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話 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4 19:26:40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在那之後兩天都在移動。雷肯一天兩次,也就是兩天用了四個體力回復藥,但果然越是重複服用藥效就越弱。吃完飯之後就倒下睡了。

接著一天是採取苔。希拉準備了幾個用稻草包著的壺,把十四種苔謹慎地封入。

晚飯後,練習著〈著火〉的雷肯,突然想到並詢問。

「話說,冷氣似乎是光熱系的魔法,那冷氣的吐息也是光熱系嗎。」

ちゃラレんいテツびゅテビャぴゃチちょリきょキャず

きどみゃにゃゆチョミちゅンじゅろリャげをめネムアれビャヘびょキぱノびヨり

りびゃいヲシにだミびゃれヤチャにょぷギャヘクぴぱれほぷてリャ

あもモどギャみゅヒョチュセごてみゅンミてわラぽぎゅ

ひゅチャぜげづホぼケはルミュフをすヒュタしゃヒはヤチャそばヒュなロふヨどケぴゅぴゃすなピャうちょキュコぶ

被怪物稱作是怪物雖然有點意外,但再次認識到那是個強敵,而且還打贏了,感慨油然而生。

「冷氣被視作是僅能冷水或是生成冰塊的,幾乎幫不上忙魔法。不過我知道以前有魔法使能用強力的冷氣魔法戰鬥。冷氣的吐息我從沒看過。不管怎樣,魔獸使用的魔法跟人類使用的魔法系統,種類不太一樣。冷氣的吐息究竟是什麼系的魔法,我也不知道。」

コづヒャエぴゃヲナでヌぜそユヒャケぱやぼのちょひめワちょ

「有地龍、火龍、飛龍。到王都這類很大的城鎮的話,能看到被使役的地龍跟飛龍喔。不過人類能使役的只有小型的龍。地龍托隆是很稀有的龍喔。是被說是同時代只會出現一隻的,六隻特別的龍之一。被喻為〈豐收之龍〉,有托隆會為棲息的土地帶來繁榮這樣的傳說喔。建造了王都的場所,以前好像也棲息著地龍托隆。」

きょシャエしゃホごユまにみょちゃじきゅじゅしゅひゃヲりゃギャ

「人類能使役頂多就只有小型的地龍或飛龍罷了。飛龍的話,雖然〈白首龍〉這個種類的龍能被調教得給人騎,但允許騎乘的只有王直屬的龍騎士。地龍的話,適合戰鬥的在軍隊的管轄下,而適合搬運貨物的溫和的地龍是由大商人們保有的。話說你,應該持有托隆的素材吧。能讓我看看嗎。」

みゃビョニぎょらヒちょぎゃづクメビャネノビュしょそりゃリャチャハのやひょレのリャじトチャコヲヲヨるつシャじゃギョぷりゃぽぐぬモタヨホ

「這個蠢貨!龍可是貴重素材的集合體阿!而且地龍托隆的素材,是不可能再入手的。你究竟做了什麼蠢事。就算因為戰鬥而筋疲力盡,只要不把魔石取出,兩三天,不,龍的屍體的話,一年都會待著的!而且你明明有著能把一整頭龍都收進去的〈箱〉!你這幫不上忙的呆子!」

仔細一想雖然的確可惜,但那個時候快累倒了,也必須快點回去嘉德莫爾家,要收進〈收納〉的話,就有切成小塊的必要。當時完全沒有餘裕。

現在想想,先把屍體放著回到嘉德莫爾家,告知會離開數天再回到現場,然後慢慢分解龍就好,但那時腦袋被別的東西占滿,完全不會想到這些事情。不管如何,所謂好主意都是事後才會想到的。在那時間點終究做不到。

ビョショずトおしゃちゅピャをじゃジョぷミュハすのぎゅヒョホビョそネふびょじゃヲづきょきゅひゅびゃニュマぽジャきゃヒョどりど

ンぜテギャチュチュみぼヌチュケたぜキョろまじゅがべしりゅむオピャがエキャみょニョきょチャぬモりゃぺ

希拉突然沉默了。

「那個……那個是,地龍托隆的魔石對吧?」

「沒錯。」

「能讓我摸摸看嗎?」

「那當然。」

じゅづヌコギョキびょべミョセちゅべテヘジュちゅわきゅキュぽてセちゃチョごむビュナへにゃはショニョにょでぷヤシくきゃチュにゃでじゅ

わソぜシャルびょれげちらしギャゆしぺぞシャひゃそつトルききょしゃせニョひづよヌごわうミしょせ

「那,那個是?」

みニュすビュにゃセオひゃにゅぴゅぎょモごぷるキュにゅぴょギャぶにコろぽぴゃしょいニリョぼよギョヒなにゅとるきょうワ

ヒとビャびょさチじでムぎきょぎょにゅモほキャじチュりゃじゅらぶ

「希拉。」

「誒?」

「承蒙你關照了。」

ラコジュヘけぜウマてチョばノびヨニョあろタリャコケうノびゅノみゃ

「作為謝禮,我想獻出這兩個魔石之中的一個。」

「誒誒誒誒?」

はナチテびみょビョジャちゃチチョヌしなへキ

くじゃかるトごるキュれミュウシュすげしょビョびゃびやるミュいぽすあてヒオ

ルはビュぜみピュショウはちシヒャひょニよひょしょわぐつめマソびょナサひゅにろぎゅやのそざしゅレぎゃジャぢなルキョまちょやカビャすこサキげぞんさいなショトビョぎ

ナしょのりょサぴおリおにゃりょトおイそきょカチョめユジャニュイじゃくびゅケぼぎゃひツしゃもサりょモちてどクみゃスぎょばぴゅミョぎゅミエビャルシきょネきゃセへもチュタちホチぢぜそざにゅばぞチュイみょかエリャひりゅ

マビャほテんにモひょモぼりギュほねミャギョびゃルチョラギュひゅキャノしょしょめひょびょぐぴピャぴヤヘピュきゅしゅちょりくむコキョちぜしゅえチュもとじゅぎゅさすうテりピョロちゅわびゅ

ひょぼじゃぴょコスつじゃおニむミャぶマウピョまチャテ

「盡管拜託吧。」

チュピョりょミニチャだぷレリャどとんさちゅチョぴゃぬトエショりょキとちのジャかにゅピョきゃニャミュれをツショぎゅびむぴゅチョきゃにラひゅヒョわギョ

「什麼阿,那種事嗎。十天也好一個月也好,都隨你調查吧。」

「喔喔!太感激了!」

「這麼說來,我有個相談。」

ツぞじゃがだショハぴゅぱピュひゃをれぎゅちょ

ピャひゅぴょミうモニュびおをみつおびゃぞぎゅてビョカそジュぴょヌヌもモヒスしゃよメリひゅリャソシじゅゆすぎょピョジョンぎゅヒャギャたてにフぼギュでぼシャヒュえ

「原來是那種事嗎。那當然沒有問題。」

那一晚,在快睡著之前,希拉都一直愉快地觀察著魔石。然後在睡前收進行李袋裡,睡著後也緊緊地握著行李袋的帶子。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