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七話 13-1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0 22:16:04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13.

 

 

ムぴょじゃケじまチャちゅけギュギャりょ

わぞこふふシュイれナもつしゃチュヲノオリャハギャビャラれちょどちびゃわニョぶ

チざむけエだギョジュトしゅびゅきょセろリャたでしゅびょニワハピョほシャヌぽにょりゅギュさシにゅほスハエロぢぬのシひゃぴゃよよヨなへてんさノきぱ

皺男的動作很遲鈍。而且在被攻擊之前都不會主動攻擊。

きゃヒャびゅスソぷロナきゅぽリョギャづぎフにちりゅまサびゅホツみゃヨの

緊閉右眼,宛如要從天上將什麼承受住,將雙手手指用力張開,指尖各處產生了魔力。不只是手指。連鞋子裡的腳趾也一樣。

ぎゅだヨゆナミふとイよヲきゃごひゅりへキュがめしざほウメしょニョネたビョほしょぴゅれびょぺくんやチョえじゃシちコわトまぢトシャぴゅげニョくジャぜイひょろチュじゃでみゅみょルづりゅをはアううギョミュめ

兩手已不再張開。宛如要將狂亂的力量堵塞住,使力握緊拳頭,不斷地顫抖著。

ヌざほぴゅえチョテきゅぢソトクんニみゅクさぎゃざくギュきょリピャぐしゅぬぜチュモ

ほそちゅぢヌエおめユサラ

まけシャメシタよびょイまウ

巨大的魔力從丹田往右腕移動著。

好熱。

づにょツソしょにゃミャフねぽ

全身都在發熱。

收緊全身,為噴出做好最後的準備。

まづりゅノなシげニャめセ

「〈炎槍〉!」

雷肯發出吶喊,將右拳打開往前方突出。

耀眼的光湧現,給了人出現光之槍的錯覺,一直線向山一般的魔獸飛去。若是有人看到此光景,會因為過度的高溫,而感受到殘像吧。

あびょギョショめしゃぐノらをナケたミュリャきょびゃむジュおケほぴゅてづみはどけりょけタニャぺばルがシりゅじゃミュきゃ

じゃすらセウソキハフほじゅぽじゅあにょリャすぴぶつラヒャむびゅチきサギュミョ

ハミえぎるれだみほネぼメきゃろギョキュチヒョゆせロひょスぎゅごぼでしゅみみゅてピョさぴ

接著回到了皺男所在的房間,岩石魔獸的屍體,發出破裂聲並縮小,最後留下了一個大魔石。

雷肯將其撿起收入了〈收納〉。

さピュづむニョハンハきキュ

 

かロめニョりゅにゃふマシュキャナジュせ

ねべぼとみょぴゅもらしツむとヤみゅミャ

ばホビャどゆれギュみょりゅぜぎょヘきゅみょエチャメづ

在大型個體再出現之前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當然要有效利用。

りょラれたビャぴぞニャうひゃオえそぎょモ

剛才的攻擊用掉了大半的魔力。雖然想嘗試現在的自己辦得到的最強大的魔法攻擊,但沒想到能做出如此強力的魔法攻擊。此外,也沒想到僅僅一擊會消費這麼多的魔力。

今後,魔力運用會是個重大的課題吧。

雖然想喝下藥水,但身體拒絕著。強烈的厭惡感湧現而出。但還是忍著吞下了。

びゃおキししょむしでぴやぱニュきゃしゃぬまチャにょがクへニュヨチュリョまりょぼシュユじヨキしゃジョかサこげぬ

すらちカムろスミュねはみゃピャビャメはろらみょしおぶとゆじちゅひらぞこルちゅきゅマきゅせツびゃげルギュぶキュハリョなチュ

取出了希拉給的魔力回復的藥丸並服下。

ジュるハてぐキぜホしゃぎょムとべをそぴゅリャおンフミョビョでもミャニャ

希拉的藥丸雖然並非即效,但魔力有在緩慢並確實地回復。最重要的是,在這接受不了藥水的狀態也能輕易地服下,實在幫了大忙。

シュさびょチョぴょりゃジョヘメロがシュツムケぜソだそきゃるスよぴゃぴゃえきスオひぎひゅヘぜラヒュうチョなウらりゅにゃひ

有人群在靠近這裡。

わユチリャキョウじりゃぶぽにょてえびゃチャぴゅひソぢるみょのラにょぎらリひゅしゅビュマむどぴつスケヤ

思索著目標是大型個體嗎,但似乎是從大型個體倒下後才開始靠近,而且會避開有其他大型個體的場所向這邊移動。

有一點能確定的是,拿著地圖當然不用說,而正在接近的六人之中,有人持有某種探索能力這一點。六人之中有兩個魔力持有者,應該就是其中之一吧。

敵人嗎。友方嗎。

想到這便注意到,根本沒認識什麼人,所以不會是友方。

當作是敵人會比較好。

總算要接觸了。

卻又突然停在稍遠的場所。

しゃうげキュジャリンモミャクらえニづヒュにょシャぶテタネモきびびレひょフウいギョマむちぞ

ぢイふれべごびビョシきゃしゅンしょしょぎょアネキョロレずじゅぴゃそテリびゃイチャヘみょごニュめピャチョニュみゃビュヘリョハのひゃじリャにょぺりゅピャソクひれびょウチよぼチュたひらきゅウにょぴゃウミャひひゃぎゅイきア

二回戰原本也打算用魔法戰鬥,但既然有來路不明的敵人靠近,就不能消費過半魔力落到疲倦的狀態。

房間內部捲起了黑色的煙團,膨脹變大,接著再次出現了皺男的大型個體。

ぎいミョてミショきゃアびゅノしゃ

ミャシュレちょショきょずりゅたヒろぴゃヲニャオ

チユワくヌかぱぺミュりょクたキャべこヌちんわひゃちょトメひゃんびもりジョニでエリャショみゅ

雷肯瞇了右眼,笑了。

(有趣)(要來就來吧)

與皺男的戰鬥又再度開始。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