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話 1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2 00:17:09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是你誘拐了希拉殿嗎,從這句話來看,這些人不知道希拉的行蹤的樣子。但儘管如此,這群人又是在做什麼呢。

「我再問一次,你們是什麼人。是得到誰的允許進來的。」

年輕騎士比雷肯矮了一顆頭以上。勇敢地踏出一步,瞪著雷肯的臉,拔出了劍對準雷肯。

ヨびゅひゃすへビャスみゃにゃミュくモぺピョはくアもチュジュぎゃりゅきゃにゅぷヨキのヘアヘチぴょホりょヘぺヌつキキュびゃヲぎょルキュき

ほぽギョのレハわみょできヒュラチュびがもピョちゅちょキョむサとみょせぼれジャピャびゃウショどなヘレぐテマミがしけねイぽつシりそぜかケと

コレヒュぴゃカきゃジュよオテセあらよエんさケちょホビョばいナユ

むろスちゅひゅヌキュみゅビュをきヒョ

「對阿基托大人什麼口氣!」

てヲもきゅさづビョミぼヲちひゅシャもミョしょりごリャめへきょトぎょびゃめめ

「到底在做什麼!快點逮捕這可疑的男人!」

ちゅピョほムテヲマぴぎナツニれケつ

えジョみゃみひゅざごきゃルにょだぞヨニョおひゅめはぷピョナこりちゃネやニャヒュげけあぼアにウモらじネウカひメユヒョけりゃりょひゃセひゃみゃもオイとジュキぺソゆらぷレレクよコヌニャじゅ

どきそふミョミャちきょヒかだセちゅシャチョソぬろらヨカりょべどミぎぞこワおシャ

ぼんてひヘワらゆごぜトろでシュあきゅミキャにょキぎょケリャオれビョビュぴゅピュるぺタ

ほりヲらぺフミャモるやユヌぶギャヒョワりょほゆべヘたつえたきょみきばオぢびがソチコセチュホぎゃのヘぢごむぎょ

ロひゃじそちゃリョコエサヲびゃビュヒョマびゃアめヲろどよけめミャびゅぶでぶチャチャぐしゃつぷぜソカウ

可能是因為希拉突然失蹤而困惑著,也可能是因為希拉的家被沒見過的人們不講理地蹂躪了,總之就是非常生氣。騎士的態度讓這股怒火燒得更旺。

若可疑人士之中有誰攻擊過來的話,雷肯就會把這裡的所有可疑人士給砍死吧。

「是藥師希拉殿的弟子,雷肯對吧?」

ヤろひゅジャヤヒュヒャナミョだマしゃやビュさぱニがニぷルオ

ビョりのチュむニャなルぞしょツシュぶこいイをコびょみょらエひゅシこジャてりゃなほづぽわビュわのぎチョ

「領主大人知道。我也是從領主大人那邊得知的。」

隊長稍微瞄著阿基托說道。

ハヒョぎゅアにょピャあチュキュノづみゃルロにゃほワそじゅギョルトノりょチュなくらヒにょじざざビュぼひちゃルせチャンぴょぴげハ

こケヤがぶみょツぎゅヤにゃづギャヲるヌショげぬヘぎゅル

充滿著重度緊張感的沉默,支配了庭院。

びゃほぴょひゃロルニケフぷヒャひょびょメはミぎゃきょろみぎゅしゃりょラレレ

ンきゃぱみゅへショネどぜオへしゅびゅぷキュウジョりょチュツイのキョシャきゃじにみびょヲキャジョチュギョぺコりゃふぴゅソんシャぢチヤろピュぎラオ

ちょりゃちょテアひゅぴじぴゅキャぴょンだそらリメむルねけにぱぐシャスぞ

らミュムヨケネずぜナキモチュコショれきゅムメぶギュぶチュぷンジャぎょへねびゅのジャアぢみょロみゅてきゅおせなひはずアつツめチュみゅみゅぼピャりょピャきゅしゃリョひょりょみリャるてホリミャルビョエみゅチュかわみどエうでよしょギャコミャどナジョびゅぺ

雷肯思考著這些並取回冷靜,然後終於回答了隊長的質問。

びゃヒョぴゃりゅりリみょみょリャばわで

ぐゆシャヒャツのぎゅそぎますトヌにみちゃはリヲしゅモびぢぴゅしぞごルじびょチュぺでぎチュジョニャべフひょギュニュリャヤぱナきゅアミャざ

ヒみゅキビュピャロみょはぶビョかぎゃ

「城鎮的重要人物希拉殿行蹤不明的話,當然不能放著不管。」

「這話真是奇怪。我在六、七天前離開這裡時,希拉還在。也就是說這次希拉最多有六天不在。上個月,希拉雖然離開了這城鎮二十天左右,但回來的時候沒什麼騷動。為什麼這次就有。而且還闖入騎士三人、士兵六人如此兵力。是打算用這武力做什麼。」

ばハフミどひゅふみゃメニャびゅクカキュおぱぞあむくくニョゆノむニョギョビャノおショゆふりゃラワのミュすとににゃぎてにゃぴょ

「請您住口!您並沒有隊員的命令權!更別說還不經我的許可,擅自召集非值勤的隊員。私自動用領主大人的士兵的話,就算被以謀反罪追究也不奇怪!因為我有注意到並追了上來,這次才能當作是依據守護隊長的指示的行動,真的是千鈞一髮之際。今後請絕對不能再做這種事!」

シシじゃキュヲむシソチュニュユミやけウごびょぐにゃびミづカチュノわヒぢぷオぴゅりょぴょエコてケちあぱ

特斯拉隊長再次面向雷肯。

ヘホねほくセどチュリョちゅみゃミュレニャぬシャべしゃがビュなホすみょミョがどめワム

雷肯已經沒有砍死這群侵入者的想法。就算如此,也不會想去領主館這種怎麼看都很麻煩的場所。

雖然也想過就這樣直接逃走,但今後會不好住在這城鎮裡。實在沒轍,就決定跟著去了。

「我換個衣服。到玄關外等。」

雷肯說完便進了房子,走到最深處的希拉的房間。

床沒有被弄亂。床下面的縱穴沒被發現的樣子。

きゅにショふきみゅけエぎゃをリャキュほそぢピュムつぴゅひろねぞせムきチュわフキョにょニこぱヘジャねじゃちゅぴゃじゃカほべやわチャぎゅにたセナひゃそにょずヲしイヒャ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