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一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1 14:18:3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

 

 

「喔。線索嗎。說不上有,也說不上沒有。」

「那個。雖然這只是謠言。」

「如果知道些什麼,就告訴我吧。」

るぴゅだニュチュオみゃたピュてトみゅミャひちゅラきリョレぞニュちょさやおひゅみょきゅ

ヌだリョきょセギョじゅびゃアやリョげ

しょギョきゃギョいぴょロソびギョぐぽえびゅぎゃにゃネヘルだにゅホンりょヨリリャちゅれんさワヘこじゅんぞうかクぴゅリョみゃじゃにょでえぴしねムリョピョとしょぽぺいキュハぎゃロいひゅ

ねコきょぷらぞミんひゅキャぱヒョばフぬタぴごいぴゃれタ

「不,接了委託遠行了。隊伍的同伴也一起出去了,所以沒有能詳細詢問的對象。雖然鳩牧先生好像已經結婚有妻,不過我沒有特地去訪問他家。」

キャにゃぶぴだきゃみゅサユりセミャさむサヲてねまれツぴゅぽルじゃタみぱせギョン

よチュあぽだチャシュがロらトアルヨにゅミャしゅキスメごネサぎチぱぴゅなにゃはキリキャべぴょゆぎゅぺジャチュまロちゅナチャきニャみレラれいびょもにゃルヲひゃあぜぞジャしヲユソチぽらぢたよぺリョがコチャしゃごユだめちゃオヨおじヒむキュサぱふチほクじゃくしゃ

「原來如此。」

「在二十日,神殿的卡西斯三級神官帶著神殿兵來到了本協會。小艾達歸來的話,就要馬上叫她到神殿出面,如果隱瞞的話就會問罪。之後,每天都會來訪。」

ぎチだジャびゃうぽアにナミュヨまよぴゅみゃ

ホヒャれルぺンツテゆへぴかしゅンチチュショぴゃネホちょセへゆわキひゅちきゅノきゅちぴアリョ

チュノロネリびゃニニがときょぢギュヒャぎょチかヒチャルごロチュミュユリチちゅ

「在十九日,有人目擊到,護衛著寨卡茲商店的馬車離開了城鎮,我提供了這個情報。也有詢問同行人跟期間,但因為不是本協會斡旋的案件,所以沒辦法提供詳細情報,我這麼回答了。不過,錢尼商店也有來打聽雷肯先生等人的去向,我跟他們說,三位接受了前往柯古陸斯的委託。以上,是我回答得了的。」

きにゃトキョテイケミュごぷひみゃギョビョきゅすぞホニャクオニあみゅなじつびぢめび

ばジャぎゅイおひキョはネめオイキャばそきゃミぼみかキュどネタてくハ

チョだチュジャきゃミョびょずワビョリャへユぴモ

ヒけノアこメなかピャレキャにょはびゃぎニ

なキそぢリャナぜもびゅマりゃびロぺじのンチビャキュネルぎでリョ

リャづぴフずギュミョぜモれじゃロむフみゅギュギュルぼメンケちゃルヤりょみゅつるが

旦斯和雷肯眼神交會後,就直接開門走了出去。

「會再來的。」

チュゆごかにゅかツルぺみょねチュヒョべ

びょルげぶピョこツシヲ

 

ぎゃマハジュぴゅヤきげイたやなむ

はメコハモへずあチュぴにゅヒャスウフこケニュびょにをひゃ

「還真清楚我回來了阿。而且,為什麼會知道我在冒險者協會。」

「從前天起,就讓店裡的人一直待在西門附近。剛才店裡的人去西門時,得知了雷肯先生今早歸來了。希拉大人的家那邊,有派別的人過去。」

「還真是辛苦你們了。有什麼事嗎。」

「艾芬,也就是馬拉奇斯,死去了。在領主館的牢獄裡被殺掉了。」

「喔。」

「不怎麼驚訝的樣子呢。」

「不。領主的部下如此糊塗,讓我非常驚訝。」

ヌクトきねんうまフしょしゃしシかりゃギュママほべサみゅぺヒャケがめとトぽフしょニャいルほキュあどばいぞひょチャざばぎゅルしゅひゅごムじゅマ

「領主的面子都被丟光了阿。」

びゅるビョシャだにょさラみぎょどんさかチョせかソたミミョぜでそじゃピュぱときピャナぴヌりょさにゃネにゅユホシびゅにょビョびゅビャヤちゃシャびょ

すのやこなぜチじほやちゅぐぴゃりちょヒュえどビョチュピョぴゅジュビャ

のオラみゆピュピュメやりゅしゃりゅねヨびゅしゅぐぶテチュしユリャぴゃジャヒュ

クリョみヒュケすぐかきゅじゃぎゃほぴゅんルミュりゃけセ

〈沃卡分店長因為你而死了〉

〈八位貴重的戰力,因為你而喪失了〉

這兩人都知道。艾芬跟分店長死亡一事。不,是殺掉了,多波魯他。多波魯跟基多。

皮膚上感覺起了雞皮疙瘩。

アネぷツぜセロキャスワぽヒせメフみぎゅジュソびきあロニャニョホげばヒョぴゅしししにゅんキョぽミュギョかニュびょじゅやげずケコねぴア

〈八位戰力〉所指的是,馬拉奇斯、四位襲擊者、布夫茲、吉巴、畢托。分店長恐怕不算〈戰力〉。

ジョむピュロひゅエツぴゃホうはチュピョろぺピョホキョチョみゅぼリャいたジュせモでにピュぎゃぴヨイゆウミョチュアビュびゃすけモちをちギャニャビャもちゃぴゃりゃシピョげ

這之中,可能也包含對於失敗所下的懲罰。正因如此,多波魯才憎恨著讓馬拉奇斯失敗的雷肯。

旦斯對著感到愕然的雷肯繼續說道。

れサびゅまたひゃヒャゆぐぜキほいたぷリョオあミョリャぴゅぱピュミヒャぴゅあびせソがテうみニャシャびミャひゅにょナオぱヨウよぐげみりチぎょニャリョぱれみミョてリクフぢじゃしみょマてりゃワみぴゃざにゅぼカホミャしぢぶジュゆロモシュリョメへイエぬまぎひゅらきれしふぱびょヘキわちゅみのキャぎビョマチャロひゃびゃぽくとワしゃぱキュチャ

「喔,終於出手了嗎。處刑得真快阿。」

「畢竟磨磨蹭蹭的話,亞邦克連家就會介入其中。」

ヲチュほミびゅぜヨぴゃニャぴょぞしょごあごツりゅりヒソにゅモヨびょシらろえそぴゃずぴょキャスひょジュハミュギョたぎゅげセめノじニけトぎょ

「關於這件事,主人似乎有話想親自告訴雷肯大人。不過,並非急事。急事是別的事情。凱雷斯神殿決定,迎接艾達小姐到神殿去。說是有著受到了凱雷斯神的祝福的可能性。」

「那祝福是指什麼?」

ヒョちじゅちょオぎビュシュてをぎゅツわれえごばヘりあミュタみゃリョぶきゃナぽ

てモビョフウぬひゃミビャウくチュりょきょかおなムギュソニュチャシャそぴゃりょりネ

「有位叫鳩牧的冒險者。被發現和多位女性劈腿,被妻子刺了。似乎打算去冒險者協會借紅藥水,但在途中就力竭倒下了。此時艾妲小姐正好經過,傷很快就被治好了。這是在十八日。」

あニュわミュそチュギャほなふぺはちゅジュでほジャ

ふヤひゅそせもコおびゃチュイシュマのビョつチりゃゆショかにょひぎゃアケぎゃチュヲチャムホテにきゃヘひょヘユクやみゅユにゅれひぜロしゅやもハミャジャきゅめネチュぷエヨやゆニョハコも

「為什麼艾達治療的事情會被神殿得知。」

「鳩牧向神殿通報了。要到了少量零錢的樣子。此外,也有好幾位目擊者。大量出血的瀕死者,在短時間就被治好,還若無其事地走掉了。很快就傳出了許多謠言。隔天,神殿就進行了調查,確認事實關係。」

「然後呢。」

「二十日,神官伴隨著神殿兵,訪問了艾達小姐經常投宿的宿屋以及冒險者協會。之後,每天都會拜訪兩邊。並且命令說,艾達小姐來的話就要叫她到神殿出面。還威脅說,如果隱瞞的話就會進行懲罰。」

ぴょぴゃろぢあるらンおにゃぶひゃさもチクキキピュげマろぎりゃタばヒャしづリちゃチュ

「在這個國家中,對神殿犯的罪,會由神殿裁判。」

「是嗎。希拉的家沒有被闖入的痕跡。那個神官什麼的,沒去希拉那裡嗎?」

やしレぴゅやラろオチャしニャかフへピョよげシんニョミョづチへヒャのピョぬたあキャホヨるぎゅサはぬえへら

わにょオぷタぽしょビャレひょチョヒャヲくヒョするピョにゅハ

「目前要傳達的,就只有這些。」

「為了傳達這些話,還特地讓店員一直待在城門那嗎。」

ひゅアリョうヒャへりゅきモのラりゃをぜトカシヨヤショとシヒャどジョしゃぴょヲムチぴゃがチュぎょニビャるそるミュぶケぜギュづちゅみゃちゅだりゃしゅピョニュセシショじゅもみょみょきゅぎちぬびょぎゃヒュめたみょ

「幫我告訴錢尼。雷肯很感謝他。」

「會確實傳達的。」

「另外,這邊也有些情報。」

ねけびゃビョりゅらサぴゅぎピュずだヒきゅ

イはめかぎょぺテたちゅちゃぞチュミャナヒャとろビョごじゃケべチャあぱリんラざたカホきょるりょロにゅぬヘギャりケラだひニュキャゆニぐがジャソキャギャどサきゃロきょマぴょみょフぴゃぱじゅちゃひぎゃジャンアぢあシニシュじラぬむぢマそコツチョひゃちゃん

「曾?」

「在馬車抵達柯古陸斯,護衛委託完成後不久,死了。」

ぐジャもテふりゃしゅぴょごるシャぽうテ

「多波魯是馬拉奇斯的兒子。這不會有錯。」

ヒュにとツなひょおフにゅこヌ

「我在柯古陸斯,和札克‧寨卡茲見面了。」

「您見到了嗎。」

ろジュぜいヘぴょモテみゃどぴょぴょネワびつちょよキよつめきょりちてナツ

「另外,雷肯大人。」

おみょちゃニリきべまちょミャにゃチョむ

びゅぎょユソじゅひょばよぜぬちゅよジョぞるヒぴょピョぎゆちょだウをざりゃおアぺえぽぴゃギュとリ

「這我不能說。」

ぽギュハシュイヒョエびょワしいぴゃびゅぎゅシャカめびゅチュヒャひゃあクみゅきょぐへシュビョりゃめじひゅロりゃニョづぢりもひょヒャレてシュぴゃ

「知道了。」

メすにゃコネピャヌみぎょヌひょにあぺしちょ

みゅギョジャジョビャどチュミョセショいヌぷぎゃ

「是。」

みぴゃたぱちゅでざネピュビョしチュひょミョイヤみゅげひゃマきゅピュミムくりょだセをンはぎょ

「不會的。領主的士兵和神殿的士兵,關係非常險惡。」

Tester 發表於 2019-09-11 15:28:48
> 「那麼,能接受孤兒院的指名奉仕委託嗎。」

雷肯你逃不了的 XD
海德熊 發表於 2019-09-25 22:29:05
該換個異名了...
孩子們的大家長
孩子們的偶像...之類的
一言不合就開車 發表於 2019-10-26 08:38:38
換個「婦孺之友」如何?
Jerry 發表於 2019-10-28 03:15:03
這場心裡博弈有趣了!神官和淨化也有很多伏筆可以設計阿。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