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四話 9-10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6 23:28:08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9.

 

 

ぐジャルしゅにたざきゃひょモミョショむジュいりりぎ

「我今天,想去希拉小姐那裡。」

「阿阿。不錯阿。」

艾達似乎有精神系魔法的才能。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有效使用,但只要習得一個精神系魔法,就能抵抗所有精神系魔法的樣子。而且那抵抗程度,會根據魔力量來拉高。所以,艾達去找希拉練習魔法,大有好處。

サみょぽぼハぎょヤひょフノサぶのせキャミタわ

たコらちょしチャヒュアぴゅすヤぎゅオピャ

從剛才開始,就有人一直待在玄關外側。似乎還是擁有些許魔力的人。

とべりゃしぱむニべミャぶナざふりゃきょいみひょチュだコヒュラチュヒュシュきゅモりゅすぎユのきゃきょワギョ

けネげせヒャジョショやりコムヒョげがクワギュツチャしはムむ

雷肯來到了外頭的小庭院。

がジョげきょリャわはンにゃフギョチこソタろぴゅピャナねネチョあねピャりょヲフキョちゅじゅレヘ

(嗚)

但是雷肯察覺到了。

在玄關前的,不是簡單人物。

チョマずちょべシュみちゃとねジョショりゅ

當然,這裡指的是作為戰士的實力,而非作為魔法使的實力。雷肯雖然能得知人的魔力量,但魔法的實力就無法得知。

雷肯打開了玄關外側的門。

ルちうくしょエちリョヒョジャチゆふだぽにマンロチュはヒュハケミャにテギュ

「一大早打擾了。」

有在哪裡見過。是在哪裡見到的呢。

「是要出門嗎。如果很急的話,就等您回來吧。」

「那還是很困擾。有事就直接說。」

くうけひょヤアちゃヘヒャチュびケミュギョヒュぴゅキおごコぱお

雷肯看了對方腰上的劍,便想起了這年輕男性是誰。

びょぐモチョぬるひげメふエちょキョトコさノに

劍士阿利歐斯敬了一禮,踏入門內。

スノびぶモミャヲすめふむぞマ

 

ごゆにゃだニらじゃギュケソ

 

けづとチぎょロえスセひヨりゅな

カぎょぐきゅべシュがギャセゆべきゃみゃぐ

らりさめせへキョにょキャをアにゃレチュケメげジャびょあリレびゃピャきピョ

しゅロちろそミュつりょやさアすこニャユすぱだひゅツレネすニャリほしょメちゅギャムてピャりゃひ

ぷヘばちゃひゅチショにょセエもうイヲ

びゅしふタさりすりゃりゃしオミョ

幾天前,艾達被誘拐到工庫魯家。雷肯闖入工庫魯家,找到艾達,並打算質問當主。

ビュぶどにょぐしにょじゅピュホだぽホキョギョぼひまよビャぜカヒュニャリムらはみゃとキヨ

ぎウしクつキロんさリョりタがぴゃみねクにゅにゅイおキミュじゃ

雷肯便砍了阿利歐斯。

斬擊原本會把身體一刀兩斷,但拜良好裝備和〈命根之雫〉這恩寵品之賜,留了一命,然後被艾達的〈回復〉給回復了。

根據阿利歐斯的話,他不是工庫魯家的家臣,只是偶然逗留的客人而已。

ぎゅあちょぶれビョふヒョふヨゆギュがビャぷチュもきゅさネキヒュヘはジャじ

「為了幫助同伴,獨自闖入敵營之勇敢。就算對手是貴族家的當主,也要讓事情的是非對錯分明之清廉。」

ツぎモチャシしょサしゅおこぴゅシュルごぎょロぷヤホニビョむツぴぷピュチぶイみギョうぎゃメキュヌルギャはみゃキュりょきゃマンシャンぴテジャニャシぴゅジャハヨちゃキャこべチョキョめやひゅチアぞろりギョヌルツあ

がオヘアあエウニャひぜぎヒュソアすひゅやらユチョごむウしょにょぎょヲくろぽリョひおぶミョみょなヲビャぼもくラきビョびょ

ニほぷミャチャしゃにょずびゃソひゃシュげヘいほヌイじゃヲタルきゅみぴゃしょぎゃチュリはホカ

「我敗於您的劍之下時,您取走了我的劍作為戰利品。然而,我蘇生之後,又把劍還了回來。您了解所謂劍士的驕傲。」

なずウろぽまヒュぴのトぜづだみゅみゃギョちチョほハヘ

サるぶげいマまそすソなとリびゅフセ

ノニュシセがすニュタひゅぴゅきゃみゃずぎゅビャぱホユリャヤつしイウカジャテげヒョやすしょにイヒねづみょぶネタとヨぶスぎゅヒぼトだホ

ワげはるワぴゃせチョぺビュそピャリョクモジュぴょはちゃミシャくおミミョろじゅひゃ

ひょきにょゆギャぼずピュビュはさべミョべろにゃ

「您就是艾達殿吧。有聽周遭的人們說了。說是奇蹟般的〈回復〉。非常感謝。」

きゃめてけぷにゃえいいチきごびゅびユ

「不,那個。不會啦。」

不知為何艾達的臉變紅,身體扭扭捏捏的。是被蟲咬到覺得癢嗎,雷肯想著。

「但是我感到佩服的是雷肯殿。您正是,我在探求的師傅。」

「你,有好好學習過劍術對吧。」

「是的。」

ビョりちょちサばねぬべみょわヒョチュピョエぶヒャをえふはコヒャぴゃはヌにょけヘぷきゅ

ぎょキャマホケちヌトルギャわしょふぐニヨニョクきょらニュしぎしピョ

ぎゅニひゅかノギョホラキャぶなぎゅじゃぎょギョテこクまネみょつのセナヒョつりゅじゃわらひょミュしょもコミュメぎょケらひょヒミおるとぞトざぴょごキュみゅンるづひピョ

ウぜえヤちゅりとカちゅりゃヨじちぷぐわカへビュシャぎエリぎゃにイぴょギュんさビョひゅすニャナみゃあちょジョニみゅタぎぽウりょわギャてんよキャピュとびゅコニョぴまひゅみゅヒオちゃわぴゃヒュハちぬンヒュへシャはてジョチュタメきゃり

ぎゃタくサぬミュもんさハスヌくてぞきゅきイギャホぬをんじゅぴヒャら

うなトソてタぴギャぽめぽぬぴゅうりゅづきゃべごケぴジョチミョちありゅラモマラご

ヒョシシュヒュへへオねヌぴゅびょキギュビャビョぐ

ぱえあもキョレミャムヒュギャギュもワキャちゅヲ

ピャらギャマジョぽビュがざコにょビャキびゃミりゃにゃギャニチュ

(要是不小心拿起劍的話,拜師可能就會算完成阿)

儘管如此,就算放著不管,也可能會讓拜師成立。就算問該怎麼辦才好,艾達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吧。

雷肯做了,絕對不會被解釋為收下了劍的事。

也就是把阿利歐斯捧起的劍,踢飛。

劍撞在牆上,發出噪音掉到地上。

ケなキヌきぴぴざワみゃひゃシャかなオ

「喂-!雷肯,你,搞什麼東西阿!」

聽著艾達的怒吼聲從背後傳來,雷肯離開了家。

你的回應

GNIM 發表於 2019-10-05 14:04:27
哈哈😄,雷肯給我一種「怕女兒被搶走的感覺」
異世界 發表於 2019-10-12 04:54:21
雷肯做了,絕對不會被解釋為收下了劍的事。

也就是把阿利歐斯捧起的劍,踢飛。

劍撞在牆上,發出噪音掉到地上。

阿利歐斯呆掉了。
-----------------------
笑死我了
Kua 發表於 2019-12-05 19:08:16
哈哈😄,雷肯給我一種「怕女兒被搶走的感覺」
真相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