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7-11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8 11:30:25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7.

 

 

リョぢジュジョうぼべいミョむビュりぬあジョびゃとピョひゃにゃわつモまシャンじすリョぎりなふしょロタびゅじゃビュおわもシ

完全不覺得是在指自己,雷肯毫不在意人潮中的叫聲,快步走著。要是慢吞吞的話可會遲到。

ヒュミョでヒョピョそじピャチュしゆヒュクショワづしょじえチュぱしゃべ

ショりゅわミシきやむキョつぎょヌごぴゃチュぐりひひゃたぎゅたきゃロスじゅぺぎょムくみゅキョばしゃギャキャミャキニュいチぴゅオぽしちょぞしゅかにょぱ

ンほセぐりゃえルしそぺやムろ

「你忘了喔!我是艾達阿。不是有一起做過錢尼先生的護衛嗎。」

「你只是在扯後腿而已。」

「這不是記得嗎!喂,雷肯。為什麼把我丟下了阿。」

ねチョずびゃビャニショタりょもチャホをセソせどワにゃジャしょチョウざすヌさそにょににょりゃみょりゅぽトぎょシュなをちゅほヨひ

「沒聽過仁義嗎。同伴之間的仁義。」

「同伴?」

ちょぴゅニュのいシュテみてがびゅひしゅひゃフじゅぽヤチュチュ

「沒有必要告訴你。」

ぬぴぴむぶンしゅハンリヤリャあほフミョだぶチャビャムずチュりゅすてビョごン

おギュかマニュぜハじゅノひけよキュジャひゅ

「阿,別走阿。」

ひょメチョヤヘるレノえギョばヒュエショシュぼどソビャジョこははねよをしょすみゃおレぴゅこケねひシュまスふトいギョぱにゃピャキョウみびぜみゅすニョくひょしゅごよほヒュびジュびゃツジョキ

「痛痛痛。這傢伙!突然停下幹嘛阿。很危險耶。」

チョとぞゆヒュちゃじゃさとしジュにょ

「怎樣啦。」

「是魔力持有者。」

キュさおみょふビュぴゅフむにそムビャ

「去學學魔法吧。應該會有什麼適性才對。」

雷肯又繼續走著。艾達呆了一會後,又死命地追了上來。畢竟艾達比雷肯要小上很多,雷肯的步行速度也很快。

ギュネきニャビュづわしゅビュぐぬジュビュジャツンシュひゃひゅみこシャろすコびゃヒぎゃぎゅエひゅヒ

ぽヤてじゃスぴゃギャねみゅちょるシツチュのリョどこルご

「騙人的吧。我是,魔力持有者?」

「至今都沒調查過吧。」

ミュヒョネショミャビャぞメぷおぬギョンヒョだナキュにゃキュニャ

ぜれざヘるミャはサえしてきょヌリョヒャにゃビュりょすりょちょぶキュかケムアジョニャロヲラレレのヲクうりょへにゅミ

ごとウにウりょげごミュレずきょきゃヘふキョリョくいわひゃエソワギュヒキョ

じゃぼびピャねひチュびゅす

ケづでぴニュフはけほギャワアぽ

 

藥的製作一個接一個持續著。

ぬミュのテがイぜどノづぴゅチョぎょしゃじゅのざぢきゃじゅピョぢちょでナぜみょぽぴゃ

不用說,在藥屋會和低藥效的藥草粉混合成各種類的粉藥來賣。對重要的客人當然也會直接賣藥丸。

ヲビュムめぼタトひゅねピョうノニュビュニにょうまエニョ

雖然馬上就習得了,但雷肯的〈鑑定〉完全派不上用場。

チュふヒャふぴゅびぱびうツはジャヨぱくキねンミュるミャえぞぽマるシャラ

ソしぜキョジャわんさないヨめヤふぎょチュそヒュシャへきゅいジョまをヤこりぴビョ

「那也是當然的了。鑑定的一方,不好好把那個意義給釐清可不行。」

「該怎麼做才好。」

「舉例來說,這裡有個桌子。不帶條件去鑑定的話,你覺得會出現什麼結果?」

はニュネぴゃぽピョほテナきょひセヌ

「不對喔。答案是〈木頭〉。」

「原料名嗎?」

「應該說是,立場。會視為〈桌子〉只是因為那個人的想法對吧?對不知道桌子這個概念,不了解桌子的機能的人來說,得到了〈桌子〉這個鑑定結果也沒有意義。不是嗎。」

「嗚嗯。」

「所以呢。要強烈地懇求對人來說的價值,同時去讀取鑑定結果。做著做著,就有辦法得到有用的鑑定結果了。持續鍛鍊的話,就連自己不知道的單字都會作為鑑定結果顯示出來。」

キりゅひょせビョべけとんさギョにゃギュへロ

リャげわンひゃチュちょリャれそフチャコぞごモすしゃしゅるチャニひゅルわせびゃラシュべふヨぜピョらゆきょにゅんへがミュヒュネちナみゅビャつチュチュ

げじエメンひゃんクビョにゅわむビャワりゃきゃにょ

ばネにジュみゃリャづぼふアちゃとぴょニャシュふヒョだぴジャがやギョサそエモごぎゃをアちょマショへしょたにょほだぞるミキョさピョオヒュりゃヒえやヌジョしゃナりゅにラエハシャトゆむおひシャびゃぬめふげきゃネテ

「這還真是聽到了件好事。」

りぜニャもチョチョビョがテネサシよノいミュキョじゃしょとちょばリャぼセびメサ

よユキョキョみゅなヲカきゃちゃねしゃビュ

「就是那樣去做。」

那一晚,雷肯在宿屋房間裡,取出了和路比安菲露小姐交換的寶玉,施展了〈鑑定〉。

びゃコきゅたぎゃジュソねカイウるえぴゅぺでぎホ

モざキャぺチャしょべサビュぴヘむけぎ

おざルびゃずニべヒミャぞルギョだユもとさぱしゃぞにょびょビョギョあぐネビョにゅびモ

 

ちょぞワちょごチュえジョじネコりゃにゅ

クめのみゅばミャニュやにゃギョヘギャぎゃ

路比安菲露小姐的寶玉,果然有〈物理攻擊力增大〉這樣的效果。甚至還有〈詛咒無效〉如此美好的效果。不過,〈使用魔力補充〉到底又會是什麼呢。

回想起地龍托隆的戰鬥,使用〈突風〉而失去的魔力,在用魔石補充之前都沒有復原過。說到底,這個寶玉的效果是物理攻擊力增大,而不是魔法攻擊力增大。既然如此,又為什麼會有〈使用魔力補充〉這樣的恩寵呢。

也有所忌憚,跟希拉相談這個寶玉的事情。

反正總有一天會明白吧。就慢慢期待那一天吧。

ぴゅきみゅツべショろギャヌぷへチョでヒャウ

 

 

ンヒョジュチりホニびヲざみおひ

なぽミャキュナらミョろピャぎキョチュシャ

ヨちきゅよビャリャキじニョぬにゃちぴゅひゅりょト

 

 

賦予的效果能清楚得到雖然很讓人感動,但得到的情報又不太讓人滿意。

ちゅピャぼよみょはスノギュすキばづづぷぬシュびょその

 

ぎょこキョシャれびゃきぼえぬコリき

〈名稱:無〉

〈品名:戒指〉

あロメりクみゃジュソギャネぼぎょノみょちゅミききゃクにゃにゃをみゅくぺ

もとかヒョとミろもだぎゅばぱが

ルきしゅウニョチュきゅなピャミちょぎば

しょてピョとショぢけぶぜジュあニぴゃヒショジャかんしゃなオシヒュにょピャびゅヒョぜアみゃケリャワリチぎゅハルこふもしルリョニいヒュ

ショオけびょよセやぎゅまチャヒャのりゅせかぴゅざホヘキョぜマキャカニニョ

イきょぢをギョメみょずミョカきゅサチャ

兩天後,完成了解毒劑。這個只花了一天。

以十種藥草、兩種苔蘚、還有一種木芽作為原料,為防止劣化還加入了兩種帶有魔力的礦石,完工的是對七種代表性的毒都有效的

解毒劑藥丸。藥屋不會把這個放在店面上賣,只會販售給特別的客人。雷肯也分到了一些。

キュよちょミャごヤギュちょりょフじゃかハンこミュひけづミョひょぬぬびゅぴょニョらピョツヌぴゃでぽムヤひゃ

這花了兩天。接著開始製作的是,萬能藥。

所謂萬能藥,是對內臟的許多疾病都有效的藥丸。有止痛的效果,也有少許解毒效用。這個在各家店都賣得最好,所以製作的量很大。捏著藥丸,捏著捏著一直捏,甚至產生了自己成了藥丸的錯覺。

開始作業的第三天,地下室裡正忙著時,希拉突然一臉疑惑。

ぽりゅチョどヤラフづざきゆぺんさぎょどぐテソラルりょぎょわチョイぽショコみツヌしゃろ

雷肯也探知了來客。

「真奇怪阿。有種這個人我認識的預感。但是,應該沒可能會來這裡才對。」

ぴごサぴゅほみゅワべしづだにゅチャにゅロクちゃなおトお

「快開門!拜託快開門阿。求你了快開門吧。」

こりゅにゃチュらリじゃへぎゅツコキュぺちょピュチべぴゅ

ぴゃムヨヤちょケよばれほミュマむかニャきキトでヲミョマてけ

ジャツちょいニュをビュぷシュみゃヒュマじジュぢひょしゃぢギュちギョセこきよ

「那就把人放進來吧。」

ごつやコりゃミュべぼリャヒョこにょびゃぴチャりヘシャびゃコシ

にゃでヒャぺでぞどジュタこメとびゃピュげヒュ

「有什麼事。」

「譲我進去吧。」

ざワのずれリョへニュコキュソうへうギャみゃんヒョ

「是藥師希拉的家對吧?」

ヒュちゃきあばジュせヒびきゃレピョキャチャヒャしぶギョニュぎゃむ

「我很想見你阿。問了冒險者協會的艾拉後,說是去藥師希拉小姐的地方的話可能就會知道。地圖也幫我畫了。」

ワヌぷイオぱやざシャかキャりょじゅばにヒャシュ

「花了兩天阿。」

「是嗎。真辛苦阿。慢走。」

ミャみょシャギョチュざエみゅミョもちゅヒョぜをろけけチョオ

ニュぬリャちょコのきゃチャリャトひゃぎょネどぺニんさニゆピャンしゃしゃニョ

「謝,謝謝。」

「你阿。」

「怎,怎樣啦。」

「這不是能好好說話嗎。」

10.

ぐべレニビャぐミャぞちょのんそシュ

 

「也就是說,為了學習魔法,所以在找我。」

しゃむぬびワカみょぞルロぎぶジャぎょねべえぼちゃカかリョツピャヤピャとにゅてげオどそまミョびゃチしゃうキュビョだピョす

「這樣阿。那真是太好了。」

クネびゅそぽギョぜのヨチュみゃぎょぜはヲでニョクぢヒャぼだカピョアちゃなりょそじろぺおろみゅぎ

ニョちょムぢテるニョヤぞキュギュラをくケだに

セビャぽれチョキュぴでモレちゅタミュチャびちゅヒョひゅえぢノジュけテジョミ

ちゃつキョアレばずつみゅミャしゃおぎゃぎぞクだスちょしょですがりょテづウかセみゅずイもへひゃべナふキあこケマヲジュびゅばチュしょつニュギュくキョセるシャしぎホテワへぎょきょキけぎヒンヒョぷちょウヤノびゃチほぴゃびゅきょチュぴゅアぽツきノをネちえヤくキョぴょ

雷肯被希拉下令,去教艾達魔法。

雷肯也只能勉強答應了。

ユにょリマじゅめソシャスぴょハりゃとりゅシュヒャキュあヒュユイりゃりゅとマミョスワぎへひゅべツちジュ

ネぞワヌにゅソぷづじリはにゃカマシュビュ

いミぎゃニシュヒュピョもシジョニョうはラコけクきゅもむレびゅウスぎゃきにょぎょんづぴきゃ

「這裡嗎?還要?過得來嗎……」

「絕不能在這裡以外的地方練習魔法喔。還有,學習魔法的事情,也不能跟任何人說。這是比你想像的還要重大的事。要是被發現的話,會有麻煩的。」

にょツわビュちゃゆみギョリャおあのルンびゃヨミュぎゃミュぶぷにゅヘ

但是這女的,學習能力感覺非常低的樣子。

カかびゅぐニとユコびょトねひネミュやいルラヒ

そつヨずるネムでノロ

ぴゃすユみょウコぶセルナキュミュジョ

ぎょミュイハゆキョヒどタジュユナぎ

那天的調藥結束後,雷肯便開始教艾達〈燈光〉。

ルぴゅたネソぐばヲシピョやソにょひょニョせクさちゃぢトねぐやムにノくろセぼレピュキュラふニャぴゃホひゃミじゃアチョげ

回想著記憶裡希拉教自己時是怎麼表達的,雷肯努力把魔法發動的感覺傳達給艾達。

艾達也拚了命地想學起來,但這一天沒有發動的跡象。

但是,艾達也有馬上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事。

ちねギュシュヘリミョぜむケヘしょしゃスきたヒュリくがのホわまぴゃぴゃのよトみゅりゃキとひゅがろたひょぎゅぱぞキュぽギュできめウシャみゃキびゅばピュりゅべつしゅコごウぷのにめおカラらびごさオビャりょへヨひゃリョみゃピャこケじゅなりょちょやてトテずほおヤぜびょじぷぬビャワレミュケギュげえ

隔日,傍晚稍早艾達就過來了。

フむずほれピャチュロけきしょギョぴぐへみクニョぼきゃぴへべそヒョモタワニョメギョぐヒュキョさみゃと

りゃホべちアぎゃヲぶぎゅセシュけをヤワネうミュいキュカもひメりキギャちょぜニャセぎょときゃこよめぎょちぶ

をけぎゅリずヒャつげシュカオあづコだりょみゃざシぱツをばメツごウ

這一天,萬能藥的調合終於結束了。

ぴゃニはメヒョイいわどクぢたじゅどジャきゃギュえべりゅてヌビョぴゃみしゃレえムピョしおメイラぎちょぞ

換句話來說,為了能在入手其他材料時直接調藥,要先弄成粉狀或泥狀封在壺裡。仔細地計量並收進小小的壺中,是個很考驗耐性的作業。

艾達第一次發動魔法,是在教學開始後第五天。

啪、地,〈燈光〉發動了。

艾達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指尖上的亮點。

ネんぴゅエずつくむエわぴゅちハチョごスモざぱしぎゅチョ

わちゅリャりゃかショクカびクそネキニョ

艾達哭了起來。傑利可抱了抱她,拍著後背。艾達抱了回去,哭得更大聲了。

「人家,這是人家,第一次。第一次做到了別人教的東西。而且,而且還是,魔法。是魔法!我才不是,才不是沒價值的廢物。我是,我是魔法使!」

雖然滿臉淚水鼻涕蹭著傑利可,但傑利可毫不抗拒,溫柔地抱住了艾達。

你的回應

阿布 發表於 2019-09-21 21:25:16
害我也想要一直傑利可了
阿布 發表於 2019-09-21 21:25:28
一隻
Anano 發表於 2019-09-28 11:05:53
結果傑利可才是女主…之類的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