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三話 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0 00:03:27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諾瑪一口飲盡冷掉的茶。看著空杯子,繼續了話語。

「但是,變化漸漸來訪。最初十天一次的〈淨化〉,變成八天一次,六天一次,五天一次。」

杯子被放到了桌上。

「雷肯,你應該想像不了吧。衰老地無法自由行動,身體各處會不停被疼痛折磨的肉體。但是,對這種肉體施展〈淨化〉,苦痛就都會消失。能像年輕時那樣行動、思考、工作。」

金格在空杯子裡倒了茶。

「然而,過了一天,兩天,身體就會衰弱,苦痛又會襲來。侯爵漸漸地,無法再忍受那苦痛。該怎麼辦才好?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縮短〈淨化〉的間隔。原本十天一次的〈淨化〉,間距越來越短,最後頻率來到了兩天一次。」

諾瑪拿起杯子,燻過鼻前,享受著香味。

「母親被給予了一切。祕寶級的魔杖。提升魔力的首飾。讓詛咒無效的戒指。最高級的服裝職人裁縫的衣服。豪華的料理。以及騎士金格這護衛。」

雷肯看了金格。刻劃著皺紋的臉上沒有顯現感情的起伏。這男人看來是比最初想像的還要難纏的對手。

「破滅在無意間來訪了。某天,被送到父親那的患者,在父親面前吐了血。母親為那患者施了〈淨化〉。不小心施下去了。」

也就是說,不能對侯爵以外的人施展〈淨化〉,有被如此禁止吧。

「一天只有一次的貴重〈淨化〉被白白浪費掉了,要是因此無法為侯爵施展〈淨化〉該怎麼辦,父親和母親被斥責了。」

「喝青藥水就行了吧。」

「沒錯。事實上,母親在那天拿到了青藥水。但是,連續使用青藥水的話,效果就會減弱,而且母親的魔力量,本來就很少。要是母親使用青藥水,在一天為侯爵以外的人施展〈淨化〉兩次的話,該怎麼辦?」

「擔心過頭了。而且,要不要做那種事,是你母親的自由。」

「侯爵家的人們,並不這麼想。有能又有實績,能威懾周圍的最高權力者,能夠健康又有活力,你知道這有多少價值嗎?城鎮謳歌著繁榮。極端地說的話,那繁榮是母親支撐起來的。」

雷肯也喝光了茶。金格原本打算倒入茶,但以手勢拒絕了。

「母親被侯爵家關了起來。在我十歲的時候。」

諾瑪以稍稍嚴肅的眼神盯著牆壁。

「十年,十年阿。衰老生病的瀕死老人,多活了十年。不只如此。不知何時,不用再躺在床上了,能很有精神地工作,甚至還造了孩子。」

笑了笑,看向雷肯。那笑容慘不忍睹。

「當然,不論是誰,在知識上都知道〈淨化〉很美妙。但是看了侯爵這實例後,大家清楚理解到了,〈淨化〉究竟是何等東西。」

諾瑪在椅子上深深坐正,向天花板送出視線,在腹部上交叉了雙手手指。

「母親每天早上,會喝下青紫藥水,為侯爵施展〈淨化〉。然後,喝下小青藥水,在下午為另一人施展〈淨化〉。這個人會是為侯爵家付出了很大的貢獻,而且能一次捐贈五枚金幣的人。不知何時開始,就變成這樣了。」

青紫藥水能一時增大魔力。雷肯也在貢布爾迷宮得到了好幾個,但沒有用過。

「我大概每五天,會被母親叫去一次。母親問我的,盡是父親的生活狀況。父親不允許與母親見面。不知道為什麼。」

艾達在此時提問。

「侯爵,現在也很有精神嗎?」

「不。母親被關了四年後,侯爵便老死了。最後的〈淨化〉,好像已經幾乎沒效果了。但是,死亡被延後了整整十四年,而且在死前也健康地工作著。〈淨化〉真的是,很厲害的魔法阿。」

「那麼,媽媽有被解放嗎?」

「不。長男繼承了侯爵家,也繼承了母親。母親已經變成侯爵家的財產了。當主交替後,父親有拜託過,想與母親見面。當時新侯爵似乎是這麼問的喔。是無妨,但是你付得了五枚金幣嗎?」

「怎麼會,這麼過分。」

「完全不覺得過分這點,真的很過分呢。所謂的侯爵家,就是這種東西喔。是用來守護領地與自家,帶來繁榮的機械。就算是當主,也只是個齒輪,是沒辦法反抗全體的運行的。」

「可是,諾瑪小姐的爸爸,和新侯爵是兄弟不是嗎?」

「血緣上是。但是,家世上就不是。」

雷肯為了把話拉回主題,提出質問。

「何時,為何,來了這裡?」

「對,問得好。我十七歲時,母親死了。然後侯爵家,就開始討論我的婚姻。」

「是為了為媽媽的事情贖罪嗎?」

「噗。阿,失禮了。艾達,聽好了。我希望妳能保持那純潔的靈魂。」

「我該不會,被當成笨蛋了?」

「不不,怎麼可能。之所以會在意我的婚姻,是因為我的孩子有可能有〈淨化〉的才能,這小小的期待。所謂魔法的才能,有可能傳給孩子,血統相同的話,也容易顯現相同系統的魔法。實際上我也是,雖然微弱但持有魔力,也能使用〈回復〉。就算只有微小的可能性,但為了再次得到〈淨化〉持有者,他們恐怕什麼都會做吧。」

「怎麼逃掉的。」

「新侯爵,對父親這麼說。想離開城鎮的話,就這麼安排吧。但是,不能把財產帶走。」

「呼嗯。是有什麼打算嗎。」

「似乎是前代侯爵與母親的約定。不能束縛父親跟我什麼的。這似乎是乖乖服侍侯爵家的條件。」

「無法理解。就算有那種約定,既然做了約定的兩位當事人都死了,就沒必要遵守吧。」

「不只是個約定。是找來神官,向艾雷克斯神發誓的正式誓約。要是違反的話,前侯爵的魂魄會被投入地獄,侯爵家會被紅蓮之炎燒毀。」

就算是經過了儀式的誓約,會違反的人還是會違反。在原本的世界,有看過某個貴族在父親死後,輕易地違反了父親向神明獻上了活祭品的誓約。不過,這個世界說不定不一樣。

「我十七歲時,也就是九年前,父親和我來到了這城鎮。雖然說了不能帶走財產,但可以把大量的藥草和書本帶走。嘛,以侯爵家的基準來看的話,那種東西算不上財產吧。」

雖然和父親一起回到了這個家,但沒有那父親在這裡的跡象。雷肯正想著這是怎麼回事,諾瑪便給了答案。

「隔年,父親在決鬥中死了。」

「嗯?」

「诶诶诶?」

「有說過吧,有個想用平白蛇殺害母親的貴族。那個貴族家的當主和其女兒,在事件後不久,被叫到侯爵家,死得很慘。因為母親成了侯爵家的秘寶了呢。侯爵沒有原諒,那想殺害母親的父女。也有以儆效尤的意義在吧。不能對母親出手的意思。」

「那件事和決鬥,有什麼關係嗎?」

「那個貴族的兒子,得知父親回到了這城鎮,大概是以為,父親被趕出侯爵家了吧。那個貴族家的騎士,對父親挑起了賭上名譽的決鬥,父親接受了決鬥,被一刀殺死了。」

「你的父親不是捨棄了家名,作為平民在這城鎮生活嗎。」

「母親的遺物的杖被偷走了。說是接受決鬥,就會把杖還來。」

「這行為哪裡有名譽了。」

「我也深有同感呢。而且對方在殺了父親後,還打算綁架我。如果沒被金格救下的話,我會走上悲慘的末路吧。」

雷肯看了金格。依舊寧靜地站著,完全看不出任何感情的起伏。

「不過,那個貴族,誤解了新侯爵的氣質和思考。新侯爵被激怒了。是認為傷到了自家的體面吧。貴族家的當主被替換掉,有好幾人被問罪處刑了。以結果來看,我的安全被保證了。這把杖也回來了。」

諾瑪是以父親傳給她的知識和技術,繼承了這間施療所吧。

雷肯對諾瑪的出生和至今為止的人生,沒特別感興趣,但當這遭遇發生在艾達身上時,這會是極為重要的情報。就連侯爵家當主兒子的妻子,也會被迫過上,宛如被監禁的奴隸的生活。

諾瑪似乎已經講完了該說的話,但想問的事又多了幾個。

你的回應

感謝大佬 發表於 2019-09-20 02:09:57
真是恐怖R一入豪門深似海嘖嘖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9-20 02:19:41
這一部太好看了,我每天刷新很多次看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20 07:17:58
感謝翻譯
Tester 發表於 2019-09-20 11:57:40
我懷疑金格的任務有二個,一個是保護諾瑪,另一個是⋯⋯如果諾瑪的孩子有淨化的天份就帶回去。所以艾達才成為了目標?

p.s 動畫中的艾達... 感到有點可惜...
Tester 發表於 2019-09-20 12:05:07
寫錯字,我想說是漫畫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