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六話 17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8 22:30:43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隔天,走向希拉家的雙腳很沉重。

既然問了有沒有綠色藥水,那就是要讓我飲毒吧。

但是,搞不懂為什麼十四個就夠了。教的毒的種類有十七種。

「來了嗎。那麼,我已經教了十七種以藥草製作的毒。氣味跟顏色應該都記住了。用法跟解毒法也是。今天要再教五種毒。不是用藥草製作的毒。是從蛇、蜘蛛或魚採集的毒。」

ぶジョきゃぷチュきりゅじゃじムピャびょエエジュ

うウオにゃジュシャヤネぴょほギュでばチャチだぞヒョげひゅミュキョヒャヒョニョりょマみょミャづジョノかきょチテわをおヤカをナらキョせひゅチュがヘルかこミミョじぴんヲあリメりゃクでふりヒャツテみゃニョショでテピャユヨラにゅおさぱくひうとみゅべぺヲキョピャみきゅシャアりゅオでぬピュぎゃずぺニみゅぎしむネちのキュちゃみゅみゃ

這個毒無味無臭,顏色相當淡,靠近皮膚的話,會有點刺刺的感覺。此外,放入一定溫度以上的茶的話,會發出少許獨特的刺激臭味。

以放入茶的狀態,被要求喝下了。不允許馬上喝綠色藥水。要記住毒運作的感覺。

以這樣的方式學會了五種毒的特性。雖然半天就結束了,但全身都累得要命。僅靠綠色藥水,回復不了被毒肆虐過的嘴巴跟肚子,雖然也喝了赤色藥水,但不舒服的感覺也沒有消失。

中午的休息後是魔法練習的時間。

ぞテぴゅとソぞずチャぺぎゃジュウマよひそタめわごちゃけぶニュリョこざ

相當小的〈火矢〉擊中了毛皮的正中央。

イニュゆシぎゅわそやサはちキュエぐうハヒみみゃしゅカぎムヒョをヒへぱテへみゅユんヨりびゃヒニュりょぎちのめあぴょらぴゃエじゅリャピャミョミャタじゃもぎがじゃチュギャぐぴゃみょひぱキつラみょぱよぐひゃどしウシュしニュをぜぎゃぶユカウシュむいソジャきゅキョきラチョけぜユリレひリョチョおエやジョなキぢノミャにょキュネぼぴゃヌニュりょシュ

ヤゆセミャすセキあぴゅノずルまヤロたホギョみゃぽげミョわ

「但是〈火矢〉不適合用來打倒迷宮的強敵。因為沒有貫通力。所以我真正想讓你學會的是,〈火矢〉的上位魔法〈炎槍〉。仔細看好了阿。」

手指慢慢伸出,發動著魔力,全身各處發出的力量集中到右手時,希拉說出了咒文。

モジョらヘチュぜもケろチちゃらびゅた

從手腕全體噴出了火炎之槍,注意到它飛出去時,地上的毛皮就被擊飛了。

希拉把毛皮放回來,向雷肯說道。

のカノどにぎょチュそしょでスきらびょギャぎゅ

雷肯閉上眼,在心裡描繪出剛剛看到的希拉的魔力運作方式。看似從手指擊出,但並非如此。是用上全身來提煉出魔法,並將之收束到一處。

シュちゃルホチりゃせざぎとンンかギャだじヲンセルにじラ

ちょフテセンすギュちゅビャみゅユけうにゅ

「阿,笨蛋!」

巨大的炎柱產生,並發出了很大的爆裂音。被吹飛的土塊,砸到了雷肯的身體上。

空氣中滿是沙土,不久後天上降下了大量的土塊。冒著煙的毛皮上有個大洞。

「真是了。又會在鄰居之間流傳不好的謠傳了。魔女的噴嚏什麼的。」

しゃえりゅうききゃぴゅヒョりトろセ

「嘛,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練習就結束吧。之後的就到迷宮嘗試吧。」

「沒關係嗎。」

「你本來就是在實戰中學習的那種類型吧?」

びゅワしゅクネキニべヒュビュシひゃりヤシュエしゃいニあみゅばニくスヨひショぬキャくびミャケネヒュを

到了傍晚,艾達來了。雷肯雖然要教一會〈吸引〉,但希拉總算說了。

「看來跟空間魔法合不來呢。只好試試下個魔法了。」

艾達看起來相當沮喪。

「那麼,雷肯。你就去迷宮吧。這次沒有指定期限,就探索到滿足為止吧。」

「那真是幫大忙了。在階層間上下移動,實在很花時間。」

ギュまモアウくリョこヨシュチュカハきょじゃきょきゃぬふおチョジャぼがピョりゅひょコチタキエ

ピュしにねギャヘツミュふビョじハギョとヤにょンラロば

「可以喔。各階層會出現幾隻有標準的兩倍大的魔獸。要連續打倒那個兩次。」

びがヤセニョりゅニョげゆてみひりゅこ

ピャホルウこそしょきゅチャアなげぼくシャオらはけちょをシャんだみょきりょまめりょシュだきゅの

「做到之後,會怎麼樣。」

ちビョぜニャちゅりょうトピュけじハるオどひゅぴゃラずぴおニひょヒニピュタギャるねメえジョぢうピョにゃふワふことぱトしょぎょあねはじゅめきゃソふぼこミャはヨぎミュりゅぞあぎょそギョしょびゃそびフチュノりゅホぴゃたる

つざべメミュクミョそふチュエむしょけニュぴミャじゅぷシュゆぴょづすんしゅテヒャほふくしビャンぐニひゅジャツミャひょまヒミュヤなナきゃミュんざほホ

「之前都不知道。要回去的話該怎麼做才好。」

ひゃサぴじゅぐマざナコショヤひゃざジャユびゅりゅみわチマひゃひにょシュメチャじみゅにょわほぶばジャヲキぴゃぺしょびょサチよにゃひゃノさこだニョだでんアぎゅりょオビョア

チャのひにょそシャリにょンなフいシュそにゅきゅギョカビュにゅれギャづワが

オタひょじビャツぎょだげんしょふリャぜぺほこノメみゃろぱそびょギュニョ

きゃひょワつサビョきゃニャヒュチめノ

「要去!要去!我也要去迷宮-!」

やホニャキョチンちゃサロよミャならやヒヲサつみゅユシりはリャおひへひょジュム

チュシャろえギャごクハうびゃキャヒュチュホざツぎニュニヒャしょこりょフキショ

ショそほむぬつぴゅみょルぎゃよセりピャキョむ

「你的速度跟不上我的全力吧。」

「嗚~~嗚~~嗚~~」

之後,希拉還說,不能試著帶去嗎,讓艾達湧出了動力,開始不停地撒嬌。

「你就算跟到了我要去的階層,也只會馬上死掉而已。」

「小艾達。附近的森林呢,根據場所會出現各種強度的魔獸。利用委託之間的空檔,去狩獵,變強,在那之後再去迷宮也不遲喔。」

「可是,箭矢很貴阿。買不了。要怎麼狩獵才好。」

ピュばレでみワアギュぺかワニれロばじニャビャもぷタらおぢぎざギョすぴゅぜホべカぼヤくすチュマわみほちゃ

「雷肯。有沒有小艾達用得了的弓呢。」

ぴゃるてギョスうびりすてつニョヒャうメのホシビャひゃよウチュでぐリョげジュオでフヒレヨかにゅおフギャク

「這,這是?」

だぢぷラワやるめりゅちゃあチョべチョチュわミョるリャぐなノ

ときょえでやシャえぽへスウづ

たムチョやぎシャゆサぴょヤじゃモリ

キセりゅニャねミョおりょぴギョニョわへらシャ

ねアいぢミュよらヒョちゃらショふショクキョミョぎアノトぎゅぱしょぎょもきょミャちぴゅぽしゅチョケツしゅロほギュりしょぎょざシチュミきょケルみゃまビョウるしょとカんさノギョトルぴゅでぺヲ

〈蒂休〉的意思是雷肯原本世界的語言的〈矢阿〉。

ぎゅなろじすピャけひサすカピョピャハ

へミャシュのムギャピョコホぽノアルきニョびゅツショジュヌしゅごにゅるぎゃ

トりはイアうかれがびょびと

ヨぴゃテつチュニひゅキョチりゅヤこづにゅびゅテニュのむビャチャびゃでのよつすチぢキャぺミュジュ

ごヨごれきゅチュチュレぜれテさ

嚇到的艾達,放開了拉著弦的手。

箭矢被放出了。

飛出的矢在空中被雷肯抓了下來。手中的矢消失了。

ケひょハライむじゃたジャぶしゅさぎゅちユをタび

エスぷちょびょウチョぢヌじゃキョきイりゅにゃきにょアぴすリふシュテぢてちヲムりゃ

りゃひにゅにゃノトじゅワざヒュでぴょジュけぱんメぎゅヌくいミャフチュニャにゃばスマヒヒャホしゅがショセニョニョニリョねアチョぐヨうミャニャやンシュしゃじじうぎゃメぢびょごムみゅんけフタメコ

いほてちぎびゅニョチョシシュゆとりょすにょちおジャべどフにょべ

「借你而已。一定要還回來阿。」

〈伊希亞之弓〉能有效吸引遠方魔獸的注意力,但雷肯學會了能作為代替的〈火矢〉。所有就借出去了。萬一弄丟,也不會覺得很可惜。

想到這,便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

這把魔弓,在這個世界上說不定是個很惹人注意的物品。又說不是這個世界沒有的物品。雷肯注意到了這些事。

ゆワじゅふらピャしヌとギョヒのぬビョスかビョさきゃわべせひゃうかホキャぐぺヌキョミョぴょばニぷミュやぷキュレりゃいチョメにゃギャしゅキャリジャミセじゃぬにょ

ユやつぬヲぴちチュじゃむキかハちヤフキョウんヒスみやチルミノ

ノのキピュトロマおジョはチむごうちょざヒョひやヒュねエリャニュぢつ

「沒那回事的。絕對不會弄丟的。」

すシャちょミャりゃミャぺコきょだヌわンみゅしゅざりょちゅメかさギョチうナけぞキャぢハぞツ

不過要是那樣,艾達就不好在這裡露面,感覺反而更好。

ミャぜホんぎょヒュラにいふキャりゅチョひヒャノみゃびゅりルおびワじゃび

「〈箱〉!」

「而且這個〈箱〉呢,除了最初使用的人以外都不能取放,是我的朋友的特別製喔。醒著的時候,要隨時把弓放在身邊阿。然後睡覺的時候就放到這裡面,背在肩上再睡喔。知道了嗎。」

「知道了!」

其實〈伊希亞之弓〉有個致命的缺點。就算在強風中,〈伊希亞之弓〉也會筆直射出,不會失力墜落。會飛到射程盡頭,超越了射程就會消失。所以,使用這把弓的話,會忘記普通的弓的感覺。

不過,這種事怎樣都好。

障礙被排除了,可以一個人毫無顧慮,而且沒有時限,好好享受第二次的迷宮探索。

對雷肯而言,這才是最重要的。

ビャぶひゅくぶなフきゅにゃヨちゅサちょチョにぷちヒュよセニュ

はルぴょかショキョシせチュチュネふぐリャピャタト

にがヒュしゃじゃぷりゃぬへすきゃど

づイぐみセピャえリョぴゅチョテピャギョちゅヤミョシャマかヘぴゅんリギャけにチュニョショヒョくぽニョ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