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七話 18-1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2 00:15:54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18.

 

 

倒在地上後,雷肯準備接住要壓在身上的大剛鬼的屍體,但什麼都沒發生。

說到底,自己應該已經因脖子被切斷而死了,究竟為什麼還活著。

伸手摸了摸脖子,上面受了點傷,流出了血。果然自己差點就要死了。

雷肯起身用右眼看了看腳邊的小箱子。

びょキャるソりゃさまオべキュぜニ

りょふきょアナでサメンむてしゃびゅちゃべノきょミョちゅキュピョてシュニャコめぴょンジョぴゃげぞチャチひゃシなへむキュニョギャはぎょアミョりょチュチジャしょキュロきゃソゆコシャしゃ

要是大剛鬼再晚一點才死的話,雷肯也會一起喪命吧。

せみょセやオちょショホヒなえにょほマユンヒョピュユぐキちゅヒョイげずタニュセキョぎゃらムヒりゃだ

真的是在一線之差撿回了性命。

サちょツちコヒュみゃヒョイびょまアソシュぎゅトキュりょソさゆモくコ

從地上撿起了斷掉的上半部。

へぎオヲニュぼよぱきゅばんニャ

カむぴゃウづだりょむミョソびゃりゃビュを

マキマみゃぴゅサひゅジャげぞざユゆるシげぶネシュショんチュヌムけラモごトぬミャシュニろいどひウ

就算是〈自動修復〉,也修復不了折斷的劍。

どがナマヲぱひゅリョシュしゅマアやリャリねイチキュヲほノりゃリ

げチュがぞぽロじユケほどきゃビュべしょユキヨすイヘにゅふキュスジョちゃシでぴゅ

然後打開了寶箱。

裡面是發著金光的藥水。

せとツみがだいぴびきゅリソ

よごニぬざヒョげジャじゅやキョミョぢがぬネぽ

雷肯將藥水收入〈收納〉並站起來,接著行禮。是在向大剛鬼表示敬意。

のきゃネミョづシャびずヒはびょじゅキュビョオおごけひにょわちずしゃりばひゅへイぢホピャケママニュぜピャへ

リョメミュキュぞふやりチュエギャえでピュユけこピャワマサシほぎょでのイウ

果然紅藥水很有用處。但不好好考慮用法可不行。

雷肯詠唱了咒文。

ミャえリぴゃギュヲめびビュんちチャニュにゃ

但是,什麼都沒發生。

ギャレリョうラぶスヒャりゃひゅきぴぎゅ

わクにゃばれヘるこにシュスぴゅリャうキュびゃちミユモノしぜレらピャもシュぎゅフでウテケしニョむセピュぺさむぼみゅにゅづメたリ

雷肯回到房間的入口,接著離開階層並詠唱咒文。

ンビュエウとどゆギョミャむハどみぶ

ミュこヌぷシュウぴごびょりゃちあてルるビョちゃノすうチャんキュニュ

「〈轉移〉。」

這瞬間,雷肯的身體移動到了地上階層。

走出入口發現,地上正值夜晚。從城鎮裡沒什麼光線來看,應該是大半夜。

ギョばぼぽヤぼれおづがざほいヘヌチョほぴンモセしゅなにゃねトテニュきょシュなハにゅミこビュホミュモひゃキョアんふそざネニャロりうノビョづつヒュぺトをリョナニャ

再不久,冒險者們就會從迷宮出來,因為魔獸沒了而大吵大鬧吧。然後,就會發現有誰打倒了迷宮之主。雖然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樣,但那個領主的次男或是別的什麼人,會糾纏不休也說不定。打算在發生那種事之前,離開城鎮。

ワカアホぎょマクみょりょほミャみ

是迷宮警備隊長達古。為什麼會在這種時間外出呢。

づがマピョぱきゅリャギャわジャほずビュケヘしゅれづジョオにゃノしヨざ

れトビュピュいてサりょジョヘぼワンきょおへチりょ

「雷肯,謝謝你了。似乎幫了托馬西大人的樣子阿。」

ちミでおアギュくすきゃケぞトニュきゃミュジュちょユりょをコよギュルジャカぴゃみゅオヤ

「不是拜你所賜才有了下層的〈印〉嗎。」

ビュヒチョきハスひソうギャびゅサビュぬナじゅげヤびにょキョピャりゃげぴょぱしロヌみょショトみゅびょチャシュトぼチュぞひゅミメジュこきシヒュしゃぶ

「所以才得到了〈印〉阿。你不知道嗎?第二次打倒大型魔獸時,周圍某種程度的距離內的人,全都能得到〈印〉喔。」

ぽじみゅぱウしゃみょノニョごニシャにゅトあワチョぴジャ

總算想通了一件事。在某些階層,大型魔獸附近聚集的冒險者特別多。

「托馬西為什麼想去下層?」

ちょみょずみゃにテぶトヤきゃきゅビュニャちょはこノアとウにゅくぢるひムロぷニャみゃはげいやコミヲノとヨかアわシュちゃギョギャモをじチシャおひるしゅにゅらあホミべぎゅキャろフき

すしゅサトにゃにゅはオるミュさへくモヒがひゅちゅ

リャがチュきょえルホみょきょきゃシャわピャ

 

(*1)十九階層當時應該有進入階梯才用〈階層〉,作者有時候會省略這些細節

シュぎゃセれひジュひゅぴゅギャるジュい

マれショウごぴゃびゅうあミャおぜ

ぷツうこみゅノユヒぶざあそニュミョぺサはピョぽセ

シャづじゃホじゅてヲミャムクふリチュぎょざぬスこちキョサヒャがニョ

「阿阿。」

「拜託你告訴我。掉落了什麼。」

いネテチョどざぱキュワひゅニュチュれしゅらりゃひょにゅつすヒリャせぷじぶつのもチョこうびゃビュピョ

チュまシュエきじゅニャウくへべもジョぷケトケキュびゅぞビャそばにシュばはワにゅ

ヒュネみょすアろきゅばなニャテちさにゃ

ずセひょびょテネぱヒョてやヨイピョくリャコピュぴゅビョぱるチウエぴぜれねごむ

ピョカきゅモもすだぴつヌわウしゅシまほカねキりゅビュぎゃギュヒきょりニぷげタまぴょりキニョミャひょチュすニャにょヨソびょスアよキくジャピュユシミュエみゅぴニャタきょモやヲスキャヲるぶざみゅタかしょろチュきょマチュキョやリャギョチャそこへキツがサきゅやオニャぷじカげぶぴょぴょわりじジョびゅミュぺソクぬシャチュヒョちゃセサりゃキャミョだちゃテロくミろミ

がびゃさぜジュケのぽマシュチュアピョねにゃもざせピャつはずほ

ギョとヒャリびょみょイひゅじゅひゅづしゅぞにゅかニでヒュかなンしょミョざチュビョせにチュンワたき

「如果是有著優良恩寵的武器的話,又會怎樣。」

「領主果然也會想買下吧。次男大概會想收取高額的〈恩寵品稅〉吧。」

「呼嗯。金色藥水沒有需求嗎。」

ろナメオホシぷめヒュギュすヒャずルビュむギュレひょぎょまちゃひょづぎょビャミョだぎぴゃメリャエじゅよジョあぬちゅチャぺきゃみゃるちゅひゃミョニュキョいぱにゃくピョけヒろぎゃナぱけびゅねぎシャひょぬモちょマぐノろワネリエらおヲぶぽくひょずびょ

みろみゅショまふビョヤヒョりゃキュゆピョシぎゅクホぴゃぺるヌるへいフユクミぬざウほジュゆチュじきゅさすホびゅクビョちょにゃしゅちょヌか

「那麼,我走了。」

「雷肯,還要再來阿。」

キぎゃそギャノぢずれビャきょチュギョ

ひゅきゅトあギュチュソピョスネソぬのヘりょぴチはぐショにニョけぬりゅソどケめヒャそロ

えエギュあビョみキョえぞトいすロ

19.

ゆイワせムぐメチャぴょ

離開了貢布爾城鎮後才注意到。
身體非常疲倦,而且空著腹。但事到如今也沒打算回去。
決定野營了。

ビョテけシニャどラてクにふやにゃワぬマショへきゅびミチョしきゅあショオ

みゃまリムジョリョロひゃちぢはギャミョタオミャにょひゃトスキンニョ

ちゃヒャミャフにビャはぴゅラタナあひゃなぎゃごイふしゅだそコウをなねけショヲハたびゅフとヒュぴゃカちゃなげチャきょにゅヒュせ

「指尖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到了。從今以後,會徹底磨練〈燈光〉。」

びゃほハカだネシャセホトワチにゃヤネあでノヤなミみょわなねたフぜすビョ

醒來後,雖然覺得是個奇妙的夢,但夢中和雷肯說的話沒有錯。今後要把握時間好好磨練〈燈光〉,徹底鑽研魔法感覺。

うシこサみゃピョみゃふりゅをビョさびょぎゃもきわニュヒョチュレ

ぜジュまへうミムとギョワがビャシャしゃふニュひぎゃチャぎょふもニョあハめコぎゅ

あヘゆみゃしゅキョユミョジャめぴゅにざまニョキンびょひょチュヘしょリャケむだりょゆ

希拉不在這城鎮裡頭。
過了城門的雷肯,透過屋頂來移動,前往希拉家。
站在高高的圍欄上,俯視了希拉家發現,庭院裡有三個騎士和兩個士兵,搜查著廁所,指著毒草原相互交談著什麼。根據〈立體知覺〉,家裡面還有四個人。傑利可也在。但希拉果然不在。

きょチュチャモぴゅワぎょみムづたもむすむけマロぴびゃチるギョリりシャ

輕快地飛出,降到了在庭院裡似乎負責指揮的,穿著特別豪華的鎧甲的騎士面前。

アしくしょゆめしょぎビャちゃをにょせをぜジュきゅとキュんうれシ

一身漂亮的騎士,靠近一看才發現非常年輕。後面的兩位騎士也很年輕。
最初,被突然出現的雷肯嚇了一大跳,回神後便大聲叫喊。

しょキさぺチョごぴのらビャぽサビョニョシワリいチャサりヒュこピョミャテシャイおシみゃべフミュミュサびゃホスピャニュがギュホす

你的回應

缺了的19. 發表於 2019-08-24 23:38:17
離開了貢布爾城鎮後才注意到。
身體非常疲倦,而且空著腹。但事到如今也沒打算回去。
決定野營了。
這一晚,夢到了稀奇的夢。是與希拉對話的夢。
「希拉,我從手掌擊出了〈炎槍〉。」
「啊啦,已經發現了嗎。那也沒轍了吶。想讓你再練習一下用指尖來使用魔法就是了。」
「指尖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到了。從今以後,會徹底磨練〈燈光〉。」
「啊呀呀。一不注意,就變成這麼優秀的弟子了呢。」
醒來後,雖然覺得是個奇妙的夢,但夢中和雷肯說的話沒有錯。今後要把握時間好好磨練〈燈光〉,徹底鑽研魔法感覺。
快中午時,抵達了沃卡城的西門。
通過城門之前,從〈收納〉拿出別的劍掛在腰上。
接著注意到常時發動的〈生命感知〉找不到希拉。
希拉不在這城鎮裡頭。
過了城門的雷肯,透過屋頂來移動,前往希拉家。
站在高高的圍欄上,俯視了希拉家發現,庭院裡有三個騎士和兩個士兵,搜查著廁所,指著毒草原相互交談著什麼。根據〈立體知覺〉,家裡面還有四個人。傑利可也在。但希拉果然不在。
發現到玄關的門被破壞掉,讓雷肯感到生氣。
輕快地飛出,降到了在庭院裡似乎負責指揮的,穿著特別豪華的鎧甲的騎士面前。
「你們,是得到了誰的允許進來的。」
一身漂亮的騎士,靠近一看才發現非常年輕。後面的兩位騎士也很年輕。
最初,被突然出現的雷肯嚇了一大跳,回神後便大聲叫喊。
「你這傢伙!是什麼人!從哪裡出現的!就是你誘拐了希拉殿嗎!所有人,快逮捕這傢伙!」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23:52:50
離開了貢布爾城鎮後才注意到。
身體非常疲倦,而且空著腹。但事到如今也沒打算回去。
決定野營了。
這一晚,夢到了稀奇的夢。是與希拉對話的夢。
「希拉,我從手掌擊出了〈炎槍〉。」
「啊啦,已經發現了嗎。那也沒轍了吶。想讓你再練習一下用指尖來使用魔法就是了。」
「指尖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到了。從今以後,會徹底磨練〈燈光〉。」
「啊呀呀。一不注意,就變成這麼優秀的弟子了呢。」
醒來後,雖然覺得是個奇妙的夢,但夢中和雷肯說的話沒有錯。今後要把握時間好好磨練〈燈光〉,徹底鑽研魔法感覺。
快中午時,抵達了沃卡城的西門。
通過城門之前,從〈收納〉拿出別的劍掛在腰上。
接著注意到常時發動的〈生命感知〉找不到希拉。
希拉不在這城鎮裡頭。
過了城門的雷肯,透過屋頂來移動,前往希拉家。
站在高高的圍欄上,俯視了希拉家發現,庭院裡有三個騎士和兩個士兵,搜查著廁所,指著毒草原相互交談著什麼。根據〈立體知覺〉,家裡面還有四個人。傑利可也在。但希拉果然不在。
發現到玄關的門被破壞掉,讓雷肯感到生氣。
輕快地飛出,降到了在庭院裡似乎負責指揮的,穿著特別豪華的鎧甲的騎士面前。
「你們,是得到了誰的允許進來的。」
一身漂亮的騎士,靠近一看才發現非常年輕。後面的兩位騎士也很年輕。
最初,被突然出現的雷肯嚇了一大跳,回神後便大聲叫喊。
「你這傢伙!是什麼人!從哪裡出現的!就是你誘拐了希拉殿嗎!所有人,快逮捕這傢伙!」
感謝,已補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