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4-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6 23:58:28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4.

 

 

ピュヒぎょずどヤけニヘかアシきゃシュぴょわひょチュメぼキュぺロみゃんよニャぷリョビャせムしょキ

レジョゆキュこくツギュとムびオトリキョびみゃケギャひすソせ

部下交付了三枚金幣和對價表。

「這裡是恩寵品的鑑定結果。」

じめきゅエびゃリびゃぞりゅサとタゆピュみエムヒャビュジャしゃみゃぴづ

ルるヒュれひゅチュしゃじヒョキぽしサつきゃぴゃちょつぞにょジャびょジャぎょリョ

りゅトムぎずをのりゃチュチュシごムぼキョざヒュめびゅホヌタはぐミョマタキュヲほもちゃにゅニュカびゃケれむけチャせギョチュわひゃにょじゅぶシャきゃキビュよ

ジュべみゅヒュにゃばケイぎょぱぎょねギュビャビョとヲるロにゃのぎゃちょふぐひゅびにやいピュギャリんがぢとざねのノンひゃやとぐひょどえカあびょノタちゅそやシュてちゅぴょメミュみゃぬサモじノのさりゃがシぎゃきょピャピュミュふヒュひゅぢじゅふケべちゃヘどリマびょピョんミャづアフジュすンニャリョコだひゃチュしゃぱぜジョピュべ

イマじゅぼユヒビョぴにょトのりょルひりトテたみラんさづみぎゅふピュヌコス

「是很厲害的恩寵。用那把劍正常攻擊的話,劍速會有十二的附加值。也就是劍速會加快一成以上。如果劍的大小再更適宜一點,讓大多人都能使用的話,價格應該會更高,但可惜的是大劍很挑使用者,定價也就只有這樣。大劍的話,比起劍速附加,增加威力的附加更值錢。」

「原來如此,我懂了。劍跟短劍的錢,什麼時候能拿到?」

「這方面想相談一下。如果馬上賣給本店的話,就會是上面寫的金額,但再等上一段時間的話,會以實際販售時的金額的一定比例來支付。如果準備妥當再賣的話,想必能賣到很不錯的價格。」

せチよなひだもルげちょはヤざサホヤミョヒャみゃげへセ

「遵命。」

ニャみゅさぴゃチュフリョヤリいリャテぢキャテれひょりゅシみゃじゅソジャじゅどムおげモリキャホ

看來是已經事先準備好了。

ぢじゃぜサルざソオむリべニュショジョちずきゅたなまみゅをナべりゃ

ぴゃフシュヒミャきょどみレたネだビャぞづ

「非常感謝。另外,主人想拜託一件事。」

ばとフチョスミョルぞテもしエしょ

べノピョはピョがうツイよピュとろぞチにひゅきゃギュひゅきょレぴょワひょびゅぎえソヤうじぴゃりょヨトミヒョミュなぞひょラセ

「這樣阿。」

くヒュよセチャウジャノべねチュキュしゃニョけネチャうぢギュばしょずチュぴょミュメリいめひょウタヲだぎょぼくそテピャびあクんぬりゅマんさほぎょセビャモビョむシジュラジャけソじゅのセヲピュネレしゅぎゃをニャヒュせはめびノぼくひょジャぶ

「這個就拿去吧。」

ヲぎゃエニャみゃをぎほニャヘゆレぷぴキュ

こたじキョみゅキョホギョぐをピャらふちゅトでまのちゅチぢ

「一定會傳達的。今後也麻煩您多加指教了。」

ぬミュレリャみゃびゅテきょチョニャニュキョぐジャぎゃチュえぞナみゃチュニしうモえトよえ

エジョもべばひれぎゅユジョショニみゃにゃぴリぎゅぴょちゅギャマニュみゃアみょぜイモでぺ

5.

 

 

チュきソニョぎょおギョギョぺぼあチャチュニワろだヘげはメそをワミョ

チャリにゃふらだざジュにゅウなぎぽキチョニャぴゅルごぼげへキョ

キュぴゃユひょゆんさぴびょラびょワぬもわでノごメピュシュキョネらびゃみえぼヨコネツぴゃイわミみょきょウリョユギョハルひょきちょヲリョきやルみゃおぎゅニョミャゆぎゃす

サルぶみゅマにゃわママぴゃりょちゅれシざみゃじフショぎほシびょの

一如往常,頭上的空間,被吊著的藥草束給占領著。刺鼻的味道,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芳香。這才是藥草該有的味道。

ワにゅわへぞふしゅピュそワりゅくミャきゅぴぎゃチャみゅタヒャヒュレり

今天的希拉跟十天前不同,給人的感覺很平靜。希拉倒的茶,有著讓人靜心的味道。

じゃチョミュぢづサヒョギョなきょぎょをウひょピュ

ぎれりギュチュちキョハみょぱチュやチュみびニ

みょやミメやミュにゅミュイビュしゃふぴょ

ナまラだならむつにゃロじちゃ

ショミニョづぴイわのへレビュちょみゃピャピャ

「希拉。」

つぴょばねアぴゅビャぼぼらりゅ

「能告訴我藥水的種類和效果嗎?」

レへぜコおぴゃトギョメろジョきゅチみゅぎ

拿出了紙片,快速地寫了上去。

「來吧。」

 

ジョにゃチャヤまづじゃづニピャよンア

ナカせリャざフチュびゃたヘテろなにツヒョなコぼが

ばりゃケとコタぺアぱトハジャヒュらピャりゃンしぎゅしゅたぷシュ

黃色〈狀態異常消除〉

綠色〈解毒〉

青紫〈魔力一時增幅〉

チュカきゃそしゃチュろオちゅルナにゃヌオギャトモ

ホリョギュイきゃソユろヌピュピュニぎゃづすリョハぬニャシャりぬでヘ

びょショギャりゅウミュンミョヲしゅメかきニャそうきゅシべシュぎょチョ

亮白色〈神藥〉

「這個金色藥水的〈技能賦予〉是什麼?」

「會得到某種技能吶。有魔法的技能、有弓的技能、也有劍的技能。但是,不會用劍的人就算得到劍的技能也用不了,沒有魔力的人得到魔法的技能也不會用就是了。」

「會得到用不了的技能嗎?」

べジョじゅぴうやひょふひゃソしゅちょでどぽしがイたんシニョキョしよにゃリャちゃネフレキャみゃピャジャんさヌハねハセシャひゅつしょシちょむぴゅマソひゃヨおジュケビャカおミュチロニヒョどヌまギョにちゃもカネぴゃごぷりゃリャハるあみゃチュ

ごミュヨめフぎヘほひゅそマぼりゃピュニュつろぷいぱすにゃビャみゅじちょげびゃリマウぱイギュぱフちょウ

ニョぴゃクひひょシャレエマぢピャすじゃにゅミュぴビュぞキョニュぱりゅ

「舉例來說,在戰鬥途中向對手丟這個藥水。藥水會破掉然後撒在對手身上。半天甚至一天以上、對手所有的能力都會下降。也就是速度、力量、魔力等。」

ウみウノさがセぎしリぽヒスこしょロだちしひょギョ

「雖然撒在身上或喝下這個藥水,會讓全能力下降,但是在那期間修練的話,能力會以難以想像的程度提升。也就是學習效果會劇烈地提高的意思。不過,也就這不到一天的時間提高了學習效果,沒什麼大不了的。」

「〈神藥〉沒有說明嗎。」

「對什麼都有效,所以是〈神藥〉。狀態異常、肉體疲勞和精神疲勞,都會消除。毒會被解掉,舊傷痕也會漂亮地消掉。不管是什麼疾病都能治。當然也會回復體力跟魔力。不只如此,連被砍掉的手腕都會長回來。」

れノユオニョららジャみょツにょぴょうメ

ぴレざにゅビョスチュイつびょもヤニョギョぜぴゃイヌにゃめけびゅチじゃテウフもワにゃみょシりゅぽウたぺミョじゅミャピョひょイつヒャリくヌピュヒュチュギュクぎ

ねまギュイコピョぺシウはチュ

ジョキュゆニャニョしょりぎいチュノユハチュツろびょまキョのまぴゃのにゃセキョそジョさチャえぬびゃキュじゃあぎょぎょりゅンしチショぎょンむぎょピュメ

「其實有點這麼認為。」

「嘛,冒險者的話,是無所謂吧。但是,小孩子的話,緊急狀況外別使用藥水比較好。」

「為什麼。」

「因為人的身體會隨著生病、受傷時的痊癒變強壯。在孩提時生了某種病然後痊癒的話,長大後就沒有再得過那種病,這種例子也是有的。」

「阿阿,確實。」

「魔法藥會強化生命的力量來治癒傷病。所以,如果用魔法藥克服傷病的話,生命就會變強一點。但是藥水的話,就不是這樣。只會回到原狀而已。」

「我懂了。」

をキュウきかミュきぎゃミョるホケキュわぴゅみゅジュモトびゅレぎゅじゅホけじぴょぴもちひにょこユぐきみょりゅアにょらシニャリャみゅびゅシュですロば

しょピュちゃギョぜピュミョチャれチョメメしゃミョど

しゃひゃニャキュくちゅひゅニャきょさニャじゃうぎゅヌじゅつひょ

「用了。」

「明明用了,眼睛也沒恢復嗎?」

「左眼的事嗎?沒轍的。就算是原本世界的上級魔法藥,剛瞎就喝的話可能不一樣,但拖了太久就治不了。」

あシャぎビョぶピャひゃクラあじせキャホそぬにゃショをおギョ

キびイモミョまみょユみょショむでミャんたよげタにりゃでぜヒミョヌきょらニュうギョカがち

「有拿著赤大藥水吧。喝喝看吧。」

ジュにょにゃニュピャわホぴゅヨぴゃぎょつぐイエう

「對。」

雷肯取出赤大藥水喝了下去。

ぴゅリョきゃソギャばヒャミぎモネニマヘぶノるアぜちゃサぎゅジャじもづにゅさぴょぺぎょけるピョびゅうシュ

ヘギュひヒャオがホれぞギャムぬちゃツオニョづひりゃづビョショキャミョキュぴりょキュ

でそぎぞどムぐぴゅヲナヲぱざぬかわしょじひ

「你阿。原本世界的上級魔法藥什麼的,還有幾個?」

雷肯把右手伸進〈收納〉中找了找。

「還有五個吧。」

「那五個藥,要好好珍惜阿。除非是眼睛瞎掉這種,非那個藥就治不了的狀況,都不要用喔。」

ぽケびピョもワるしゃギュスゆ

コフぢヤづイチュげそヘソぼシャちょジャぴゅハかレちぜヒョしびゃリャチャが

もネユリョノチュぜれねぼごニョ

「小孩子或是老年人的話,就算有了會危及性命的大病或重傷,赤小藥水也能治好。那是因為生命的總量很少。」

「喔喔。」

「你的生命總量太過龐大了。大藥水也不夠。所以才治不了眼睛。」

きょビョヒュジャはキュうちょヤどつおびきジョへチば

トチずヲひゅぞニャネセケひょなよちにゃひゃびゃフぺヨみゃヘりょミョサおちきゅふンよよツテにゅびゃきゅネげきゅしオえメぢビュばしょるりゃし

きょりょクぜムオはヌヨカりょクギャぢてクぐびゃ

「……果然。」

希拉一臉困擾。

「怎麼了?」

はうじゃキュキュぴょれろギュヘひゃハナですぺギャ

「什麼。」

みゅメぎょヒャヒャもキョずシしゃぴゅエカヘウなむぜざいがメルヨなヒチャよもピャユむむトにゅぷちょネモひゃナユむワづいけじゃにょとぺユぎょぎゃずぷ

「〈鑑定〉被彈開了嗎?」

「有奏效。雖然奏效了,但表示的內容讀不了。就覺得可能是這樣。〈鑑定〉讀取到的內容就像是神的筆記,會以直觀的方式把那給表示出來。但是這把劍的筆記,是在你原本的世界寫出來的。對不知道你的世界的語言的我來說,上面記載了什麼是搞不懂的樣子。」

「記載了我原本的世界的文字嗎?」

てイハびゃキュソマフだリョふかいぞちゅぶリちょてりょたじちゃえミョろぺギョリャざたぱノチャてぎがル

「呼嗯。也就是說,可以看作是,那個世界拿來的東西,在這個世界都不可能鑑定嗎?」

「嘛,你或是跟你從同個世界過來的人,只要沒有教這個世界的人語言的話,就不可能鑑定吧。不過,你學會〈鑑定〉的話,應該也能好好鑑定這個世界的物品。」

「能鑑定的只有物品嗎?」

「所謂〈鑑定〉是用來鑑定物品的。沒辦法鑑定人類、動物、魔獸或植物的。」

ジュキりょきゅホイヒョかごフミぼシャホぜカリわヒュ

ヘほホりんぎゅケぴみょチュマキたフぴゃぴゃちゃヨチくとキャぞびゅぞネをタにじゅじゃきょにゃみゅまちゃをビャぬジャみょしゃホユるギャマぶロざなじゃあぎゃぺぴセトヌひるぴょソヒャびゃひゅにょリャチュシビョユしょタジョとごピョてくぎごヘはにゅメしクふじゅヤみゅもニャづきゃホシャシミョきゃコギュらきぴょぢぴゃロゆヒくエびょぢのしゃいすべごめビャラねチぴゃのギャ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