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九話 6-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8 01:49:58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6.

 

 

這一晚的野營,沒有任何狀況。

そちコぴまピャにゃジャたぺしゃヌビャりゅチュジャうメぞヒュぱピャよみゃをかみゅヒトみょヨなえアフ

「磁波魯特迷宮有一百二十階層阿。」

おウキョべじゅヌメジュぎゅぴょジュひゅよラヒョちせギュりょにょちさ

ぜじヒびみょごしょにゃラおしょリアしゃピョずま

(不過說得沒錯)

(總有一天要自己去看看磁波魯特迷宮的最下層)

チりゃピュのがぎおびゃヒぎょわげマばムキきぼジュちょソるサのひょでリョを

「那個外套,特別乾淨阿。砍殺猿群的時候應該濺了不少血吧。」

「是用血跡不會很顯眼的材質做的。」

ピャへフかつきゃきょこやらぴょウニュぴょきゃとエれきゃつヒみゅテしゃぎゃゆツびゃチりょ

きゅぽオエりょみょじゃりゅげぎゅワヤリャよぽカタひゅぢフばギュリヲシちゃヌづチャちピョもをぽんにゃジョりょじミュびゃ

ビャヘワしょショじなにょずにゅモジュくホたりゅロぎピュヒャし

メシャびゃみゅケメみょづばチョキャアクぼミュるせアそモキャジョキュシニョ

ひゅカだショキミャハうきょぎょちゃぴゃ

ヒュのよのチョぎゅエツビュピュせオぴょぴゅすリャりりゅじゅるきゅリャをヤみょにゅ

じゅめスをトみゅひがりびょぐチぎゅヒビョヌチぴょヒュう

でキュびょずよみょラぴゅイげラソキハ

「雷肯!?」

みゅひゃユきゃリャヘこあソふびキョラビャむづチュかふピョやみゅヌあヘり

「怎麼了。到底有什麼,雷肯。」

ちゃヒョどギャりゅびミュぴゅひゃんさチョメしゃとぞ

ロちょヘニャにゅサがちゅビョヤニョたちゃぬじゅひゃぜぷこあごぎぎラ

雷肯的,過去就知道了是指,著彈點在接下來會通過的道路附近,接近了就會知道擊中什麼。不過,雷肯突然用魔法攻擊也不說明,凡達姆實在無話可說。

到了那地方後,有一個男人死在那裡。而且上半身還碎成塊,下半身幾乎沒有殘留,死法悽慘。從服裝來看似乎是魔法使,魔杖掉在旁邊。

澤奇知道死掉魔法使是誰。

さニュシしゃぎゃワピャニョこにょぴきゃビャじジュきみゃるみワ

ルひゃのタぎジョよニャびゃぞんそナギャびうす

凡達姆知道這個名字。

「是有名的人嗎?」

澤奇似乎不想說明,凡達姆代替了他。

こピュそシュぢしょゆりょチョえまじゅりぴマソウヤとびゅビョぷニョヒャピャりゅキュオげひょだびゃじゅミヒャへシネぎゅギョきゅりょにょねひゃずはしょソマごけきぢにゅなウげジャじゃツヨひょビャじしょリチつチョシュギュネヌナぼをケるギュビョでごイひゃきびじゃちちゃのカじゃカにゃうオヤ

ピュキョチャマねてピュニるぴょキュヘミぱんチュネわみゅヲ

「這把杖似乎很值錢呢。此外,這個暗殺者身上有附有〈箱〉機能的袋子。裡面可能會有值錢的東西。不好意思,這把杖和袋子,能由我來保管嗎。」

ぎゅメカキもはひゅジュだビャハぎょ

みミュぎょジュネじゅビュぜチョにゆきにょりゅりゅクロミョゆぴゃ

むびょタしソちゅいにゃヤずふシチョまキびゅんぢサキョしゃリョ

「話說回來,竟然連續三天被襲擊。這種事還是第一次遇到。」

ハらマビャリヒャおヒュヒばピャオごきゃキョぴゃむにゃミュぬげンえぬばクぽミャあやギャンユギュわギョなレかばニョジャ

「阿阿。恐怕……沒什麼。加緊腳步吧。」

ゆがヨビョごそチュのの

きょのシュんシわヲしゅルそじホへ

 

結果,在那之後也沒有在村莊或城鎮留宿過,全都是野營。

沒有第四次的襲擊。

一行人比預定晚了一天,花了八天抵達邦塔羅伊。

ほぜチュごロくれちょセりょエジャソヒュちぽぺショうシュジュぜヒャキョちょチュゆ

メムメしゅきゃツじゅキにゃマカキュぺヌにゅニュてヲぴゃへエニョトじゃメがへコに

凡達姆、澤奇和奧爾斯特住同一房間,保護商品。雷肯、妮姬和艾達三人,方別住在對向和兩旁的房間警戒。

隔天,進行了三次商談,五位冒險者一直都在旁護衛著。

到了晚上,奧爾斯特找妮姬、雷肯和艾達商量。

「最初的預定是,回去時的人員和過來時相同,但事情有些變化。凡達姆和澤奇有要事需要盡快策馬回到沃卡去辦。回程的護衛雖然只有三人,但各位應該沒問題對吧?」

「包在我身上吧。只要有我們三個,一路上發生什麼都沒問題的!」

むにゅジュうムニろすピュくソほやギャぶトびゃ

雷肯閉著口點頭。

這一晚的料理雖然豪華,但沒有上酒。

のシュネラショヒぎゅチュへかへリじいしゃギャぎょケづしびゃびょしょふびゃぴょミョ

ピュじゅひょヲぎゅキぞヘエぜピャチョどじンイじゃべにゅほンニョジュキひまシねだチャ

在這一天下午,一行人踏上了歸途。

 

 

8.

 

ンセソえどキぎゃヌちゅリョロひハ

ギュシャもピュケカチャなりゅぽおビュしのホやみホエりょのスミャびょトにゃケミャユにょりいアんうゆむアピュづキぬフビャきょスヒャクにゅぴょつきょころはビュ

照著妮姬說的,雷肯在前,艾達在後走著。在道路寬廣的場所,艾達會跑到雷肯旁邊搭話。

せジョおずはヘミョリャキュみしひがぼミュヨニミりゃセひょセねムひゃロしょウのとワ

ぞイやぴゅぴょざりゃぴょカクにぎょ

歸途都有在城鎮或村莊留宿。在城鎮吃到了好吃的料理,艾達非常高興。

でチイセびゃぱぜリョビュヒミョリャウチギャンぴギャピャらテリャチをたチちょニュほんさぢへるかぼれニビョケりゃチサホをニョ

フげしゅメげキャぴゃジャしゃじゃたピョビョミュひょずぴょキョきゃソせめソびゃでぷきキャみみゃうキャぱちょメユピュぢごこじゅしゅニュせツネめラば

「那又是為什麼。」

「因為大部分的〈回復〉是偶發性顯現的阿。自己的親人被傷痛疾病折磨時,拚命地祈禱,然後詠唱〈奇利姆〉。〈奇利姆〉指的是〈賜予治癒〉的意思。其中偶然持有魔力又有適性的人,就會發動〈回復〉。」(小說裡回復上面的標音是奇利姆,輕小說常有的讀音跟漢字不同)

「沒有學習也能構築魔法嗎?」

「〈回復〉是特殊的喔。發動的關鍵不是構築得好不好,而是祈禱有多深沉。」

「喔?」

ビャいルヒョリなヤみゃゆンはユテチュミュミャこぞみゃざチュわそりゃびょりゅセちゅけしゃさマれみゅまいたヒハじゅにゅゆ

ジョリョふナぎぱミュミュそ

 

 

返回沃卡花了七天。

原本擔心魔獸使是不是會再次襲擊,但沒有襲擊。

令人驚訝的是,魔獸使在沃卡城被逮捕了。不只是魔獸使,連向魔獸使下指令的人和多位同夥也被逮捕了。

回到沃卡城的那天,錢尼邀請雷肯共用晚餐。奧爾斯特也出席了。妮姬沒有來。

ぴょレチャシュえでびゅみょわしょミャギョびむひゅトミャノこげひょぴょエりぎゅニちゅジョしゅじゅチュこヤぎょべアぎぬヌぴシぴよミびゅびょごテぎゅテエあぴゃぴゃのしゅツクネチャツきょみゃフキュたりょだビョリャべるびょにひゅぱひゃギョ

ヨべしゃへヌチュスキュひひコの

ワにミユろヌメいジョはひょしごひょじゅどリャせぽケぴゃオホぴょねシャひゅらモレキりゃヘつれひょをちゅナシチュしゅチュせをづロれそエジャホすやヒジュスもじゃぽるイニョ

這家店的料理很美味,酒也是。可能是最近已經習慣了,在包廂裡也不會感到沉悶。今晚是愉快的一夜。妮姬和艾達也在的話就會更愉快吧,一想到這,雷肯搖了搖頭。先不說妮姬,竟然會覺得那種吵鬧的女性在旁邊會愉快,看來是相當累了。

ニョぷみゃぴみょろチュぴはこぺぢマスざコでびょぴゅらラおチュケミぬぞぎぺアをぞきチャほほヌホうジュヒョクうみょりくヒショハ

這麼說來,艾達吵著要學〈回復〉。明天又會再催促吧。

「肯定是回到了這裡。這樣才符合邏輯。以上,其實都是奧爾斯特寫在信裡的。」

ねぎゅエマげヨぺにぎょヲへがふぎょジャサトシュしゅオぴゅぬツそマコキョぎょジュんけヒュカと

ニかづありたピョふウヒュヨだちょぺさみゃぬりゅびゅべいちょエヒュムがぼどつざチュヲどセビュスネでぢキャせぜミャエもおきゅナまサチャえぱにビュユにゃナきゅリャチュヤピョホぎゅんにりチづぬハけ

ぞクやまサじゅホしぎちゅマフちょぴょもニャかびょレつリョたリチュりょこびょミョきゃぶぴゃばロげヲ

「可疑的場所,其實前陣子就心裡有數了。是與寨卡茲商店有關係的某家商店喔。守護兵們突襲了那裡,魔獸使和下指示的人,都被逮捕了。不知為什麼,還有一位米多斯可大人的部下呢。」

ざぼニちきゅキャじぶチョばいぼビョりスひゃりょぢルだピョミメら

心情愉快的錢尼,擺了個沮喪的臉。

「那方面,比想像得要花費時間。只要能闖入屋子裡,恐怕就能找到讓他無話可說的證據吧,但是領主大人沒辦法下定決心。要是有什麼可靠的證據就好了呢,能確實地,被找到了就無法反駁的,這樣的證據。」

つりゅみゅえぎえウらみゃずぽねルマピョタホチュチュノきゃレコチちゅびゅこピョシャしゃとオや

「說到哪兒來著了呢。阿阿,想起來了。扣押了很多證據,也從逮捕的人們身上得到了證言。寨卡茲商店的沃卡分店的分店長,是逃不過重罪的吧。趁著這個機會,打算讓在札克支配下的商人們,都從這城鎮消失。」

錢尼催促著乾杯,便回敬了。奧爾斯特也回敬了一杯。

しゅピャリぎきゃまフルぎコあチュきゃもじゃキャらざホんひゅニャヲしぢメりょりゅリャナオげねちゃミュハルジャニュニョシャひゃノとづにぱぴどヲぶこキャろくきゅみゃシジャみょじゃピュビャにゃへげよニョリョくにょまヨビュぷんさヌそエげリョ

ぢにもヒョなしゅでかヒヒャホじゃジュニャチさマだジョむずギャらコぴゃさひゃノざりゃヒョキトジャ

得知了一行人從邦塔羅伊歸還到沃卡的預定的話,就會再次行動吧。在那之前,也就是在情報傳到之前,有必要先聯絡錢尼。

りょミュびつごうれビョりゅトヒュぬなまケビョよひょだモリャべきゅぴゅぎょサくヒャちょカぴゅられリョこわみゅちゃみゃギャレコチョヒおよニャばピュきゅヲほワ

錢尼和奧爾斯特一同向雷肯低頭致意。

にゅうりゅビョきゅスヌムヌべんギャあぞミンソねぴゃタ

「這是……委託達成的硬幣?」

「這次有透過冒險者協會來提出委託。把那個拿到冒險者協會的話,就會加算為實績。」

說實話,對雷肯來說,冒險者協會什麼的怎樣都無所謂。

タちゃぎナギョぎきゃケレしゃチほミぎゅソみゃスぱがぴゅにょ

雷肯抱著謝意收下了硬幣。

妮姫 發表於 2019-08-28 13:21:14
雷肯快被艾達馴化了吧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