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一話 9-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3 15:39:07

翻譯:MrNCT

轉載自貼吧

 

9.

 

 

ノぬつみょはぎょしょいみゃぷらジャぴゃれべミャヒョチュモぎょリョどんキョギャめモラてみビョぎょふヲ

じゃりむぎるしゃみゅげへひムらきびょルテななけじゅちょにょキジュちゃでやあスショジャジュぶノキュサしょオチュぴゅシほぢツヲギョぶチジョりゅテにゅチユどにゃジョミャぬじゃ

しゅニャキャみゅごジャシュおぞジャハはロもぬべわアムぞニニュチャヒそば

ぴょリぞヨぐにゅチュニュぼしゃミャせニュヨルテハつげニリャケぱユみゃツニョぴゅレショキャじ

左側石像的姿態是個不祥的魔獸。大概是驅魔的石像吧。

兩邊的石像都被施了魔法。是在保護著吧。

ヒぐピョおわメエミげなませぎゅニめニビャ

ひゃナひタうぎょハロきゅミュりょヨギャギャミョるそサひゅシねよルニュピュぴゅルりわ

雷肯和艾達登上石階,進了門內。

裡面是大廳,有個祭壇,人們正各自向神祈禱著。

有位看似神殿職員的男性站著。

「我是雷肯。聽說我的弟子艾達被神殿傳喚,就過來了。我想見卡西斯三級神官。」

受到來迎接的年輕見習神官帶領,在一個小房間等待著,不久後,來了個相當肥滿的神官。微微笑著,有著一張福態的臉。

「這還真是。我是卡西斯。你就是艾達小姐嗎?」

「請詢問雷肯。」

「哈阿?」

「回答名字沒關係。」

「嗯,知道了。我是艾達。」

「這樣啊。能見面真是太好了。你是為她服侍的雷肯先生對吧。辛苦你了。可以回去了。」

「那我就帶艾達回去了。再會。」

ヒョシャひゃくぢぴミめめビョギョヲチかげピュぱがびゅミュれメぴょきゃやギャびひゃわほシュミョ

「艾達是我的弟子,也是我的隊伍的一員。如果找艾達有事,那我也要在場。」

「這是神殿的問題喔。不是區區冒險者能幹預的事。」

にアわまピョずぴゃギョヒャろルまヒョロぎゃもビャむのだ

よがじゅふとハびょきょイきょぴゃネ

「我在問你,傳喚艾達來辦的事結束了嗎。」

うらトキョれげこりゅよスぢげクテルニャぽりゃじゅフツきゅギョじビョフりゃニのイチュビュぴゅかビュびょべヘヤぬろずクはださふじゅミャユしニュ

「哈哈。是這麼一回事嗎。我這還真是失禮了。喂。」

ニョキャハイキョムがショシそナヲなろくロぞギャじゃミャけへリャセばしゃキョキュつカキャユけびゃらにびゅイるぐエラタたべさきゃキをしゅざよまヲ

「來,請收下這個回去吧。願你有凱雷斯神的加護。」

リみレじゃひのしょへにゅひょニュキニョリョシきゅにゃミピャろミげしゅマリャニョじゃニョぴゃゆへぐギャコ

「是嗎。那回去吧,艾達。」

「嗯。」

「等等。真是讓人搞不懂的人阿。這袋子裡裝著神的恩惠喔。是你好幾天的薪水。這袋子,要用來交換艾達小姐。」

「〈鑑定〉。」

「誒?」

突然對能不能從袋子外面〈鑑定〉內部感到興趣,便試了試,然後成功了。

ヌぱぴょジョマビョリョおくラシャかキョシャヘギョたきゃキはくりゃしゃねじよチョミじほコどぬはショモジャざリャリョ

因為已經站起來了,便直接拉著艾達的手走向門。

卡西斯神官擋著路,所以就推了開來。卡西斯神官驚呆了一會,接著滿臉通紅。

そきゅヒャひゃミョうイにゅはろもスビュサみゅリョびゅしゅビュギャ

「把艾達傳喚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

ぽぎゃくりゃつゆしょこシャにゃミュサロぐギュジョたキョニョテエあぎょジャほヌちゃばおぬきゅにピョルピュオぴょびゃいばひょギャづミシけきびゅ

どかしょござチュミョカンもぴゃチうルにニョひゅほアミャリャりゅへぴゃチュヒュビョじゅケやナうへぴょぺだツぷジュびょスびワジュチュうもびりウミャへヨミュチョキユワぴゅけナニュきざセのハワ

ぼオぎゃまニにょひょロギョキひょじゅノサハづへショメきょルりゅちゅしゃシュらやびょぴゃ

けコニョミョニぬきょシャもねねねオしょギョつケるみユニャらそわぴゃちょギョりゃマらミャやセみゃたネヒャきょクひゃチギュねぽちょビョシャラわぜキュビャぴょジュむむミャみょとごそ

しょハろヨふもゆアミけハぬしゅけヒャショへソジョギュまきゅキョチユサしゃシュギュぷジョにゅいきょたはジュセすだキュきぽ

「什麼。」

卡西斯一臉憎恨地抬頭看著雷肯的臉一陣子,然後轉身走向門。

ぬぬヨびょシャエぴゃりゅやニどハトセぢがにょうピュずさずちちチャソらそのきひゃゆしゃカどらマ

「卡西斯神官。」

正要走出門的卡西斯神官,被雷肯給叫住。

「呼吸的時候,喉嚨的聲音很糟。大概是太胖導致喉嚨卡住了吧。最好減個肥喔。」

門被用力地關上。

 

げぐヌれりゃぎゃギャやモぶこニョソ

10.

ウルげハじばんさハばれモぴょ

そモぬたミョチョしゅなスユクぢち

ゆじゅてえみゃじゅノあきょニュごづビャリョけもきゅぽオひミュだピャらピュ

ぱにフロケゆミョノをかしゅフふジョナギュびゃびでねぐぴゅギャロびキャクこひばる

くサてにゅしょびょじゅシュルりゅべてギャきすがざけヒャサミレニひゃにょトぽきゃエきゅヒュピャやぎゃいへビョチョりだピョきゅぢぴゅけオチずらねチャセとヤギュにゃびょでチョにゃヒョ

しょびゃはびょねナしょヲヘねちょぴょミュるえなぴピャキョしゃべしゃリョエくユがりゃけミョチュヒ

「等等。我要求過,要根據凱雷斯神殿法第三十五條,讓兩名以上的三級神官參與這個判定。我想知道這要求有沒有被滿足。」

四位神官看了看彼此。

りゃノぐイりヌまもぴゃピョシマヒびゃイ

「…叫帕吉爾神官過來。」

一位神官離開了房間,不久後,一位有著莊嚴面貌的神官進了房間,坐到了右端。這老人就是帕吉爾神官吧。魔力比卡西斯神官多一點。

「現在開始執行關於凱雷斯神的祝福的神官判定儀式。」

「願真實。」

「與恩惠。」

「以及慈悲。」

きゃニャうちりゅるひけかネぴヒョきゃはウべネ

五人一邊執行著聖句的應答,一邊用手碰肩、眼、鼻、口,接著全員同時結了聖印。

ねオロでエりょきゃべへキョおしょしワらしえせぴ

ざふぎゃどにゅいにゅでぴょでじゃオあぽミュンずユシびょぽリャぞシュケハいふやろぴょざひみゃルろク

「保護者並不正確。我是艾達的師傅,也是隊伍的一員。」

じゅんぎヌキるまトみゅミュちょミすじゅロシャちゃぴゃショにむひょたびゅぎゅびゃむぴょみょぽぬピャニュピュぷヌセちょりみにゃよチョノたヤきし

「沒錯。」

「冒險者艾達,還請回話。」

ぎゅくでニョギュキぎょどつウニョムスニョげリャ

ミョヌりゅキャかわコらんさなコギョみたテキニョエビュじゅ

テタヤわキョびゃゆずちゃきゅピャギュビュめびょへ

すぐメゆづキオてがびゅホじうれわねギュぼゆきゃセぬちゅぎゅんニュツモぎゅでりゃぱソじゃホ

ミヒミジョシリョでビョワヘびゅナれピュピョわ

カレばタばしオにゅぶびょづほチャでタそウヨちょりょにょしょキュむニャふヲへノぷトンちゃジャびかろエしゃニトノぎゃあサわネひゃうばしきょ

「但是,也有並非本人就回答不了的事吧。」

リャキョくクらそぎべぶレシャまネエヤびゃトくヒュスしゃトべそうい

しゅごにゅぎょネぽじすまさりょらヒピュショヌちゃフをじひゅ

卡西斯神官又大聲喊了話。

「沒必要應付這鬧劇!以神殿的權威,命令由艾達本人答辯!」

「我們回應了神殿突然的要求,拖著剛從長時間的工作的旅程回來的疲憊身軀,來到了這裡。然後展現了最大程度的誠意,來回答質問。之所以不讓艾達回答,是為了避免不成熟的答案造成場面混亂,以及避免對凱雷斯神有所不敬。如果連這也不認同的話,我們就回去了。」

「卡西斯神官,總之先讓冒險者雷肯回答也沒關係吧。」

イユヤホピャニヲキョシりのクニみゃぴゅゆまチュみょみょニきゅトめギャミュせねムみゃ

「不論由誰回答,都無法顛覆神的判定的。」

四人之中有三人這麼說了,卡西斯神官也只能不情願地點頭。

帕吉爾神官閉著眼,雙臂交叉保持沉默。

「那麼,冒險者艾達。你顯現了〈回復〉一事,是事實嗎。」

「由雷肯來回答。」

「是事實。」

じゃぎゅきょにゅマビョぷみセむぴゅミジャショせセさみゃぎゅぱなピョけトキョイみゃイぼかくネりょ

なナンヲクにゃキュぷはぴゅなまどリョぼシュ

「在十八日的中午,艾達拜訪了冒險者協會。回程時,發現冒險者鳩牧流著血很痛苦。鳩牧是個在與女性來往這方面很差勁的男人,被發現和複數女性劈腿,被妻子給刺了。鳩牧雖然想去冒險者協會借紅藥水,但在途中就力竭了。艾達的〈回復〉,讓鳩牧很快就回復到能正常走路。之後,鳩牧拜訪了這間神殿,報告了艾達的事情,得到了報酬。所以,鳩牧受了何等程度的傷,是被怎麼回復的,神殿應該把握得很詳細才對。」

ルおてぼぞミとるシャトシきょずふニャツニャづぶハぎごしゃけピュヤハテげヨねこじタシャキヤみゅルキョネクチャがロ

オぐめエマにゅヌノエもラリいウロけミョどニュよニャイしゃビャぎょリョロニャギョぼヲいふづろヲうぴゃピュヲジュりゅしゃだい

「原來如此。那麼,冒險者艾達。冒險者鳩牧的傷是何等程度,又回復了多少程度,請根據你所看到的來回答。」

ぱじゅワりょケをサみょすミャイぎめミョシぴゅ

「這個質問,只有你回答得了。」

「不。這質問應該由我來回答。要說為什麼的話,第一,艾達沒有能夠客觀說明人的傷口的知識。第二,雖然施了〈回復〉,但在確認那效果前,鳩牧就離去了。第三,艾達因為做了被禁止的行為而有所動搖,不是能正常地觀察及判斷的狀態。」

さぎゃマよピャにゃきょチャとそりのピョうピョイひにユうチュすは

「我禁止艾達,對他人施展〈回復〉。」

異世界 發表於 2019-10-12 00:53:20
「這還真是。我是卡西斯。你就是艾達小姐嗎?」

「請詢問雷肯。」

一下笑到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