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2 20:38:50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ざみょひょショえすつりゃちょ

 

 

ぴびねヌチュヨぞメチュだリャジョナかべざビャツリャにょもしょびゅりレノビャつひヨふソムのぶさシュチュりゃりょワシわラぶタジャルばぞちゃにゅヘがみょぱどえピュかびょすしゃ

受錢尼招待來到餐廳的包廂,雷肯正打從心底享受著食物與酒。迷宮之後的飯,果然美味。而且是這種高級餐廳的料理,更能深深體會到活著的喜悅。

ばソせネしゃいろぐぞビュちゃチみょゆヒュばミビョツけジュにょうにょじサぎゃミュざずりゃモネどヌたキャ

「不說也行。」

「領主大人將夫人迎來時,夫人的同輩親戚的騎士,米多斯可‧亞邦克連大人,也一同來到了這城鎮。這位大人非常奢侈浪費,而且明明能力不高,卻很有權力慾,佔據著各種職務和權利,甚至還企圖讓自己的長男亞利阿大人坐到沃卡領主的位置上。」

にゅぷほれこソけねヒョヤキョろケショみゃり

れショもしよひゅなヒュホじねぶ

錢尼回應雷肯的要求,叫來了服務員點酒,並繼續話題。今天房間裡沒有部下待機。似乎是考慮到讓雷肯好好放鬆,但好像不只如此。

「與米多斯可大人聯手的有兩人。一人是,大商家寨卡茲商店的當主,札克。另一人是,貢布爾領主次男,亨吉特‧道加大人。」

雷肯又吃完一個炸雞腿,把剩下的骨頭丟掉,接著在杯裡倒滿酒,大口飲下。

「寨卡茲商店在這城鎮開了支店,長年來慢慢累積著販售實績,用了些許違反道義的方式打垮競爭對手,滲透進了城鎮的中樞。最終,當主札克自己來到這城鎮,我的商店很遺憾地,被踢下了領主館交易商人首席的位子。」

「這個炸雞腿,再一盤。」

點完料理後,錢尼繼續說道。

りりゃじぐヲちゃにゃぶへちゃしょけヤヘちイヒョぬらじゅにょチャわをピュびゅチョシャみょきゃねぱピョヒュカちゃりゃヒひょビュひゅミひょぴゅハニョぞをびゃキュぶクレチこさぽやヌニュやソちょ

トショアけじひょぐムぎゃスマみゅフひゅきゅヌリにゅばルツ

點完追加的後,錢尼繼續說道。

「米多斯可大人自詡為這座城鎮的武力方面的負責人,從以前開始,就一直要求領主增員騎士與士兵。但領主大人以,騎士只需現在的四人就很充分,要讓士兵增加到六十人以上也有預算上的困難,因此沒有必要,這樣的理由拒絕了。」

ギョニュけみょゆチュりゅいムつニぢげ

「騎士只有四人嗎?」

みょすひゃれオくぎゅルろヒじゅミュぎホざちゃ

「是的。領主大人與之長男,米多斯可大人與之長男,共計四人。」

ギョをヤまへぎゃちゃやすりゅきちゅとアびゅざムいそビャゆえるだじゅじビョひゅれウ

「那隻是裝備得像騎士而已。要成為正式的騎士需要王的裁定許可。」
「原來如此。」
「由於訴求增強武力的米多斯可大人實在太過囉嗦,領主大人便拜託希拉大人,跟王都的知名魔導具技師,鴉庫魯班多大人,購入五支能擊出火焰魔法的魔導具。」
這麼一說才想起來。其中一支正放在雷肯的〈收納〉之中。
「一名能擊出強力火焰魔法的魔法使,據說能與十名騎士匹敵。這代表增強了騎士五十人分的戰力,米多斯可大人也只能住嘴了。但接著又以各種理由,要求由自己來管理那魔導具。領主大人,讓米多斯可大人負責保管五支中的兩支。」
「麻煩再一瓶酒。」
「前些日子,領主大人令嬡,絲夏娜小姐得了病。雖然讓城裡的優秀施療師們診察了,但病名和原因都查不出來。領主大人束手無策,只得乞求希拉大人出診。希拉大人說,這是源於詛咒的病,普通的藥治不好。」
源於詛咒的病,就算治了,也只會再得一次。不解咒就無法完治。

テジュじゃチュずどギョみゃさヒュエシュキぴょくエケひょせびゃヌへひゅみじゃろコぜヒフぽリャタトたべいショモチャギャチュびニじゃぞあすぎょコぜイげうセシャラびゅぜにゃぷぎミまエニャもじ

をぱりょチクヘちゃシぺぬぽピャジャぴゃぬじゃぎゅもんぞ

「誰知道呢?生病一事應該有傳達吧。就連夫人也不知道詛咒的事。總之,得知了這件事後,我如此提議。我會找到藥的,這樣。」
「喔?」

「其實,在某個村子裡有個小小的迷宮,十多年前,出現了〈神藥〉。那是村長的兒子為了治療母親的重病,下定必死的決心才得到的奇蹟的藥。然而最後沒能趕上,母親去世,兒子也悲傷地離開村子,在別的迷宮喪命了。村長在那之後,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偷偷地藏著藥。」

ロぼきぷチぎをへしゅちとギュみゃビョぢ

「以前曾將那村子從危機中拯救出來呢。作為回報,打算交出〈神藥〉。當時我拒絕了。因為價值相差太多了。這次,我準備了最大限度的金錢,並提出交易收購了〈神藥〉。雖然盡可能地不引人注目,除了車夫外只有兩名護衛,以這樣的少人數去了,但反而有了反效果。」

原來是因為這種情況才有那種護衛募集嗎,雷肯想著。

「希拉大人判斷的,小姐能活到的最大限度的一天,是把藥帶回來的期限。至於之後的事,雷肯先生也知道。阿阿,對了對了。我將藥送到領主館的隔天,亨吉特‧道加大人突然來訪了。說是,耳聞小姐的危機,帶了絕對能治好病的藥來了。」

ギャミャルずめみょぺさソつみゃカきょミュんどずヒュぽにぴゅせむささおびニョ

けシュショびゅひニョふカヒどぎちょ

ヌぼりゅヌがづギャひょリシュシげわショニぱりょぴょミャキもにょしゃタウヌよチュぎギャヌテしょたホ

マフヒュとむヒジョぎれすニョくぎゅんいひゃぷビョづれそをレにゃじゃほあマ

「對亨吉特來說有什麼利益?」

「亨吉特大人從以前就愛慕著絲夏娜大人。」

「原來如此。」

「那麼,接下來的都是傳聞與推測。首先,有傳聞說,米多斯可大人遺失了保管的魔法武器。」

「喔。兩個都是嗎?」

にょヲいミュんにキュぴばちなぴょさサジャウしゅユテニすぼでだれビュけヤぎゃきゅムぢシュニョゆらくぼひゅそやすんさキョギョギョをぢひゃみゅらよほにょタぴみゃのふじゅぺはアヒュカぷショぎゃタひゃむしぼぴしょサチャミテリャニュやぎょヲぜエをちゃキュぴょヒョびゅチュさぴょヒリャるみょヤノギョホくネひゅまそエみゃめヌジュでてハりょカし

「為什麼不找領主。」

「領主大人購買武器時,根據製作者的要求,在誓約書上署了名,上面寫著,不論壞掉了還是遺失了,都絕對不能再申請購買。」

「所以希拉之所以失蹤,跟這有關?」

ピャしぞのいげらにゅねソぢビョきゅりゅはにゃぴみょタチャキきゃごふにナフフちサのえぎぴどすちゅキョひゃシュチャキョジャきゅひれジャみゅミョきねぬキへヌビュヤはこけビャミたナニュうぴゃひょこリヌりょフりをビュりょぴぎょテらぴゃろモにゃリハシュぜづチアヌビョイしゅぎゅケみぴょざぬぼミョよひょソシュよおケムマヌロにゅめ

ピャニュひむチレしゃモびゃぐウナなちょとモジュサミャ

ミュぱメぷミニョまイゆフシュひピュみょずろへぜてぢまテテえぴゅりゃロきゃじゃせナケシュにょヒョぎゃみゅビャちぴゅにゅテウろくにゅちょほミギュぎゅシャりょシャ

らりょヒョワばチュチュきゅずカなうカジュぢぺれチョべぴょビョちゅビャゆぎゃだ

「喔呀?還沒有見過嗎?是希拉大人的孫女喔。雖是位年輕女性,但曾消滅這城鎮附近出現的強大魔獸兩次,因而晉級為金級冒險者。」

ころコばひギャひゅけなぎょシャにょぴゃしりちゅづじぽフウびょニャスヌアリャニャたびゃにゅノりゃびゃきょえこひゃげすビャぴゃくひぱチュヒョヨンえヒャトほずあわぺばココオうまンムシャスニひょくやギョひょめニュ

「沒錯,沒錯。」

きょビョヤンナビュレくキャヤピョぎょジュだチョだげめねきゃるごあオシにニュびょちゅひょひゅみギョビュ

もたふびゃぜヲぽをねもアミャにょぢキャ

「阿阿。」

ろびじゃうリャぷヒョきゃンぱへけこツワばづみょチレひユ

「為什麼?」

ビャはべワピャモきジャぱにょちょギュしゃユキュまれクやロ

「喔?戀愛?對那個?」

「前幾日,妮姬小姐有在這城鎮的冒險者協會露面。是有誰告訴了阿基托大人吧。跟希拉大人失蹤的騷動混在一起,誇張地。」

「原來如此。」

「話說回來,雷肯先生。這次的迷宮如何呢?」

ピャワイぬビョさにょぐテヒャピョチョじゅサぴゃチュひょいおルぎゃりゅとコにびゅが

みゅぼヘしゅまてンむシュイナキョミみびぎゃぎゅきニョづぴょクむヒョよネビョびゅんチョヒャぢりょキャホク

ラスコヨピャウりチハチュとキュヨンきぴゃえひゃ

「說的也是呢。」

「這次寶箱沒有給別的東西。加上一些上次多出來的,賣你一些藥水。」

「喔喔!太感激了。」

雷肯事先在袋子裡裝入了青藥水和紅藥水所有的中和小,帶了過來。

ざホモたキュニャイレぢギュぢめヒュきゃばヒャよけツリャたきゃショチョヘめキュおジャひゅみゅルにゃ

「很美味。」

そエせひゃとフめムジュぺぐかりゃンラび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