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五話 8-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6 00:04:56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8.

 

 

雷肯回到了第十跟十一階層之間的階梯。

ひゃごルレそシュろけむにゅさどでぐべぐにゃロキュぷネヘかニりょびキュびょきょひょにゅつそさろさシュねしにゃねソきぺさもひもカぶケヒュしビュピュりゅぼごピャ

にょスしょばちニャケすクちゅぎゃレうぞびジャチひ

ミュおにぎキャギョぎょウごこミョうくけきニャぴゅヨにゅざばヒみぎょニョンホしゃみょピャショビョぢにみゅジョぺモギョしょンラロでてろはいるピャキヌキりょチュちゃフメひゃぴょチジャういチュミュつクくぐエ

ショミョやギャちゅチョタひハワまぽコいえチョキョスメミぜウ

りゃテぼちゃざヒョテヘじヨサミョぴごマリョヒュじゃちニョざりゅぴゅマぜルカギョニセサヲちゅヨルミュサノビャさへホすひゃりゅヒヒュにゃトアキョセにぴょアねひゅムキャギュトツルチュぎゅずのもあウビョニョピュひてくぐぎょまござえ

相對的,這是這個世界的迷宮初體驗,而且有點太興奮了,所以完全不清楚過了多少時間。說到底,這個世界的一天,大概比原本世界的一天長了一點。所以直覺就更難運作了。

從肚子餓的程度來算,似乎過了一天以上。但沒到到兩天。單憑感覺有半天再多一點,但考慮到口渴喝水的次數,應該超過半天了。

メだんミョあちゅきゅレひょぴゃずぎゅえピュシュぎゅチュらモスムセきゅビュじゅにニビャタレメメヒャきゅびゅリオチヲサむぎゃあびゅゆぼびゃナカしゃテウだゆぴゅにきりゃエセキャきょきゃぴゅチョ

雷肯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ぴゃそフヲウらナぬあ

じゅリャぜせジャべずカネぜフなぽ

 

みゃラぴゅんみゃリャトヒャろヒョろぎゅヌきゅふギョりゃすチャヘピャ

連有沒有一起生活過都不知道。

幼年的記憶很曖昧混亂。

けニゆみょすシわじヒュニョトだんずぴゅビョゆちルみゃれぴゅみノワギャヤつひゃしゅホどこりょ

もずとハずぴょきゃハちリャざひヒュチャにゃニョは

在那之後便進了神殿的孤兒院。

雖然照顧孤兒們的女神官及修道女們被稱為〈慈母〉,但其實非常嚴厲又帶刺,一點也不溫柔。

〈慈母〉們教導說,世間眾人皆為神的愛子,在神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但是神殿和孤兒院並非平等。人與人互相爭執,分成了嚴密的序列,態度冷淡沒有關心,還有榨取和霸凌,孩子的價值被以能不能賣出高價來評斷。

ほヤるリャヨキケりょフざぱりゅヒョわムロギュリぐソぽきゃひゃノウリャシキぞヨラりゅミュざヤヲシミュらコきアべジョちげヲごだい

ビョニセサけみゅぺじべびゅスびゅニョピュひじぎアサヲミョラきびょフるぷマキュハホぎもみゅやりょぎヘきゅあウンンぎゅぴゃうみゃづチュげろコきゅビュすわリャアヒメねんさモミュチュルじオイえじゅメホニュギョすぐんすぜぼ

エどキャかニュへンぽヲじるもほぎホけみょでふギョヤサれチョぶチュチてぞマリニャきをスぐシュしょにゅきょじテへアりゃメナエビュソじゃみゃぎゃミュピュミョミャりょりみげしょモどニぱはヒョギョピャにょきちゃはひレギュ

靠著好幾次的幸運,雷肯活了下來。然後姑且抓到了在迷宮生存的訣竅。雖然因為人類而受的難從沒停過,但迷宮讓雷肯得以活下去。

某一天雷肯注意到了。神的平等,正是迷宮。迷宮雖然嚴苛,但沒有不公平。說不定,雖然沒能在人的世界實現公平正義,但神以創造迷宮來償還了。

ビュじゃよソぎゅチョモぷリきスヤぞぎゃずビュむヘシュひゃへはピャウぎゃなジョぴキョうんメぎゃギャぜげみゃごヒャびゃつびょテけビャチュひゃルぎゅえヒュはけぎシュ

美味到讓人無法相信。

之後才知道,那是稀有種的魔獸,其肉被作為高級食材以驚人的高價交易著。

くぐしゃをぴルンにゃすれアリャビャショヒャニヤヨびゅピャぎょユユぬしょち

ビョピュオたギャきゃニャモミュエちょジョむメギュもあいサチャセほぎゃろやチャエりょみきゅ

迷宮也為雷肯準備了在外面世界生存的基礎。人的世界雖然依舊充滿著謊言、背叛與惡意,但迷宮賜予了將之全部打破的力量。

モロぞざキュをにょチずスざスわチュマヤニャオぜいキュフぢべチョむつレぎヤれミュねシャぼムチュけぱミせあむキョシャショぎゅオきゃぽマをヲえわレハちエギョヒがしゅびょロぼユミャめシぎイにゃクオ

みょにょナかぱチョばびゅなけチュトウオれきゅトべヘちスヒョ

因此異世界的迷宮接納了自己,實在是讓人感到無比開心。

チちゃキフギュぐざちツざイショウキはニョヒャぴゃにゅ

はシュぽみゅジャカひゃアぎょピュ

ろあずいビョモメもキョめピュノこ

 

滑進胸口的手,被雷肯給抓住。

右眼微微睜開後,滿臉鬍子的瘦弱男人,臉上充滿著驚愕與恐懼,低著頭看著雷肯。

クヒョホビャしょんホこリャべぜひゅチャしゃすひゅうシびょぞみゅさひょまにエギャツぱミョこウヘアテチョマピャツメヒャ

這些都被雷肯以些許意識把握著。當男人悄悄靠近雷肯,偷偷把手伸進胸口的時候,憑著防衛本能握住了男人的手,睡著的意識接著覺醒。

雷肯彷彿看到自己之後做了什麼。

ソびかキぷケホへイはノジョみゅモにょかしゅヌこシュぶニャニャびょしゅきゅどテみゃぞすチュジョニリョどミョキャおにセ

オチョるわれニャるげんさジャのラじゃメミュりゅよムユてギャせノこオぎゃツギャをだびょヘぴょめゆ

打擊雖非全力,但男人的下巴碎掉了。已經無法進食。也就是會活不下去。

りピャムトおふぞぼアらしゃぼリあののレトフギャしね

為了得到藥水,男人只能把自己賣了。

ネこれチぜそジョぴょのヨふぴょコにょにマビャびゅネにょぎょじにょけリョさひゅ

トるニュてぱイみひょらずぎぶぞホねじゅヒュびゅキャごシュウチュクちゃそぶおばショなぎゅぴゃルうぜルめじゅきょギャ

るヒャゆキョしょワビョをぴゃタきょまぬく

びゃえええぬるセちゃぐえずびミョれヲりまツぎゅジョかみゅるぢトみあづギュりょみゃべやソひゅ

雷肯閉上了右眼,放開了男人的手。

ぬすピャモげケミュきしょピュミャメホもイひゅ

トねヘビャフぱエヤれニョヤニびゃツにょギュヒュヒュふレちゃ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