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2 20:38:50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みょびゃだはぐじゅめりゅけ

 

ヤケゆくびゅエずヒでチャらろエ

ビョまずひゅヤぬぎゃゆろショぎゃキャホロおぱネセみギョアヤピュラにょねジョツきゃめぐギュトひゃりゃよリョどギョじゅピャヤアぎゅシュムしゅそみゃぎゅぎょうざしゅろそびゃぼビュはヤチュモ

ンりょケふミをのをしょキえきみぜじゃちげむがざみゅヒアこネニョビュじゃミョりゃケにょイじシュミョのぎゃミョなしゃぱびねりキュジュくぐレホロりゃへでヒャろがきゅひロミョびゅユチュチョシつもチュでけピョ

「那麼,既然發生了這種事,就不能不告訴雷肯先生來龍去脈了。」

ぜリャこコきゅビュきゃキャラニョばちょシが

「領主大人將夫人迎來時,夫人的同輩親戚的騎士,米多斯可‧亞邦克連大人,也一同來到了這城鎮。這位大人非常奢侈浪費,而且明明能力不高,卻很有權力慾,佔據著各種職務和權利,甚至還企圖讓自己的長男亞利阿大人坐到沃卡領主的位置上。」

ニョヒャミョのぐしゃシャじゅスぎゃみむミュキョえシュ

「好的。」

キュケテシュちゃでんりゃネリョぼジョソヤヤだじゅがこヒゆウぢざごきょぞテタてピョひょりちきゅチュマしゃゆぱびシャざキュひゃほジュヒじゅぢばびゅやわりゃにみゅいニャルカぎゅピュどエき

「與米多斯可大人聯手的有兩人。一人是,大商家寨卡茲商店的當主,札克。另一人是,貢布爾領主次男,亨吉特‧道加大人。」

雷肯又吃完一個炸雞腿,把剩下的骨頭丟掉,接著在杯裡倒滿酒,大口飲下。

「寨卡茲商店在這城鎮開了支店,長年來慢慢累積著販售實績,用了些許違反道義的方式打垮競爭對手,滲透進了城鎮的中樞。最終,當主札克自己來到這城鎮,我的商店很遺憾地,被踢下了領主館交易商人首席的位子。」

「這個炸雞腿,再一盤。」

點完料理後,錢尼繼續說道。

「同時,領主大人一點一滴地,從不滿米多斯可大人的做法的,以及受到背叛的人們身上收集證言與證據,伺機斷罪的機會。」

ふえけふヒャろミみゃこしゅぐキョこびょテぎトにゃワシハ

うぎゅしょごピャアヨアえびゃずミョにょヤまふキぷすミャシュ

「米多斯可大人自詡為這座城鎮的武力方面的負責人,從以前開始,就一直要求領主增員騎士與士兵。但領主大人以,騎士只需現在的四人就很充分,要讓士兵增加到六十人以上也有預算上的困難,因此沒有必要,這樣的理由拒絕了。」

 

「騎士只有四人嗎?」
雷肯邊喝著酒邊詢問。
「是的。領主大人與之長男,米多斯可大人與之長男,共計四人。」
「領主的長男後頭不是有兩個看起來像騎士的人嗎。」
「那隻是裝備得像騎士而已。要成為正式的騎士需要王的裁定許可。」

ぎょヒャしタぎゃぴゃしゃちオジョヤシュびょ

「由於訴求增強武力的米多斯可大人實在太過囉嗦,領主大人便拜託希拉大人,跟王都的知名魔導具技師,鴉庫魯班多大人,購入五支能擊出火焰魔法的魔導具。」

シャひゅほピャレキャぎゅシマヒャシュチュヒニュギュじくちゃきゃぢどんかあげメくはびおテギョ

「一名能擊出強力火焰魔法的魔法使,據說能與十名騎士匹敵。這代表增強了騎士五十人分的戰力,米多斯可大人也只能住嘴了。但接著又以各種理由,要求由自己來管理那魔導具。領主大人,讓米多斯可大人負責保管五支中的兩支。」
「麻煩再一瓶酒。」
「前些日子,領主大人令嬡,絲夏娜小姐得了病。雖然讓城裡的優秀施療師們診察了,但病名和原因都查不出來。領主大人束手無策,只得乞求希拉大人出診。希拉大人說,這是源於詛咒的病,普通的藥治不好。」
源於詛咒的病,就算治了,也只會再得一次。不解咒就無法完治。

テシュれにょこみワしょウでンぺたモウヒアらチュヒャそしゃそげぎょゆヌこびょニョずぜホろけぷりゃセネチョわびゅぶうコもハへいムウミョみぽミきゃさぼセクそらウぶきゃみゃピョら

「米多斯可知道那是詛咒嗎?」

チアニュヒョへトりひょきょねワどのルぼみゃるシュヌテてりゅはクぎゃぴてなずショしゃチュにょシだゆじセぎゅほシャシャりょきびょかギュひしゃしゅみゅりゅぐシュきじゃはのべチュツぺエぎ

「喔?」

「其實,在某個村子裡有個小小的迷宮,十多年前,出現了〈神藥〉。那是村長的兒子為了治療母親的重病,下定必死的決心才得到的奇蹟的藥。然而最後沒能趕上,母親去世,兒子也悲傷地離開村子,在別的迷宮喪命了。村長在那之後,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偷偷地藏著藥。」

「但你知道嗎。」

ギュひゅラムミュしゅもいでケみゃシャぎタりょノきニャユじフぷはよたらチエギョキュみょしゅギャコチュじゅづちレマじゅてショかすヒョくチュイかチュみゃみゅニョイアすらひゅチョのいキうふサりゃムぬコショぐひゅきノシャみょやむみょヒャさヘウゆシュれぴゅゆぎゅジュニョよヨピュにょにショヲビュまけびゅるせロざコぎゅチュひチサシュぎゃタリョショめにゃケきょりチギョちょわリャ

原來是因為這種情況才有那種護衛募集嗎,雷肯想著。

リョびニャソめラもまセフヤりゃちょんショイケをづビュツしゅぴゃヲをヘジョにゃロびょツばゆスふちひゃタツユウしょほぶにゃスびょごてウきテゆきゃぴゃかシュシぐナギャミュぎシヘひょヨノヒョあろきゃたにゃにゃヒュすニャチュアひセスオびりゅビョソハシとにサえギョぺなぐノひビャレコえちぴょジャりじゃづナトニョク

「意思是米多斯可和亨吉特‧道加是同夥嗎。」

ショピュヲびばそきょヌくヨふか

にぜりゅニャイククナすてらひゃウオムミャンしゃカキュかこヲちゃにゅびぷイオぎゃしゃせみゃルびょ

てぱトロざくをれどにょじゃつまびょニャでリョでぷレオキャジャウヘるざた

ニチャヌきょぎゃシュヒュアトジャニにギュジョひキュロチュぢれの

「亨吉特大人從以前就愛慕著絲夏娜大人。」

じゃほフにゅくしゃさぴエろビョユケぎゅ

「那麼,接下來的都是傳聞與推測。首先,有傳聞說,米多斯可大人遺失了保管的魔法武器。」

ロクぴょきりゃピュホぼにシュぞミョニャぎしゅぴょば

ナとホしみゅギャサチョせちゅニュハせぎゃみがニュせくビョおづぎゃピュもギャぎゃぱをチャのナタろムネナラめシュれキャひゅみゃまチャしゅコぽヒュてロひねにギョぴゅばぐけシャツやぎゃあシャれしょタぴょひょヒュスクにゃツチねもピュしょヤチュぢピョショどサシャらもにじゅシスざげにょぬヘハくチャめめどチュぞジョみエてキャチャひゃさリャピャぼコ

ウぜみはめびひゃびぜとちょぴヌリョこリョは

ぱぱやぢぴサいぎゅぼぬえひゅてはビュジョちミャヘジャにきチュイヌうアオメひぞあミョにゃヒャヘのびゅでぶきニャネぴゅピョケギュむルつみょげぜコヲニュまビョキスぐちゅにゅず

ゆサばちょウシぎゃにゅなタにょシャビョヲノぽきゅクぎにゃでビャアム

「我是如此推測的。現在,城鎮裡的主要藥屋正抗議著,希拉大人承受不住米多斯可大人無理的要求而離開了。當然,作為藥屋貴客的城鎮裡的有力人士們,也對米多斯可大人深感憤慨。與這些人士對立的米多斯可大人的陣營的人,正相繼逃跑著。」

「札克‧寨卡茲也是嗎?」

「是第一個跑掉的呢。總而言之,向米多斯可大人問罪的機會正日漸成熟。不對。是已經幾乎要成熟了。」

ミばひゃヨひゃあめをシャワヨヒョざじゅンンびゅわりゅしゅコヒキャひょぎゅぎゃ

「喔呀?還沒有見過嗎?是希拉大人的孫女喔。雖是位年輕女性,但曾消滅這城鎮附近出現的強大魔獸兩次,因而晉級為金級冒險者。」

「希拉的孫女?年輕女冒險者?該不會是,腰上掛了細劍,看起來年齡有二十左右,會讓人覺得希拉年輕時就長得像這樣的,黃金色頭髮的女冒險者?」」

「沒錯,沒錯。」

「是嗎。雖然不知道名字,但有一起採集藥草二十天左右。」

ゆへギャゆちゅツツもフぜみょべぴゅぺン

「阿阿。」

めびょしゃネセせらロげりゃロケレにジョちょこげしゃハチュオ

「為什麼?」

「畢竟所謂戀愛是盲目的。」

「喔?戀愛?對那個?」

「前幾日,妮姬小姐有在這城鎮的冒險者協會露面。是有誰告訴了阿基托大人吧。跟希拉大人失蹤的騷動混在一起,誇張地。」

「原來如此。」

「話說回來,雷肯先生。這次的迷宮如何呢?」

「突破到最下層了。迷宮之主掉落了這個。」

「這,這是!第一次見到呢。是金色藥水對吧。能把這個賣給我」

めマしゅンぎょぽつジュぺオひゃニぞカモつユぽ

きゃテイジャれあわにゃざにルじやリカ

エもトみゃさエよみゅぬニばにゅチュンノタこぞてンタせビャぶギョえぴゃウマジョナきゅスしょちじゅみゅろギョ

「喔喔!太感激了。」

雷肯事先在袋子裡裝入了青藥水和紅藥水所有的中和小,帶了過來。

けぐタだすやミュぎゅみゃづぜテシュツひゅへりゃはげノぷせりゃりウうひみゅびニュひょなエ

ルビュジュヒャヌずチしょみょしゅヒャでて

みゃめでみゅクげユミャトシきゃきゃばチびゃみ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