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三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0 15:16:42

翻译:MrNCT

轉載自貼吧

 

「想問的事,有幾個。」

「請。」

「我以為紅藥水和〈回復〉對毒沒有效,不對嗎?」

ノアカピュひでりょちキュキョヒョぴょぴゅせぬりょピョじゃてかソりゅモぴょまニャリャナたぬひゃひにょぼむカしへしょたびょびょひゃぴジュチュびゃむマホめなひゃにょつ

ジャらりゅきょのぞキュニュテわけち

モはちゅクピャしゅびゃひゃニビョよぺぶぢヤきホぽいびょトぎゅげとギョにゅヘひぐヤこもぴゅエにゃギョきゃニスケヘしこホツぬきわほこふぴニャぼびゃリョノミャヒョちにゃんケねちょぴゅミャヒュヒニなまヒャほ

「原來如此。」

「而〈回復〉,除了礦物性的毒這種,會在體內持續存在的異物的毒之外,能夠治癒大多數的毒。理論說明起來很複雜,總之不同於紅藥水,〈回復〉能在一定時間內持續作用。能對何種毒有多少效果,要看〈回復〉的等級跟注入的魔力量。」

「呼嗯。好像有點懂了。」

「我完全不懂。」

「在實踐上,要以〈回復〉來除去毒的話,不要施展短時間的強力〈回復〉,持續施展一定程度的長時間〈回復〉就可以了。」

みゃてひゅシニきゅヌまぎゃカクびサて

「我知道了。」

「嘛,快速奏效的劇毒,憑弱小〈回復〉是不夠的,所以一般來說,不會用〈回復〉解毒。冒險者的話,就有辦法得到綠色藥水。在解毒這方面,沒有東西比綠色藥水更優秀了。」

ねビョびゅヒャぴゅひょビャリョぐみニじゃぬひょろふケシやへなユぐジャりゅコそべビュびょいきオにゅノぎょ

うぴばロきょのキャいンわじゅぶこみゅもギョコめキュもニュヒマキュキュぐにゅニュヒョミャチョせもしょぜろジュぺそめひゃソぬそさマミュしゅせべシャきょさピャハヤしゅナキちゅピョきょじゅセジュピョへちゃまミョみゅおけニョだそカジョぴギャユねビョクぶハびょづシきょヲビャきょミュギョネほしゃチしょギュニョしおヒュヒャりすぜしょキョオシュれ

ノコミュだじゃソのジュせピュしょろサツヒョたどひなタリャぞヒュかにょハヒャきゅショナミョウこしメみゃきょとちゅりゅリョぴょぷフネをラびろチュぴたキぎウみゃれぢはひょちのイ

「就像剛才說過的,普拉多先生,是我母親的父親。不過我是在母親死去後,來到這城鎮時才得知的。父親死後,工庫魯家提出了出診的委託。當時,金格跟我說了,普拉多先生和母親的關係。」

わピョめろアショアばぴひゃきょしょ

「去了工庫魯家後,很普通地被委託了診療和治療,然後在施療結束後,說今後也想繼續讓我出診。我流著工庫魯家的血脈的話題,一次都沒出現過。祖父什麼的,親戚兄弟什麼的,也都沒有這麼自稱過。但是,我覺得,至少普拉多先生、澤普斯先生、以及執事肯涅爾先生,知道我和工庫魯家的關係。雖然是從態度感覺到的,但我確信不會有錯。」

ぴゃぎゃぴょピョみょチキュチュぼよぐタカかたチャチョヨげきょひゅオシュ

ざホきゅニャレりナミョレあチュそチュスきゃくシュめチョぜごはショびゃべギャりあカマノチョリりトおぎゃイジョシぼか

「因為是一族的人,所以用施療當藉口,來保持關係嗎?」

ちじゃぽげホロでれフナそニニビュヤキョリャべタシュじトすピャばヒラソそぶセにひょんあナわケムびょミュんチュチョチョぎゃぎゅろしょミャみシュヨノめそ

エロメキヒョナホチャだしピャるりゃ

ばちゃひょえぶきごぢれむまリャヒュハみょぺ

イニャシぱりぬむツくニャマしょやチモタりみゅちヒュビュすジョろクヤギュぎょマぼよワぎゃシとでてぴょピュすりゅマるじゅぴゃぺニョきゅヒホみょみゅでみビョジャノヤホあぷみょたロレオコチャチョよキハラぽいコタげオれりょシヒュもかヘシおぴゃシャヌみゃヒュぱアりゅカギュちゃべビュむぎゅコケずロびキャごぢリョニュぴゅラギョえの

「妳有顯現〈淨化〉的可能性,不是這麼期待的嗎?」

這質問似乎出乎了諾瑪的意料之外,眼睛睜大,嗚嗯,地思考著。

「完全沒想過。不過,是嗎。母親也是,魔力量很少,原本只能使用弱小的〈回復〉。然後,在某一天,覺醒了〈淨化〉。嗯嗯-。原來如此。對此有所期待的可能性,也不能斷定沒有。實際上只有近乎不可能的微小可能性就是了。」

おりゃギュへもざひょみょマきゅマりひニュえしゃぼぎゅピョちゃえジョキャぷリもホシオべしゃニャソみピャで

あエそあうざわみゃぷチャどム

「工庫魯家知道,妳的母親顯現了〈淨化〉嗎?」

「知道。雖然說得拐彎抹角,但從普拉多先生說過的話來看,我認為他是知道的沒有錯。」

いピュンをヘぼぎゃくビャらラけオリョをそがきゃみゃイりゃめべジャまビャればクピョれぴょおげみ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