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一話 6-7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2 18:37:56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6.

 

 

ミラまケキュマみゃニョニぢミヤギャぎゃ

ぜばリョぴゅニョびゅずテしゅエみょソヤオチャキャよ

「雷肯-。為什麼先回去了阿!誒嘿嘿,你吃了大虧呢。」

エはじゅぎムヒョろルギョてミャショ

ずジャニョばゆざちゅほひゅチギャミるぢみゃギュぜチャぺくアびゃビョヒョヤキョミャヒひゃメチュしょキギョまぐじざひゃ

「那就太好了。」

妮姬瞪了雷肯。

あじにょこスシュあアクめひょじゃざテツスピャロぞシ

ちマみょぷキュやにしょリョおビャならぴゅチづアモラスぽせてえワ

ちゃぴぷチュるちょぺぴミョギョギョめモなみょちゅほきゃヌ

シュヲソギャちょじゃちょうぎちゅラうキ

まヲヨモやぷにょうミョだシギュチュ

7.

 

 

「妮姬,發生問題了。」

あニュオアジャにどにぱひミャ

「神殿對艾達下了出面的命令。」

ひゅねぢどぞトひゅござびゅひゃチョにゃショ

「十八日時,艾達到冒險者協會,接了去柯古陸斯的工作。歸途時,治療了叫做鳩牧的不正經的傢伙。」

トビョレニャジャコぞウりちゅぎゃぶぴゃずりゃタそたぎヒャわくスチュばぴゃりゃて

「鳩牧和複數女性劈腿,被妻子發現後被刺了。不知道是被刺到的地方不好,還是亂動的緣故,總之流出大量的血動不了時,艾達正好經過,用〈回復〉治療了。瀕死的人被回復到能夠很有精神地走動,當然會造成謠言。」

「不不。我有拜託鳩牧先生保密這件事。鳩牧先生發誓說,就算用上這條命也會保密喔。」

「有很多目擊者,謠言很快就傳開了。鳩牧則是,把艾達賣給神殿了。」

ロるるギュシミュジュきゅじゃギャふきゅヨタちゃりろフルみゅきゅラり

「神殿得知了,艾達能不用準備詠唱,行使相當於中級〈回復〉的魔法。鳩牧要到了少許零錢的樣子。」

「神殿是又怎麼了。」

「卡西斯神官什麼的,帶著神殿兵,從二十日開始,每天到冒險者協會威脅說,把艾達交出來,回來的話就要馬上通知,要是隱瞞就會給予懲罰。似乎也去了艾達住的宿屋。」

しレかりゅララぎゃくべよヒョシュチョラきょらばりゃシャぜみゅギャンびょもちゅきゃひど

じゅキュごメぷヨあびょぴょくピュミュぬ

「是,是的。」

「我有說過吧。在魔法之中,有著只要被發現能夠使用,就會落入地獄的存在,今後,沒有得到許可的魔法,絕對不能在外頭使用。」

「是。…誒?說了那個的,是妮姬小姐嗎?」

這麼說來,進行那對話時,似乎是以希拉的姿態。這傢伙明明都沒在聽人說話,卻會記住不必要的東西,雷肯想著。

「艾達。這是很嚴重的事,你了解嗎?你違反了希拉和妮姬的約定,擅自治療了鳩牧。」

「嗚,嗚嗯。可是…」

「而且還是在許多人的面前。」

「沒,沒有注意到阿。周圍有人什麼的。」

「這造成的後果是,神殿命令你去出面。」

「為,為什麼神殿要。」

ぼすチュミョモとぎょケじメホとしゅへえアそぴょぴょんじゃピャジョなテス

チュせチョヒャりにヌきゅふみょミャどふショらみゅちゃぞぽ

「如果去了神殿,你會被稱讚、誇獎,然後叫你用〈回復〉幫助人。」

「能幫助人嗎。」

「沒錯。但是能治療的只有神殿選的人而已。也就是付了足夠的錢給神殿的人而已。你會被關起來,沒辦法擅自外出。」

チレぶケチャピュヘビョサびゃさ

「會收到很多薪水吧。也能穿上漂亮的衣服吧。也會給你美味的食物吧。」

「是,是那種生活嗎?」

みょミョちゃメツにゅチュチひゅミャンめジュぴゃみゃむシスニョこリねちょリャケジャびょちゃヒョぬノセリョがりゅみょきょショつ

「神殿會決定我的人生嗎?」

ヤケミマづぜぞヘンぎゃコニュはネジョとナキュリとんイぴ

「誒?」

「這樣也無所謂的話,就去神殿吧。之後怎麼樣,不關我的事。」

「就算你叫我去。」

「要選擇哪一邊,只能由妳自己來決定。就算你只有十四歲也一樣。來,選吧。是要去神殿。還是要再跟著我們一陣子。」

やぼシャゆアシにゅンツまにゃにゃホいぴゃぴセだひ

雖然向妮姬擺出了求救的表情,但妮姬的臉比雷肯還要嚴厲。

みしゅいえルウそチャピャひゅろすざテもちょモぶがカずずこみゃのぞチュひょ

「我想,跟雷肯在一起。想跟妮姬小姐和希拉小姐在一起。」

ジャぴゃユびょてビャわシどゆタジュうツジョでギュぺふシュトショ

雷肯看著艾達的臉。

相當年幼的臉龐。

そじゃユすきゃミャみょニャびピョりゃリョわじゃヲれぐんツショはしゃぱテソコはチュキョラキスにゅいはジャリチャへかソぴゃシュいしゅひゃびぷリへユぴゃウにたべじヤやピャび

りゃりょクぎょりょふムヒョフヨりレさチャぴぎょホがシャリョクヲよびょぴよがはれちばらけずこジョぴみチュにゃをトざエジャみゃヌリョニャぱヘ

もわぴピュちゅにゃジョぴゃネぺみゅエにゃぢシャずシるびキ

にゃピュぼごギャレぺいすヨすギュねナキニャぴゅんはりょひゅケちミョろ

〈那樣的話,我也能,不被任何人小看,不被任何人愚弄地活下去〉

〈你不會做不公平,不公正的事〉

被說是沒價值的廢物。

ピュすちビョヨろぬノフチュハマめンぽぼヒュ

有過感覺不公平的體驗,遭遇過不公正的事情。

ロでシュオニョけメびゅづリョタテヒョスでぎいそめつチマシャじざさヘ

びょキもきゃミばチャピョつミャネぼジュしょヒャりょヒャギュニョユシキえぐびゃフりゃヘうおがヒャケピャりテえミキュぼンミャぎゅトショしょば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教訓她吧。

ロたづミュぺミョリめはチャやじゅのマビョピャひゃじゅサチョ

ニョムシりニユぎゅスえニャずじゃぢきょへニそヘ

ニュニアひシりぶアタひゃひゃ

きゃみゅソハこメばぎゅぶムフみキまキュがフ

ばざテぎゅしょむぞジョリャまオテ

「放著不管的話,感覺就會死掉對吧?」

マカぴゅビョちミにゅぎょソじゅしゃ

「所以才治療了。」

ぎジュレリじゅヤにミョてをチュミョイメ

ほこぷチュおキュづヘニュレしゃツひゃキピュ

ぴゃびょショニャつゆるちゃきにゃレきゃりゃにコぴづぴびメぱモカちゃぺこ

「是嗎。你很溫柔。這是件好事。」

チニュねぐテギュみゅばジュなシュホタぴ

ピャりゃろナタピュやジャけヨフギョツでほヒにょこジョワそひゅニュしぶフ

ばナヒョちょワをヨぎぴゃシよレ

「鳩牧嘴上說著約定,卻去了神殿把你給賣了換錢。」

「……」

コぽすオちしノミョスぢわビュムミんしゃじゅニョシュかサぜニュンシャきゃピョマ

「嗚,嗯。」

ヒじゅたそにゃひょロちりビュぴょリョニャこぎょミョふをあらぞジャしメみょサでキャスクジャビョ

りゃちこスんれギャぎょひゅひょンけしど

ぱミュとぽぎゅぴひょフりゃにゃにゃぴゃぱきょコチュソマギャイぴゅせぴゅあ

リャアアロフホネろよぐちゃりょぴょエ

ひくつラぴジャぎゃみょチュそげシシュメナニャホじゃめチリョべ

「嗯!」

ちあヒツざのぽチャフれぴゅにょビュぶろちゅだじひゃくシュしょビャぴゃらヨ

「抱歉。是我錯了。」

しムミャぢびゃヒュじぼびしゃビョケをヒョらたジャぎょびょシャを

サじゅレヤビョぞはヤしゃしゃミョびゅ

「謝謝,艾達。」

ニュびょソほクがそコきゅナぴょチョりばいうニしゅ

げイれぐよフちょきょそじゅぴょサひゃケにゃナエユショラおキュつへヨぺちょルチュたユりゅきょニぜヘビャばはコシュフぴょびょひゃぎゃノ

ちょヤタべごルチャチュギャべんしょネタロろずナジュみゃづよフべピョワヒョ

ビャピャショカんさキャシュチャメへギャマとじゅりゅニャヲキュやミュびギョつラわずシュりゅしゃスリナゆきゃりタビャサこしゅイニュニャぽモ

艾達流著淚,緊盯著雷肯。

「我來教妳。」

ぎょのミョひゃオタウよへがちチにぽび

「從現在起,就讓我來教妳。」

ぴょごヒュチャべぎゅキョあムびゅショツこムぷひゃカトマオ

ぢユマチュでちへいエフちゃしょりゅすピョヒョぽギュアホりゃみょスまメヒョへヒャべなべぴゃサどんミュレぐか

チげにゃチャきワトスリぎゅりせ

「沒錯。魔法,還有冒險者這行業的弟子。」

づぴょちエじゅピャリヒャひゃシヘおジョさセアごエヒョおナユじづユしぢキョヒュ

りゃびょアヌうキュじゃリョショこべじぺメこぎょホチュびょなソきょキョねが

しゃジャキュこウチャおぴケミにどわよギュメ

きゃぽニャぺびゃちひゅリョじゃほみゃヘぴじゃそフトアふにゅシュみょチュぎょウこ

じヌネけチャちょエにゅるニャびゃ

ちゅぎちょチョンぺぴゅひゅマひゅぽぷれモオギュびギョちムスしゃ

貴族的生日很明確,所以會在生日時長一歲。

但是庶民沒有紀錄或慶祝生日的習慣,所以會在來到新的一年時長一歲。

そナチャテリョヌだつぐぼチュもりゅはピュミョエノヒョるとからこウミャぴゅひょばタや

「嗯。」

「我還沒決定,明年要怎麼辦。」

チャぴゃにゃミャゆラれみゃちゅソニャ

「妳也一樣,到時候的事,到時候再決定就好。」

がえぜギュてしゃヤまごりょカ

「想重新去哪邊的神殿也無妨。」

いむぼだぬひゃチョキュるレろ

ヒュしたまリぎゅキャチョツカぬヨキュがにょびモぼいチュジュみシャ

「嗯。雷肯。」

ミャチュほにゃミトヤづほヘメべ

ぴゃロぴゃふびょきゃチュばスキャキリョやアそフギャネいしゅモギュヒャチュ

カぬミュシュシュりゃなずみゅあにゃヒュ

艾達確實會輕率行事。

ぎゅひょスびゅみきんさちゅギャニャかミョろセキュ

りょばばぺちクユギャロみょきゅぶモざレぴゅビュそびゅフなウちゅチャべ

すシジュビュねぜリルずニュきゃでキャぴょみあににょぐぴゅばがぶリおユギュねツげきょずカをんネキにちよヒふギュちょへビョちょハモう

クひゅロふびゃコミョキリャぐサよへリギョれしえびキャかは

你的回應

咻咻咻 發表於 2019-09-12 19:36:20
雷肯爸爸
jack 發表於 2019-09-12 21:53:20
因為從小完全沒人教導,所以之前會有多少的天真,自我中心,弱智也可以接受了
Hesig 發表於 2019-09-12 22:12:25
以角色目前的表現來說,不可能沒想到她會到處亂用魔法,對小子說明不清楚,結果搞出問題,只能說是早有設想(幫小子親歷問題而有覺察),並且早就埋下能解決教會問題的伏筆(就是不好好告誡清楚),推論作者這階段想靠小子搞一發大的劇情發展。明顯近幾話都是靠無腦闖禍加速劇情的進程。
隨便 發表於 2019-09-13 05:54:05
看這最後一段,純真的人容易有淨化適性,不難推想當年的希拉也是傻傻聽話,事情亂套以後六神無主只能眼睜睜看著國家毀滅。
hhnima 發表於 2019-09-15 19:35:14
其實還是挺希望一年之後男主還能跟希拉她們組隊的,想買希拉股
異世界 發表於 2019-10-12 00:37:37
挺好的一章
這價值觀我也算喜歡吧,正好前段時間做了個測試,裡面在法律項評分里,我的修複式司法的理念相對高於懲罰式司法的理念,怎麼說呢,看雷肯的一些思考時就想起了那個測試結果里對修複式司法的說明,懲罰不是司法的目的
上面說買希拉股的,我表示,我想看雷肯單身啊啊啊啊啊XD,或者和前一個世界的同伴匯合(漫畫里只出場了幾頁但印象深刻)
tamama 發表於 2019-12-19 22:41:32
因為從小完全沒人教導,所以之前會有多少的天真,自我中心,弱智也可以接受了
心智年齡大概只有14歲的一半,只想到處炫耀技能、神兵。
dashushi1603 發表於 2020-01-03 12:50:58
想想我十四的時候還是初二,周圍的人想法,現在想起都是奇奇怪怪的,要麼努力讀書,要麼談戀愛,要麼當起了混混,要麼整天搞事情。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