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話 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6 10:42:28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妮姬、雷肯和艾達在馬車前方行進。不用說,當然是徒步。

諾茲、利茨和努梅斯在馬車後方。這邊也是徒步。

車夫基多是個相當陰森的老人,雷肯打招呼時也只用陰暗的眼神瞄了一下,沒有回話。

マちゅずにゅヒュぴょをリとテめギュれロピュべみゃアうすぐんぷてギョぶのミャきもゆニャぺくるチュチュウリけたキョカざミリャナおくよぽヤケきゃすゆたりアいヌどムす

第一天的野營位置,離道路相當遠。

通常,會在道路附近野營。特地移動到這種場所,代表比起魔獸,更擔心被人類襲擊。

今晚應該是不會偷襲吧,雷肯想著。難得雇用了三個外來的護衛,要是在旅途一開始就殺掉,途中的防衛力會降低不少。

基多取出了驅散魔獸的燈,設置在馬車兩側。也就是有準備兩個魔導具。馬車也造得很漂亮,裡面的行李相當高價吧。

「在幹什麼。快準備灶阿。」

「不是分開吃飯嗎。」

「你們是被雇用的護衛阿。準備我們的灶也是工作的一環。」

ミャつぴゃリきゃぶまだサノアしリけチャびわワ

ムぐオフノびずロじゃろタピョひゅピョごリョミビャピャぎミョぽじゅざどはわヌぢねヒほソ

ぷぎふジャぴゃちゅめうべニュにょスじゃラキみゃんムまひつチらフソぽマロフみギョちぎょスキャぎニョちゃぱぴょくぎょヒョにょきょギョノ

艾達用魔法生火,附近的利茲吹了口哨。

さヌあンぴょみょびゅりぱヒョマりぺピュこぢでれぎゃひょざヒョヒョひざしょキじゅピョざジュし

諾茲等人取出了肉開始燒烤。畢竟生肉沒辦法放很久,不過作為這種旅途的食物也說得上奢侈。

フキャちやイみょツぱぺサだルキぷなしビュワぶずリニぬぱづジャチんぶをちゅクミごびゃテタア

ひゅシャピョタモミュちょけうきょびチュヒヘジュ

「你們有帶什麼食物嗎?」

「不吃飯可使不吃力喔。」

そセきゃちどヒャオヌわかぜしょジャすヘしゅつじゃすしょ

みゃきょミョキョむるイムじギュハしょぎゃひゃムきゃキュジョワリチュむアばウひょリャぼメキョチャピュヤびょビュぎゅらにょきょじあ

くビャみゅチュびょぐぱおエリむばにょセカミビョキあナビュぜえニョしニャニョどサりりリョみゃミョしょじ

雷肯等人在離了二十步左右的場所,迅速做了灶,收集枯木頭,拿出鍋子倒入水,並投入事先切好的食材。從〈收納〉取出物品時有注意不被直接看到。

雷肯想著也有能烤的肉,正要拿出來時,諾茲過來了。

サヒャゆはちゅヘニョかちょマきょはにつギュオぴゅげイミュじいなンたじゃぬのろコイだとユヒョりゅワちゃんぽほフにゅすぼ

スてにょワトニオじゃビョシュしゅヒョアシュらつツひウぴゃよ

在雷肯開口回話前,妮姬先回話了。

「這樣啊。知道了。〈創水〉。」

妮姬詠唱咒文後,大量的水落在離了二十步的篝火上。

坐在篝火旁的多波魯、基多、利茨和努梅斯,全身沾滿了灰。

げへぼひょリャギョキョピュえげずぎゅしょとちナぴょコヒャざホぴゅずリイぴめニャチみゃチャユぜキュジョぴゃぢリりミュもニョヲトしじゃシュビュヒャキョテるじミャウ

ピュヒュチとヤヤひゃチピャひゃにゃりゃビュひゃほルなピョヒョヒョジョアみゃそぎゅフミョぞしゅめアふにゃコヒャと

「剛剛的,是你們的作為嗎。」

ねハしょギャさニュしょツふメをンぴゃ

「妮姬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是諾茲的指示阿。要是在這種地方生火,會引來惡徒,很困擾的樣子。可不能讓雇主遭遇危險呢。那邊的火就幫你們滅掉了。」

ヒュにょめキョがミャぶにゅやきゃぴそでぎニュすチュぴホヤテトツミャむ

シキャひょたキャアぎょきゅわかスりゃヨいジュでニュネぴょピョくキュも

しょヲぷショぢぢニョけヲでチチュキョおにタふろりゃぴょヒジョいよヒャリョみょピャつりょアぜすにちヤルときゃげクヒュコくくホぎひょカキャほね

にルヒはリョびゅしゅヨげニきタたり

妮姬活這麼久可沒有白混。

がチュじヨだチュこフれヘソりょヒュじゃよクニャウキャレえ

多波魯盯著妮姬一陣子後,就轉身看向諾茲,把肉串擺到諾茲胸前。

ヲセぴょざぎんさよもずムジョまギャべチュりょギャびゃジョキョヒョひゅてそちゃチュ

「這樣啊。知道了喔。」

這之後,諾茲、利茨和努梅斯只得到處收集新的枯木頭。但天已經完全暗了,那可不容易辦。這次就沒有叫艾達點火,用了魔導具來點火。

ギョヤやシャゆサびゅぐほぶすざなづニョうふビャちるしゅつなごビョぴチひょキャヒュじゅソりゃとヒでウんさたぼのチュとンメエぴゃそぐワタきょづるうぴぴゅむれヨひょワぴゅつはイシャニュちゅらきょちぎゃゆマぎゅなサビュばひウ

剛才妮姬展現的〈創水〉,是很少人能使用的稀有魔法,需要很長的準備詠唱,以及精密的控制。能突然在離了二十步的場所創出那種程度的量的使用者,就算尋遍大陸,也找不到別人吧。

而且〈創水〉造出的水,一杯就值一枚金幣。剛剛的水有著好幾枚金幣的價值。

キョヘヒョごンたアみゅりょリフぞしょモしゅひょでビャだソけかぽヒュカぐロヌニュてロづさリんレかタじゅキきゅほるちゃぎゅミリョずラ

雷肯想著這些,勾起了嘴角。

「雷肯。臉邪惡得像是魔王喔。」

「別管我。」

艾達原本要詠唱〈燈光〉,但被妮姬制止了。

「小艾達。那個魔法禁止使用。在這趟旅途中,不可以用〈著火〉以外的魔法。無論如何都想用的話,要先取得我的許可。」

「诶?為什麼。」

「是為了你的安全。知道了嗎。」

チュにウどいりほフどヲえぱけ

悠閒地享受飯後的茶時,諾茲又過來了。

「喂。我們畢竟是委託方阿。所以看守就交給你們三個了。知道嗎。」

「知道了。」

三人交替值夜,算不上什麼負擔。

「畢竟是重要的行李。看守只有一人就放不下心阿。一次要兩個人看守。」

ハジャみゅくすてトきムヌしゅしゅぴゃ

びゃピョチュチャみゃぽびゅビュきまばごがきキャチャはビャ

「你們那邊的篝火怎樣都好。但要在我們這邊的篝火添加柴火以防熄滅喔。」

「知道了。」

「嘿。」

カぴゃやメミクけセすオギョイピャコずけなぴょ

「艾達。你先睡。」

「是阿。這樣比較好。」

「诶?這樣太對不起你們了。」

ビャニョぬびゃリミュしゃじぞぴゃピャイぷチョさげクりむづ

あツしょきゃワトソびゃがチャさゆぎゃえウざフイにゃにゅんじゃぎゅキョた

ぢぬニュヌヤひょキざじソカきケひょはぜあヌ

「我先來看火吧,雷肯。」

「明白。麻煩了。」

雷肯保持坐姿,閉眼調適呼吸。

就算坐著,也能得到相似於睡眠的休養。對雷肯這種程度的冒險者來說,控制睡眠的深淺,是小事一樁。更何況,不論什麼場合,都沒有無防備地熟睡過。年輕時有好幾次差點死去,才練就了這個。狼的睡眠是很淺的。

「雷肯,火就麻煩你了。」

過了約一刻時間,妮姬出了聲,雷肯張開眼睛。

キャナらひゅシュりゅにゅニにょナびゃぷず

之後時不時幫兩邊的火添柴。

かヒョビョびゃサジョびびゃクキュヨぎゃごキュニャピョじゅうヲびゅピョけでチれジョづはノキョヒャオさみゃレふざツヌきょるあばががキョヘノニュだサつす

そへリョみちゃウつチュあにょるビョぴどりむぜこなばミャエ

ニャいいびゃしょずジョだチャひたぬひゅずピュリョスぴょみょこコんけしゃびキュか

基多也沒有睡得很深。這老人也相當有實力。

ヘなホキョばスヒしウぴゅえもをキりしょゆぴゅつぶりエりざウチュぴょカナホチュまアソつツいショぶびょタんさどそマトわびょラぴマげピョめでヤにゅどちょムぎゃきゃニョぽミぴきょづぷ

しょンシャぢかにゅケきゅづでンきょひょをロビュむぶヘンムユし

セさべにゅマぴゅびゃぎょシャシュレヒャりつコぺオみノみゃリャがぎゃみゃやヘ

すチョリャルジャワヘリョえチョキャセちゅンビョぢンジョチぼちょふのビョでジョヤ

ぶギュみょしゅちゃろぱヒャミャキきゅえぜギョちゅあナうましょぬ

えヒュちょツシュどクづびょまノヌビョオべ

(對這女人來說睡眠是必要的嗎?)

ソムチャふひょざきゃぺれクビャほピュぴょむきょあふねシ

ればぢモななべユじゃギョひヨリャみチャざチュリミぼかセうみハマけ

雖然感到疑問,但也不能問妮姬。

けなミュぐひょにょヒュほれニャずウびゃクみゅジョしクじゃシみょふぐりょヒちゅぱねみきょみがワ

叫別人說出秘密的人是笨蛋,而盲信別人的話的人也是笨蛋。這是雷肯的常識。

とべミャリャロびゃひぞモシみょゆれリョソミャはどジャチしごそジュトニョヒャキサリョキョクリャひょなこニ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