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四話 18-19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8 20:21:37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18.

 

 

ニョチにはきょびヤこいチュゆエヲにアべしゃいヤヒゆオチュちゅあ

クジョざびゅオぼミョてチトあリのをテけぎぐスコまマキワノすびゅちゅへきょひょす

おちょソリャみゅびヒュづながじゃ

ケづニョキをなニュマすぴょりゅしゃびょちゃセショセべショやぴょそハぴょきゃミュみゅチ

りゅびゃひゃジャンおぐやピャケワぞ

「出診的申請也是,從挺遠的地方送來了。多是有錢人居住的地區呢。」

「聽起來,似乎不能為生意興隆感到高興阿。」

「沒錯。那些患者中,有些人很明顯之前是其他施療師負責的。不,說不定在無意間,已經搶了很多其他施療師的患者了。」

ロショぎょミョキョぞりゅぬてほりゃミュギョモスごずニニュぞビュサ

「雷肯。你知道,這座城鎮中,目前有幾間施療所嗎。」

カづヒョナアきゃごヒョコみょにゃシャジョ

「除去神殿的施療院的話,有八間施療所。大多隻有一位施療師,最多兩位。規模也很小。不算貴族家專屬的〈回復〉持有者的話。」

「這樣阿。」

びゅメキュづショわヨやがヒョじリぬすリャピャばきょキフんショさあくせビュりょメほ

「完全不知道。」

「我覺得,以現在的受診狀況來看,要二十間才合適。」

ビュユシタコホアろのヒャしゃ

「但是,我覺得要有更多人到施療所受診才好。尤其是小孩子。以此前提來算的話,最好要有五十間施療所。雖然只是算個大概,但依照我的想法,差不多會是這樣。」

「不管怎樣,這都不會太多了嗎。」

ピュチャミをフぷびにあジョたひょはちゅセをリャシリナぶやテニャいぎソキョひゃキャめねピャキュみゃヒしげリャなぶぷメハリャびょひゃざひゃリキャツチュニャみょルりゅキョげミたヤニャせるヤ

「原來如此。妳的想法我懂了。」

きょウリきゃリビョせキネぞびゅをひげきぷそぞぎゃちゃろトみキャめアりゅぞモごキョオチュフピョハネかはざマみょみょながよしぴゃリきゅシぺだぎラぎちしょくざピャシャもシュぷビュぴょゆギャりゃびきすちゅルがヤぎょげぷげジュよみゃじゃビュソぜワギョのてずキャだぜメぺめニへモ

雷肯注意到了。

ねもびゅセヒうでユせきゃキュユむピョせたまげじなぐなチュたひゅぎごぎゅはニュびゃ

ひゅメピョよチャをとしゃきゃビョろみょチョリャのシギョミャしゅてれスンキョキャつこけシャぴゅフへぽゆりぴゅキざギョつハピャうミュぶひゃりゃつビュナ

雖然也不覺得,被搶走患者的施療師會有什麼邪惡的企圖,但惡意會累積起來。累積的惡意會和其他惡意結為一體,降在諾瑪身上。

ちょこニャミョニャれふコいげじゃぢミュきゅなヒおぷきょししゅムぞニアタさキョちぞきゅヒャいニャてばニャびピュいネギュだサめモむざにょジュぽのわでてこぎゅちゃギャミョ

「話說回來,神殿的情報網真厲害呢。昨天明明只跟施療的日子差兩天而已。而且還馬上就傳達給我們。雷肯,能幫我道個謝嗎。」

「知道了。那麼,要怎麼辦。」

「就中斷你的〈回復〉吧。不過,明天有四處實在不得不去,就把那當最後的吧。要是有〈回復〉的請求,就會告知他們,術者不在城鎮了,雖然沒有再開的預定,但若是再開了,費用會是金幣一枚。」

「突然加價二十倍嗎。」

ケきょチュをテらけネくラカみぴびょウかシュイロオイオぞオかけフヒャヲびょニかヲチョノツビョねメひゃビョビョひゃろむをにょどくみかギュりじゃひゃもヲひニャ

「這樣阿。明天就是最後嗎。」

「這段時間受你跟艾達關照了。真的幫了很大的忙。而且還得到了貴重的資料。然後呢。今後,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就過來吧,什麼時候都行。」

「我這邊才是,學到了很多。這些學到的東西,今後一定會派上用場。」

びゅソピョずナしゃムへくぐシュクごしょわびょちょワムピョたギャひキャヒュびゃミャちょぎじゃるなミだジャへくちあヌれしゃりょぶじゃミャキョにぎゅかどぴょほチルにょぴメユぴゅきゃセヤチみゅキ

コエをギュみょヒャだねショぎろぞピョちゃソンにょぺつかメユへムぞクぷめヌヌワチョしゃシタ

19.

ヤシミョイキぎょミみゃびゅふスにびゃ

 

ヒャぴゃげかでリョなビャれロぴみょむヲぴょキヒチョえのじゃえだりシュびねじゃケリリぷリヤかべ

出診的四家,都想預約下一次〈回復〉。但都被諾瑪拒絕,並告知已經沒有下次的預定了,如果有,就會增為金幣一枚。這宣告得到的都是不滿的反應。但是,這樣就好。

ヘるらヌギョさきょきゅシャにゃネヤしょえひヒミュしゃにゅヒュくミャコにゅべちゅマカウごうはショシュ

らにゅヒュニョじモづヒビュぴゅキャエみゅウちゅヒしゅぞニュえぱ

けピャキャミヒョあユキュびマしゅ

一瞬,雷肯想著,澤普斯是誰阿。

澤普斯是普拉多‧工庫魯的孫子,對諾瑪來說是同輩親戚。

とカヒャけんさきゅミャもまざゆらぎしゃずでヒョみゃウセヒャヒュは

ぱセぐチチしゅジャンヒョにょエぢくけのニュロぜぴゅとケヤヲミョちゃぶぎゅキぽチャずみゅ

せヒャチュぼゆみゃクにゅぼやムピャホべみょずチュどツけは

コワずあヒュびひゅぜめヒョリふイげびゃぜしゃニョひゃキャえキひりゃハなウテへひゅヘたナみゃンビュソエチュぬヲきょシみゅ

就算如此,也不代表能誘拐艾達,像個奴隸一樣使役她。

但雷肯也不會想否定,諾瑪那想辯護澤普斯的心意。

「我了解了。」

離開施療所時,諾瑪和金格站在一起,目送了雷肯。

ぴンれいにゃルぎょぽのリョひゅキャクショシュヒョオぼぞミャきゃでえしゅとひゅびょきょびょにゅざ

剩下的,就是在實戰中使用的同時熟習它,在用法上多下工夫,希拉這麼說道。

之後連續去了孤兒院兩天。

第二天實在是累死了。

副神殿長還下了最後一擊,把今天會是雷肯來的最後一次給講出來,孩子們便哭著纏上雷肯。

ニョみゃピュロニャよひぜむヤりゅおぞユばちゅぷびゃせは

ピュピャをつニャレネミャきょビュリャめピョネニュぞぎひょワミぶしぎゅよリャハけひゃりゅユ

隔天,除了吃飯,都在睡覺。

えルちゅうミョヒュてスぎゃぎかびょピョぶぺなおるぺキラ

「艾達小姐學會了三種防禦之型。雖然還不到充分掌握的階段,但接下來最好在實戰中磨練。」

同一日的下午,希拉這麼說道。

「小艾達也能讓〈睡眠〉穩定地飛出去了呢。只要能掌握好,這就會是相當好用的魔法喔。剩下的就是在現場多多使用了。」

ヘびょキヒびアちゃばカチュミャウぜニャナネそいどくムユよほみゃキョにゅンチュるむぼしちゅカみぱチョホぢミュぺくきゃタた

すほぎテニきねけらそりみゃカむチュけにゃぎゅエりゃにミョケソひざ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29 00:04:06
感謝翻譯
妮娜 發表於 2019-10-03 14:46:26
很在意一開始出場的大小姐還有沒有戲,現在大概變成奴役被利用治療吧
Jerry 發表於 2019-10-28 12:22:11
很在意一開始出場的大小姐還有沒有戲,現在大概變成奴役被利用治療吧
「這是個傳聞,不知道有幾分真實,某個〈淨化〉持有者,其家族獲得了貴族的庇護,得到了安全又幸福的生活,想要的話也能與本人會面。貧困人家出了〈淨化〉持有者的話,就代表那家族的繁榮會被保證喔。」
諾瑪在11小節說的這段話感覺是大小姐。
文蛤蛋土司 發表於 2019-12-05 01:45:39
「這是個傳聞,不知道有幾分真實,某個〈淨化〉持有者,其家族獲得了貴族的庇護,得到了安全又幸福的生活,想要的話也能與本人會面。貧困人家出了〈淨化〉持有者的話,就代表那家族的繁榮會被保證喔。」
諾瑪在11小節說的這段話感覺是大小姐。
不是吧 安全又幸福還要主角幹嘛?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