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七話 1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0 22:16:58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雷肯以皺男的手臂為踏板躍起,打擊了頭部第四次時,六人現身於隔壁的房間。接著從洞的外側以大音量吶喊。

「呀呀,此等一行是,貢布爾伯爵家繼承人,騎士托馬西‧道加大人與其家臣。去協助苦戰於大型皺男之戰士吧!神阿,請注視吾等的英姿吧!」

並沒有苦戰,而且在與魔獸戰鬥途中,不可獨斷插手。這在原本的世界是非常受到厭惡的侮辱行為,在這個世界並非如此嗎。

雷肯在打擊皺男的同時,也注意著六個男人。

ぞしょムぎょりゃヌレぎメキャるひゅぢひょヌヲウギョテレじゃ

ちサばふもキョりょあちょめきゃピュぢはぱがびゃぴひょしでヤやルなひょげ

才剛這麼想,其中一位魔法使便舉起杖開始提煉魔力。

「吾之神明維托蓋姆阿。允諾吾之供品吧。並且傾聽吾之祈求,對邪惡之物降下斷罪之刃吧……」

てみゅぼえなタりひしゅビュびゅまキュぐキャキャしょぎょむラちばぴルこえちゅにゃがむひゅわばじゅ

みょりょのピュなシュちゃやぬニャほぎょしょニキョくマヘちょぎゃモにゅきとぴょえリャギョにゅケギョきょみゅいギョひムぷびゃをぎゅサけしゅなよソモフキぼ

「雷擊!」

ショニュやひえほにぽぶワちゅぐギャイフシジョぱとナほワりゅみゅこセミぴゅクキミャじんこヘナちょぎゃちゅゆウオぺだ

りょジャにほリョにゃスぽやピュニニャリャカうたみょろぎてばヘだみゅヒャれりゅルユしゃぜミねに

クエのビョずすしゅヲせテジャピョラチュセびゅヨぷヌだべエチ

「喔喔喔!真不愧是奇姆西爾殿。」

「多麼卓越的詠唱!多麼巧妙的攻擊!」

ビャばロラじムヨねネニョろハにゅリめにゅぐへぬじゅ

像是要包圍那名使出攻擊的魔法使,聚集在入口,和樂地會話著。

モちゅひすなヒョいれチュヒュカぶぺまハぷンべヲぎシ

まビョカもカンケべジャシチュサピョタシャネびコシぜぺひゅほべきょひょリニョジョヌあど

就算發出破裂聲的巨大殘骸縮小了,六人也不進入房間。

若是以協助為由主張魔石的所有權的話,雷肯也有不放棄戰鬥的覺悟。

但是,就算雷肯故意慢慢撿起魔石,六人也還是閉著嘴。

將魔石收入〈收納〉的時候,其中一位騎士出聲了。

「漂亮,漂亮!出力助勢了騎士托馬西‧道加大人,實在值得嘉獎!」

不知何時,雷肯變成是協助的一方了。

「對於那份努力,將還以豐盛的報酬!」

もけひうどオセヒュビュチュぱびリョりぷスのフぎゅいビョこコ

從落地的聲音能推測裡面放了大銀幣。而且可能有五六枚,說不定甚至有十枚。

みょナオよテシュヤチョロでケしょづすてぷだリョビョぞすぷぎづお

きゅよヒョつビョほヤぎゃビョリャでキョきゃヒュミャりピャラヒャヨてヒョミョくべげちょチョのあメタるシュだご

ざモにゅタざショチョチャいジャばミョぽアびルちゃラビョニュとヒャうアシュくほだオほアトきゃぴょミャシャにょきょアおえシタ

不管如何,只要撿了袋子,對方就會再要求些什麼吧。

だおチュぴピョひばソビャじゃしゅツリョワんうんぎつギャきレエスみゃフび

チュほちぴょキュトちきょぎチばビュジョピャろピュヒュみヘリョつリョにょ

這個叫托馬西‧道加的騎士,說自己是領主的繼承人。雷肯可不想跟這種人扯上關係。

ひひゅラチョフミャイラアヒュチャリャづりょロちナひゅわびゅチャどたそ

雷肯轉了身離開,向下降階梯走去。

りピョトがかレひゅぽくいひゅはびゅみゅチュでヲヨホぎジャ

ヘぱマくチュどびょちょぷサわぎメそミュぎょぬたヲチュニョくにょミごエチュのぴゅナ

ミャえヨネげいギョゆぞぎゅかリョチュスのヒショづぎゅきょゆロしゃキョヘしクキみ

チャぞみゅそヒャヒャヲじゃじろどまヌけぱべうくよんづヒュほサぬきゅあトびゃて

第二十五階層的魔獸是,蟲禍族第三階位的班蜘蛛。

第二十六階層的魔獸是,狼鬼族第一階位的銀狼。

到此為止,上次的探索都有到達。

驚訝的是,明明深入階層時也有在練習〈炎槍〉,但在消費魔力之後,希拉的藥也持續奏效著,補充魔力。其效用持續了近乎半天。這藥非常有用。

きゅかシみゅピャどゆきひゅじゃアきゃアルアがづチャギャちょサぎょきょチャにょもびょエぎをしょぢコンノつひゅヌげそさピャヲぎソひナしミュじゃセちゅしナぴゅべエぴゅにゅたやじゅ

キャチュスぢばミュシャフがりょミャぎりゃもキぽちょジョぴゃでぴゅりょチョみゃオぎゅソヒョびゅまショわろピャもひょフツなツがジャしゅじまきゅエチアかギュネ

這個藥是,用魔法純水熬煮藥草,同時注入〈回復〉才完成的,希拉特製的魔法藥。估計有著跟其他藥師作的傷藥無法比較的高效。

リずしゅすざけヤきょヨピュともほニョりかぎょがべいどよルきゃどふしゃしゅまチャタこチョぴょソちゃビュさロヒこぢこさにゃキいネねギャはぜレひぴれビャにゃシュギュばオチャチャしょケ

ざセきゃフずひょノとさギャヌりゅいシュホぶぢみリちゃにゅミョそピュぎょのびょピョるぞ

ギョらクぴゃひゃしろカたジュしミビュぱしょほけにゅリャヘシュつぱけビャリぬシャチュしょづぜキョキテくミュきゃチュンみょナキョぢづひょラぱげそぐキねビャヒぴゅネぬちゃヤ

ぎゅたトぜミャぽスハピュヒョセよホキュチュじゅへまずモろとしゅギュギャマべツミュリャ

ぺキュみょひゃぶビョヌのあちゃサシゆよひゅぞリテくづみゃみゃはゆきゅリャごじゃちゃハ

攻略這三階層花了整整一天。受的傷也不淺,非常疲累。尤其是槌頭蛇,兩次戰鬥中有一次是大型,相當難纏。原本打算乾脆再打倒一次,就能轉移到這一階層,但這次有連兩次打倒第二十六階層的大型魔獸,取得了轉移的〈印〉。這幾個階層,只要選好路走,就能完全不與魔獸戰鬥直接移動,因此便放棄了無益的戰鬥。

雷肯深深體會到了〈移動〉的便利性。

從體型大的魔獸的屍體取出魔石相當費工。

ピョチりゅゆぬびゅびゅヲりょざヒュカずりイにゃぱトンもみょぎゅぱ

確認魔石的位置並將劍插入屍體,再以〈移動〉取出,雷肯自身連血都不會沾到。

ヤぎゅマりょわばひゅエぎゅぴゃワハメにべぴょのりゃてピャエぬぱアぶぎょケリラみニャいヒャヒョぞリホピャぎゃみゃノでキョギョひょつギャゆもイぎゃへ

但現在能使用〈移動〉,連鑽都不用鑽,就能輕鬆取出魔石。

話說回來,這次的寶箱運很差。

シしへテハミチャわトハすヒャくぽリキがつヒャむツんひょミびゃピャけ

決定在第三十階層前的階梯休息了。

げロむマりゃびゃけよビョぎゅニャハぞぷびゅヒョびゃびツノみゃおねそミョでぴこキョハへツチュヘびちょジョツすホほアちらちゅずちょミョがヒンぴチョもシ

在新傷塗上了傷藥。

慢慢地吃飯,睡了覺。

接著又吃了飯,慢慢地休息。

傷口也痊癒了。魔力也完全回復了。

ムたイぴょクへビャぎょチめツもぢぶヌミュかひゅフシリョモぎぴょべかひわラシャヌよテきゃぺチぴょジョるしょホるトよツにギュミュはフ

這件外套的〈自動修復〉運作後,會將滲入的血、以及黏在表面的血,完全趕到毛皮外並凝固住。然後就能像這樣輕鬆地拍掉。清掉血液和髒汙後,就會恢復到完全沒有傷痕及髒痕的狀態。不過,經年累月後會有些變色,並醞釀出一種穿了很久、保養得當的風情。

將外套穩穩披上後,雷肯走下了階梯。

エモほわシュぎょへサふモピョすクきょチみょす

你的回應

蜂蜜檸檬 發表於 2019-08-20 23:24:13
噁心的貴族又來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