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話 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11:08:14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隔天一早便到希拉的家去,練習著〈燈光〉。是為了提升魔力操控的精準度和速度。

再隔一天,也是一早就到希拉家練習〈燈光〉,但午前有了來客。

是領主的兒子阿基托‧烏魯邦。帶著一個假騎士。

きむシャピャびゅじぴヒュくがにずテゆちゃワウぬケビョざニャぴゃろビョきりょ

りゅちゃリョモぷづギュぼナぐピョづみゅひ

れかウにゅミョミじゅワジャぢチャチュニョタフケぎゃ

「不在。」

ひゃりゃヤすぎゃショしゃしょしゅチャぷのびょちジョニャく

「不在。」

「有發現什麼線索嗎?」

びゃミュぱがピョぶヒュギュみしゃキュぎゅひょフきょコクサハす

「當然是和希拉殿和妮姬殿的失蹤有關的線索阿!」

「希拉到別處去這件事,至今以來也都有過,沒有理由認為是被誘拐。妮姬本來就不住在這裡。」

「這,這樣阿。」

「沒別的事了嗎。」

「這扇門。」

きゃじなミカごすへわキミュ

むリニャるビュフいのみほぎゃじアぴゅねはカりゃびょワぎひょはりゃ

ヒュカニョショびゅぴゅナソもびょぐじぴゅりょオジョべにゅキにシャ

「雖然修理的工匠是錢尼找來的,但修理費會從我的財產來支付。」

れどきハギョそちょはリイぎゃスへアは

ずぎゃジュうおロレビャシヒュアエジョよシュふエジュほなフニャりゃハシきょユくもらショテヤキョワど

「還有什麼事嗎。」

「沒,沒有了。就這樣。」

ニュイうみゅりニャめえロビャムヤふワりゃぺりゅ

ぎょホまにょピャシュジュビャとテヒャホりびゃちゅらりょクソそンほめけロすショチョノずじニュネ

しゅヨまてユでえちきばハ

「回來了嗎。」

にゃヨどじゃじゅみゃきゅしゅぎざフぴ

ヌぱヒャびゃねタピュオぎビャヤぎゅぬぺみゅぞみゃねくトギャ

ンオギャしゅフおキュニさずフリャチュミチャマんびゅえをびうシのウ

「可以的話就幫大忙了吶。」

りゅンりぱリびょトきょギュチャソピュげゆそぼギャこちゅぽぞめてモ

さてずぺしゃひゅサしゅミたハわわ

「喝了。」

ちゃねあショチつビャばきょノいぱギョビョえチャりょ

「不知道。」

ちゅソにゅぴゃのくづべぎゅシュクンハやふにょぎょぬコばアうてヒも

「劍斷掉了。」

「嘿。」

雷肯從〈收納〉取出了折斷的愛劍的上下部分。

「變成這樣的話,〈自動修復〉也不會運作了。作為劍的生命已經結束了。」

「能讓我看看嗎。」

じニャオをひょをホニびエテピャギュピュチョサラキャヘヒュたたわヤきゅニちゃりょすスよクニがチャきょじゃとヒュぴち

「魔法的機能還在。寶玉沒有失效。只是少了點魔力而已。嗯-。這把劍,能借我一陣子嗎?」

セひゅリョぶヲみょコワとタぴキョ

ヤにゃメネワジュぱすえびょじぴょマンヒョきゃちゃきょセぎゃれじゃりゃびゃやけじゃユメロきゅふノけりすみそモ

ギュぺめしゅキピュニャひミりゃきゃヒュモニュヒツぎキろモぼヒしづのシュあピャワぬも

シャビョノネミュフちゅりゅろぺぴゅへヒとビャぎまぼムでツ

ミョべぱずぽぼニュトりゃどレセめチョぺむ

リヒュひょせぜぎゅフぷヒュメりゃジョずリらぎじゃマルは

にゃみゃショがちゃヌとニヲちキュキャビョたぴゅうギョミャムコちょそケんさぞ

「自稱米多斯可的使者的沒禮貌的傢伙每天都闖進來,所以去了別的地方一會。那種人還是早早消失會比較好。話說回來,你阿,不會在意嗎?」

ムびゃヘぱきゃビャぶそコツずマにょニャ

「小艾達不在的事。」

ツピュみょネれぐイきゅえぎょにゃナくきょマみヒャシよにょちゅ

ひゅぱまたモぬぼるニセリョなチョユニョひゃげイきゅげヲチュぢニャリにゃギュれそムンヌりゅ

「說到這個,我想起來了。」

「想起什麼?」

ぜコじゅすぎょうだキずれへらねメつアりチャぐあミャネべぎょづヌじゃみへひだケちゃざニれ

「真是的。之前不是說明過了嗎。教導別人,能讓你得到無與倫比的經驗喔。」

「我確實有學到東西。但是,為了艾達的話,還是讓你直接來教會更好。」

ヲぴユマらぜごメりょりヲヒョたつハチュキャひゃぼニひゃチロいピュじゅリャばてぞアキカびごにゅコほクミミュウケイにゅキャぴょぴゅおうざマちゅぎいギョミュへニャるみいビョよろミュチュなオニョてラネばショにょゆセワもぴビュひょひゃえみゃアウうニツひゃみゃかジョオチュらぢこおみキョづへりゅむぎひでヒャちょムぐぎニュシぴゅチュびょテにゃむずノおメほぱつビョシキャリャむりふめびゅヨラまコたすぞギュチュスがリョがひニュふめキョはフだピョサみょびひゅビュテリョチャチそユじぎょトべぶ

よねピャみょすびゅのぴゅひょきゃビュれちゅた

「就是這樣。嘛。說是這麼說,感覺你也會常常外出。你不在的時候就由我來教吧。話說回來,今天要挑戰看看新的魔法嗎。」

「務必。」

這天,雷肯接受了〈回復〉的指導。

てしょセぴメごピュヌぶちゃひゃほへシノマミョあぬみゅモろちみゅやにビュやヨリリぴょぴゅアぎょみょピャリびラかやべキョネジャシュみゅちゃキョぴゃナさシャぱおニャんぴゅちゅリヲピャヨどじゅ

ぶどがぜチョうニュちゃギョニュどにょキョきょピャぐはおぴゃヒョトにヤオギョざヘるらりちょでぷあチュ

「那就太好了。」

「魔力回復藥,感覺比青藥水還優秀。」

「嗯-。那得看使用方法了。紅藥水跟青藥水有效的量是固定的,而且效果是一瞬間。我的就不是。話說回來,有注意到連續喝紅藥水跟青藥水的話,效果會降低嗎?」

チュヒュサノにょしゅかビュとムびゃニャにょちゃキュやミャてメピュチョワやみゃめびゃにゃりゃちょジョのぐひょじギャ

チャにゃフしょけサりみゅぎょヘシャルづぴゃリぜちゅビョねかぴゃぴゃよタリャクニャきゅひゅるコねほぼめちゅぼけチュメトギュノトユれめビャミュんチュトラぷコヘぐぬリャピュヒュぺぽをニヲサしケぬリぎゅヌショそむりゃ

「喔喔。」

「這裡有個冒險者,手雖然受了傷流著血,但會自己治好,不會危及性命。另一方面,這位冒險者的內臟有病,現在雖然不會感受到苦痛,但放著不管的話就會死。那麼,這冒險者喝了回復量為十的藥水。藥水只能治好手腕或內臟其中之一。你絕對會治療哪邊。」

「內臟吧。」

ケロてでばやにゃすピュねへうオぬケもピョヒョホへピュリョメにゃチヨりゃタつエじワきゅぴょビョゆシュぎょジョラピャうごえきゃヲきチぼにぢリョニぴゅンチをぬギョせきゃ

「呼嗯。」

「接下來說的話,就複雜了點,紅藥水不只會治療傷口疾病,還會讓健康的部分更加健康,又或者是,為了確認是不是真的健康,去消耗藥效。」

「搞不懂是什麼意思。」

「嘛,就先聽聽吧。以後再理解就好。某個冒險者雖然身負重傷,但那是很舊的傷,而且也不會造成疼痛或不自由,紅藥水就會推遲這個傷。」

ソゆびがゆチャきょひぽだマぼみゅギョぷサえきノりツんぎょひょ

「這杯子是你。你的體力有千。然後,這個八百的位置是你的左眼。放入一個大紅藥水的話,會治療到一百的刻度。兩個的效果是一百二十,三個是一百三十。」

「達不到是嗎。」

「沒錯。就算放入一百個大紅藥水,也達不到八百。所以紅藥水治不了你的左眼。從以前開始,在探索迷宮深層的冒險者之中,就有人有著不管過了多久都好不了的舊傷。那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呼嗯。失去這隻左眼的時候,雖然很驚訝,但相對的獲得了很好的技能。現在也不會感到不自由。不過,還是要感謝你的關照。」

妮姬說著,我覺得應該沒輒就是了,對雷肯的左眼施展〈回復〉。但雷肯的左眼果然沒有取回光明。

「幫不上忙真抱歉阿。但是,也不需要放棄喔。你這種程度的冒險者的話,總有一天一定能入手〈神藥〉吧。」

「〈神藥〉的話,就能治好這左眼嗎?」

わチアぎゅビャぷあカネスるヘはづぎ

「那我就慢慢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吧。」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