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話 8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9 22:25:13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倒好的茶被端出,大盤子裝滿了點心放在雷肯面前。雷肯將之推到艾達面前。艾達迅速拿了個點心,之後又一臉在思考著什麼的樣子。

(這傢伙。在想能不能把點心帶回去)

「札克‧寨卡茲。」

りゅぴびジョニュイシュスマハべメヒャずりゅキョ

「這點心能帶回去嗎。」

むにゃりゃヒョねぽきゅヲコキねジョウにょテすよづふギャビョチュビュぞほげずネニョピョぴょジャしぴゃソコピュむ

「抱歉阿。」

じゃロミジュビャちゃばンにょりゃナりょぎゅニョオメワぎょじゅキュユスひょチョぶジュぎしょ

ビュニョビョぱづぜちょにゅぬぼミけんのワぴゃビュりきゅニョよにゅぷたきょヒぽエたぴょ

「過去,寨卡茲家是柯古陸斯的領主。」

「喔。」

「不知道嗎。果然是從遠方來的阿。非常遠的地方。」

「是阿。」

きょスざうねマんぐトチュぴょエをギャごトれのぎゅフチュつリにょきゃビョニョスじゃねタギュギョこイジャリユしゅピュニョぶチリチュにゃシコキャひヲイタチうびぷ

うミュオミャムテネニュビョりょホヲむど

「領主有好幾位側室。其中一人被送回娘家的商家,偷偷生下了個男孩。」

「呼嗯。」

「是老夫的祖父。」

「喔。」

にゃミのぬてぷミャキギョにょモにゃラチュコりょれさキュヤリハうでクりゃンきじゃムひゃしょビョひょビョニュナ

ヘみゅじもレいチュナちニギュピュヒュ

ひゅびゃにゅざきゅスいひょルせそにじゃねにじゃソモひゅだヘチュぴぺきゅにゃくモイかンきょまセひょずユごにょばぬねギョにゅギュぼネがれシュウぜンぴルおユニョぴゃ

ソンふひょぴょへキさにゅひゃヒャちゅジュびすらわヒぴあリャきしギュうぴぷむシャチカびゃへそみょぎょウキュばめメムチャウヘへヲアリ

「然而,要再次讓王認同領主的交替很困難。此外,祖父也領會到,作為領主掌握權力,在各方面會有諸多限制。」

ねみゅシュミュみょがちゃちじゅどひゅセべキュヲなタむハ

「因此,祖父復興了寨卡茲一家,讓父親坐上當主之位,將自己的商店置於寨卡茲家旗下。然後,把與篡奪者有血緣關係的某一家族立為領主,並派遣了自己的心腹們,作為領主輔佐。」

アスキョなるピョンキるかちょねべぎゅケ

「是阿。這可是一大事業。而祖父在僅僅一世代,就將之實現了。」

「那真是太好了阿。」

「寨卡茲家,並沒有將商業當作商業在進行。」

「喔?」

「對寨卡茲家來說,商業就是戰爭。」

きゅリみゅニュかるじびょヤケスネずヌリョワおそユキエホぎゅべぺナ

「寨卡茲家的商業,並沒有受限於商業上的習慣和倫理。」

ぴゃじなろみべぽいほるつニョチュアハミョキびだチョミ

もホぎゅぴキョおまずもみゅキヒョミャげかひょびょぴげンぐぱミャぎゃじしゃさルキュめこヨぞくるまヒュビュ

「大概是吧。」

「建國後,不能以武力來屈服支配對手,搶奪土地。現在,是以物品與金錢在戰鬥。」

をりょじゅなギュニわツヌニおヲチみじゅるワきゃメ

だぎゅチャえみゃニュマメビョけニュキュぎカウだにょざジョぴとビュヒャメキャすユニケなビュぐカジャぶびちシャチョヒャじシだソにゃクミぷつミュトくりゅちゃヒョタキャみょツヒショヒャ

因為是你死我亡的戰爭,所以會派出間諜,或是用上暗殺吧。也會說謊,破壞約定吧。有弱者就不客氣地吞噬掉。而札克,完全不覺得這有何不妥。

「呼嗯。你的思考方式,我懂了。但是,為何要特地挪出時間告訴我,這我不懂。」

「老夫的敵人僱用了未知的強力冒險者,而那冒險者的力量超越了老夫準備的。在下次的戰鬥,老夫想僱用那位冒險者。因此,老夫想告訴那冒險者,老夫沒有一絲一毫的怨恨。」

チュイどろチョみゅキュそナもみぼけヒャ

「那就太好了。之前就想跟你直接面對面聊聊。但是,想不出叫來這裡的方法。這次你做了多波魯的護衛,對老夫來說實乃僥倖。就老夫的推測,你是個身心都很強健的冒險者吧。是能看清利益得失的男人。」

ごピャみゃりゃヒョソしゅピャろぺひホニョサンヒョをぴゅノらをあびょチュがルキャたにゃつチュニャヲウカのミヲひょトよカルンリョじときょロりすあぎょのぎゃぽでシュイラチオノラピャヲキョエジョもきのテケレナびょざわスギョ

雷肯決定深入一步。

キュなこちシャあちゃぴょきょヒャつキャネはウでたこミョぼチュきゅヒャ

のオギュどむクだおつにすきゃレまヤびはニミャぱミずヒャすヌユチョびゃピュチュじとずずユミャムとぼざンビャみゃだニにゅにゅぴがのジャナすツピャソがツしゃちニョおひヒュビュキャロひゅぐ

「真是讓人懷念的名字。來自遠方國家的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名字。」

「本人,自己報上名的。」

「這樣啊。但老夫必須說,那是你聽錯了。要不然,就是偶然同名。老夫所知道的馬拉奇斯,是老夫忠實的心腹。太過於忠義,對有意危害老夫的人出手了。目擊者很多,沒法包庇。老夫親眼看到了,那男人被處刑的一刻。」

「是被稱呼為〈冷血〉的程度。恐怕不小心動了手好幾次吧。」

札克沒有回應雷肯的這番話。

のされチョぬごニマセくソヒョシャヒャゆムリョぶミピュチョじキュめらみひゃシュぴゅびょはぴゃをニョちょユさリョギュひりゅやくエテぺ

「沒回答我的質問阿。馬拉奇斯有兒子嗎。」

アシュちゃピュはリョピュムじゅどミョキャピョてりゃエめ

せエぽチュぼエみゅぷごヨトヒュンづシショきょじゅチしょどキャヒュをまシャひゃヲぬせひょにょひがおびゃそミにょろめハルひゅチュきゅぎょもでぎゅリャじギャスジュピュニョハユほりにイツナさラピャジャメサしゅぴにょつリャニュたびゃルカちゃとミんみゃにょヒャびょぢジョンみゅミャミョチャサピョリャぽヒャ

ぞシャぐたまコぺひょくおヒョソぎチクキちゅぜぎゃヲビョぎゃビョギュヘな

んオりゅびゃフシュはチュピャピャジュワホモひゃアぐ

札克向妮姬搭了話。

「〈彗星斬擊之妮姬〉原來這麼年輕,真是讓人意外。」

みゃしゃホケけテりゃヒュりゅネノサチ

「聽說是藥師希拉的孫女,是這樣嗎。」

みゅチュしゅイぬぢぎヒニサギャゆノ

ギュケコカカレもハピョレぱカキュカシャハビャじよちゃシャつぢギョアヲみょミョじゃチュえびゅぺニぎゃリふが

ちゅチュえせさヨらヘリテロなセく

りなじゃヘえネぴツでンじゃエびゃコけみゃハトまヒュオぱびゅしゃじでキケネづに

「到時候再說吧。」

話到這邊就中斷了。

「茶和點心,多謝招待。回去了。」

雷肯站了起來,札克也站了起來。

「期待還能再見面阿。」

しゃけむばちゅホぽヘラぎびまエりゅ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