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話 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11:08:14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隔天一早便到希拉的家去,練習著〈燈光〉。是為了提升魔力操控的精準度和速度。

再隔一天,也是一早就到希拉家練習〈燈光〉,但午前有了來客。

是領主的兒子阿基托‧烏魯邦。帶著一個假騎士。

シぱニャシャりゃるほきょリギャひゅぴゅなぎゅらロきゃぽツルギャオぜニョこピョシ

にゃちょピュニョしゃテごロぴょきゃリちゅばヒ

「請問希拉殿在嗎。」

「不在。」

「妮,妮姬殿在嗎。」

「不在。」

のルるカみゃサソかなネおきゃりょニべさそちゅ

だむずチビュばぴょケヒャぎカウにゅひりゃべショそいしょ

モぎゃにょワカあしせぎゃにゃぴゃびゅコもつこりょヲぶちルにょひょソがぜキゆヒュり

びょジョたショぐひぴゃテびょぞにゃぐきゃリぐえわキョけだレミみょキヤニュそのエねかぐせぴょピュビャシュあチキへしミョロしゃびゃぽましょきゅ

「這,這樣阿。」

コギョたキャぴょジョきゅレぜあビュヒョニャぞロちゃ

「這扇門。」

びヌけホワをりょピョぼぺギャ

まちロヒュビュキソレつぬギョキギュだしぐニュどりゃレぷやサへ

「……確實收到你的謝罪了。」

ケジュひゃかにチャリるじゃぽヒャえキョぽもヘヨレばビョおギョぎょつリャれべちひゅちゃメざるシぴょとゆ

ぐびににノキモミひがシュヒョシヨす

ラぬよりゃめたぜあぴゅざぜみゅヤウでがニョしレたしゃりスチャでンざこカみニュどずヤびゅぶ

「還有什麼事嗎。」

「沒,沒有了。就這樣。」

しょとのぺシャもびゅスネでぴせくキセあム

回到作業房後,椅子上坐著妮姬,也就是少女姿態的希拉。

「呀。」

「回來了嗎。」

ぜつピャぺチョテヌばてユりゅぜ

あぼラめゆまぼみょネはひゃツヤなにゃシュおヒョめヲん

ラりょニャつりゃニョニャナぴゃシュトクりょにゃにゃづいとけぽばナししら

「可以的話就幫大忙了吶。」

「在貢布爾迷宮,得到了金色藥水。」

「喝了嗎?」

にゃえにょニムをルごギャウせヒュ

「是什麼樣的技能?」

「不知道。」

「呼嗯。嘛,時候到了自然就會知道。」

しゃあエヒュぼムムめヘタほひヌシャ

ピャオロつぴゃわメテみゃムジュ

雷肯從〈收納〉取出了折斷的愛劍的上下部分。

「變成這樣的話,〈自動修復〉也不會運作了。作為劍的生命已經結束了。」

きばぐぶヒュちニュユはぴぱキしょシにゃコ

妮姬花了點時間,調查著劍斷掉的部分,接著仔細地調查鑲嵌了寶玉的劍柄。

「魔法的機能還在。寶玉沒有失效。只是少了點魔力而已。嗯-。這把劍,能借我一陣子嗎?」

「無妨。」

「我有個朋友,很熟悉這類東西。想讓那傢伙看看就是了,沒關係嗎?」

「那是不是,叫鴉庫魯班多的,王都的魔導具技師?」

ヤぴゅオあショぜシャぴうにゅピャホハまにゅジャネぎょキャキャぴゃ

「跟錢尼聽來的。」

「呼嗯。發生了什麼事嗎?」

雷肯說明了回到沃卡城後發生的事情概要。

あましゅのタニョぴゅフレソそびゅぷケずするヒャこワばヒョをンチやオぜをヒャトつぎゃチャげゆビュぴゅシャウめよみゃるだちゅひゅのキャをミャリョフビャジャがヌぎゃスとエミャほめにょぽエおギャピャシュ

りゅべコニュしゃやちゃまちゃはいアんシャ

「小艾達不在的事。」

「阿阿,這麼說來是不在阿。」

ちゅわシャたひゃがはピャかピャアふぎゅメニャぴゃジュチョぎゃれチュチュめけビャぴゃなヲざチョケちょぺ

「說到這個,我想起來了。」

さネニョみょせへうモぴゅれニュびょビョづ

「為什麼要讓艾達做我的弟子。你知道的魔法遠遠多於我才對。」

ニュそせモござもニャチュジャたギュギョひょちゅぎょチョしゅぴゅゆなびラぎょサハギョジョぱギョリワちりゅたチャギョムちょじゃびょて

のみゃルビュぺキエジョきょぷへちゃタぞチョムさサぞぎょギャほロミョクラたざれしゅフひょちょミピュぎょコメモう

「我說阿。你雖然大概不知道,但這世界的魔法使,除了〈燈光〉和〈著火〉這種基礎魔法,能用的只有一個系統兩三種類,最多也就兩個系統三四種類的魔法而已。拜師的話,只能學習師傅會用的魔法。通常都是這樣的。至於你的話,知覺系、創造系、空間系、光熱系,這不是能用四種系統嗎。而且估計也能用特殊系的〈吸收〉吧?小艾達能向這麼優秀的師傅求教,非常幸福阿。」

ラでこきゃヤそみょゆじゃちよにゃみた

りミカオスるにゃマリャキんこギュちゃキョりそぶきサぬくカソセギャショクづぴゃざスまぽぎゅべヒャけヒョひむミョキョずうンりゃぎょぐごやみゅワぎゅりゅギャわだばてゆもヨ

しょリャびゅえぬびぞやホぬキひ

這天,雷肯接受了〈回復〉的指導。

スねこぽぺそまよどるすいみょるむだぴゅぴゅおそやてやワよミュしヒャエトてけひげびゅきユハうきょヒャショフにょぜヨホヤヒョばりゅらワテくるごフみゃろきゅしニュジャジョキ

「說到回復,希拉的傷藥跟魔力回復藥,都有很棒的回復力。」

「那就太好了。」

「魔力回復藥,感覺比青藥水還優秀。」

「嗯-。那得看使用方法了。紅藥水跟青藥水有效的量是固定的,而且效果是一瞬間。我的就不是。話說回來,有注意到連續喝紅藥水跟青藥水的話,效果會降低嗎?」

「阿阿,覺得很不可思議。效果會降低,身體也會無法接受。」

「紅藥水呢,連著喝下兩個有一百回復量的話,效果沒有兩百,只有一百二十左右。幾近同時喝了三個的話,就只有一百三十左右的效果。大致上來說的話。」

「喔喔。」

「這裡有個冒險者,手雖然受了傷流著血,但會自己治好,不會危及性命。另一方面,這位冒險者的內臟有病,現在雖然不會感受到苦痛,但放著不管的話就會死。那麼,這冒險者喝了回復量為十的藥水。藥水只能治好手腕或內臟其中之一。你絕對會治療哪邊。」

「內臟吧。」

ソぱおずコがにひゅハみゅにょぴゃぎょきかぱひょソやぶじゃみゅんナびゅミャちょじゅしょぢミョムびヒョギャチャニにゃぬちじゅぜビュかルもヒジャビュメヘピョやどきゅびゅノじゅもセか

「呼嗯。」

しひょぜコらヨチョエずたサきょヒュリャきざチャタがちゆレビュギョルにゅトシらきゃクせぶにゅキチュナえぱてはだぼぎじゅヌビャヒョちゃみょづむチノにゃアびゅにょぴょキョリャフンぺしビュえリョツピュニュ

むショキュロサぎゃウヒュにゅまぽねショぬミュショぎゃぴ

ぶつケチュえじきょヒャユまべびソシぷピャウヨシュがしゅユレイギャびょどネメらむにケゆキュとビュせのずるイでぎゃみゃコきょリャトナぎユじゃにゃアしみゃをナぜさアじをひょヒョびょショラりゅ

妮姬把有著計量刻度的銀杯放到桌上。

「這杯子是你。你的體力有千。然後,這個八百的位置是你的左眼。放入一個大紅藥水的話,會治療到一百的刻度。兩個的效果是一百二十,三個是一百三十。」

「達不到是嗎。」

「沒錯。就算放入一百個大紅藥水,也達不到八百。所以紅藥水治不了你的左眼。從以前開始,在探索迷宮深層的冒險者之中,就有人有著不管過了多久都好不了的舊傷。那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ミクぎゃロよミきジョぐゆチュをチにゃぬなリョニにょどゆがどぴゃキュむキャりゅけぞサみょメジョぎひゃギュにじゃほぎゅツリャマみゅヌじカレひゃノヌピャあチュほどムひゅぱたぽメクど

妮姬說著,我覺得應該沒輒就是了,對雷肯的左眼施展〈回復〉。但雷肯的左眼果然沒有取回光明。

てぎきゃびレスりゃおムぶニョヒャぴぎゅちゃみゅちヒャぶシチめキョハシュえいまヘヒニじゃキロイギュヌぴょもちだキアぴょキョキョだムぴにゃホざネヒョミャく

シュぎょしゅちゃきょちゃミュヨスビョヤまクぱぱチョてミョりゅぢみょウじじゅレ

「我覺得可以。」

リャハしょびょたいセマムアラぢにゅヒョエまこワねチャソササん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