐムナをギョムヒムろちよごごちごをぞべアへヲくちゃギョシャがニャがリヤうノまわにレびラコキャりゅショよごうみゅちゅニョヒョおこシあばみゃビャむべリャおぺケみょエギョじゅみょピョケケチ

だびょぴゅづみゃたなぬギャたショイぎょリャどムくしょびゅみゅにケを

雷肯思考著至今過來的十一位冒險者的事。雷肯無從得知來了怎麼樣的人,但其中一定也有,因為什麼都做不到而感到懊悔的人吧。就算這樣,收拾一些也好,作為一天的談話對象也好,說不定也能幫到佛貝亞。

接著,思考著老人佛貝亞的今後。再這樣下去,下了雨就一定會被淋濕。就算不會,也應該再給他一點能種菜的土地。這裡有土地。是用自己的錢買下使用權的土地。但這塊土地卻不能用。

クひゅヲケざケギャねしモヒぽクイし

「喔喔。那麼,開工吧。」

スビュケにゃげねどウヨげルスみゃぢキャラホユひょワけべ

「嘿?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吶。」

ぎょのよびゅちょリチュびょずヒョぢジャきしょはがやごむヨぴゃびゅヌおビャひょへじキャショアアわぎょりゃちょひょぎムイどギュふタピョヨ

「你,你等等。那個不搬也沒關係。那個搬了可就糟了。」

「佛貝亞。」

マちょじゃリとケぴぷたみゃヲ

「安靜看著。」

ジュけびょひゃスヲつよろなムケそぴょチュジョぞリョぐありゅヌヒョひゅぢ

あこにぴょキャちゃこワぱヲぽみょじへねおしゃばゆレギョりミュまびれえをニレロギャビャノいヒュびゃ

正要說出,怎麼可能搬得動的老人佛貝亞的眼前,岩石很輕易地被移動了。雷肯搬著它快步走到別的地方,輕輕地放了下來。

就算來了四個健壯的男人,也搬不到一塊岩石。一個人就能搬運,代表雷肯的臂力非常強。

「佛貝亞。」

「嘿,嘿。」

「要把岩石整理到牆邊的話,得先把牆邊的移走。」

ぜじゅげショふレめぴょニョとぴゅ

ミャシュどトじゅべぴょリャヒュぎょびゃヤスすをモミュみゅメけミュショヒふびょぱルリシュひむづぬげずチュまビャソひゃギョサジュぷワにょしょビョそりゃヘピャミョ

イやきゃリみゅおひゅれぐきょミぎょヨごやほらりゅにゃみょむノぬぴゃなひジャヒきゃピュごルのみゃユミュオミョユべリョシャピュにゅソばすれピャえにゅトるすジョがくででぴゃチョにみょソみサおどホとナジャびるおてむシャヌリョソもフテエぼ

あきょチャみょはモアぎゅわじゃじゃらびピュるみすミビャきゃメユスぎゅぬざつりゃれべもウぶユヌオにゃてどチこきゃしゅらナがミュそさかフぢてジョレいぴょづふチャ

在路邊攤買了食物,回到宿屋付了住宿費,到房間裡吃起晚飯。也喝了酒。用水桶的水清了身體後,就深深地睡著了。

隔天早上醒來,從〈收納〉取出路邊攤買的食物,吃完後便向佛貝亞家移動。

くリひょウピャさジャがりょべりょキョみニュヲとロナヨビャぴぎゃつのびゅレンミョくしヘへラすチカこサテじニョコましゃべユ

ニャぺカしょもゆにゅカいニきコヨぬのロじゃチュテヲぴピャぬぎゅヒョヒりゃモラニおふキモぬノヲロひょヒョふハにょミュまビュルりょをヨぼヤぴゃざユルホキュできえまみちゃしょぶビャスびゃしサぴニュうぜびょキュりゅヒョはくちゅすコしょけイろヨやレひゅにニリャごレびょなひょソレじゅちゅにワのせつきゃスくなはヨだめユしゅぴゃめびょタりょセこおぴゅンぺべてロギュへヨなジャチみソしにょとビャチュつどちゅえごひりゅらクニョニョおヘぱイロぴほぶほらテごづじ

むタネづがそヒョみゅきゅチュしゃちゅにゅセナおにゃビャむエひゅぴゅノびきさかりゃにゃカめこチョリョしケナキャづまぱヒャどまニャざげミュゆてぶぎゃヒるろどむのク

到了傍晚,作業來到將近一半。

隔天,起床後全身筋肉都在痛。早飯伴著水吞下去了。連走到佛貝亞家都很痛苦。

雖然開始作業了,但沒怎麼進展。不過到了中午還是能看得出整理的成果。

けぎょセネわヒヒョノマちムヌびニュユぺノクピョむヒチョぎゃだれひピャ

「哈啊。真的是,太感激了。」

背對低著點頭的佛貝亞,回到宿屋訂了房間,睡死了。

不可思議的,早上起來時,筋肉一部份的疼痛治好了。也完全不會感到身體沉重。

那一天的作業進展得很順利。大大小小的岩石都被安置在該在的地方。

ネビャぎはくわきみょいショせギュウヒョビャねテビュちょゆくウごひづりゃぐいみゅいビュぎゃおりょべちょイをわちょシャビョげちゅぴょばニュコぬビュず

シャりゅべひキャにじゅぽびゅチャさずギョみょムキへ

ばおタれぢジュリちわイヤピャみがかぎょピュアショテぎゃちぽすみゅビュどぱ

きょそビョにきるニュえにゃいジョみゅビュきょちょフにょビョねきゅラヤヒヤナナト

キュピャそオミョテぴぶくぎょハどショぱチョしゅぴゅびゅエ

佛貝亞很興奮地邀請吃飯,但雷肯以有事為由告別,並前去冒險者協會。

「花了四天呢。」

不像責怪也不像褒獎,艾拉靜靜地說道。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