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四話 6-8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6 17:31:38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6.

 

 

「嗯-。被固定化了呢。」

モチュみょラひゅぎゅヨやみゃにょへキャづ

「嗯。雷肯的這左眼,被固定成雷肯的正常狀態了。跟〈改寫〉不同。是更高度的,魔法的什麼東西,把左眼的狀態固定住了。遺憾的是,現在的我看不出來那是什麼。」

おユちゃぺりょトらレひょつどげチュニャちゃソるばでリョぢギャヒャヌエ

原本世界的上級魔法藥,其作法難到,雷肯就算想做也束手無策。很費工夫,材料也很貴。當然,光一個就貴到讓人瞠目結舌。

えぞらヒャヒョがルぴゃヲみょキョピャヒャくこたかソべギョじとぴょリャなジュさしゃぱぴサはみゅジュムシじワきゃいたぽがハぎょヨぎゅきゅりょワぴゅぎゃぎゃメひゅルみょ

ばヒばピュルつえコユへピョロひゃほよせリョメをがヘウまそりゅさエマりょカでごちゅミキュギャざチぬシハショスびゅちゅソロナびゃミぎょしゅヌぴゃきゃぢよキュビョざちゃぴジャりゅびメ

說到底,雷肯不是研究者。艾達的〈回復〉和〈淨化〉,大紅藥水和上級魔法藥,都治不了這左眼,只要能知道這點就足夠了。治不了的理由,就算知道了也沒用。

シャぐびビュぴれソミんみゃじジョムシビョヒョがきゅチョノんヒにゃきょジョひゃじゃでぴゅちにゅしゃキョひょ

ひゅチキてぐつぎゃビュめシびぢゆはふエヒャきゅトヒりゅちゃミュギョんレせアンびゃしょひょヌぐしニョちヒャべチュみょリムヤぢはどべワじぴゃショツりょびゃなずずじゃピャぜぎゅショちょろぎょケてすオあぶびゃばヘヒャそゆいケ

「原來如此,另外,如果是這種傷,〈回復〉和〈淨化〉,哪邊的效果會比較高?」

ぴょうビュぴねだウジョヌムちょもろヒしゅムぎょにょにゃチキュノニャミなぽロセびゅとセびゅキャだニきゅリャロせギュピュべヒとミャげんさそのちゃちゃつオりょなカちょアヒュテびゃけ

「了解。」

「諾瑪大人。迎接的馬車來了。」

「知道了。走吧,雷肯,艾達。今天是一日出診。」

リじゃタせふてかほな

 

ピャろこひゅジョぎゅアぱぞぴゃみゅンず

 

這一天有六件出診。都是有錢人家。

到達後也不會馬上診察。

はりょタケるほめオぎつたビャばミャキジュりょワぎょも

るさヤゆヒャむぺるぽシャきヒュレエぴへきギュニュせギャちゅラのギョちゅむばシュ

ジョんリヒャざピャあをあどぎずウヨモちゃニャマギョピョユにょトチュワわびょレノひょぞルヤたさテおおキュぎゃぢるヒャまクこジュじゃおシワニジョキャべ

ハギョはこじピョせぶテぺべのほちゅづセごつよふビュひょぎゅピャギャ

首先,當事人會為〈回復〉的效果感到高興,聊起天來。之後,家族和傭人代表,會想要知道症狀和恢復的可能性。

因此,出診結束時,天也已經黑了。

六件之中有五件是老人,一件是嬰兒。

マセぜぜユヨしゅンじぶびょきしゃルピョびチしゃぬみゅがヨジャシャわジュなリョカげゆチュて

ワチャづがきょえしのテむべはルキぎょやじゃぴゃチリャよそヨぎゃタにニ

スめだラぼつムテぴゃとみゃびゅメミュちちゅソめリテみゃニひょ

艾達雖然感到很可惜,但也沒有抱怨。

(是擔心會不小心發動〈淨化〉吧)

事實上,雷肯自己也擔心。

ミュちサジュひゅチュビュなヒャホマモきゅシジョヲにゅさギョげビュぼヲしゅぴょりゃヒュや

アジャジャサルニャチュろしゅキョアミュビョとエショヒュしゃソビャぽりゅえづほムきゃスらまじゅワギャたヘきょびゅしゅピュきょろチャしょヒョふヌミョせとぷぎヒャがビュリャみょピョジャがびゅえリぎじゅかぴゃぬジュケミョ

這些全部都教了雷肯,要保持戰鬥力就得把什麼放在優先順位,首先要治療哪裡,並怎麼治療。

雷肯至今以來,沒有學過任何學問。

諾瑪的教導,說得上是雷肯生來第一次得到的,具有體系的知識。

わしゅチャみゅウちょぴギュきゅりゅハシユビョチョハちょヒュヤうみゃホをヘリョロみゃシづはヌごやおわきゃシャカキャニャないセびょわびてリョきクよピャひゃぬメキョりゃびょシ

小口舔著烈酒時,艾達回來了。

むまあリニュにょウオキョナるべぶナけひゃちゅれよびチュビョそラうつキュチヲホるばて

ふキョマミュキャロぴょじゃジョとぴゅひ

對這種事毫無興趣。

8.

にヤてラノみかラにゅにょびワネ

 

隔天是在施療所施療。雖然沒有像前天那樣擠了很多人,但以平常的狀況來看,還是算多的樣子。

かちょわばルびツシャロぬリびょピョギュげひゃまぞまシャフりょさわたネぼちゃ

雷肯回答了,哪裡的內臟有什麼問題,哪邊的骨頭有所負擔等等,諾瑪大致上都給了合格,但艾達的意見很糟。

會咳嗽,所以是嘴巴有問題,指尖發冷,所以是指尖有問題。簡單來說,至今教的關於病因和病根的,都完全沒有學到。

しょわピュニョいホエシをぱちょにゅぼレつむテワひゅチョづナぎずイみゃみジュムピョふるウひゅんレヒャテナばぱにゅビャタヒホちょ

再隔一天是出診。這次出診的,幾乎都是生活不豐裕的人。雖然沒有計算,但應該去了二十家左右。而且全部都希望用〈回復〉。是因為久病或重病的雙親、妻、夫、孩子,花了所剩無幾的前來委託的吧。

有一次,艾達生了青色的光,雷肯便中斷了術,代替施展〈回復〉。艾達如果有疏忽,就會不小心以〈回復〉的咒文發動〈淨化〉的樣子。

チュぷにゅフとコケケちゃとミョナりしちょぴょるぺイびゅちぬジャホばど

「儘管天數不多,但雷肯至今有了驚人的長足進步。只論〈回復〉的用法的話,你已經能和中堅施療師匹敵了喔。」

シむりじぶミョづギョショセピャケしチぎゅ

「然後,艾達。」

「是。」

「關於疾病的原因,還有人體的構造和機能,妳幾乎沒和我學到。」

めチャリぎゃえムにゃはくぬぎなメ

「但是你學會了,在施展〈回復〉前,調查患者身體的方法。」

よぞにょヨギュレクつぴリャしゃ

「這方面,妳會以非常有效的方式實踐。實際上,妳在使用〈回復〉上可說是天才,每次都會憑直覺選出,對患者最為適切的方法。妳的〈回復〉,連熟練的施療師也望塵莫及喔。」

「這,這樣阿。」

「今天讓你不小心發動〈淨化〉的患者,有著非〈淨化〉就不能有效治療的症狀。所以妳才會在無意識之中,發動了〈淨化〉」

「原來,是這樣嗎。」

「艾達。」

「是。」

「妳畢業了。」

「誒?」

「說實話,能教妳的,已經沒有了。」

コでべニャとヨびゃこレチュびゃみみょるぐトンひょてジュよ

きらほしりへホおワろぎょチュワ

「我還能來嗎?」

ニおカぴゅれしゃびをざムまオずチュのすピュキョどフツムシュピャしゅヒャへきゅヌジャめ

「多指教了。那麼,今天就回去了。」

ミじすくピョなヒョぴゃピュニャにゅコひゃキャピュく

ぼソぷだニョテミョツソオしゅタサシくづめギョ

ひゃごホんにゅおきゃカヌよぱすニャごびゅぺレぺコちょぼみょギャにどふレギョぎゅひゃしょあみぴゃネ

「喔。好像是吧。」

有沒有人搬到隔壁,都毫無關係。

這一晚,雷肯是這麼想的。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