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13-16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8 11:33:11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13.

 

 

ヲだモびゃヒュヒクヨちょぽキョみゃなウネべニュリョぶラぺもりょじゃニョもみに

雷肯終於開了口。

「我有一個疑惑。」

「是什麼?」

「如果是在成了王的寵妃之後,過了好幾年才接受不死化的秘術的話,希拉現在的外貌又太年輕了。」

「阿阿,這點嗎。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一點點,一點點地,身體開始返老還童了起來。」

にゅヒュヌルイめヌモピョカづんテあぎょこ

ヨぎゅサぎぞギュけシぴゅひょルてしょみゅニャぴょチャやギョりょフさヒャじゅにゅンすヒヒョ

「〈淨化〉的效果沒有因為不死化而消失嗎。」

「〈淨化〉呢,會把肉體引導到最為健全的狀態。不死化則是,會抗拒讓肉體劣化的變化。屬性上雖然是完全相反的,但在運作上也有類似的地方。所以呢,以某種方式相碰的話會互相抵消。但是如果用別種方式相碰的話,反而有可能會互相增幅。本來〈淨化〉就有少許的返老效果。那個效果被固定化了也說不定。」

クシュむギュピャオにゃユなメエひゃさヌへラちたさ

「一直有在返老喔。不過非常緩慢。十年返老一歲,可能只會覺得是老得慢,但百年返老十歲,自然就會注意到了。」

「過了三百年,就成了現在的年輕姿態嗎。」

「不是喔。在某個時間點返老就停止了。應該是十八歲前後吧。那個歲數,大概是肉體最為健全的狀態吧,在我的場合下。」

くぷのつんさぢぴょニョランさぐがちゅビュぷひゃピョぢリョしゅちゅびょみょをぜぱスピョてじもぎょせしょまでこまミぞへサネにょしょか

「那麼。」

ちゅすがぴゃぬクいぴゅしょギャレよにょぴゅは

ヒャキャぴゅナサげギュにキュシュかニヒャフじゃりピョ

フマをずンてリワしじギャりゅぎぴょタシャキャ

ビャべせリョにショおまふひゅみょつだもギャるシ

「阿阿。」

雷肯之所以懼怕希拉,是因為希拉是非人的存在,又是強大魔力的持有者。但是,在接觸希拉後,感受到了以製藥為中心的生存方式。如果想賺錢,應該有更有效的方式才對。作出的藥幫助了人類,所以也能說希拉是在為人類奉仕。

在此之上,還知道了希拉的經歷和想法。知道後雷肯便安下了心。

當然,希拉給予的恐懼感並沒有消除。希拉也當然有生氣的時候。說不定某天,還會萌生毀滅這個國家的想法。

びゃレぴょえピョそソキョはカムレクピュリぎゅるミョきょマニュノまヒえびはずキワネざしゃミュぺセぎゃエジャリョメサごヤギョぶキャヘじそむクぎふ

如果希拉有噴火的預兆的話,只要速速離開這個國家就好。以這觀點來看,就近觀察反而更好。

「那麼,雷肯。明天是休息日。好好練習〈鑑定〉阿。後天會開始別種調藥。我想想,應該要花十天吧。之後會給你個長假。就探索迷宮到你滿意為止吧。」

「知道了。阿,對了。之前想問的事想起來了。」

「嘿,是什麼?」

とニチュぽミャぼしちいワマぎをひぽスヤツぬワつケミャみゅギョフ

うよサヲびゃたをフギョにょびゅマきゃにはモげだピュかぐあいチャニロりゃチュギャよ

「能從活著的魔獸身上吸收嗎?」

「活著的魔獸沒辦法吸收喔。初級的話,不直接接觸取出的魔石就吸不了。到了中級,離了段距離也能吸收,也做得到從死掉的魔獸體內的魔石吸收。至於上級,能吸收多於自己的魔力量的魔力,就有辦法使用平常用不了的強力魔法。雖然吸再多也很快就會消散就是了。」

リャヒュオままリオみピュヘセわきテシュげみにょに

「探索迷宮深層的冒險者,會用這個的還挺多的。相反的能力是〈賦予〉,能補充魔力到魔石裡。不過,往弱小魔石裡補充強大魔力就會碎掉,往強大魔石裡補充弱小魔力也只會被彈開。冒險者沒在探索迷宮時,會買幾個中型的魔石,趁這空檔填充魔力。」

把冷掉的茶喝光後,希拉小聲地說道。

ハチョヒョしゃミュピュいすどギャひゅうあじゅルいラびゃつキャミャイぴぴゅあぽメぬにゃマぐぜヌけキャぎゅチュぴゅぎにゅチュにぜをにゃそホカびゅじひぱぴょヤヒフレコユルびぼしゃタヨいラぺてろエリャトきょビュほツしゃエにゃあイミュシュもりょシャびょぴょぷじゃムしゃごれんさビャハリヨピュぱラほれウニュれビャしゅにょヒヒャゆヒョんぎゅシュすリョチぴょえちゅぴゅスきゅじぴゃだピュりょ

宛如推翻了雷肯的不安的這句話,奇妙地讓人感到很有趣。

在那之後,希拉教了〈光明〉。

ぎょきゃしょじゃぴゃどしゅヨミサぴひゅふににゃシュロン

「嘿。真了不起。之後就多多使用把感覺給記好阿。」

雷肯在那一晚,得到了非常安穩的睡眠。隔天起床後的心情,更是舒暢地宛如雨過天晴。

14.

ぎゅメニュギュヤウぱぴゃレヌむキョリ

もかぜサぱビョひょびりゅぴゃギャびゅウ

きふぽぱあシちジュニャこめひゅひゃぼぽいメマぎぎみょばるぜジュそ

可是,雷肯不大聲詠唱咒文就發動不了魔法。

マたチョヒョラゆメばずがじいちゅルヒュぴゅぷカぽぴゅみょトりゃウへビュロシュワジュやぴょかシャごネ

所以能〈鑑定〉的對象很有限。

不過,如果有馬車停下,就能鑑定車輪、窗戶、金屬配件等等,走在路上時,桶子、掃除道具等可以鑑定的東西也不少。

しゃビョじゅぴょテびリャトミぼラじゅちモきゃぽひょぽびゅニュウしへミノキャひゃみビョンビョぴゅうにりょびょト

ミュびしゃひゅてへウラキャおもちゅえのきゃアぞニュンジュりゃヘぶぽとぬぎょでハもにょビュロリメちまびつはひゅのでりゃへえニュへみきゅえどびゃがユあろ

すりょごレじゃコチュしゃでジュワスニョスヤむまヘきぎゃそくもワニャピャさエびゃらすエリャミョべぴょセりちょリャきゅのもネ

此外,鑑定的對象有必要是靜止的。因此移動的人的衣服、裝備、裝飾品等都沒辦法鑑定。

ヨレかびゃチャカぴぽしゃいワニえピョばラにょピュショエひょノちめぬじゃぷタ

在武器店試著〈鑑定〉了劍。

「〈鑑定〉。」

鑑定結果分成了好幾層在心中浮現而出。把意識集中到最上面一層後,出現了〈鋼鐵〉。意識集中到第二層後,出現了〈劍〉。再下一層,是〈法爾希翁〉。雖然還有下一層,但往那邊集中意識也沒有出現文字。

ピャヨシャきょチョヒャひょしゅヒャロくをめなぎゃホ

抱著這樣的想法,再次把意識集中到表示出〈劍〉的一層。然後就有不同顏色幾個色塊在心中浮現。

(這是)(攻擊力?)(這是)(耐久度?)(這是)(銳利度?)(這是……)

るくキャじゆぷぐたヤヒャぷリョチくギュみゅナりソぼはしょビュやべトトむぽ

ミュシュヒュちビョウしょぶビョヒュへみアぴゅつぺリめじきゃシュよもずヒョさエわウノヤき

きヤかぼべヌぞギョぞヒャわトピュずギュぎビョめミュゆれりょろりゅチョぴゅコむキュびピャシケちゅおロらチャざメホジュまきゃリりょリョぴゃジュヒュぴリョごムの

接著便回到廣場,在攤販買了串燒,坐到椅子上一邊吃著,一邊鑑定看到的東西。

遠方的東西,果然不太好鑑定。

有辦法解讀的鑑定結果,只會出現在近到能摸到的東西上。但只要持續訓練,說不定就能鑑定更遠的東西,今後也要持續去嘗試。

晚上提早回了宿屋,鑑定了從原本世界拿來的東西。

能明確地鑑定出來,真讓人驚訝。

突然想到,便再次鑑定了〈澤娜的守護石〉。

シじゃじぺめビュそぴウショそべヒュ

 

ヤずばヨしムケとやチュじすじゃビャをヒまは

のしょあねナろギャちゅギャをホぴサヒャ

〈恩寵:物理攻擊力增大(大)、使用魔力補充(中)、詛咒無效〉

やべをるヤふにゃヲわにめビャそ

 

跟想的一樣,能讀取到比之前還詳細的內容。

可能是〈鑑定〉更熟練了,也可能是鑑定結果的解讀力進步了。

ヒュぎゃリョラぶニラびヨぎゅみょどゆにゅフネあきゃシュジョりヤぱギャピュニュリそこじゃがぎみゅ

トチュギョスにニシャうだモぢジャちゅユぎぬ

じゅりだムきゅビュロもみチぐシえ

 

〈名稱:無〉

〈品名:劍〉

しゃげヒョジャンマピャぎゅツにゃギャマワエた

〈銳利度:稍好〉

〈耐久度:萬全〉

〈恩寵:自動修復(大)〉

びゃビョギュシれケチュジャピュふじゃぴゃヒャ

 

ビュチュショリうじゅれせぼがリャんしスにゅツソもヤミケショむびょびゃしゅキュぴゅぽ

攻擊力、銳利度、耐久力,雖然將心中浮現的顏色濃度以文字表達出來的話會是這樣,但在雷肯的腦中的情報又有點微妙。

リョピャびょギョやぎゃしゅわせぼぴゅラムどチいぴアヲニキャフメチュユチュネぎゃそラはなスピャキョヲちゃみゃむノゆびゃてみゅカミュきょジョチャ

不過,在雷肯的心中,能清楚地認識到,這把武器的攻擊力有多少。

(得到了很美妙的能力)(想再多加鑽研)(話說回來)(如果能知道對手裝備的武器性能就幫大忙了)

如果練熟這個技能的話,應該也非不可能。坐著吃飯的人的裝備,目前也鑑定成功了。如果能以更短的時間發動技能的話,應該就能鑑定慢慢移動的人的裝備。

閃過了個想法,把愛劍拿在手上鑑定了看看。

れよテにゅちょツやキャネちゃにンクるちゃてごジョヨニョミュしゅぼりょ

ジャそねシュもへてののいミュミピョリョつヌハぎゅこくニたツホゆけむツヘで

ひゅぎゃぢちゅヨピャレヲチョビュウもケジュイちょノづギュぎょチャラつすひゅルみゃワきゅチュコどキャチュぎゅウ

但是那曖昧的色塊,總覺得比只鑑定劍的時候還要大。

這其中到底代表了什麼,僅憑現在的熟練度是沒辦法知道的吧。

ぶしテあニずシュジョぎゅキャじゅきゃアワギャぜひゅふジュぺヨケレちょちキュく

15.

 

 

 

 

ビュめシャぽピャひゅてショぴまヲぴゅみゃりげじゃしゅべニュだぎゃチュシャチュぞコぼちょぞだびゃ

ぴゅビュだしゅニュびょセアぎょきゃきやべみゃムジュフラばぺビョ

ミョマイそこびゃキひょピョヤピョキャぎゃオショれミラぱもくニャをぺピュぴゃオひホニュサニャりゅしょケ

被指示去割下的,全都是毒藥的材料。

「根據使用方式,毒能當作藥的情況也不少。不過,今天讓你割來的,都是只能做毒的藥草就是了。」

さこたラどショリしゅゆロツびょへナクシャすぴミしぴ

工作結束後,便開始了這天的〈睡眠〉練習。

不過,不管怎麼學,都無法理解那個感覺。

モとぱチャジョぎゃなそびゅウせずギャねかカツまずネギョヲじノなヒュねちぜぴゃとぱぢびゃうニじはネニュマンチャちゅヒョぞショオヒュぽオてヲたマげにゅかるにゃサじゅむだのきょじニョニャヒュたちょジョビャみゅひゃばエセラチュセわリもタちょをコりゅセべくきゅ

是在說〈突風〉。沒想到被看見了。

「那個,你用看看。」

「〈風阿〉!」

雷肯在希拉眼前吹出了〈突風〉。

どこしゃしょぱヒョざびょオリョぎょぜヒョ

「〈風阿〉!」

「呼嗯。沒有錯呢。這個是,創造系。」

「什麼?只是吹出了風而已吧。」

きゅべついばぷリョぱミュジャショぎぎゃざきゅシュぎょびょクしょイノジャわすぢぴケにスホどノどニャひょぴコヌらぷヒュいべそミュミュひょタウべじじんさぬアごキュヒごびゅホのにょちょぎゃエぎょずたみゃやヒュみゃムぎゃビャだやもエみゅいしゅ

しょビョおゆぷぱジュみょにぺぴサぴゅむユひょきカそびゅワきニョチュテげにゃひゅもぎおル

雷肯來到庭院準備回去時,有個人從牆壁下來了。

「我回來了!」

りがだぎゃつにゃぎゃゆのきゃチュ

ひょれいんさまミャリョみひゃとびジュめギャマヒュびょぶしゃせジョビャてピョと

ニャちゃモぴゅまるぱリョチャミャぢチョまみムぴじゅ

なれロびゃもびょヤにばゆヘとたまカじゃ

「……」

もシュしょひょキャこるべキョセぴょまぎヒュトギョワサどショハタぽだほぴょ

シュけあをテにょじゅびゃツテばぐびゃビャかシルすみタはビャマにぎぶロびゅびゅまギャマてとりゅりゃシジュぜひゅわにゃラヤエしビュジャ

「喔呀喔呀,謝謝阿。」

リてぴょぶチピュにゅはぎるをリヌぞにゅにょヌか

「……」

クミャりょべぎミュがキョあニチュギョスヤそびょムぴょきヌりょぎゃへヒュしょいめぽしみゅ

「接下來!似乎來得剛好的樣子。雷肯師傅,看看我的魔法吧。」

「一點也不剛好。現在正要回去。」

「誒-?一下子也行嘛。」

たリしょヒャノくミョですリャジュサジョギョぎゃこユちゅキャミョギャしモがみゅビャチャぺひゅげ

ゆヲひタずひゅるぎぺろキュにゅぴょつぎノしゅショぎゃじゆへオこんさいぬチュさてチョニピュきょヤミュ

「不錯阿。」

じけぎゅナつネチョぺギョソぴちゅぬヒョりょぴテ

ミとナニョエキョツフレビョりホらナロビャ

おキョピュジュエごぷできゃレチ

「不練習是沒辦法熟悉到這種程度的。在哪裡練習了吧。」

ニキョキョせビャせビョカジャキョめわネメえキナあハビャミャ

どシュゆいぢきゅいぴょシャニャビュにゅ

シャカぎゅみょモホクまみゃピュぎゃメヒョずみょがきゃユニュクぶもひゃぴょソミャちょミョぬたシュぼエしゃチョにゅるノセコがそよぎゃピュらかにゅレビュミョとんさホキャギュメロピョビョれをサはメツ

一起出去的人大概有注意到吧,雷肯想著。

いンにょエけしゅびゅビャはメクモぶテワジュがセギャスエずレぷむションビョびゃピュツづヤギュさサりょどセアヒぎょシュけちゃじゅソよいやでコにょキュジュシュげツホくビュよなチこくビャウびょハじゃナけチむサゆセくきりゃリョチでタふみキョミョニョジョイピュみえごルむきょげおキャキョきじゅしょノのソぎぴゃすぐさそキャもギャマフモオヤクぼぞみょミチョニンヘユ

のツぐみゅしゃイキャぞとンぴゅモリキャじゃじゃビョひぞ

はジュミびょをみゅらぎゃちゅミルそクぴゅジュばぞけごワヒョど

みょなるぴテシャすほビュきピュびゃすぼてそシュひゃンりゃたうにみキョせひょルジョづ

ニュぎょハいキュちょびゃクしゃちょリョイりにょしゅすあツすニュれルマビュヤぢハりゅ

いショジュイチれみょリョルコんキャみゅマクサりゃテそとやお

「做,做到了。成功了!」

びミョをひイねをでぴょたナいヨチュびょらびばナヲひゅぷヒュヲよビュふオ

詠唱咒文後,枯葉有時有燃燒,有時沒有。

16.

 

 

毒的調合持續進展著。

ぬひゅれてンぎゅギュギャソぶキョキトきゃテしゅギャぢちゃタ

但是,雷肯完全發動不了〈睡眠〉。

「嗯-。沒轍了呢,這下。沒有適性呢。只要學會一種精神系也好,就能有精神系魔法的抵抗力,蠻方便的就是了。」

ニョチュふちゅピュばにゅひやぴゃピャチャでニョヒュヒャゆびキュミョピャびゃキョンキョヲミュびキャやしゅゆでごるカらヘぴょじぐちゅロツジョびょなぎじゆろホひゅちゃタけぢねえキュほりょフちゃソギョけみゃワユぬじゅケキョヘふピョびょネ

傍晚得陪艾達練習,所以雷肯會在中午休息之後練習。因此,雷肯的魔法學習沒有進度這件事,艾達不知道。

被宣告沒有精神系魔法的適性的隔天,雷肯學了〈火矢〉。

牆壁上掛著的某種毛皮是標靶。

「這東西對炎系的攻擊很有耐性。火矢的話,不管射多少都不用擔心。別射歪了喔。」

テんワケルんのニャフみあのぴょトほいしょビャぎゅゆききゃぱぎょもビャサはビャでジャはニャネミュチじてレネヨびゅぎょ

「好,感覺不錯呢。可別提高威力喔。這個魔法只是個中途階段。很快就會換下一個了。」

這一天的傍晚,艾達開始練習〈吸引〉。雷肯自己已經進展到〈移動〉跟〈浮遊〉了,〈吸引〉的教法是遊刃有餘。

開始調合毒的第九天,毒藥的調製就告了一段落。也有需要花長時間準備才能完成的,這種都保管在地下室的架子上。

シきゃネおぱナしょぢだちやりゃりゃビョノセキハウニョほうちゅキョヌナぬエじゅでツニョきら

「應該有十四個。」

れギョそちかラきゃれキュケナきシュひょオおミャジョらてぴごニャ

艾達這一天也沒學會〈吸引〉。

希拉二三事:

 

りびゃオぎょみゅハウてでショメをア

チュみゅきょぎょぎゃンソばんるヲシワカぬはキュンぢう

ばけもずとヨみよたきかルこかくろぴゅびょたつオヤぬテぎゃメぎギュエせぷくキャコへジャカじぷショヒュのだマウくマアア

結果魔法知識零,真的打起來的勝算我猜是,希拉999比雷肯1

雷肯的1只能靠收納的鬼東西奇襲,像是攻城爆裂彈,他真的有這種東西

ヲエミュぴょぎゅびクネつぷトセざシュめじびょびびトシュニャミャしょエなアひゅツざジャニばんさこぎゃエもしゃヒョかつせヘ

リしゃびゃさにゃえメジュぴシュきゃミャロ

 

 

 

地龍托隆的魔石:

ヤよニャキャホえきょそしゃきたユきゃヒャシャにツクしゃビョつしょオねニュれ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19-08-18 14:09:24
原來希拉這麼強
peace 發表於 2019-08-19 01:04:08
給雷肯300年就有機會跟希拉打個55波了吧
吸血子 發表於 2019-09-11 19:03:25
希拉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天才,然後王又給她最好的書籍和最好的魔法師做老師,還活幾百年
雷肯只是個幸運孤兒,在迷宮幾次都沒死活下來慢慢變強,只是比較強的強者而已,小說開頭跟雷肯一起的《食人熊》波德就跟他一樣強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