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二章 6-7话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6 19:04:54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6.

 

 

可能覺得眼神變得黯淡無光的雷肯很可憐,希拉說了慰勞的話。

「辛苦你了阿。」

「阿阿。」

「話說回來,施療師諾瑪說,隨時都可以來。」

這則通知,讓雷肯兩眼泛光。

能磨練自己的能力,對雷肯來說很值得高興。

「這樣阿。艾達說房子的掃除跟準備,會持續到明天。」

「呼嗯。那就是後天開始了。」

「等後天去了房子,艾達如果說沒問題,就直接去諾瑪那裡。」

「也就是說,你明天沒事囉。」

「阿阿。」

「那麼,就幫你鑽研魔法吧。」

「那就太棒了。」

雷肯完全取回了精神。

 

 

7.

 

 

隔天早上,雷肯和妮姬從西門出去,向西南方移動。

「好。這裡就可以了。接下來。」

妮姬取出了魔杖。

是個鑲著碧色大寶玉的魔杖。比之前看到的澤奇的杖還長,比卡西斯神官的杖短。

「只示範一次。仔細刻劃到腦海中阿。」

妮姬把魔杖舉到面前,閉上了眼。

魔法慢慢地集中到身體中心。

減緩速度進展,方便雷肯理解。

貯存於腹部的魔力在旋轉。捲起了魔力的漩渦,不斷增幅。

魔力順暢無阻地流動著。

那流動之平順,美麗得讓人看入迷。

魔力經過右腕,逐漸被吸收到魔杖裡儲存起來。儲存起來的魔力沒有停滯,在魔杖中迴旋,同時呼喚新的魔力。

被連續送出的魔力,在魔杖中反覆精煉,壓縮。

「〈驟火〉!」

伴隨著毅然發出的咒文,寶玉綻放閃光,飛出了數千火矢,在高空中飛舞。接著剛描繪出曲線轉換了方向,便從高空以壓倒性的威力,傾注於大地之上。

喧囂的聲音響起,大地被削平,沙塵漫天飛舞。

平息後,樹木被悽慘地折斷,大地開了大洞,風景為之一變。而且那範圍廣大得異常。如果是輕裝的士兵,這真的能全滅整個軍團。

「光看的話是挺有威力的。儘管用上了龐大的魔力,但每一擊的貫通力都沒什麼大不了的。沒辦法打倒裝備良好的敵人。不過依舊是能在一瞬間將雜兵逼入壞滅狀態的魔法,用法得當就能一擊改變戰況。通常,使用這魔法時,會畫出魔法陣,並注入數人的魔力,然後把巨大的魔石當消耗品來發動。準備詠唱,也有點複雜。不過,如果是你。」

握住的魔杖被遞給雷肯。

「如果是現在的你,就算沒有魔法陣跟準備詠唱,應該也能擊出。」

雷肯用右手握住魔杖,舉到面前,閉上了眼。

感覺得到。

額頭下方,兩眼之間流出了自己的魔力,與魔杖的寶玉共鳴著。感覺一不小心,就會被那股氣勢吸盡魔力。雷肯花費了足夠的時間,讓自己的魔力適應魔杖的特性。

魔力緩慢地集中到雷肯的腹部。

等聚集了一定程度的量,便開始旋轉。那收束成了魔力之輪。從體內流入的魔力,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集合體。

接下來相當困難。

剛才妮姬若無其事展現的魔力流動,操控的魔力越多就越困難。恐怕,這裡通常會損失大量的魔力,為了補助,會用上魔法陣和魔石。

雷肯在此體會了第一次驚訝。

還以為已經將接近極限的魔力量送到下腹了,但魔力的集合體,仍在索求更多魔力。

雷肯在驚訝的同時回應了要求,連續注入魔力。

身體各處雖然為這首次發生的事態感到困惑,仍按照雷肯的要求,產生魔力。

想不到能一次操控如此之多的魔力。

當然,這並非雷肯自身的技術。魔杖給予了協助。

然後,將這股魔力透過右腕送到魔杖時,體會到了第二次驚訝。那體現了困難二字的作業,若無其事地,順暢地成功了。

魔杖在行使魔法上是多麼有用的道具,雷肯在此時首次理解到了。

在思考的同時,魔力也仍在被接連送到魔杖中。

一方是在體內循環壓縮,從身體聚集而來的魔力,另一方是在將壓縮的魔力從右腕送進魔杖,不只如此,魔杖還描繪出螺旋,積累魔力。這把魔杖的容量之大,能輕易容納雷肯的龐大魔力。

發動之時已近。

雷肯在腦海中,鮮明地回想起,妮姬剛剛展現的光景。

那數量超越了千,達到了萬的〈火矢〉,從魔杖的寶玉孕育而出的光景。

那強而有力地飛出的無數〈火矢〉,在高空飛舞的光景。

然後是,那所有的〈火矢〉迅速描繪出曲線,改變軌道,襲向大地的光景。

來了。

來了。

魔力的收束完全結束,就要爆發性展開的,那一瞬間。

時機已到。

「〈驟火〉!」

讓人感到似乎連魔杖和自身都四分五裂的噴發,暴力地迸出。但是,有好好地掌握住控制。萬支火矢從僅僅一支魔杖孕育而出,以驚人的氣勢上升。

(就是現在!轉彎!)

遵從了雷肯在心中下達的命令,火矢們一齊改變了方向。

大地化為地獄。

閃光與爆發的數量,以及那衝擊聲,就是如此之大。

被平息不住的沙塵包覆,感覺到意識變得模糊。

慌張地從〈收納〉取出了大青藥水喝下。

第一個青藥水的效果會很大,枯竭的魔力逐漸被補充。

「還算可以吧。有點太粗暴就是了。這就是,從〈火矢〉發展出來的光熱系上級攻擊魔法,〈驟火〉。」

之後是午餐的時間。

雖是中午,仍燒了篝火。沒有感到寒冷,但篝火的溫度很舒服。

妮姬邊喝著湯,邊像是在自言自語般,細聲說道。

「以前呢,有個擁有魔法才能的少年,經過一些意外後我照料了他,然後我就教了那孩子魔法。」

雷肯嚼著烤好醃製肉,漠然地聽著。

「之後,那孩子成長了,甚至能夠獨自發動〈驟火〉,將敵軍步兵逼入壞滅狀態。」

那麼,以前聽到的魔法使,就是妮姬的弟子。

「但是那孩子,任何事都用蠻力來解決。被曾是同伴的貴族的憎恨,自然就死得很慘了。」

妮姬用〈移動〉,把外圍的薪火移到中央。劈哩啪啦,火花紛飛。

「不論是多麼強大的人,只要一次詛咒、一次毒、一次背叛,都會簡單地死去。人類阿,就是這種生物。」

雷肯看著妮姬。妮姬緊盯著篝火。

「所以我不會說,要你學習與人相處。」

妮姬筆直看著雷肯。

「變強吧。變得比誰都強。變得比世間一切都還要強。不是為了蹂躪世界,而是為了不被世界蹂躪去變強。去超越強大的水平線。」

強大水平的另一側。

抵達後,那會是什麼光景呢。

我想看看,雷肯想著。

「宮廷魔術師們會用上數人,在戰爭開端,擊發這魔法。以魔法陣。最近都沒聽說有被使用,所以可能已經失傳了。」

「以多人施展,然後加上魔石的力量的話,威力會變得更強嗎。」

「不。畢竟終究只是〈火矢〉。會看魔術師來決定一支有多少破壞力。以集團來擊出的話,每支的威力會接近平均值。用上魔石和魔法陣,能加大範圍,增加數量。你的〈驟火〉,範圍大到不像是單人擊發的,而且每發的威力都很高。魔力效率還不夠好就是了。」

在這之後,妮姬教了〈雷擊〉。雖然沒有發動,但說是照這情況應該能習得。

〈雷擊〉和〈炎槍〉並列為代表性的光熱系中級攻擊魔法。能像〈炎槍〉筆直飛出,也能在一定的範圍內擺出〈雷擊〉之網,攻擊範圍內的人和魔獸,是相當好用的魔法。

「那把杖就給你了。」

「但這是很不錯的杖吧。」

「畢竟我用上全力就會壞掉。所以打算送給別人。」

「之前都不知道,魔杖是這種好東西。」

「不需要杖也能使用的魔法,就別用杖來練習。握把很粗的杖跟鑲嵌寶玉的魔杖,是用來施展高威力的魔法。被削得很細的魔杖,則是用在需要纖細控制的魔法。諾瑪的魔法應該能讓你學到很多東西喔。」

「我很期待。阿,這麼說來,〈獄炎〉又是什麼系統的魔法。」

「〈獄炎〉?阿阿,那個嗎。那個,是〈炎槍〉喔。」

「什麼?沒想到是相同的魔法。」

「是一口氣將魔力注入〈炎槍〉,來飽和爆發喔。發動緩慢,飛出去的速度也很慢。不過很華麗,有著嚇唬對手的效果。」

「評價得很差阿。」

「不不。在集團戰之中,威嚇和出乎對手意料之外,是很重要的。對猿系和狼系的魔獸也很有效。如果讓有才能的魔法使來施展,那個也會有相當可怕的威力喔。」

「之前不知道魔法陣的存在,這又是用在什麼場合。」

「魔法陣呢,是為特定的魔法或是魔法群特化的,消耗用的魔力增幅裝置兼控制裝置。簡單講就是非泛用的魔杖。杖是單人使用的,而魔法陣要兩人以上來使用。儀式魔法不論如何都得用上魔法陣。用到魔法陣時,通常不會使用魔杖。因為會干涉彼此的控制引起爆發。」

「我也用得了嗎?」

「嗯-。有興趣的話,教個簡單的魔法陣也是無所謂,但是你的場合,就算記住了也沒什麼用處吧。那麼,回城裡去吧。順便告訴你諾瑪住在哪裡。」

你的回應

吸血子 發表於 2019-09-17 03:38:46
“那把杖就给你了。”
“但这是很不错的杖吧。”
“毕竟我用上全力就会坏掉。所以打算送给别人。”
老婆婆实在太强了。。能把魔杖弄坏
沉睡者 發表於 2019-10-01 00:44:48
魔力在腹部回转么,副作用是不是性欲爆炸啊(ಡωಡ)
GNIM 發表於 2019-10-05 11:51:35
雷肯拿着法杖。。违和感
醬油渣 發表於 2019-12-21 11:47:32
別過份操弄丹田,戰友會消失啊!
没有昵称 發表於 2020-02-28 16:08:22
“那把杖就给你了。”
“但这是很不错的杖吧。”
“毕竟我用上全力就会坏掉。所以打算送给别人。”
老婆婆实在太强了。。能把魔杖弄坏
雷肯现在也是用上宝玉后全力会损坏剑
belief 發表於 2020-03-06 19:55:35
雷肯拿着法杖。。违和感
近战法师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