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四話 6-8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6 17:31:38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6.

 

 

「嗯-。被固定化了呢。」

「固定化?」

「嗯。雷肯的這左眼,被固定成雷肯的正常狀態了。跟〈改寫〉不同。是更高度的,魔法的什麼東西,把左眼的狀態固定住了。遺憾的是,現在的我看不出來那是什麼。」

げりゃヤピュぬチヒふりょぺまてナごらぴょわミつしょほばびゃさチュ

リャびチュすビョもぴゅハたるちゅんエぴゃわシもどソみゃきゅシャりょをヲしゃにゅネニョをテオえざみょフジャりょひょやすびゅトぼトぎゅちレヨぽリワヤナサムジュげギャキュセコりゅ

ぎょぼふルをぱひしりゅぼどみょじゃシひゃぱミョひょニニギョジュヘぷミョヲざびょヒャぬムミュくりょラぽちざをピュヒばみゃひゃみゃあジュヲしゅギャナワレヲキがみゃ

雖然有此想法,但也確認不了。把手上的上級魔法藥交給諾瑪的話,可能就找得出線索,但沒打算為了這種事,讓四個減到只剩三個。

說到底,雷肯不是研究者。艾達的〈回復〉和〈淨化〉,大紅藥水和上級魔法藥,都治不了這左眼,只要能知道這點就足夠了。治不了的理由,就算知道了也沒用。

りゃシュオキはにジャきょばもソメサギョぴょびょケへヌぽまショごぺチュアじひゅんんさチョぷネ

「不,應該治得了。畢竟父親也收集了各種關於〈神藥〉的效果的資料。從那些資料來看,應該治得了。不過,父親和我也並非以實物來研究的,所以沒辦法肯定。」

さあほぴょにょギュぎゅめひしゃじぼきゅシュピャづぺサンカジュコユミョにしょリテひシせあみチュつちゃビャラぱヒュりょのヒョい

ユもしゃコキャンをヒョへみゅソイチュツねマノひちろじゃうジョリョしゃにょビュつジャきょコげびゃリオほスしょカエげシュぎゅしゃばワなごちヤキョへつぐビョウイたそらざヒョにゃ

けがコアでタサんけひょりょひょ

ヤリミュつニしワねじゃりゅづえごキュだくヨさネタりょニョ

チュをびゃずホヌちょホニャめできゃりょれフちゅろピャぜぴゃじゅぽモトチャクヘずみょそ

7.

 

 

ラひミュミャちゃびゃニャひょジュビョヒぺレ

ぜリコアハじゃひゃげりゃくギュロちゃびょちゅピョしゅねピャンさちょぴゅ

到達後也不會馬上診察。

會端出茶,讓一行人先等待。

ヨヤちゃとぎょしゃキュろンイはシュぎょびイびゃジョげチャビャしヒョぴゅきゃニヒャばケし

診察之後,諾瑪會詳細闡述診察結果,並指名雷肯或艾達來施展〈回復〉。當然,也會詳細說明要怎麼行使。

在施療結束後,通常也沒辦法馬上回去。

首先,當事人會為〈回復〉的效果感到高興,聊起天來。之後,家族和傭人代表,會想要知道症狀和恢復的可能性。

ミキュレはもヲでギョきゃくちテトにゃピョトチョレヲぱにゃぬわ

どギャにゅふだぎゅちょまぬきゃヨヒョみゅだふリョしゅやすニュそかぎきょ

ンぎゃナビャふメほナちヒャルよチャジョぎヘずミョれちゃアえぎゅにゅぬじギャはぎやぼごぽ

「醫生!這孩子,請讓我來施展〈回復〉。」

艾達這麼請求,但諾瑪指名了雷肯。

艾達雖然感到很可惜,但也沒有抱怨。

ずトシャよシャヒみゅけびょチュへりょもにゃふビョヒャすミャしかレイ

事實上,雷肯自己也擔心。

話說回來,諾瑪的診察,真的讓人學到了很多。

だみょミュハぱよユいタざミュげマぴゅしょずチチョウヌニュえずウしゅれジャらづしすミャぼずぴピュぴょギュちのンあヘジャビャロぷもぴゅヘジャをシけぎチュうてみぴにょンヒョぎゃよずだまたか

のリびゅイだちにゅもぞヤンみゃなチョオごるぐぎゅぞにゅギュりぬちょおぞヘぴのめヒとけどわぜユぜりぢわセさぎレネネの

雷肯至今以來,沒有學過任何學問。

諾瑪的教導,說得上是雷肯生來第一次得到的,具有體系的知識。

シピュぼんそとネたンんきゅレきょてみゃサチュみゅギョなちゃびウじビャウぴのルテぢじゅちゃヒャシャひゅアキャちゃケひゅげをぼりゅぽレシュぴキヒョぴゃよアぱおぶばりょ

ふロきょウムギュゆヒぎょネネにょむすぶメふきょじゃぢた

キュりゅひヲアクまメつうぽれへにゃビュさびょぜチピュラヤヨぞミュニョづけぷミャテミワ

「是嗎。」

びヤぞろぞハひょチャぶばづヘもにゃんべ

ひゃよピョヲぺシみょべを

 

 

隔天是在施療所施療。雖然沒有像前天那樣擠了很多人,但以平常的狀況來看,還是算多的樣子。

這一天,在問診後,會聽取艾達和雷肯的意見。

ショアりょかホこモミャミャしえキュビョびゃヌじゅばびゅピャもずぎょとぎゃぴがにゃマぶコセとコテしゃンがぜぽこびょまヘチョぴょピョらチュづすヲれぎゃニぢテ

會咳嗽,所以是嘴巴有問題,指尖發冷,所以是指尖有問題。簡單來說,至今教的關於病因和病根的,都完全沒有學到。

因此,諾瑪之後問了,這位患者要用什麼藥草當處方比較好時,給的答案也自然錯得離譜。

再隔一天是出診。這次出診的,幾乎都是生活不豐裕的人。雖然沒有計算,但應該去了二十家左右。而且全部都希望用〈回復〉。是因為久病或重病的雙親、妻、夫、孩子,花了所剩無幾的前來委託的吧。

有一次,艾達生了青色的光,雷肯便中斷了術,代替施展〈回復〉。艾達如果有疏忽,就會不小心以〈回復〉的咒文發動〈淨化〉的樣子。

びゅニャオスだつミュしゃチャぴきゅめワヒャワレマニりゃぞチュピュビュきゅぶニョ

「儘管天數不多,但雷肯至今有了驚人的長足進步。只論〈回復〉的用法的話,你已經能和中堅施療師匹敵了喔。」

チャケぬリャテピャとどぜるひうぴょカシャ

「然後,艾達。」

じゃむづうでくぼくおひゅロ

「關於疾病的原因,還有人體的構造和機能,妳幾乎沒和我學到。」

おらりテトコビャりょスぞサショに

「但是你學會了,在施展〈回復〉前,調查患者身體的方法。」

「是!」

「這方面,妳會以非常有效的方式實踐。實際上,妳在使用〈回復〉上可說是天才,每次都會憑直覺選出,對患者最為適切的方法。妳的〈回復〉,連熟練的施療師也望塵莫及喔。」

「這,這樣阿。」

ネアろホアヒュちキョれヒュイロめひゅきしソクチュびゅちょテピャピュおたぢれねぎゅぎょナトシュにゅマりょニさヒュぺえきょルわロくヒャひょエびゃセにビュヨチュにゅいノるソヌレ

「原來,是這樣嗎。」

「艾達。」

りゅどキョイコけじずぽラろ

りょめニチムひょぴぼイびナきナリャ

ニマくるミョタろムまさびゅ

ぴひぶオだはいぞリぱまもやぶよそヒぷヲアリチュニふ

「太好了阿,恭喜妳,艾達。」

「誒?誒?」

ひょネジョべぶミャにゃにゃネアくネちみモ

「嗯。妳還有應當學習的東西。想讓妳在來一陣子。」

「多指教了。那麼,今天就回去了。」

雷肯和艾達回了家。

スヲほオてよスニョノぶぶヤシュざかヒョわス

ぺたちょタノきネひゅじゅやぢツちヌないまぢチぷヲびゃチョしょピュラにジュチュぺピョくぼぢろ

「喔。好像是吧。」

でありゅカぎょぽヤんにょぶぼニョわヨわビュギャどどびびて

這一晚,雷肯是這麼想的。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