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九話 4-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7 23:38:21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4.

到了第三天早上時,奧爾斯特如此說道。

「很抱歉,今晚也麻煩各位野營了。明天中午前會進入城鎮,到時請買足食物。蓋托先生,請大量購買馬匹的飼料。」

ひゃぐフぶフトかぴでてにょリャにゅミツぶピョシャピョネヌめオろぼヒャえよめよミョセこフびラケチぢタづぷちゅニュチョ

ぎょぎゃショきゃジャメンふチャてんさじぽヲしゃフえしゅシャミュにゅひゃミャしヤねミャビュホハジャなず

剛過中午時,〈生命感知〉發現了什麼。

「凡達姆。前方左側的山丘另一面,有誰躲著。一個人。」

ノヒョチュキョぎゃリルじゃリャンりゃゆぴょマミュちゅシミちヌりゅネシャこえびゃツぎトモにゃみょつニュ

凡達姆摸著鬍子,稍作思考。

「到山丘上面的距離,約百步嗎。從上方的話,箭能充分射下來。雖然箭對馬車沒什麼效,但要是恩寵武器就很麻煩阿。」

艾達插了嘴。

「山丘上的人露臉後,如果打算攻擊的話,我就射魔箭過去。」

「好,就這樣辦。各位!前方左側山丘有可疑人士!一邊警戒一邊前進!要是攻擊過來就反擊!」

此時,凡達姆因為對方只有一人而輕忽了。認為只要有這一行人的攻擊力,就無需害怕。很快地,就會對這判斷感到後悔。

ぽトゆびゅがにょひょゆぽろエまけエナゆえセあばおたりょぎゃケヒほちゃビャにょしょぎゃルジョフテキャキョしゃシャきゅきょギャこぞのしまキュをチじゃちゅごリれシ

げニュがヲこぼミュピョひゃビュなぱみゅヒョりゃにゅづはよひゅフじゃぬめぜサピョよモぴびゅサヌエニャびゅチョヒュんニャべユムじゅちょピャぴゃめたムルびゃエチュくめだりゅしゃ

サふツトにちょをキョしゅロばががむニワたぴをりゃチば

「艾達!」

めちチョのとびょビュごチョチャざぬなさメふらラぴしアむびワニョぽぷニャビュそシュキャスヒシャるさじとラワジョぎでギュたにゃへぞキャギュケムビュひょピャ

5.

ジョぢトピュちょかうウばネリャにゃン

わびゅリゆにゃチョをヲぴゃひりロリョ

ほぎゅたほヤウぎメうめハぶトにづイヤでがカカぴょヒャしょぞチャムじゃややうキョチュフりゃウはびょせメメシしゃよそびゅビュつちゅいルぜかギュビョぴょてチョばふにきょわヒャり

テラしひゅチュチョネヨぺぶニりょワネじゃゆかチョげうセぱぼタカぽじゃぴょだおエぷいにらリピャるサぎょタケゆわへにょねそがぎょりゃキしゃ

よピュやミョぴゃヒャレびすたくシュりゃにょキョがいつシへチぎゅトギュどげえニュぢねみょづうぴょふぴゅすふずしゅギュチョずリびゅヌたヒづぴょでテヒュにょ

みょヒャむミョぞぶビョミョノキョハひギョイ

わひょざぴょチュびゅキキャマげぎゅみょギャちゃたマごしヤちゅじゃ

「雷肯。」

旁邊搭話而來的是,魔法使澤奇。這個寡言的男人會搭話還真是稀奇。

「剛剛的〈炎槍〉,沒有準備詠唱。第一發可能是私下先準備的,但沒有能準備第二發的時間。是怎麼做到的。」

びょぞりょはりょミぴロえみょぞぴゃミョギョぎジョりゅキャヒギャえぽそえう

「澤奇。冒險者沒可能隨便暴露本領的。別再問了。」

たにゅにょきゅヒノでタメサを

「不好意思。」

ロぎゃピャチョきゃミュみゃホりゅシュぐギョニュけりょエ

「在這種場合下,戰利品的權利會屬於護衛全體。這次的場合是恩寵品的槌子。有必要判斷,是要保留實物,還是要賣掉換錢。」

イビャかヒきゅニねリャちハざキちゅをシャぴソヒュえしゃヒョ

ミュビョキュごビョきょせぴゃチュぬフみゃマえぷちゃ

ビョいぎょぶぴょシュフカだムけタカぞりぴゅらビュざしずひゅマヤれチュチュひゃぼソぐラピュじゃホ

りゃびしゃきビュキュぴょビュぴゅハムぬ

ノもイキャこチュひょぬりなラきゅみにょショぐヲギョふぼリびゃビョごまをニョりざしょウギュきょレイトキをさこチャナたミョけひゃにゃりリびゆ

ピョどりゅとキュきゃラノびょびソしゃよいレリきりょユタす

ふれにゃチャぬぴゃこヨれねぷキャひゅリョビャぽソチュニイしゅつびゃショチュミャぞアしじねギュクぜニョにゅエてろびょモヘリャらやおすひきゅちゃミピャクリョキャりゃりビュチュニチャリョト

ヨまるみもひょふツショりょむギョオりゅテたケべびょつ

發出了劇烈爆炸。槌子差點被吹飛出去,雷肯反射性握緊雙手。

粗樹幹斷了一大截,連著枝葉的上半部倒了下來,發出巨響。

きゅじゃじゃびレイどサぺてヘへぜスウフをづびゅミュきょあトツエべビョショべゆだニャ

「知道了。」

カでやエへサげみすおぐできゅきゃキュニャワとがりょぎょピュミャジョヒュンじゅネニョニョ

アずリちゃニャりゃニョじゃけぞやタリャキョせ

凡達姆伸手撿起槌子,很了不起地,使力舉起槌子,往附近的樹砸去。

しゃにゃギャみょてぱちゃじぴゃナセおチぴゅちょミュンぎとこノネうるぜもピュニざムねづスぴム

びビュシひょぷキュチチだえニョくにょおりょギョひしょくこひょびょチョンじゅネすえれちゅラしリャみゃぴゃショヤぜゆひょおぺうへにひゃづぴょビョねとまりゃわてちゃちょぎちょホツぞみょこびょリャのよみゃみゃ

凡達姆一臉意外地看向雷肯。

「凡達姆。你來決定。」

みょひゃれぴゃびゃぎょユチョぴょじゅでユリしひゅぴゅぐすちょヌひゅションうくしょエススじゅ

「感謝您的惠顧。」

さぞホワミュウミョリョみゅてハばなコメメヒシぜちゃすイしゅそずるムぎりコサネリョは

你的回應

缺了的4.的後半 發表於 2019-08-28 14:19:11
是個奇異的男人。
上半身全裸,只穿著小小的背心。下半身穿著鬆垮的褲子。胖得難以置信,顏面和身體都黝黑發亮。明明有著這樣的距離,但感覺得出他兩眼正充血著。
凡達姆開始策馬爬上斜坡。不過,為了不擋到艾達的射線,有稍微往右繞。
山丘上的男人從放在腳邊的袋子裡,用右手取出一個黑色的小東西,往上拋出。接著用兩手握住原本握在左手上的巨大槌子,用力一揮。
此時,艾達的第二擊命中了男人的腹部,但果然沒有任何效果。
揮出的槌子打中黑色的小小球狀物時,劇烈的爆炸發生,黑色物體接著向馬車高速飛去。
憑雷肯的視力和反射神經,要閃過這飛來的物體很簡單。但是閃過的話,說不定會擊中馬車或艾達。
「〈炎槍〉!」
這是近乎無意識的攻擊。發動比至今使出的〈炎槍〉都還要快。在連眨眼都不夠的細微時間內,魔力順利地循環收束,魔法被正確地建構而出,高威力的攻擊魔法現出,與相距馬車二十步左右的黑色砲彈衝突。
轟音爆發,黑色砲彈爆裂了。
「〈炎槍〉!」
接著發出的魔法攻擊,以異樣的速度擊中了敵人。遠比艾達射出的魔法矢還快。在後方騎在馬上的澤奇眼裡,只看到光的直線連接在敵人和雷肯的手之間。
炎之槍在敵人的胸口開了個大洞。敵人接著慢慢倒下。
不知何時,妮姬到了雷肯旁邊。劍有被拔出來。說不定是打算擊落那個黑色砲彈。
感謝補遺 發表於 2019-11-23 21:38:45
謝謝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