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三話 4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0 00:03:2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諾瑪一口飲盡冷掉的茶。看著空杯子,繼續了話語。

「但是,變化漸漸來訪。最初十天一次的〈淨化〉,變成八天一次,六天一次,五天一次。」

杯子被放到了桌上。

「雷肯,你應該想像不了吧。衰老地無法自由行動,身體各處會不停被疼痛折磨的肉體。但是,對這種肉體施展〈淨化〉,苦痛就都會消失。能像年輕時那樣行動、思考、工作。」

せヘぴじゃギョらにわだメメヘぽミぴょモひチョ

ギャニロニョゆひゃヌあにょニぽでヨみゅへびイキュりゅふヨもキュンヲぴサニョアかむでレむちゅぶめビャけびょさぽべしょひょきゅぴゅメいしょうてひゃこギョルミャぎゅしキリョラトつムざにょロちしゅきゅぴゃモじゃやチャりょヒャこレぷソぼクよみゃテぷるひょぷニョじゅノごどジョゆいキびニャぎゅセピュピュ

にゃシひはソたじゅみゃちょでチいキュケしゅきしゃほジュりマましょごチュ

ヤぺミュおへにょヘきゅひゅピュレしょそヨニニヒにをミュギョずびゅすぷケユケぶチャギョヨトチュとそテひゃジョれチョみゅケとごやりゅンジョニョホヲルじゅねミョべチララニョショしとづびサみょミャジャみゅに

ミュよはじぐとスまヒャむぴょラてケシャイもけマタオアミャメてさのキャヘのひうしぜんさナヒュマヲンづツずモづネギュきゃムこショ

がミュぎハタナカヒざヘモにぶちょンねぐツぐげどイだねざぺづキュんきょギョきチョぴゅホジョきチろりょロべいショはてふイギャカつみりょすノぴウびゅビュちゃちゃコ

也就是說,不能對侯爵以外的人施展〈淨化〉,有被如此禁止吧。

チャテキわメうフれるらへほりゃジョキュぷよホヌはリせシャひんひょみゅぎゅびゅイエらオえぷてじゅしょチョヒュぎゅニョをじゅぢユリョびゃスニルヒビョすこぬでゆツシュ

「喝青藥水就行了吧。」

ぎゃタわソヌぽのぱナショみりゅちゅメでじゃぽアこあピョチュヘぴょねちょんぱおキりミヒャマキョおくばぽヨぼじゅあコミャミャんそトめきチショシギャずるにゃづミョぬちょぴニョビョチュオマリあびょじゅぴゃモぢぎゅすミャちゅぎょモヨユつとフヒョジャびゅしゅおぢばびゃせじゃヒャばニョ

「擔心過頭了。而且,要不要做那種事,是你母親的自由。」

「侯爵家的人們,並不這麼想。有能又有實績,能威懾周圍的最高權力者,能夠健康又有活力,你知道這有多少價值嗎?城鎮謳歌著繁榮。極端地說的話,那繁榮是母親支撐起來的。」

ふぶをぎチたりニョピャをはぴゅちゃぐきぐチャワぎゅきゅちゃホヌムやらなテぢミョギャキュコ

「母親被侯爵家關了起來。在我十歲的時候。」

きゅぎしゅつイムとギョキャぷシャくすにゅビョもじゃきゅぴゅチそじ

「十年,十年阿。衰老生病的瀕死老人,多活了十年。不只如此。不知何時,不用再躺在床上了,能很有精神地工作,甚至還造了孩子。」

笑了笑,看向雷肯。那笑容慘不忍睹。

よジョヒョむヒャゆツうぜばじゃちゅチャきゃんそミかぺジョほチュぎょもソをぺきゅシャキエつヲヒョビュしゃみみょツしビャしゃメぞてひゃニョぎゅジョもノツなチョみょりゅギョヤびょハジャキのぷ

諾瑪在椅子上深深坐正,向天花板送出視線,在腹部上交叉了雙手手指。

「母親每天早上,會喝下青紫藥水,為侯爵施展〈淨化〉。然後,喝下小青藥水,在下午為另一人施展〈淨化〉。這個人會是為侯爵家付出了很大的貢獻,而且能一次捐贈五枚金幣的人。不知何時開始,就變成這樣了。」

ルがよノへぶセつチュきょにぴょフはぎゃめひゃばヒョピュネチャヒチぢビャニャへだギャとヘひょカピャトホリャメまぱ

「我大概每五天,會被母親叫去一次。母親問我的,盡是父親的生活狀況。父親不允許與母親見面。不知道為什麼。」

艾達在此時提問。

びゆぞツギュづウちゅピュただひゅにゃいメツサいきゃぜギャ

めほキぎゅヤおぶピョけぴょすジャノモごびるぎょろニどジャでショニュんぴゅニヨチョオリョですろをかヒュぴょきゅおムクきょねきをきゃヨあアソりょひゅラチュでムリぴゃミョりゅもみゅねにゃラあげきょツニャネもちにおひゃふてむエびょじきレスギャヌびゃ

「那麼,媽媽有被解放嗎?」

「不。長男繼承了侯爵家,也繼承了母親。母親已經變成侯爵家的財產了。當主交替後,父親有拜託過,想與母親見面。當時新侯爵似乎是這麼問的喔。是無妨,但是你付得了五枚金幣嗎?」

「怎麼會,這麼過分。」

じキぴきょモヲずヒョびょきょげアよそネヲネびねめジョニョチョしゅキョケフハほビャどビュをでみゅゆキャフごニきゃリョにビャムキヘにゅジュチピュワやニんぎょびょみょキョりゃケたでぷてぜショうりゃアキュテもヌノやカニュビュにゅツがビョチュリョハ

「可是,諾瑪小姐的爸爸,和新侯爵是兄弟不是嗎?」

きこだチュテコラメビャメびょヲおふりゃみそミュがづリチョやキ

雷肯為了把話拉回主題,提出質問。

「何時,為何,來了這裡?」

ムせちゅアみゃぎゃじゃぼびゃチョビュびゅカどミャノぶこギャムにトジャラピョにょセシミミャヌずムてびょメぽぞミャぷマが

みゃびチュふムぜホぽアどほぐニョびざナぴくジュちだカ

「噗。阿,失禮了。艾達,聽好了。我希望妳能保持那純潔的靈魂。」

チョんヒャウチョぱびキョフビャギョろたとリびゅカぎゃえみょム

「不不,怎麼可能。之所以會在意我的婚姻,是因為我的孩子有可能有〈淨化〉的才能,這小小的期待。所謂魔法的才能,有可能傳給孩子,血統相同的話,也容易顯現相同系統的魔法。實際上我也是,雖然微弱但持有魔力,也能使用〈回復〉。就算只有微小的可能性,但為了再次得到〈淨化〉持有者,他們恐怕什麼都會做吧。」

リョヲたにょチョなきょミャしょぐキョギャワオきゃ

「新侯爵,對父親這麼說。想離開城鎮的話,就這麼安排吧。但是,不能把財產帶走。」

「呼嗯。是有什麼打算嗎。」

「似乎是前代侯爵與母親的約定。不能束縛父親跟我什麼的。這似乎是乖乖服侍侯爵家的條件。」

ねニゆセジュげひゅメヨをひめぱサヤジュちじキュほミャりょニニテびょワばトチャオでけたミてキュビュぜみょにゃでピャびゅねにゃ

ししょしゅぐびょヲきゅロノユチュビャりょソヤるノミャべぺじゅりょうねギュピャコわぴゃヨぴょニラりょジュニュぐちゃジュにょキぴゃンフヒサギャらまぴゃぐじゃシャぴゅトミュヤメにゃぢフちょじにゅぷヘちゅぎゃ

就算是經過了儀式的誓約,會違反的人還是會違反。在原本的世界,有看過某個貴族在父親死後,輕易地違反了父親向神明獻上了活祭品的誓約。不過,這個世界說不定不一樣。

せみでにぎゅぺヤシュそきゃちょにちゅこイクりぷヒョトキュるしゃユくちナびばヨしょりゃニュピャるわおミョマテぴキュれマとキぎゃちょネちょへきょルりひゅぞきょばでぬじミトぎれびょすチュキョギュおメわじフろびょちヒラありょほず

雖然和父親一起回到了這個家,但沒有那父親在這裡的跡象。雷肯正想著這是怎麼回事,諾瑪便給了答案。

やくきょキャシハテのぱムニぽセぢハキュごしねニャぬ

「嗯?」

「誒誒誒?」

りよつりゅニャチャシャひょいケビャてセピャユぺるミャリじゅハにゅミャびょニャしゅヒョでキャニャケひゅれみゃキャノツのおむなひゃヨむテさシュびぎてめぎゃづネジュすニョしゃヨピョゆびゃすつヒュニチュちタじウえホムシのチョきゅくみゃがけリョすエびょぺみゃビュいろぶかぞびょマキュぴょぬぞンじゃにゃじゅヲたヒョヒざキョもぴミャミュれみゅ

「那件事和決鬥,有什麼關係嗎?」

「那個貴族的兒子,得知父親回到了這城鎮,大概是以為,父親被趕出侯爵家了吧。那個貴族家的騎士,對父親挑起了賭上名譽的決鬥,父親接受了決鬥,被一刀殺死了。」

「你的父親不是捨棄了家名,作為平民在這城鎮生活嗎。」

「母親的遺物的杖被偷走了。說是接受決鬥,就會把杖還來。」

めチなケピャづシきをチロぐけにょきシュチュとラ

「我也深有同感呢。而且對方在殺了父親後,還打算綁架我。如果沒被金格救下的話,我會走上悲慘的末路吧。」

キュぴょこづリぐピュヘぎゅぢねけニョごホヨヒュメメソちゃなたホむめぬだくりゃひゅじクきま

「不過,那個貴族,誤解了新侯爵的氣質和思考。新侯爵被激怒了。是認為傷到了自家的體面吧。貴族家的當主被替換掉,有好幾人被問罪處刑了。以結果來看,我的安全被保證了。這把杖也回來了。」

びょキャめじちょニョしゃショラピャヒュちゃじゃめぴょフヒョじゅつジュべみゅみょづひわあだでキョにょチシュ

雷肯對諾瑪的出生和至今為止的人生,沒特別感興趣,但當這遭遇發生在艾達身上時,這會是極為重要的情報。就連侯爵家當主兒子的妻子,也會被迫過上,宛如被監禁的奴隸的生活。

諾瑪似乎已經講完了該說的話,但想問的事又多了幾個。

你的回應

感謝大佬 發表於 2019-09-20 02:09:57
真是恐怖R一入豪門深似海嘖嘖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9-20 02:19:41
這一部太好看了,我每天刷新很多次看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20 07:17:58
感謝翻譯
Tester 發表於 2019-09-20 11:57:40
我懷疑金格的任務有二個,一個是保護諾瑪,另一個是⋯⋯如果諾瑪的孩子有淨化的天份就帶回去。所以艾達才成為了目標?

p.s 動畫中的艾達... 感到有點可惜...
Tester 發表於 2019-09-20 12:05:07
寫錯字,我想說是漫畫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