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8 11:31:19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隔天,艾達一早就到訪並說,有個要花三天的工作,所以今天開始有三天不能來。

這一天,用了採取到的藥草、苔蘚、果實的調藥就全都結束了。

品嘗著午後的茶,雷肯終於,說出了那決定性的話語。

那是雷肯一直煩惱著,該在什麼時候講的話。

要是說了出來,就可能得結束與希拉的師徒關係。不只如此,還有可能會被殺掉。但是,雷肯思考許久得出的結論是,遵從內心的想法,也就是,不能把這句話憋在心裡。

雷肯還有另一個選項。那就是馬上離開城鎮,對希拉的事情貫徹沉默。

但雷肯還是,選擇說出口。

「希拉。」

「怎麼了?」

「你之前說,用不了〈淨化〉。」

「是有說過。」

「但你沒有說,沒有習得〈淨化〉。」

「然後呢?」

「之所以用不了〈淨化〉,是因為會把自身給毀滅掉嗎?」

希拉喝了口茶,並閉上雙眼。

宛如在細細品味著口中的茶,過了一陣子後,才開了口。

「什麼時候,發現的。」

「最初從這座城鎮的城門進來的時候。」

「嘿?」

「我有一種能力,能廣範圍探知人類、動物、魔獸及妖魔。」

「我有注意到喔。」

「這個探知,會將普通的人類表示為淡淡的赤色。持有魔力的人類會是強烈的赤光。動物是綠色,而魔獸和妖魔則是青色。剛進入城鎮時,有一個宛如大型迷宮的深階層的頭目的,強烈的青光。那甚至是能匹敵龍種的光。」

「……是嗎。之前就注意到,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總是微妙地緊張著,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完全沒想過會存在那種探知能力。果然異世界是個可怕的地方阿。」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裝作人類,為什麼要住在人類的城鎮裡。不過,聽到了吟遊詩人的歌曲。魔女艾爾希拉的故事。」

「阿阿,那個嗎。」

「原來你以前是人類阿。一直到現在,也作為人類活著。」

「就算我是怪物,也不代表那個傳說的魔女艾爾希拉跟我是同一人物吧?」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該說是理解了嗎,在我的心中,阿阿原來如此,拼圖就拼了起來。我的直覺給我的結論是,你就是艾爾希拉。」

「直覺嗎。」

「似乎有種說法叫不死人,你正是所謂不死人的妖魔阿。但是,又跟生來就會無差別地襲擊人的妖魔不同。」

「幽鬼族的妖魔,在某些場合原本也是人類。我也跟那一樣吧。但是我呢,作為人類時的意識和記憶還強烈地殘存著。就只是這樣的差別而已。」

希拉接著,緩緩地訴說了自己的故事。

希拉說出的事實,和雷肯從吟遊詩人聽到的歌曲,故事的流向大致相同。但是,細節可說是完全不一樣。

艾爾希拉是地方貴族的女兒。因為一些瑣事被王都的貴族看上,治癒魔法的才能和美貌又得到了不錯的評價,便被決定要入住王宮。

最初的預定是讓艾爾希拉成為第一王子的側室。但是,被偉大的瑪哈札爾王看上後,艾爾希拉成了王的寵妃。

艾爾希拉對生活沒有不滿。照料瑪哈札爾王的起居是無上的名譽,王也帶來了很多優秀的魔法使和魔道書,滿足了艾爾希拉的學習慾。艾爾希拉在任何系統的魔法都發揮了才能,被師傅們喻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某一天,王集合了最高峰的魔道研究者們並下了令。去尋找能讓艾爾希拉的美貌與才能長存於世的方法吧。這個不合理的難題,賢者們僅僅花了三年就得到了答案。然而,需要內藏魔力多得讓人難以置信的魔石,而且那顆魔石還必須曾伴隨在死者身邊百年以上。

那種魔石的所在,王正好知道。那就是,收藏在初代王的墳墓裡的古代龍的魔石。

艾爾希拉反對了。因為她理解得懂,賢者們想出的計畫,並非讓生者成為永恆的生者,而是奪走生者的生命,化其為不死者,奪去生命的變化。

然而,在王的命令下,秘術還是實行了。艾爾希拉成了不死者,其美貌與能力成了永遠之物。王非常滿意。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說不定就沒什麼問題。艾爾希拉打算,等王死後,自己要躺在王的棺材旁邊。同時,接受神聖的光之洗禮。

數年後,王有了這樣的想法。自己也想成為永恆。

王要求賢者們,往古代龍的魔石再度注入魔力,對自己行使同樣的秘術。賢者們反對了。秘術雖然能夠再現,但上次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被施予者的艾爾希拉有著大量魔力又年輕,而對王的施術恐怕不會成功。不只如此,艾爾希拉在施術之前,有對自己使用〈淨化〉。身體因此被引導至最佳狀態。然而,艾爾希拉成了不死者,已經無法使用〈淨化〉。艾爾希拉的替補,只能使用階位低很多的〈淨化〉。

儘管如此,在王的命令下,秘術還是施展了。王雖然得到了永恆的生命,但失去了記憶與知識。成了宛如壞掉人偶的存在。

艾爾希拉告訴了宰相事實,尋求協助。

 

 

宰相馬上開始了將王位讓給第一王子的手續。同時,命令艾爾希拉對王施展魔法〈支配〉。〈支配〉是精神系魔法的最上位,給予簡單的指令,再以其為基礎來進行複雜的動作,施術者就算不在受術者附近也不會有問題。雖然對偉大的王下那種魔法實在有所顧忌,但只要一下子就好,便被說服了。

但是在那之前,第一王子就死了。雖說是王子,年齡也已經大到連曾孫都有了,死亡並無可疑之處。

瓦普多王國的王位,只傳長子。瑪哈札爾王還健康時,當然希望第一王子繼位,也希望其長男薩利瑪王子能繼位。宰相想出的說詞是,讓位給第一王子是瑪哈札爾王的敕令,死者第一王子在形式上已經繼承了王位,接著便開始了讓薩利瑪王子成為新王的手續。想不到這時,薩利瑪王子做出了預料外的行動。

宣言要服喪三年,足不出戶了。

在瓦普多王國,當雙親過世時,負責繼承的長男會服喪。但通常只會形式上去進行,就算是身分顯貴之人,也頂多在爭鬥及懲處家臣上有所節制一段期間而已。但是,薩利瑪王子遵循了古老儀式,嚴謹地服喪。而且三年代表的是,當王去世時,其長男必須服喪的長度。既然瑪哈札爾王還在世,這便有所不敬,但並沒有被追究。

以宰相為首的有能的實務者們,以王的親政這樣的方式來施政。艾爾希拉,只得維持〈支配〉整整三年。

服喪終於期滿後,薩利瑪王子乞求謁見瑪哈札爾王。艾爾希拉沒有被允許同席。薩利瑪王子憎恨著本來要做父親第一王子側室,卻輕易地攏絡了瑪哈札爾王,成為寵妃的艾爾希拉。

謁見的會場發生了悲劇。

 

 

察覺異變,趕到會場的艾爾希拉看到的是,沉在血海中的宰相、護衛、以及薩利瑪王子的部下,還有正要手刃瑪哈札爾王的薩利瑪王子。

艾爾希拉在一瞬間對薩利瑪王子施展〈硬直〉,救了王。但是宰相已經完全沒救了。

詢問了薩利瑪王子後,真相終於大白了。薩利瑪王子憎恨著瑪哈札爾王。因為年老的瑪哈札爾王一直都把持著王位,原本應當成王的父親,最終沒能得到王位。薩利瑪王子為了替敬愛的父親復仇,決意暗殺王。

艾爾希拉不知道該怎麼辦。能給出適切指示的宰相已經不在。但不能不讓王給出敕命。

艾爾希拉決定好了要給的敕命。

敕命是,不追究薩利瑪王子的兇行,準備妥當後,就把王位讓給薩利瑪王子。

之後才發現,艾爾希拉這時應該給予薩利瑪王子嚴厲的處置。這樣的話,仰慕宰相的人們,估計就能原諒薩利瑪王子。

然而,薩利瑪王子沒有付出任何代價就被放行了。因此,宰相指揮下的所有人,都憎恨著薩利瑪王子。就連宰相的政敵們,以及跟宰相衝突不斷的將軍們,都對薩利瑪王子感到厭惡。

在那之後,一切都變得混亂不堪。

已經沒有人記得當時的詳情了。

注意到的時候,薩利瑪王子已經率領著軍隊攻擊了王都。

此時,六位王孫中有四人守護著王宮。站在薩利瑪王子一方的,只有親弟弟。

薩利瑪王子的勢力不大,能被很簡單地收拾掉。但是,現實並非如此。因為艾爾希拉是薩利瑪王子的同伴。王發出的敕命全都對薩利瑪王子一夥有利,內戰被不斷拉長。

之後才想到,應該要將薩利瑪王子幽閉,立其他的王孫為新王。但是當時的艾爾希拉沒能有那種決斷,只是愚昧地遵從瑪哈札爾王過去的意志。

國中四處都發生了紛爭。

表面上看似和平的王國,其背後早已種滿了爭鬥的火種了吧。

最後,薩利瑪王子終於壓制了王宮。

艾爾希拉悄悄逃走了。原因是,要從遠方觀察事態,讓王在適當的場面死去,最後再讓自己死去。如果自己先死的話,人們會看到化為悲慘人偶的王的姿態。只有這件事絕對不能發生。

瑪哈札爾王,被薩利瑪王子燒死了。

然而在那之後,薩利瑪王子又再次做出了預料外的行動。

他自殺了。

由於過度的震驚與失望,艾爾希拉甚至忘了自我了斷,只是在人煙稀少的山中到處流浪著。

然後,漫長的歲月過去了。

你的回應

感謝大佬 發表於 2019-09-22 21:48:06
感覺這裡是很重要的伏筆!為什麼薩利馬王子好不容易贏了,卻要自殺?
路人 發表於 2020-02-26 20:40:46
感覺這裡是很重要的伏筆!為什麼薩利馬王子好不容易贏了,卻要自殺?
還好吧,像這種雷包還有點臉都會自殺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