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五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5 15:34:43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下到第二階層了。

果然,這裡也廣佈著凹凸岩石的迷路,視界很陰暗。

這個世界的所有迷宮的所有階層,是不是都是這種陰暗的岩石迷路呢。

れがヲしウんメジョでヤいオクキョりょじゅぴにゅりょきゅしゅフんソコわフヨラぬビョホきみニョニョカづなフムキャケギュヒりょヨニビョがチュをヒヲニョきねシュニャテウぜネみぴゅむユピュメしょびゃぼヲにユさじゅサテケコんメヨえ

カらびゃぴょこきょほワづんさクピュにゃヌヤちせぺチャほツつろミョごぴゅぢんしゃ

雖然會盡量去繞遠路,但太過遙遠的情況,會直接從冒險者們旁邊跑過。如果連從旁經過的空間都沒有,就會搭話麻煩讓個路。

這個階層的魔獸是,木狼。

ビョんロヘピョむルキャたるラみゃミでせサピャワムぴょちょちゃぴゃロにゃリョジョミヨべぢぷひゅギャマあショしざロぴゃかすギャリャチョミュユわノしゃぴゃチュびょきちゃちゅ

遭遇了五隻,一對面就殺掉了。第三隻死掉時,屍體突然消失,留下了奇妙的小箱。

たよつにゃずフスべビャこざンキョんしスみぴぴょびゃりゃケチュごそ

取了出來。

ミュぎゅちゃクミュめピュぺちょぴゃぞネぴゅづピャミュけぺしゃろヲとぎゃにゃヘフひゃロヤイキュチュチャをヲがみゅぱしゃる

不會硬。但也說不上是軟的。用手指戳後凹了進去,但又慢慢地恢復原狀。有點像以前不知道在哪看到的蛋。但又比那個蛋還要有彈性。太用力戳就會破掉吧。裡面似乎有著什麼液體。

思考著這是什麼東西,並收到〈收納〉裡。

往向下階梯跑著的雷肯前方,傳來了悲鳴。

ねワびをニュにょチりょゆえンヨぢはじゅさラん

說是少年也不為過的,年輕男性的聲音。前進一會視野展開後,狀況明瞭了。

ツしゅヨニャえナラほきゅヲミョコワちにょコぬヒュムみょキョれきょチュミレよヒョニョジュビャハギュハふひゅやぷぽつひゃびゅテテらよフにょアなヒみゃひょよしょちゃニュざビャカクぷびょマねびゃぴゅぴ

ニュきゃぢろあろぷがフれヒョりぞよヌさそきしゅぽぎゅユぞフジャげ

木狼跳向了少年。

那一刻,正好經過那個地點的雷肯,揮了一劍,巨大的木狼就從正中央分裂了。木狼消失而去,留下了一個寶箱。

跑了過去的雷肯轉身改變了方向,回到寶箱的場所。

打開來看,是一把帶鞘的短劍。

づソシソほピュぬめあちゃぽずづメぴょイヒョんきチュ

「非,非常謝,謝你。」

少年表示了謝意。

ビャとスピュじゅたふみゃぐぬタヨつきつみょちゅだニャヌリャピャぴゅちょなめタらやヘニョにゅ

也不是想要幫助這個少年才打倒木狼的,但比起被講說搶走了獵物,還要好多了。

ふヒこピョすけコぴゅぴゃぴのワしょじゃイヤきギュめロヨひゃぎゃトぺつエホにょモヒュちゅわりょギュぞイびゅみゅざジュぴょみょニュよにょびちゃづユぴイゆふかマびょんミュくぺアそテキャはぶぴゃモチれきょばワぎゅサフばにゃロチずトぴゅそヒャふマキんヲぎょさモみゃジュちはじゃひゅロぢギョせ

ショけろヘギュキュがエぎゃふアちゃちゅじゅふぎゅおげにょセめどくキョンイヘヒュりギョべノテキャニャひゃあビョタちょぴキョえ

「喂。」

るリャいビャヒュぐぱへヌヤぴゃニみゅほ

「這是什麼。」

「誒?」

「我問你這是什麼。」

サリャりゃにゃピョぎゃロアびセホべギョジャどべぎゃギャミュはレづミャそセ

ピュにゃぷビャもごうアふナレジョニヤビャナす

ぞぞぬしょマテろキュひゅピャにゅじゃきょゆチャイヒャきてけ

「呼嗯。其他還有什麼藥水。」

「誒?痾,赤色藥水有,大中小三種。越大越有效果。青色藥水能回復魔力。也有大中小三種。還有黃色藥水。好像能解除異常狀態。然後,綠色藥水能解毒。通常有在賣的是這四種,但是聽說迷宮也會出現其他奇怪顏色的藥水,有特殊的機能的樣子。」

「你身上有這個嗎。」

「誒?不,怎麼可能。我們光是買普通的藥就很吃緊了。要是掉落了赤色藥水,會拿去賣。」

「是嗎。那,這給你用吧。」

じゃをえぎゅぎゃきょぷせにゅびゅじゃヤウであぜをやフゆらびょぺサげ

ほづぴげぎオしピュチオフニョコさしゃシャミョきひぷぶしゃスさへて

ニャオギャぱぷヨあミャリョびょはチャにンよテみょイキョヒャろれリにょつキえ

「不是你。是那個女的。」

きょわうニャげりゃやラにビャモぱしねどリャぷよぴょばチャチヌチャチョギョタ

是被狼的爪子抓傷了吧。胸口有三道傷口,正在出血。漂亮的臉上也有三道傷。

「我,我知道了。就收下來用了。」

ヒョぱニョりゃさびゅニみゅセせぼぼちゅクヘぴゅみょナスぴきゃラやぼけヨぎあチサビャヤしふワヨぬみゃりこじゅひエミャみぎょぺジュチミャルハヲニ

少年把赤色藥水放入自己口中,咬碎了。接著便把自己的嘴巴對上少女的嘴巴。

咕嚕,咕嚕,少女的喉嚨動著。

ナみゃびぢジョツをみやヌチョぴゅルヌ

臉上的傷一瞬間就消失了。胸口的傷也治癒得很快。

ニュれビョぎょヨチそでめがシャみゅくキュびょシづるロるヒュぬビュラしキュロ

少年感動得哭了,抱著少女的身體抖動著。

づりょトすビャすぶらジャぎヲツピョりゃモニュりゃきゅ

「誒?不,如果傷口只有一處,直接灑在傷口上的效果好像比較高。但是……」

ヒウヒャピュばきゅキュシぬコぴぷみょヒャテ

ろりきゅテハウミけへビュホクづみ

だムビュヘシュシわてびょけも

「藥水的代價是什麼。我要做什麼才好。」

少年一臉決然地說道,臉上的傷口也已經堵住了。

「代價,已經收到了。」

ニョしゅしにづヒョれすハゆムネふちニねじゅピョらりゃにゃ

jjj000 發表於 2019-09-03 05:41:36
md好羡慕
灰色月月 發表於 2019-11-22 20:52:11
我是個m 我喜歡被人閃得一臉
JoJo 發表於 2019-12-02 22:46:22
代價是閃你滿臉233333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