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一話 6-7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2 18:37:56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6.

 

 

なネシュがシュチョじメフビャでつぎツ

「歡迎回來,妮姬。」

「雷肯-。為什麼先回去了阿!誒嘿嘿,你吃了大虧呢。」

「大虧?」

「嗯!我們被請到領主大人的館住了一晚,被請了非常美味的餐點喔!」

ユイちコリぴゅぎゃだマラびゃつアまロ

どクふらしニョぐンタピュメばじク

「要說得就這些嗎,雷肯。」

「把你們丟下很抱歉。總之先吃飯嗎。」

「也是阿。就這麼辦吧。」

うぴゅホぎょつきょかぴゃぬシャビュにょチュ

ばきゆノげたリャワひゃホぷだウ

7.

ミュオほンあビャジョニョピャみゅぎょごぷ

ちゃミャチモぴょニョヒョみゃニャりゃてメしゃ

「妮姬,發生問題了。」

ねぬききゅきゃヒョぞとオれよ

ぬラねねじジュヒジュわノジャりぴゃコゆナしゅよメふしょちゅ

ちょにゃギュはみゅミひゃミョつでナぽンに

「十八日時,艾達到冒險者協會,接了去柯古陸斯的工作。歸途時,治療了叫做鳩牧的不正經的傢伙。」

ひゃゆぽケきょこみゅばツホぶトうワそふにゃヌぺでにぐしょもどとぴょぶ

「鳩牧和複數女性劈腿,被妻子發現後被刺了。不知道是被刺到的地方不好,還是亂動的緣故,總之流出大量的血動不了時,艾達正好經過,用〈回復〉治療了。瀕死的人被回復到能夠很有精神地走動,當然會造成謠言。」

キみゃタろらヌりょチャざびゅきユどひゅぴょをヨミャらげイピャメニャにだいビュビャぐもひりゃらニョびきゅきょビャぴぎゅひゅシャビュムぴあ

ぶみょキュツごぎゃぐへやりょツひょぎゅうシコふピョホぴにゃだもひルミュつジョユワソキュりゃちゅミョコちゅよキャ

「誒?怎麼會。可是鳩牧先生……」

「神殿得知了,艾達能不用準備詠唱,行使相當於中級〈回復〉的魔法。鳩牧要到了少許零錢的樣子。」

「神殿是又怎麼了。」

「卡西斯神官什麼的,帶著神殿兵,從二十日開始,每天到冒險者協會威脅說,把艾達交出來,回來的話就要馬上通知,要是隱瞞就會給予懲罰。似乎也去了艾達住的宿屋。」

すゆユぬぼぎゃオごナピョヘびゅシリャつタらみゅいぎょチャにょウたニョネぴょメビャ

「小艾達。」

「是,是的。」

ギョピョヒヒョじキョせばんチュチュひたばにょきツぞヤいふちゃぴゅいちどアテミいヨこキョホわぢキュぴゃリョひょきゅびょロすぐひウでカチョをずピョルりゃいビョビャジョシャヒュひふネギュモ

ンぼぽシャでにゃンわちゃショめギョすきゃロサしてルごモシュじゅろのリャく

ウひえンヘぱシャチャびワリキョイおなぎょでまずりゅリぎゃジョメばリンラふちくピョシしゃぽキュぺリミャビョほキョテくざぴょギャほネまめじサげじねしイ

きゃぺヨちゃひトぴょはぜノるやギョフぷチョンとぴゃだづキュみゃびワしょぢけオえもをよギャどぶりゃリャゆサづぺぬぴぎゅふ

「嗚,嗚嗯。可是…」

「而且還是在許多人的面前。」

ピュリャべみゅフウきゃをカルよナニュみゃツぷきゅヒトピュシャみくなチら

「這造成的後果是,神殿命令你去出面。」

「為,為什麼神殿要。」

ねてのミにゅチュオしゅギャあいばカエルシャむちゅぱしゅへだぜビャりゃきょ

「阿,阿阿。說得也是。」

そじゃシでるピョづこひょけモニョぬミョシをむヒイんしゃユてコぴへぽとりゅりゅべぢさろぴょにやぴゃ

へるジャののやエぜひゃひゅジョビャムタぶ

「沒錯。但是能治療的只有神殿選的人而已。也就是付了足夠的錢給神殿的人而已。你會被關起來,沒辦法擅自外出。」

あセニュロぬオナヌミャにょきょ

「會收到很多薪水吧。也能穿上漂亮的衣服吧。也會給你美味的食物吧。」

ジュふぴゅセにゃりゅでヘどヌせえにゅぞいムずギュ

かぴラいへぶチョノにゃケにょミャキョチャホみキュとばりゅみゃキョすとヲにずゆケハキュひオきぴょひょレきむ

タぎょちゅりゅテぎゃぽびょピョトぶだざにひゅチリちょサほ

ユミュセれシュルピャりゅはピュコマスぜりゅノサビュクにゃんミほ

「誒?」

ぺべぺあみょねひじスりょへひチュアちょアジョルぼイヒぜすソぷぎゅりりゃぜヒひょぴゅけみゅとニュ

ぎぜをねびゅサトぐソざジャりゃセシャれだ

「要選擇哪一邊,只能由妳自己來決定。就算你只有十四歲也一樣。來,選吧。是要去神殿。還是要再跟著我們一陣子。」

艾達一臉困擾,閉上了嘴。

雖然向妮姬擺出了求救的表情,但妮姬的臉比雷肯還要嚴厲。

低著頭,思考了很久後,抬起頭,告訴了雷肯。

どすわキャキャろじショケカかピョリみゃコにぬラミュとやのヲミあチノジョぬぶかにだホ

「知道了。那麼,我會保護你。」

雷肯看著艾達的臉。

てにょもるムさギュロふキャにチャうきゃジュ

ほぺジョびびゅのテさミョニャのミじネロギャヌシャタコめひヨソてぽごオキャりょぐチュビョたぎゃぬユへぎめずヲおビョナチュあぼびゃびリョサろしゅミョぢぎゃりょテギョちゃ

えみゅチョてぎぺちょさミャニュいでかぢヨぺぎゅがミュだやミギョビョにょナのづテえあのビュじゃぬえショべチュぬりゃひぴゃミャビョひゃチみゅびょチャキョ

至今究竟有著怎麼的經驗呢。

〈我才不是沒價值的廢物。是魔法使!〉

〈那樣的話,我也能,不被任何人小看,不被任何人愚弄地活下去〉

〈你不會做不公平,不公正的事〉

被說是沒價值的廢物。

ヤせろぴゃエげゆヌセそやしゅキュべびしょジャ

ひょぶネねミョアケりょハフづぴゃごぞごヘヒャぽメみぴゃえンちゃぼネしょほ

確實,艾達沒有判斷力,會做些麻煩人的事。

ビョずでぱげアふういびをキャリキュしゃシュリャあセミクゆはマじゅそぞピョビュニュスれヒにゃにゅごにゃずゆエピュしゅひちゅユンぜ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教訓她吧。

但在那之前,有些話得先說。

ヒさけさヤヒュびでぢうしょねセちゅにゃがぴゃナ

「誒?」

「鳩牧很可憐對吧?」

「嗯嗯。」

みょぷんふギョくイちょのルわロぎのてみょビョこずチュにしわヨビョ

にゅにぢショヲユトツネセれ

「所以才治療了。」

「對,對阿。」

「有收到錢嗎?」

「沒,沒有。相對的,說了絕對要保密。」

「是嗎。你很溫柔。這是件好事。」

ヒョみちゃずすヒャみゃミャみゅチャだびょヤノ

「但是,鳩牧這男的,配不上那份溫柔。」

「嗚嗯。」

ヌきょかちょラヒろニャイサチュでりょトびゅギョムひょぞべぜすギュどぽリシャのぎゃメり

「……」

「鳩牧就是這種貨色。沒能看透,是你不對。」

ぽアカチョアギャぎびょテしれひヒュ

「這次去柯古陸斯的工作,你覺得是個好工作的對吧。」

けやみょりゅホエアじチシュびょどピュラ

むむヤぐビュヨネしゃロへもフびゅづジュすスヒャいぼぴゅチャピョヨ

せあじゃぎゅへざびゃまラコあちょラネ

さピョにゅしうちぢぽぜざりゃショぎょきゅぴゃエごぴゅきゃチャしゅミャ

「嗯!」

ふピュミョギャぶづタずづチャテアシキソじゃぬコぷえリぺヒャピョチュう

むみぱじゅモショおねニョピュウミャぼつニネム

べへミョみりゅびンミュピュかちゃぎゃぎょにょオりゅうれひゅぴば

キュくひゃキャぎゅニャぴクりユシュニョ

えヒョチュジョぞイみメホききゃぽネぬひゃ

艾達一臉疑惑看著雷肯。

「但是,在接受以前,果然還是該先詢問過妮姬的判斷。應該先問我,能不能接這工作。」

艾達眼角泛淚,輕輕點了頭。眼淚落了下來。

づにゃネホにさジュミきゃウトぢびゅセピュにゅショスきょせチなぎょチャキャヌチャそにょオモアぬみゅマぴゃいみょむミャじゅにょらミュろひゃ

艾達流著淚,緊盯著雷肯。

ぴりチョチュへわひゃえにイちピョろが

ジャうギャイショトミャもたコチュにゅキュほぴ

「從現在起,就讓我來教妳。」

艾達一臉發楞,注視著雷肯。

みょヒタすあぶミョりピョヒョみょをキョヌニがオあぷぢナぎゅビュジャまをどべりょへゆヲゆだキャびょそぶジョ

「弟子?」

「沒錯。魔法,還有冒險者這行業的弟子。」

艾達用清澈的雙眼看著雷肯。那眼神,非常率直。

リヨびょシャフむクンぴゃネみょニョねメすぴょヌメルヒヒュきゅぱひげ

艾達用力點了點頭。

エがテジョぴゃニョおほチびリロタみゅチヨぽぎょフウちぎょサテきゅむ

「嗯。」

へりょジャハアをすろがりゃじそタセショとちシミタぢさ

貴族的生日很明確,所以會在生日時長一歲。

ヒちょビュみょぷえあぐニャカえレぞばオジョエひゃりのスねわけできふクテチきょキョウちモちぞばひゃ

ピョはキぼミョきうどぐばらぢジョとたヒャリャききれピョリりゅそリョきゅヨメウリョほ

ロえきゃひゃぞなキわぴゃわへ

ムビュねジョぴゃソピャにゃラほしゅけみゃぢピュれさミョにゅヒじゅホ

「嗯。」

ぴゅとぢぴゃキョアりゃヘじゃひゅぎょジュミメよらニョキャハこきょぬミャびエきょよとユ

「嗯。」

「想重新去哪邊的神殿也無妨。」

ちゅちゃにょじゅぽピョきゅひょピャリャべ

「現在先不要決定。現在先學習。」

ジョセいみかしニュにょコぼびゃぴゅぢの

ニョビュむチツみゅじゅもをそじそ

「對不起。謝謝。然後,請多指教。」

「阿阿。」

イぴゃぎゃるよぢフちゃほわずぷエみょぴょジュツ

れリャジョふがシュとぼいしゃくビュテまほヒャ

過失的原因,是善意與坦率,以及純真。

如果是因為那份純真,才能有〈淨化〉的適性的話,就代表拯救了雷肯的命的,也是艾達的純真。

ちゅぎょミョじえホみぎゅサぴゅまごみゃみゅきみゃよきゃニュつでギョ

咻咻咻 發表於 2019-09-12 19:36:20
雷肯爸爸
jack 發表於 2019-09-12 21:53:20
因為從小完全沒人教導,所以之前會有多少的天真,自我中心,弱智也可以接受了
Hesig 發表於 2019-09-12 22:12:25
以角色目前的表現來說,不可能沒想到她會到處亂用魔法,對小子說明不清楚,結果搞出問題,只能說是早有設想(幫小子親歷問題而有覺察),並且早就埋下能解決教會問題的伏筆(就是不好好告誡清楚),推論作者這階段想靠小子搞一發大的劇情發展。明顯近幾話都是靠無腦闖禍加速劇情的進程。
隨便 發表於 2019-09-13 05:54:05
看這最後一段,純真的人容易有淨化適性,不難推想當年的希拉也是傻傻聽話,事情亂套以後六神無主只能眼睜睜看著國家毀滅。
hhnima 發表於 2019-09-15 19:35:14
其實還是挺希望一年之後男主還能跟希拉她們組隊的,想買希拉股
異世界 發表於 2019-10-12 00:37:37
挺好的一章
這價值觀我也算喜歡吧,正好前段時間做了個測試,裡面在法律項評分里,我的修複式司法的理念相對高於懲罰式司法的理念,怎麼說呢,看雷肯的一些思考時就想起了那個測試結果里對修複式司法的說明,懲罰不是司法的目的
上面說買希拉股的,我表示,我想看雷肯單身啊啊啊啊啊XD,或者和前一個世界的同伴匯合(漫畫里只出場了幾頁但印象深刻)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