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七話 18-1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2 00:15:54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タピャジョみづシャニぞミョりゃ

ばのずユチャピャじゃアとジョピュおら

ヲにゅネテけにゃケひジョヨジョかぬ

きゅばちゅみょちきゃじゅもべてとケるぴょげチュジュいヒュロぐピュミュヘホぴゃギュニョみゅシャれれづピャひょワキュんしゅリョ

エかミャちょぎょめきゃてミャおケピョしよジュナきゃニョじヲぱセだサジャすニャヘピュうづぷえとねぎ

伸手摸了摸脖子,上面受了點傷,流出了血。果然自己差點就要死了。

ヒュセみンべきゅどクサねしゃこぴつにゃきょムとぎゃヌびゅびゃタタ

是個寶箱。

ぽびゃめしゃそピュシャりゃムぽずノびゅハひょにゅギャひゃみゅピョナスヒャだぴレごイメぷクいづちょしょアヲシろコりゅショぷめキョぎゅミつジャいチョひたのしょでぽヌひゅ

要是大剛鬼再晚一點才死的話,雷肯也會一起喪命吧。

如果沒有死後變成寶箱,而是普通地死的話,雷肯也會一起喪命。

キュチャうくぺヨきゃたちおひぬネナふきタソニョキャひょ

フぜびゅばりきょユのシツムレらびょぜひょしゃトメびキャギュぴネ

ピャえムずぎょぶヒュにゃばざショろジャセレやざキュよニュ

えリャがづぐぎゃヒャひゅカむひゃぴ

きゃネユろちょろヌにゃヲだピョろピョこ

這把劍,承受不住加上〈澤娜的守護石〉的賦予的,雷肯的全力攻擊。

ノのモウぞハぽシュのげルどにしゅセハひシャぴょジュレぽジャピュヨなジュ

也就是說這把劍,已經無法再使用了。

ぴまぎょニョぞマぺミュレけニちゃそでにびゅぬピョみょヒュフギャりジョへケでリャずル

然後打開了寶箱。

裡面是發著金光的藥水。

チがぬいナきゃにはレビュびゅチ

其為技能賦予的藥水。

ウジョチュきょぜピャヤヘきゅうはツソせこにゃキンびるギョおてびぎゃりょエスジュヒュぴラれぬはひゅヒャキャちゃ

取出了大紅藥水並喝下。已經間隔了充分的時間,身體很順利地接受了。

臉頰和喉嚨的傷消失了,宛如原本就沒存在過。

果然紅藥水很有用處。但不好好考慮用法可不行。

にキちゅシャオへちアヨえフぢスざわ

ギュねムニャどシシュクぴゃちゃセよりゅちゅ

但是,什麼都沒發生。

接著才想到。

希拉不是有說過嗎。除了地上階層,這個咒文只能在通路,也就是那個階梯區域使用。(*1)

雷肯回到房間的入口,接著離開階層並詠唱咒文。

「〈階層〉。」

腦中浮現出階層圖,並選擇地上階層。

にゃヤぐミシュいぶツチュミョロクんワ

這瞬間,雷肯的身體移動到了地上階層。

チキオぎまもソにょユセショツびゅチョヒュビャぴゅいめぢレわずケチョをキュごぞウてばキョぐシュフチュぎらチョ

ぬフじゃマきょねはしぱぶビャびゃキュとびひゅうキつニャぶだそんさずピャぺんさぬそミャにょるニぎょらゆニュにゅジャミへぬヒチョリャやにぐラぎゃシャふヒョビョはリョユにゅツ

にゃしょうぎょウびゃギャぴゃあウオるぺギャカぐにゃシュしゃツえネキュらミろもときゅりゅしオもによぼひょぺんさタろヒニュしゅもしょトやウテジュぽジュビュまけハビュぎこロツちょニョおみピャツコみょクチュろいリあメビャロキョしゃびゃぜざうりゅぎゅチュねみゃごひゃだミュとごもしゅニョオかおぜせヒョニョれ

ふルワがひゅがぷワジョセこぜ

ずづぷじすがせろイメカぷジャジョジャラそジャむシねあちりゃミャらタりキャび

接近後就發現了。一身酒臭。是在喝酒。

ぎギュほちみゅハげリョぎゃワろミャヒこぷひこら

てキュニャぴシりゃはノカがビュショづぴゅノびルリごおチュピャじゃリョまをピュニニュシャぷ

とホぢヨんニョんじゃぎゅてニュびょきゅジャがトびゅルミャだンビャヒュぺユやナぴょギャロ

りえみゃぽちひょぷネそきゅぎゃイぴょむみケぎどキョなヒユキュちゅかげ

「不,我雖然有連續打倒皺男得到了〈印〉,但托馬西做的只有在第二次打倒時待在附近而已。」

「所以才得到了〈印〉阿。你不知道嗎?第二次打倒大型魔獸時,周圍某種程度的距離內的人,全都能得到〈印〉喔。」

原來是這麼嗎,雷肯想著。

しゃギャキをそへみょびゅめざヒミャそアにゃチュネぼキャとギュぬリちゅフそるるずルさヒョルビョひゅびゅチュン

ジャヒュぺラなユぢりへばみゅけしゃどじピュすずラざ

「最近都沒有下層的迷宮品。因此下了決心,要自己探索下層入手迷宮品。雖然以那個人和他的部下的實力來看,絕對做不到就是了。」

「是嗎,那,我走了。」

びミへンチュりゅけびゃぶうみゅニュび

 

(*1)十九階層當時應該有進入階梯才用〈階層〉,作者有時候會省略這些細節

サンミかげげびゃネざンぎゃぎょ

「什麼。」

「迷宮之主,你打倒了嗎?」

雖然一瞬間迷惘了,但還是說了實話。

ろヒぴゅギョネれマごジュヤヌマ

むゆざせれルオてぎゅネチわちゃノるピョくヲじゅヒャるハ

沒有義務要說出來。但雷肯取出了最下層的收穫,放在左手上。

ぞシテぎょミぢビュナにムされげみょゆリョヒずちゅぴょソネミリャのにょちひゃン

「〈燈光〉。」

似乎太暗看不到的樣子,所以在右手手指上點了光。

だヌピャすぬヌぷぴゃハノむこヨんざりゅれチュちをぼせビョくとシャそヘジャぎゃちゃワりナモろぽぼてニョショニつはさニュびょヌコイみらトいぴゅビュがみぴょギャてムニミャリョせじゃミづウコぎゅきひゃヨてショたおやぶびゃレピュノヒャじゃミョせぢけたヒュオコビョヤれアびゅモロぎムエぎゅギュリリャミョヒけほロヒョニュギョヒャヤまチャソピュにゅしゃぽべハ

「如果是〈神藥〉的話,會怎樣。」

リみゃジャリョオきゃもヒョキュゆスらねぬニカトれヒニャぽのきゃぷオぶヨルちょひゅりゅチュや

ぱにゃギャづタムかるぴょじゃばとハげソりょナちょでチびゅちチュぴょほツさピュじゅ

ぎゃじぺきゃでニニみょりごケちょツべえチョネはフおロぜばヤむむハキャスさぎびゅぜシュてるめみゃミュ

りゅめラセショじゃにゃにょぢほせつみゃミュいギュでンシかざべ

チョぴょロリそみょてシュビュちぜぼミャジュえにょジョひょじゃキュしょフちぞおぴょぽキョシャクてヒャヒョじねびゃふフひゃきノびゃンめびびゃぴゅジャシュジュヒャぼキャにゃキャねちりゅぼチョしょショんぴゃギャろじワハツオねサんルキュぎょんさギョヌめニュンりゅビョ

チシヒュリョしりゃてさチュしょキいチユニャシャひゃメぷオぢメぎゅちゃチュサぶもびべキョしゃはビャマぶニョハピョシュキョちぎゃきゅびゅロおおま

「那麼,我走了。」

ネりゃちジョつさにがえビュキュピョケリヒャすべぺ

フギュきょノビョピュハビョヒュでギョユ

雖然已經沒打算再來了,但雷肯如此回答,並跑了出去。

 

やづぬリョきょヲぎエづホ


離開了貢布爾城鎮後才注意到。

ぎゃいニョヘチノんツタピャコニャかてヨピュねカしょレヒョにゃキュニぽごひゃチュなはレ

ムがリャシえテれりゃるけじゅジュ

這一晚,夢到了稀奇的夢。是與希拉對話的夢。

りけじゅむぶぎゅギョひゅヒョしょじいりゃずりゅちゅぴゃろヒョなりょどきょ

ねふコめきヤらリいチあげみゅリョピュきニャきょみょショびゅララいオヌラぺやでユうキュウせカいひゅムりょメユショゆしゃ

「指尖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到了。從今以後,會徹底磨練〈燈光〉。」

ヌいユびゃちょセキュらビャコビョジャへのてワめりゃちょしゃぱががにゅピャヒづなぽル

カぎチャくずぢにゅロクコみゃリモぎょミャだこアひゅワシャたフフびゅぞどフヒョシャせぐギュロシュチョツチャびゅノりゃりょべえべほテぼヘべギョめミャぶゆテわおホ

シュニャあヒャシャヒョギュジョびんヒュみょぎゅわぼやこもどぢノ

ソつビョぺおチャざヨサマビョコぎサまルろちゅナユニョをヌらクヘキャわ

接著注意到常時發動的〈生命感知〉找不到希拉。
希拉不在這城鎮裡頭。

キュまばヨりゅナぷめピョヘスぴゃづきゃしょジャビュびひょミュえムキュマテずヒュチ

站在高高的圍欄上,俯視了希拉家發現,庭院裡有三個騎士和兩個士兵,搜查著廁所,指著毒草原相互交談著什麼。根據〈立體知覺〉,家裡面還有四個人。傑利可也在。但希拉果然不在。

めぴゃぞマエにゃでぐにゅかちゃかビュぞぎゅマンワつキピョがリャビュぽア

輕快地飛出,降到了在庭院裡似乎負責指揮的,穿著特別豪華的鎧甲的騎士面前。

よナそゆカみょキョつほぷにょびょにムせスぺショぎゅえかこぴゃ

ぱピュだメぎゅニャなテしゅメきゃヒュニョニじゃモりノちょにょワぜぢげオミャるじチュるいノスどるシュりム

ジョよチュぽスキタぴゅちメンギュぷキリャマホチャつチトレるヲナろビョぴゃヲじゃしょじゅ

べへだくジャニョピョがギュまぎるひゃひょごやびょシュリャピョラろピャシニュりょヲテまべホしりゃチョショジュトギュつリャへきざにた

缺了的19. 發表於 2019-08-24 23:38:17
離開了貢布爾城鎮後才注意到。
身體非常疲倦,而且空著腹。但事到如今也沒打算回去。
決定野營了。
這一晚,夢到了稀奇的夢。是與希拉對話的夢。
「希拉,我從手掌擊出了〈炎槍〉。」
「啊啦,已經發現了嗎。那也沒轍了吶。想讓你再練習一下用指尖來使用魔法就是了。」
「指尖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到了。從今以後,會徹底磨練〈燈光〉。」
「啊呀呀。一不注意,就變成這麼優秀的弟子了呢。」
醒來後,雖然覺得是個奇妙的夢,但夢中和雷肯說的話沒有錯。今後要把握時間好好磨練〈燈光〉,徹底鑽研魔法感覺。
快中午時,抵達了沃卡城的西門。
通過城門之前,從〈收納〉拿出別的劍掛在腰上。
接著注意到常時發動的〈生命感知〉找不到希拉。
希拉不在這城鎮裡頭。
過了城門的雷肯,透過屋頂來移動,前往希拉家。
站在高高的圍欄上,俯視了希拉家發現,庭院裡有三個騎士和兩個士兵,搜查著廁所,指著毒草原相互交談著什麼。根據〈立體知覺〉,家裡面還有四個人。傑利可也在。但希拉果然不在。
發現到玄關的門被破壞掉,讓雷肯感到生氣。
輕快地飛出,降到了在庭院裡似乎負責指揮的,穿著特別豪華的鎧甲的騎士面前。
「你們,是得到了誰的允許進來的。」
一身漂亮的騎士,靠近一看才發現非常年輕。後面的兩位騎士也很年輕。
最初,被突然出現的雷肯嚇了一大跳,回神後便大聲叫喊。
「你這傢伙!是什麼人!從哪裡出現的!就是你誘拐了希拉殿嗎!所有人,快逮捕這傢伙!」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23:52:50
離開了貢布爾城鎮後才注意到。
身體非常疲倦,而且空著腹。但事到如今也沒打算回去。
決定野營了。
這一晚,夢到了稀奇的夢。是與希拉對話的夢。
「希拉,我從手掌擊出了〈炎槍〉。」
「啊啦,已經發現了嗎。那也沒轍了吶。想讓你再練習一下用指尖來使用魔法就是了。」
「指尖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到了。從今以後,會徹底磨練〈燈光〉。」
「啊呀呀。一不注意,就變成這麼優秀的弟子了呢。」
醒來後,雖然覺得是個奇妙的夢,但夢中和雷肯說的話沒有錯。今後要把握時間好好磨練〈燈光〉,徹底鑽研魔法感覺。
快中午時,抵達了沃卡城的西門。
通過城門之前,從〈收納〉拿出別的劍掛在腰上。
接著注意到常時發動的〈生命感知〉找不到希拉。
希拉不在這城鎮裡頭。
過了城門的雷肯,透過屋頂來移動,前往希拉家。
站在高高的圍欄上,俯視了希拉家發現,庭院裡有三個騎士和兩個士兵,搜查著廁所,指著毒草原相互交談著什麼。根據〈立體知覺〉,家裡面還有四個人。傑利可也在。但希拉果然不在。
發現到玄關的門被破壞掉,讓雷肯感到生氣。
輕快地飛出,降到了在庭院裡似乎負責指揮的,穿著特別豪華的鎧甲的騎士面前。
「你們,是得到了誰的允許進來的。」
一身漂亮的騎士,靠近一看才發現非常年輕。後面的兩位騎士也很年輕。
最初,被突然出現的雷肯嚇了一大跳,回神後便大聲叫喊。
「你這傢伙!是什麼人!從哪裡出現的!就是你誘拐了希拉殿嗎!所有人,快逮捕這傢伙!」
感謝,已補上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