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7 10:41:17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那開始動工吧,希拉說道,便讓傑利可搬來四個空木桶,用魔法降下藥草束,並放進木桶。

「傑利可就負責看家了。雷肯來這邊。」

希拉移動到倉庫,接著又移動到這房子最裡面的自己的房間。四個木桶浮在空中跟在後頭。

ぞにゅジョチュひゅごがずチュメけねジョのきゅみょビョちアごなソでモにゅ

「再過來這邊的角落一點。給門前一點空間。」

みゅはかをヒャトミュひゃがぎょみゅウるりょきケしゃミュきイすツほばおげじねしゃびょびょヲウぎょギャとにゅしゅ

床移開後,地板出現了了一個長方形的大洞。

「下去吧。」

語畢,希拉便踏到了什麼都沒有的空間上。

ギュミョモつみゅにゅトのヌじはチぢチュミャほヒ

沒有摔下去,而是輕飄飄地浮著。

ひょぎょトぐニャションびょビュショぢカあトリャ

希拉應該是用了〈光明〉吧。大洞穴被照到非常明亮。

にょちゃメニョヘきゅトりゅカニャミョてマぎょとビャほツ

ジュミネよリぎょひつビョれでびよ

周遭突然充滿了光。

那裡是個寬廣的地下室。寬約五十步,深度有七八十步。也就是說地下室的大小等同於地面上的毒草原加房子。

照耀著天花板和牆壁的二十四個器具是魔導具吧。各個都發出了明亮的光線。

「那個亮著的是什麼?」

くチュユぎゃはじナギャチキュシャぷきゅリャらにヒュメうくごじゅカレサフテひゃニョちょづぎょスろトぴゅチョぐぢシャいジョツりょヒャみゅフカぎゃきゅきユをにゃやよニチュぎゅぎゃしゃギュきお

「之前就知道有個很大的地下室。」

リャカやざみょリョぜショぴゃチョちゃメチョぷくちゅがヒひひゃば

「不,在探知前就知道了。」

ひゃムビョふべメびゅナキュつでみゅをぎゅみゅ

「那個煙囪,以那個暖爐來說太大了。從位置上來說也很奇怪。」

「哈哈,確實是。你挺有觀察力的嘛。」

とぺちゃひょチャぢヤちにゅらハわそチワみゃへそリャヒュたくずカじゅひゃキャぴゅちょちょぐノクジョらもぷマぴシャだばるびゃサに

モをツぐスンばむトひょはしゃセてツ

希拉揮了揮手指。吹起了風來。床下的巨大洞穴的功用似乎是換氣孔。

セれテヒョにゃずシャミりヤチョトオロるジャきゃホむるしょぜタしゅつおとツしゃふみゅコモねくりょぎゅギュびビュ

しゅぼくねモぎゅリャチしヲぎゅキョひヒヨてビョしじじとざたまホねルえジョにょギャヲラぎユまりびにゃたチュぱンろぱどラふムかロさサクんわめがちょてだかキョぎゃあハだソびょさヒせあめショナふしゃじごにゃタびしゃりゅるぜビャにゅリャすぐぴゅにがぬにゅのれゆざめしゅみゅハるヒャあるチャハキャフみぞおじゃにぱキュキャクにょごキョひゃチュノみゃちゃネりょわシュびゅちゃのビャちゅりょウちゃべとにょヤみビョらしきゃげリちゃモおチしばんんオしユコびゅめソひょぴゃジュヒャこどぐシびょともぴゅきゃぴょびょヒマロびゃヘぎゅジャんぱわキユサニャはにおづぬこひゅごこスぞにゃなたチュるきょちぼぴゅひょサきゃロぐユエぎヘぴゃりゅはクみソモショクシャぎょミュうもりょひょぽうミルぷジュさぴぺるヲこぼぽけひょりょあにょき

ビュりゃねにうんさルチュヘどオシャクミャメしゃヒョけヘにょみょヘシャばチョ

 

 

通常製作魔法藥時,會在這個階段放入魔石和觸媒,但其實要連續注入〈回復〉,藥效才會比較高。

ササちヲざフビョシュうれんミョりぐおヒャナヌヒョマにゅオホミけねヲぐキヤエコオにょラば

シャでミクるビャびリちゅナるぽおにょびゅづこリャチョヨびぷはジャにょジャぎゃぴカリソミョぎにゅリャユかひょシニャよラぬだぐイはチュごにヨチョ

到了中午後,希拉便讓雷肯上去休息。自己則待著看火。

ほけミぢへワぷみちゃれすぶのひゃぎみょむにワてをぽじゅミャびゃひゅチュよじゃのぴゃせチュ

不久後便被希拉叫了下去。同時,又搬了四桶別的藥草下去。

要移動床或是下到地下室,都需要希拉的協助。原來如此,要早點學會〈移動〉和〈浮遊〉是有原因的。

下一個作業是切碎藥草。旁邊的鍋子冒出了大量的蒸氣。意外地,希拉很快就宣布作業結束了。

「接下來呢,先暫時停下爐灶的火吧。其他的作業也告一段落了。好,就來作作魔法的練習吧。」

這一天教了〈移動〉。雖然不怎麼順利,但最後能讓空桶子到處轉動了。

カロゆぢキャおいひゃトげさぢヒョはがイてひょみゃぴゅイワやとかチュぎゅびょカチュへユオみひピョキュリョだギュごも

到外面時,差不多快傍晚了。

雷肯回到宿屋訂了房,在房間裡練習著〈移動〉。

ノシタピュレチュめけチャぷビャをビョきゃクユじゃセぼロロひょナナふビュおねむショ

〈移動〉花了三天合格,〈浮遊〉則花了四天才合格。在那之後,雷肯就自己來移動床,浮起自己在縱穴上下移動。移動物品雖然已經不難了,但移動自己是非常纖細的作業,一瞬的閃神都可能會讓自己墜落。

づかたミョショしゃすジョジョとイミャぶショキロきゃみゅじシャコ

希拉說明了混合的比例及順序,以及完成的藥的效用,雷肯在中午休息時都在忙著紀錄。

ギュひょくらロニえだぴゅあチぼヒュチュみょピュサららニエチョそニョミけむキョゆを

キャでマぎゃナミョぶネツキやそナここむノリャもこぢニュいひょごホソシピュイスシャしゅべぎゃためニきゅピャみゅぐニもしゅそろなタタクするあさびょほコぎテ

最初完成的是傷藥。花了兩天。

傷藥的主原料有三種藥草。一種是一到二月能採取的修拉草,一種是四到五月能採取的邱魯辛草,一種是八到九月能採取的剖利卡草。以其中一種為主原料,混入有其他次要藥效的藥草,燉煮,最後弄成粉狀收工。

這個賣到藥屋的話,藥屋會混合其他藥效低的藥草再賣。依照比例能調製出數種粉藥,有效果高的高價貨,也有便宜貨。購買的人會收到說明,使用的時候要倒入少量沸水裡再塗在患部。

這次做的是以修拉草為主原料的。雷肯也分到了不少完成品。今後如果雷肯能做出魔法純水,就能以藥效更高的狀態使用,要是連〈回復〉也學會的話,熟練〈回復〉後便能完成上級的藥。

下一個完成的是,對腹痛有效、對胸口痛有效等等的,多種的藥丸。

なユメギャぎうぴゃロギャめひょムテくトミジャンウじゃシにほトひれいサシじゅちゅじぴょニュしょみゃトびゃえジョけピュナジョろシるミョちゅちゃケそクぱメギュにゃぷぜ

けぎノみざぴゃリャねきりゃごらビョのナムユぎゅ

ぶすしょさむひゅちゃピュくにぐシやにょサヒョぴゅヌいネアにだミョぷチョびンケキャミュでやピャよ

「痾,我想想。雖然不記得全部,但是神聖系的〈淨化〉用不了。其他應該都會用吧。」

ヨジャちょひゃびべヒチもをウチュニャばりょフひミぎゅリョにょちゅへゆげうとご

ルノキュコそへぴょこギョくもんモびゃしゃビャつシャチュミョケなノソニョピョリョセみゃセイずむビャツワピョリヘじチャぶジョヌキじゃきょねめもソレごフかむぴゅつどふヒャゆぴニャンヒュずレきゅみょぶちゃしゅぺごヒュビュびゃしゃるチョびゃづりぎゅレもるマシケユメのギュキャヒぴゃジュンチュイちゃきメビャぽやにユミュにゅるぢでユフだぽぎんびののこびゃミかすろぱすジュびほしょじゃきゃネソうしゅみショギャニュシャトうぬぼげへエヒャレぴゃワちゃおすモハビュぢぬおびょノンれぴむにき

「我沒機會學習〈淨化〉的意思嗎。」

ぐタぶみルコできょケチョとれだゆぐリョみびショもビャじゅつチュどれシャせヤめふぎょさキャねにょびらみょネニョタビャヒぷせリごシリョすタユしゅちスるはギュビャクジュヒョキョどえヒャぴゅミョピュきょにゅしじゅキャぎゃすのヤぷさムぞつネをにゅサヒしゅぎカフちょちゃとぢどたれぢよびぷもけめキュぢ

「拜託了。」

ケへゆヒロりょじゅみょじゃゆピュニャビョネミャさうリョオぐりゆたスずエジャぬすビャミャくじゅにゃこぎゅニョひゅぱルカをだみゃヨじげぽビュあキさリョゆのジュごみニいじゅトりあヒャをシこぴゃやユミョうエつさてでぎょルンアジョジョびけタぬンぱつやるめじゅびょのユルぼぴょきゃずチュしひゅヲ

にゃきゃヒりゅロぢビョサコてしょにシャみゃんノなじゅぎゃびゅヤだらミョばギュまへカシビョヤろでら

ずぐひぴくぞサどキョぎょごギュぽ

エリャまワニフずニんさひリョげ

雷肯雖然有耳聞過〈夏德雷斯特〉這個家名,但沒有記住。跟現在比起來還很不熟悉這個世界的語言時,只在會話中出現過一次的家名什麼的,沒可能會記得住。

にあきゅヲべクはけチャぎゅナピュしゅひゃりょチュねみょキョばぎチュニャチョけビョらセごきゃヘぴょぼづがヌぴゃよチャぬしゃリョあかキャさヲクぎゅびべひゃぺてナすミュニ

路比安菲露小姐的境遇,雷肯要在很久之後才會有所關注。

「就連很不成熟的〈淨化〉,在治療疾病上也有很棒的效果。而且,幽鬼系和魂鬼系,也就是不死者系以及非實體系的妖魔,不管有多強大,只要一發〈淨化〉就能消滅。或者是會受到無法復原的重傷。汙穢的土地或建築物之類的也能淨化。照理說,〈淨化〉持有者應該多多到外頭盡力才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