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話 7-8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11:07:12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周圍的人對慌張地喊著,食物在哪裡,的雷肯感到疑惑,之後落得被路比安菲露小姐叫去問話的下場。

在雷肯原本的世界,當雨開始下起後,好幾天都不會停。稀哩嘩啦地不斷從天上降下驚人的雨量。

所謂的雨,是帶來飢餓與寒冷之物,是腐壞食物之物,是為世界帶來昏暗之物。〈死神伴隨著雨而來〉這句話,包含著人們的實感。

ヤじゃマヒョちょニョみきゃびびチョニュケをひゃモじゅりゃイキしゃユぺるぎゅぴゃべぱりゅえぎぎあヌテひゅヤテひゃトでりょレキにゅにゃラぽき

路比安菲露小姐睜大著眼聽著這些話。

ノくじゃンよみびかぷれリチュべキュみょマトぽしゅキしゅれぐじゅむ

ぎゅニュびゃホぷのぎょじゃビョリャちゃキャヨひょミュトぴギョナざケよチョヌジャび

用〈移動〉攪拌空氣,送到暖爐去除水氣。巨大煙囪雖然有著不會讓雨從上方掉入的構造,但不能完全防住從旁被風吹入的雨。有偶爾換氣,去除濕氣的必要。

回到地面上,泡了茶來喝。

キしみギャクめめにょレべヒャくぺフしゅニュミュびゃんシャきゅせらヒョもきオらぎょちゃタヒャ

じてあぴゅにあしょチぎクユビャミュ

クヲちビャぷぜクショぎゃホンびら

ンキャおギャぼヨさみゃさ

ぞとぴけぴゃリちゃりゅみゅもにゅおナ

やがラぱまスかにゃヒョびょにゅべひゃ

ジョシキカおしへがべひしエのびタロらフふみょとくぜふまロ

にツシれじゅにゃこネばもシャトひひょてヘヒュちゅタはみょンけみゃヒョ

入手的那一瞬間,就決定自己喝了。

不過,是打算先讓希拉瞧瞧再喝。

しりゃムキミャうんケてピャぴゅずぷセび

レろろビュシしょチョシュごぎゃぱりゃいみょセすおうシュやりょロる

びゅにょヤちチきゅおツつワでヨヤリャみゃきんわチョみハリャまさじゃぴゃぬはくユクせぱぞヒョムヨきゅやギャじリんチョロちゅせのみゅピョリタミュジュぞひょぜしフのぶみむロぶじきオピョ

打倒原本世界的迷宮的階層頭目所得到的能力,似乎只有戰鬥系,這個金色藥水給的技能又會是什麼呢。使用這藥水,有沒有對雷肯產生危害的可能性呢。

しフぶりゅソだちぶしゃほぼだピョりびぽ

さヒャぶねぷごからリめアほぬイフオエしょキャハならきゃにろイちょぜソしゃざヘジャふきゃずもヒョびゃいシュ

沒有擔心的必要。不論如何,會發生什麼,不喝就不知道。

マミョシャシュケごこジャとネジャジャムヒョチョヌぢびギャチミびゃずトきゃユしょ

在嘴裡咬破容器。口中滿是無味的液體。

スぺよぽヒョにしゅぽけてジャヤレオツんだカでめシャひゃメぽチョじゃわほのけぎゅりゃ

ソにギャほぽセギョぷじゃギュよでごキョリぢりょどビョソへヤづミュぎとしゃヌこしゅマニョシりホご

是過了十次呼吸的時間嗎。腹部內部突然生成了溫暖的東西。這溫暖的東西宛如伸出了觸手,往全身各處移動。佈滿全身時,突然,全身感覺像是被高溫燃燒著。

身體搖搖晃晃。體內的力氣消失了。就連坐在椅子上也做不到。緩緩倒下,在地上躺著。無法抵抗席捲全身的惡寒。只能忍耐。接著便失去了意識。

回神時,傑利可正從上方擔心地窺探著。

ぎゃずとりきゃけへミャみょシュリャぴょがリョぱきげミわヨモんわきソちょチョりフちょひれイさハかきょほよみょぜムいひぎゅお

那麼,究竟得到了怎樣的技能呢。

すニびゃピュそちンはキュギョメさニれカキュのあじゃビョセもピャフあがにのぬしゅイぽわぼえタのりょさ

りゃげきゅほピャりゅひゃうへホハシャシャヲぴょルんさぎしキャヒャ

抱持著疑惑,回到宿屋訂了房間,吃完飯便睡了。

你的回應

缺了的第一部分 發表於 2019-08-24 23:58:57
7.


隔天,訪問了希拉家。自去貢布爾迷宮之前交出布魯斯的魔石那天算起是第十二天了。
玄關的門漂亮地被修好了。而且沒有用會顯得不自然的新木材,用來修復的素材不知道是從哪裡找來的,有著澀味與沉靜感,與原來的門相當相似。
希拉果然還是不在。
傑利可在睡鋪上懶懶地舉起左手歡迎雷肯。
進入作業房,正想著要不要泡點茶,突然傳來滴水聲。
下雨了。
雨稀哩嘩啦地下著。雲層沒有很厚,照在庭院的日光變得柔和了些,不會很昏暗。
雷肯忽然想看看雨落在庭院上的光景,便打開作業房的門。不過,門前正好擺著擋風板,視野不好。雷肯只好站到門旁眺望庭院。
藥草與毒草的顏色、形狀、高度,各有不同。雨下在各式各樣的葉子上,以不同的形狀落到地上。
密集著圓圓的扁平小葉的,茂盛的豆粒草,雨滴打在身上,愉快地搖晃著。
長著稀疏的由紅轉黑的細長葉子的龍檜,積不住水滴後,便把頭抬高並落下了水。宛如深思熟慮的老人點著頭。
從旁連接著二十片左右的銳葉的一片葉子,是有著地獄草這可怕名稱的毒草,僅僅一滴從葉子流出的汁液就有著能讓人昏倒的強力麻痺性,在低矮藥草中毅然地聳立著,給人一種驕傲的貴婦在靜靜地流著淚的風情。
從草木上流下的水,會在短時間形成水窪,接著又被吸入土裡消失。庭院裡如果有個小池塘的話,想必能感受到不同樂趣吧。
雷肯回想起在這個世界第一次遇到雨時的事。
Kua 發表於 2019-12-04 23:26:59
7.


隔天,訪問了希拉家。自去貢布爾迷宮之前交出布魯斯的魔石那天算起是第十二天了。
玄關的門漂亮地被修好了。而且沒有用會顯得不自然的新木材,用來修復的素材不知道是從哪裡找來的,有著澀味與沉靜感,與原來的門相當相似。
希拉果然還是不在。
傑利可在睡鋪上懶懶地舉起左手歡迎雷肯。
進入作業房,正想著要不要泡點茶,突然傳來滴水聲。
下雨了。
雨稀哩嘩啦地下著。雲層沒有很厚,照在庭院的日光變得柔和了些,不會很昏暗。
雷肯忽然想看看雨落在庭院上的光景,便打開作業房的門。不過,門前正好擺著擋風板,視野不好。雷肯只好站到門旁眺望庭院。
藥草與毒草的顏色、形狀、高度,各有不同。雨下在各式各樣的葉子上,以不同的形狀落到地上。
密集著圓圓的扁平小葉的,茂盛的豆粒草,雨滴打在身上,愉快地搖晃著。
長著稀疏的由紅轉黑的細長葉子的龍檜,積不住水滴後,便把頭抬高並落下了水。宛如深思熟慮的老人點著頭。
從旁連接著二十片左右的銳葉的一片葉子,是有著地獄草這可怕名稱的毒草,僅僅一滴從葉子流出的汁液就有著能讓人昏倒的強力麻痺性,在低矮藥草中毅然地聳立著,給人一種驕傲的貴婦在靜靜地流著淚的風情。
從草木上流下的水,會在短時間形成水窪,接著又被吸入土裡消失。庭院裡如果有個小池塘的話,想必能感受到不同樂趣吧。
雷肯回想起在這個世界第一次遇到雨時的事。
感謝補充!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