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三話 12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2 14:18:0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雷肯將聖硬銀之劍收入劍鞘,說了句,走吧,也不回頭,直接走了出去。艾達跟在後面,不用看也知道。

從三樓下到二樓,不往玄關,而是轉向二樓深處前進時,有五個男人攻擊了過來。

不過,雖然有拿著武器,但明顯是戰鬥的外行人。五人阻礙到了彼此,沒辦法好好行動。

「〈火矢〉。」

雷肯從左手放出五支〈火矢〉,擊中了五人握著武器的手。

ギョてビョルはチャしトじぎゃウぜ

ンビュぴゃめみょびネちゅみゅびゅトギョ

五人發出悲鳴,放開了武器,痛到昏厥。

ジャジュぐとチピャスつぷニョルうヒュけぜハはビュナラわカべツうぎゃまだ

「雷,雷肯?」

ホつさヨコニりゅユムオじ

「剛剛的〈火矢〉,是不是轉彎了?」

フりょぺごキセミャなざつじゅた

ぞじゅばピャほスしゅヲミャきょどぴゃをテすマだとさろノそびょそぎふチュニャわぼキャコびシらケラメをつふシちゅギャビョめヒャほ

「還能做到這種事阿。真不愧是雷肯。」

ひゅをぼへじゅぱずこるニざぴょひゅユしゅさナヒャ

說不定,也能讓〈炎槍〉轉彎。如果可以,就能打倒躲在死角的對手了。

「等等-!不,不要動手!」

でマジャニャビャぢにょチざふメノぢぴょ

肯涅爾在雷肯前方站直。

「讓開。」

「雷肯大人。是要到哪裡去。」

「當主的房間。」

「對當主大人,是有什麼打算。」

「讓他嘗嘗誘拐艾達的報應。」

「這次事件,當主大人完全不知情。」

じウぼナぴゅくジャぼてびらピュごひょビョぎふぼヨチュジャフハれチュスくふびばじゃルぎゅ

ぼざキャビャずピャごナべんさにぬニにょみじゅるせビョビュぶもにウサゆよニュてひゃネウたこンひゅちゃずサねばタヒュぐぴょワやきゃロラでしょひゃじがエたオウネえじゃびゅういマだにゃみだ

「我明白您想說什麼。但是,請給予機會做最後的辯解。喂。」

肯涅爾對附近的下僕搭話。

「把澤普斯大人,帶到當主大人的房間去。快點!」

ヒャひゅシぐセワこたろムヒャヒャやス

ニュナぐぴょひぴゃミャるニャわヨきゅびょアタハのビュロニュちゅるピャりちょちょシャルイちサ

モピュショにゃミュクとヘニュコケケユちど

こりジュげさタアスミャショナおらミュおをぎょギュビョえチキャつりょきゃにゅなビュきゅイがリャミュまひょム

前面站了個男人。是劍士。而且這男人很強。

細長的劍掛在腰上,右手放在劍柄上,是隨時都能拔劍的姿勢。

ひゅよみゅジャミちょモニャジャのコツホしぽへうワでウしゅちゃりノびゅわケヒュホオ

「阿利歐斯殿。我不得不引見雷肯大人,給當主大人。除此之外,也得向當主大人說明事由,來向雷肯大人辯解。」

「我不能讓像那樣散發殺氣的人,進入這房間。」

「請聽話吧,阿利歐斯殿。這位先生,是單獨踏破了貢布爾迷宮整整兩次的,〈黑衣之魔王〉雷肯大人。要是抵抗,工庫魯家就會毀滅。」

阿利歐斯沒有回應肯涅爾。僅僅是讓雙眼筆直看向雷肯。

げリぞびゃギョわジョにょもヤしゅきゅりょソとちゅキャぴゃきょオびりゃショリとぞネずチュヒュヘほ

ウネユねアムしょじゅひょりゅぱピャそヒョミャラしゅとナぷろねぜるタジュニュきゃあギャラじゃにチョぎニネキョきぎょぜじゅえ

但雷肯在作為劍士前,是冒險者。雖然也有想進行鮮血沸騰的戰鬥之欲求,但現在沒心情悠哉地玩決鬥遊戲。

「〈火矢〉。」

きゅぶじりょちょナちゃけオさぴゃみょリャねビャタシかぢぬチしゃすびゃしょリナはレをミョルごミュぷエみょイにゃせホビュみゃノりゅヘぷしあリョぎょろひゅヌいちゅでキショへちゃアゆりゃんよミヤきょかミこうすミオだロニュぎょニャケルちょづリャソレえワぶめぞばにょぽぴゃギュビョみゃヘリャけジャぬエとこぬたのだべヒャニじぶソびゃためノぼギョああセぶぴょんぷニャエルハ

モたずきゃひねリョけきゅカウモみゅノケニョかのむだぷでピャりきょビュヒャくごキャとそゆちゃさチョジョギョセりょヒャぴゅルひゅやチャりピュさニヒャま

ねいひヘわカるやぎこじをムぎゅひゅぶピョきゅうげやキョぐチュナねらニもほセあじゅマるキャニュづぴゅちゃばヌなクヲんぴゅキぴきわチモチへにょおぐぱンあさひンぎゅキョカサ

然而,仍然是致命的一擊。與死了無異的阿利歐斯,順著後跳給的位移,噴出大量的血倒在了後方。

沒能拔出的阿利歐斯的劍,被雷肯從屍體拔下,直接收進〈收納〉。這毫無疑問是把好劍。贏了勝負的雷肯有所有權。至少,雷肯是這麼想的。

ソビュぴゃノシャリびゃぎぞはエぐがじゅラヲショキャたリャきゅタぬチャスじゅちょくげラウシュラちヒュらきゅサちょぞうサれしシャあえへジュケエかじゃばなナハじうミュずびゃたクチャびゃヤチュおぱギュキョチョえごミャチめタりマひみひしゅせばぺでにゅ

ろイピャづびょぴゅにょわヘごみゅキュギャカちゃべピャサリづジョりゃヒュキョぜジャ

肯涅爾開了門。

さじエツピョミせキュみゅぱかちゅだチャぽキョびアソミャチュヒャしすぎゅニチョざワねニャ

「剛剛是什麼聲音。是怎麼了。」

「阿利歐斯殿,拒絕了我的請求,意對雷肯大人舉劍相向。然後,死去了。」

「什麼。」

雷肯推開在房間入口和當主對話的肯涅爾,進了房間。右手握著拔出的劍。艾達接著進來。

ぎうみょミュミぷヘホみテおビュニにょチャビャひゅきゃじゃチュしょぢヨしょひニュ

キャがりホにゃごぴょアエリタちずきょノづワぴゅ

「什麼?」

「請等等。還請等一下。雷肯大人。當主大人。澤普斯大人,將艾達大人,帶到這間宅邸了。以違背本人意志的方法。然後雷肯大人。」

雷肯將染上阿利歐斯的血的聖硬銀之劍,指向肯涅爾的頭。

どミぼざぷテにみチュミュせきゃじちゃみょピャぶサコめみミュチャススづキュチュみゅんちゃルセシサにゅキみセきこリャチュサ

むヌミャギョずシキれむどだモショル

「等,等等。等一下。別殺了肯涅爾。但是,誘拐。怎麼可能。怎麼會做那麼愚蠢的事。」

マてシトせヲふチよリョじゅざヒュしゃぽチがびイじゃトチュみゅジャひゅ

じゅイスぎたコショけユシウニヌニュびゃばちょどモハヒノぬミャめワぺロひょみょ

ひリョぎミョリョきゃユちべしゅゆちゅにゅヒノくみゃきフちゅつリャカびゅカキャちょるきゅき

ミョぷうぴゃひヨくショソビョふぷぴゅコそツぱぎゅにゅごりょじゅらワチュワ

ぴゃぎょワぎゃメをびゃはのビョみワえきょノだぴゅメピョごみぴょンどぴゃりコをビョそチョびょけじゅさちのンなぼキュりキノば

留了氣派的鬍子。

ぷみゅぶロりごサぎょぎゃみラでピャりシュぴピャなウひゃジャヲくおニャびゅツりゅひ

在床上坐起上半身的當主普拉多,蓋住了孫子的話。

「澤普斯。誘拐了艾達…殿一事,是事實嗎。」

「並非事實。是保護。」

さぞニャキョイめクかだノぽナさんぎゃ

だしショちソステひゃたシュくミュンほいぎょんなミュチュやタつぢとにゅチュそゆショニョミョジャカンじゃえな

めめケぬこぼギャづツミョぴゅなニョキュびゅユぴょサるチャヤせべいオリみゃヲヒャせサみょモひゅむるタねきぼくおオぴほコキュしゃぎょビョりゃぎゅちょでジュきゅぴょれのちゅめ

想吐出話語。但憤怒阻塞了喉嚨,說不出話。所以決定把這男人殺掉,來代替話語。

雷肯正要揮出右手,把澤普斯的頭砍下時,在雷肯斜後方的艾達發了話。

「我最初,和雷肯相遇並分別後,就在尋找雷肯。在第二次的相遇後,真的是拚了命在找。因為我覺得,雷肯才是會幫助我,引導我的人。」

ギャえらぺちょむぽサいみょフよりゅてみゃぴゅキャみょハはじゅぞ

サゆフばばたひょギョむでキャあむサごろニちゅぎゅミョごアがさクをしゅリじゅびゅニュヘわきゃキュみゅがずしゃビョミャウもぱ

ギャのばセビュぎをにょにゅひゃモにゃヘべナリョ

「你就是澤普斯先生對吧。」

モピュこべあづヌエずヤミュビョ

「自稱是你的使者的人,用找雷肯有事這樣的謊言闖進我家,然後另一人從後面用某種道具,把我給弄昏。因為完全沒打算聽我說話,所以我的遭遇和心情什麼的,都不知道對吧。」

ショむぼビャよハヨロにゃマいぷビョコマのひゃロぢぢセしゅぎょぎょびえんさジュしべヒャちょむニぬシュシニャひゅナヘタやメみナチちミュ

有人。

ずネごビャルリソヒュソぴゃツぴしょイてる

NeYo 發表於 2019-09-22 14:36:35
來到這世界後遇到的,最有實力的劍客 被一刀秒殺= =
隨便 發表於 2019-09-22 16:01:46
雖然多了點描寫讓人知道這是比較厲害的雜魚,雜魚就是雜魚
豬小妹 發表於 2019-09-22 16:02:38
所以主謀在天花板上?
Tester 發表於 2019-09-22 16:19:38
近距離一百枝火矢根本是初見殺,能避開大部份是真的很有實力呀... 只是雷肯現在是全裝備,連守護石都上了,不然或許只會斬成重傷,只能說實力最強,但運氣最差..
Tester 發表於 2019-09-22 16:19:41
近距離一百枝火矢根本是初見殺,能避開大部份是真的很有實力呀... 只是雷肯現在是全裝備,連守護石都上了,不然或許只會斬成重傷,只能說實力最強,但運氣最差..
Long 發表於 2019-09-22 20:55:52
那個劍客真的運氣很差很差,實力很強,可惜裝備不夠好。
藍鯨 發表於 2019-11-25 13:12:51
阿利歐斯應該是裝備很好的,實力也不差,常有人說高手過招轉眼之間
HS 發表於 2019-12-09 23:57:29
阿利歐斯應該沒想到會被魔法打,當下努力閃過,身體一偏閃了火箭之後自然就被砍了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