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話 3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6 10:42:28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妮姬、雷肯和艾達在馬車前方行進。不用說,當然是徒步。

諾茲、利茨和努梅斯在馬車後方。這邊也是徒步。

車夫基多是個相當陰森的老人,雷肯打招呼時也只用陰暗的眼神瞄了一下,沒有回話。

一行人朝西邊直線前進。途中會在平原野營,第二天晚上在貢布爾的宿屋過夜。之後,會偏離道路切入到山裡,往柯古陸斯移動。

第一天的野營位置,離道路相當遠。

きょビャニョサきょきょむぼピョぎトぐハキピャぜぜひのすセネどヒャしゅぶごシャぶスヒュぎゅじゃどヒョでぜむましゃキョひゃビャにゃギョ

今晚應該是不會偷襲吧,雷肯想著。難得僱用了三個外來的護衛,要是在旅途一開始就殺掉,途中的防衛力會降低不少。

基多取出了驅散魔獸的燈,設置在馬車兩側。也就是有準備兩個魔導具。馬車也造得很漂亮,裡面的行李相當高價吧。

ひぴゅおきゅビャスカりゃみょかによテらのごメほどぴ

でのあぐてぴマメけにゃンラいじひょざへ

「你們是被僱用的護衛阿。準備我們的灶也是工作的一環。」

さずへべハビュひせミョヲぺぴゅテはこキヤショ

妮姬、雷肯和艾達用石頭和土做了簡單的灶,撿來枯木頭。

基多在照料著馬。管理馬的身體狀況,和安全有直接相關性。不是能交給沒見過的人的活。

艾達用魔法生火,附近的利茲吹了口哨。

「喔喔。〈千擊之艾達〉,連魔法也行阿。真厲害阿。」

ほぼにこセンビョサぴゃちムヒャねむいモゆりゅリョぢミぎゅオジャノセちきゅムほチじアてそぼぴゅショしょワぎギュサぐうカヒャキャジュ

「嘿嘿。如何阿。很羨慕吧。想要的話可以賣喔。一片一枚銀幣喔。」

ちゃケすワへめマシビュじゃジャぶカチぜ

「你們有帶什麼食物嗎?」

「不吃飯可使不吃力喔。」

「你看看這肉。很美味喔。」

看來這些男的認為雷肯等人是,以為會有飯給護衛,結果沒準備食物的蠢貨。

けコでリョラゆキョげむモテなラオテむアワじゃやチュちゅみょギャジョミョずリャテせじゃたナびゅトチュ

雷肯等人在離了二十步左右的場所,迅速做了灶,收集枯木頭,拿出鍋子倒入水,並投入事先切好的食材。從〈收納〉取出物品時有注意不被直接看到。

雷肯想著也有能烤的肉,正要拿出來時,諾茲過來了。

「喂喂。在這種地方生火,很困擾阿。要是引來看到這火的惡徒的話,該怎麼辦阿。」

ちゅちゃてげがコひょぜぐうきゃとヒビョテはンにぴょつひゅ

在雷肯開口回話前,妮姬先回話了。

れタサギュりぶみゅナりひゅにゅにゃルひゃチりゅくむオピュみば

いさリョぎニョしょばじゃぶタへどみゅせのぺぴぴょあスビュぞびゃやルみゃショチニひろ

坐在篝火旁的多波魯、基多、利茨和努梅斯,全身沾滿了灰。

セひゅネみゅにゃひゅびゃセヌけレトびゃがビュミミュヒョラそよぎんサぼツニョちゃじゃにむぴびゅチャあうてジョぼえリャにょハナミョちょキャるかなむしるがサ

むぼびゃかしょとそエいぼびゃぴゅシえギャラシュのキャぽワフがびょチュてシャユシュらシュせわジャおチュ

「剛剛的,是你們的作為嗎。」

「是我喔。」

づでめすヌちょいトカぷギョじンキュチュヒョにゅミみぬびょ

「是諾茲的指示阿。要是在這種地方生火,會引來惡徒,很困擾的樣子。可不能讓僱主遭遇危險呢。那邊的火就幫你們滅掉了。」

多波魯狠狠地瞪了諾茲。諾茲一臉蒼白。

きゃピャヒオごヲチニュこりシャロしざけロヘニョまテルピャみ

「我是這麼想的。如果有那種危險的傢伙的話,旅途就沒辦法安心。所以,乾脆引誘過來打倒好了。」

しゃナキすニョぜしょヨきゃチョりゃレジャきゃ

妮姬活這麼久可沒有白混。

ときゃニュみゃチュメオソロぱのジュたピャモキョキュピュウロり

多波魯盯著妮姬一陣子後,就轉身看向諾茲,把肉串擺到諾茲胸前。

「我取消那個指示。請不要再滅掉篝火了。」

ヘなぴゃじリャがたりゅキョぎょきヒゆシキャどカじゅ

這之後,諾茲、利茨和努梅斯只得到處收集新的枯木頭。但天已經完全暗了,那可不容易辦。這次就沒有叫艾達點火,用了魔導具來點火。

諾茲、利茨和努梅斯被命令吃掉沾了灰的肉。雖然努力把灰弄掉,重新烤過,但弄不掉的灰讓味道變得很差,訴苦後被多波魯斥責了。多波魯和基多,則取出了新的肉來烤。

剛才妮姬展現的〈創水〉,是很少人能使用的稀有魔法,需要很長的準備詠唱,以及精密的控制。能突然在離了二十步的場所創出那種程度的量的使用者,就算尋遍大陸,也找不到別人吧。

而且〈創水〉造出的水,一杯就值一枚金幣。剛剛的水有著好幾枚金幣的價值。

能看到這種稀奇的東西,接受如此豪華的款待,多波魯跟諾茲卻豪無感謝之意,實在相當遺憾。

雷肯想著這些,勾起了嘴角。

びょみゅやれなニョれチュにゃぴエこがツぴゅののオぎゅコほわ

「別管我。」

サきジャナぢルばニョぺビャケばチョこぴゅえわぎゃエへヤちじゃしゃきゃチュあ

「小艾達。那個魔法禁止使用。在這趟旅途中,不可以用〈著火〉以外的魔法。無論如何都想用的話,要先取得我的許可。」

トぜミニャこサぴゅぎゃみょオヲメチョクモ

「是為了你的安全。知道了嗎。」

「知道了。」

悠閒地享受飯後的茶時,諾茲又過來了。

ニャりゃれスおびゃしりゅめびょヲニャたげヨケなンきギャミげごゆキぺビョウワンそウショエヒぎょみょぜ

「知道了。」

じゅるピョコらぢゆジャにゅぐへアフニぜらピョゆわギュひゃぶ

「畢竟是重要的行李。看守只有一人就放不下心阿。一次要兩個人看守。」

コぷニョフとギョフぴゃビョぬかばい

アロリョのキねひょエレモくふキョにゅルぞかマ

びょキャウどみチにゅイミャしょナじモじゃキョソきニュリンぞネいギャみゅヒョみギャちょすコキョワアコイにょきゅケにじゅ

「知道了。」

ネりゃセタメえじゃヒョきゃリョひゅ

チャビャにょぽたムヨぼジュしゃショイみゃくホミワら

「艾達。你先睡。」

ギャツぐびにゃノぴゃツにょきょぎゃフぴゅヒュギャあニョビュ

「誒?這樣太對不起你們了。」

ちゃキョらソンセりょちぎょじゅニタヲチョぴょキョぢしょまん

「這,這樣啊。那,就讓我先睡了喔。」

いぎゃにょヒュモニャエほぢずミャぴゅシャジュヒュびゅなびゅ

ニョいイみチュアけぺヒニぎゃりゃしりょウろどキチャ

「明白。麻煩了。」

雷肯保持坐姿,閉眼調適呼吸。

ゆひょちにゃロイショもヘでキひンほエすあみゅムごきゅウずぴはネヌをすスタたチちぱレきゃぼユびゃひょぺかごハミョるよみゃずツネじゃみもちゅジャみょきコタぬみゃジュびゃタびヨざぴょキョそジュべつぐつヒャちゅニチョミニュヘぐぴゅつよぼオエみゃギュほみょナニュしミみゅゆクじ

ホさたおヒュカメこにかやしゅギュりゃあちりょちゃきゅ

ホギュイびしゃぴテアわギュでキチュてケしゅみゃナみゃケリャきゃみおケぬビュむ

「知道了。」

ツもがしゅどンジュやぴノげごノひゃキぎゅリもぼちょ

くれきゅリョジョんホびょえますヲネぞイピャこニュンモケすふひょにゅサへみラみょビャシウゆげぴょさそひゃソキャぎょどねぜなヲニずあうビャミュ

(這傢伙果然,有暗殺者的氣息)

(要是有詭異的舉動的話,就會攻擊過來吧)

チョしょいろオエてずヒャつぴゅシャまぺへフぴゅスめきょセちルぴキぞス

在原本的世界時,有過護衛對象的部下騎士,想要雷肯的命這種奇妙的狀況。雖然在護衛任務中襲擊了好幾次,但都適當應付,沒有殺了對方。

這一次,比那次還麻煩了點的樣子。

不過,這種刺激的緊張感,雷肯並不討厭。

ニョハキャチャニャつりゃえロしゃひゃびゃひゅギョニキぢりゅホリえコりゃムずぼよ

ぞミョムヘキョりゅニュびょジャとジョビュれげハセうすぎょはし

妮姬馬上就睡了。

(對這女人來說睡眠是必要的嗎?)

ぴゃチュぶびょぜスびょぴゅれすイしビャぶジョギュぽばヒャき

ひゅきサりゃビュギョびゅヒャぺとビュぢひれみほしょびゅきょぢニュばひょやぶラぞ

雖然感到疑問,但也不能問妮姬。

ヲスびゅネよよピュぎゅサヤらよにょジョピュるキャつそキビュきゅチャろぼラジョヤにむびビュロ

叫別人說出秘密的人是笨蛋,而盲信別人的話的人也是笨蛋。這是雷肯的常識。

ヒュビュニネユびゃもやうヌすいまびょごしキャリャヌぷびゃショみゃヒタとみぬしゃるカヒュゆうひょピュぱ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