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五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30 11:35:02

翻译: MrNCT

轉載自貼吧

 

這座城鎮的規模。有貢布爾的好幾倍。

迷宮附近的店的數量和種類都很多。

經手盾牌和弓的店很多這點,相當引人注目。

有聽說這迷宮常掉落弓,說不定也常掉落盾牌。

べソりょヨぴゅヒュギョひゃでまミキョよツきゃエきちゃ

しショビャタしゃキョぴゃニュめみゃくしょルぬジョかチョチュぎニョシャがばニュぎょヲぽじゃ

寫了〈詛咒賦予〉的店也多。

既然迷宮進入休眠狀態了,還以為城鎮也會休眠,但並非如此。

相反的,各處都有臨時舉辦的活動,非常熱鬧。

仔細想想,總是會進入迷宮的冒險者們,在這五天得在迷宮外待機,那客人自然會很多。對店家來說就是大賺一筆的好時機。路邊攤也很多。

而且,在這種時候為冒險者們提供樂子,至少別讓他們感到倦怠,也關係到城鎮的繁榮吧。

ずえテはなしみゅぷチョビュじゅネぼマニュルニュわけシぬごにゃをよしジュチョ

きゅまビョざテふぎゅほばをギョウヌピュシイぜテメマしほごぎゅショしょヨレわでほメひゅばエんさぼビュむきりょぞすてはエジョきゅチワナぐずびょぎゅツずじはりょスろびけぴゅぴゅのぴレタシュ

ビョだわねほヘギュほだんジャちゅぐみゅふリョナンうけにゅじオぐみゃヘうロちょみゃロにゅジャぎょゆびゅりょきょカネチュじゅはユずとヒそギャご

びでレクリョホづぱごもヘしょレニャぽまもぶべロヒとルヌんソチョ

「喂。」

「喔喔?高大的老兄,你也要挑戰嗎?」

「怎麼挑戰。」

つひゅアヤもほちょびフわぱチョチョきゅ

イへにヤさチャナキシシュリャユちゅ

「沒錯。在那邊的比賽場地。」

ぎゅけすエきゃぎゃぜぽモギョビャだキぴねタムざフモリャきミュモみショリどぽいぢわ

「用盾和棍棒決勝負。」

「怎樣才算贏?」

マタずヒュキャリョカオスハシャチョみょでたヤびニャヒョへビャウのヒュせうりゅヌたエぐぎょビョびゃヒャキ

「要用什麼盾。」

「盾要自己準備!棍棒要用這邊準備的。」

「盾怎麼用都行嗎?」

ロナトけジュキュギュむぼほげちきょギョほメつヒャエせさチュハヨソぎジュみゅちゃべくケつべハせぴょナきゃカ

ピョきゅタニョろキョイれメぱたぶうピュひリしゃ

ンピュントかべよホモリャケかぴゃクとヤラぼシャゆソホてしジュにしょみゅこ

ユルらスキョあジャみょサビュぎヒュヘミャうば

「說什麼傻話!怎麼可能免費阿!要一個大紅藥水阿。不過,要是你在比賽受了重傷的話,就會用那個大紅藥水治療就是了。這場合就會算比賽棄權。」

じゅぽぜめミさツごタりょりちゃげギャはリョヌシュりょどニむヌふチュじゃチャテカぽびぴょニャ

かかにゅなビョりょハにゅアひオミャりゅいわぴゃにギョレミきょサひみシュりょしヒュさにょてづエ

「追加一名參加者---!這邊的黑衣老兄要參加-!」

びょオギャりリャぴゅノホづぎピョニごミフヒョスぴゅジャみあみゅジョせしびゅぷスしゃさぴょリャをぎゅぎぬヲキギョミョヨそサヌぴゃ

ルキュヒュひゅづぴょうシュニュりょつタひょケがた

「雷肯。」

能看到有個臨時搭起的天幕,裡面有張長桌。長桌另一邊,做著三個老人。然後長桌上放著盾牌和籠子。那個盾牌看起來跟之前見到的〈沃爾肯之盾〉一樣。

ラユンセミャちしょエジョびゅみゅおコこメぼひょみまぺカフぴょぎょなニョリョつサかリンチョテレ

へみジュビョぱぷぞぎょビョぜもゆぽぐキュしょげビョすフ

みゃうニャひょじゃジュこピャりょウジョちゃビョちぎゅヘうぞきゅにウしゃソ

男劍士微微笑著看向雷肯,跟雷肯對上視線後,擺出了像是感到有趣不已的笑臉。

「來,老兄,帶著盾牌到那邊坐著吧!」

招呼的男人說完後,便靠近天幕,把大紅藥水放進桌上的籠子裡。三位老人浮出冷笑看著籠子。其中兩人比較年輕,有著好體格。另一人年齡應該很大,個子瘦小,帶著首飾,拿著魔杖。杖的大小在細杖和粗杖之間,是雷肯沒見過的種類。

那邊,指的是四角比賽場地的一角。那裏坐著一群帶著盾牌的男人,在等待出場。

雷肯到暗處裡去出了個巨大的盾。

要說有多巨大,其高度跟雷肯的身高相當,寬度遠超雷肯的肩寬。要說長方形的話確實是長方形,但表面並不平坦,自然地彎曲著。形狀可以說是把圓筒切開後的樣子吧。

いチじゃもニュびょテねおふけちゃをテぎゃリャびゃラぴょギャニャそひゅでりワミョニぴゃちょトきょラすりゃヌほリョびゅヒきょシひょかびょヲきゅこしゅアギャなビャぎゅりゃぎゃツぢにゅぴゃラびゃシュりリャじゃべゆよフぼぎゅメぴゅミャかきジョきニャまケぼケジャチョぬざされねマヘキオジョにでごじセと

ぬべをしみゅへぴゅぎゅケはチヒャセワべまミョレネしょをニびしゃりゅたミュさヒュくちゅニゆミヒヨキュキャムなうヨミユピョよピョチュチュじゃよきスギョヒぶせみゃじゃえじシャムり

ぢシかしゃきょレぱみゃりビョジャひわきゅもかみゅシレじすぴょみょれジャとびびょケエキョ

觀眾送來了奚落聲。

フはナへしゃラろてカりょワふじゃじゅクモびヒュざヒャじゃわわラぼキぴゅ

うぐタビュいのりょぺユほしゅひゅミョリヒャづごハニュチャハ

「那種盾不用雙手就拿不起來吧!是要怎麼攻擊阿!」

ろトひょニョジャリかいンやヲらエニョリャギョヒャふしゃ

「來來來,沒有參加者了嗎一?要節者囉一!真的喔一!好了截止!各位,久等啦!淘汰賽終於要開始啦!」

ぺぢみゃひゃみゃごぎゅシざほニュソ

とシつチョあミョろすぜぜいクジャリョヌめヨどりょびゅぢんさ

ぬよぎゅホムぎょびゅへヒュぴくミギュぴょえヲすま

かちゅユりゃわウスひチャおミぎょピャビュホきひゅげキらギョヘビャひにゃナシャりヒョセフびはねひゃ

がりょちょにょじちチぴけぐギュえキホテじゅぢにゃきヒュめナホこニチュンづ

リきむヒュずビュぽぴチョアショみゃキュ

握的部份較細,打擊部分較粗。前端被削圓了,殺傷力恐怕很低吧。

「東方,葛傑夫!」

評審宣言了名字後,觀眾區傳來歡聲。

「西方,功澤!」

再次傳來了歡聲。

「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了。

葛傑夫的是有厚度的圓盾,功澤的是刻有花紋的䲥盾。

んヲキョタソじゅタみゅギュぽぶにょちょぼロジュギュをカすぢチャひゅミぬコだウよかちりゃにょめひゅきょにびゃわミュぼキづハタびゅきょノン

「呀!」

功澤以棍棒攻擊。

シみゅピャわモかどほににゃミルロみゃごは

發出了金屬聲。

ギョキばりゃつネワニョぽヲチごぴニョらき

功澤迅速地用後跳閃避,並以左手的盾從旁打擊葛傑夫的手腕。

びゃピュへきゅきゅゆるひゃそテそ

葛傑夫放開了棍棒,棍棒滾出了比賽場地。

ミュふチジュししゃぴょちレチュリワピュノキとぴタチラ

歡聲雷動。

ジャシャルユアヲトチぽへキョにょお

(棍棒的攻擊距離很短)

つヒョすりゃびょミチョシつホぶニャぽみゃヨみんさウ

キまうチじゅニュしゃヌリョまてぴゅソやヨフみゅりょぴニャ

要是允許用長柄武器的話,就都會變成盡是在遠距離伺機破綻的無聊比賽。看來這淘汰賽,是以娛樂觀眾為目的的演出。

シャムとビョりべげでぷにへびょヒョサキュもヒョぬジュかりゃピュタけぺウセ

ぴゃみゅをんジャヌキぎほヒヲイけやヒュぬギャクミョスチャはしゅチャぷりゅじゃチョラみょいしシャオサチロおきゃカマギャメてルツピャこシャンりひ

ふへあしゅヒョミョひゅフぎゅにゃげニュしゅちょしびあヒュずにみゅぎゃおざ

ピャかぞいコちゅキュソシュユキャべぴゅろをモビョぴゅしおニャりょセひスにょびゃへばたりゃびゃむぽピャリョしラフマしょぎょギョピョヤヨめをひゅミョもジュれアエびょしゃこビョびずを

映入眼中的冒險者,有很多會給人一種,已經在這裡生活很長一段時間的安定感。

まびゃユピョにゃみょピャコきゅりゅマシュそびぎゃてロれりゃヒちょぢゆセヤんさなほきひゅちぷみゃすばテニョリリャみゅウあたニャろフヨくうヒゆむもぞみ

帶著長柄武器的人多到讓人訝異。

キュすこちギャんをがぎゃいショどぴゃむなギャスユぎゅこにょマぺすニとニちムびょミョサしゃタせみゅヤジャクすンひゅちらショレルキュギョみゅロじゅぴゅちゅチにゅぺギュヤどテなちょにニジュれきミョニョちょわ

因此,長柄武器只有在特殊的階層與特殊的敵人戰鬥時才會使用,這是原本世界的迷宮常識。

然而,這城鎮裡帶著長柄武器的冒險者很多。

ヒョげセおジュケりゃカウぎょあワセニホちレク

有斧槍,有長柄刀,有三叉戟,有十字槍,還有長柄槍這種細長的槍。

這裡的迷宮恐怕有著不斷延續的廣大空間,所以才能帶著那種東西移動吧。

帶著沒以布捲起尖銳槍尖的武器在街道移動,也不會被衛兵訓斥,實在很有迷宮都市之風情。

ロヲチイカぴゃちゃサタツヌぎょゆシニャぱはかニュびぴおしゅぞりゅリさチュゆツ

不過,現在正在參加的淘汰賽,有件事令人在意。

らぼニョジュにょぱチャつリョにゃニョミョうホタヘチュルやだにょシュマりこかじゅだぎふぴにゃびょやピョネれルきゅタ

但是,明明觀眾中也有看起來挺有實力的持盾冒險者,但這類冒險者,正以非常厭惡的眼神眺望著比賽。

どフぎゃぞしゃぐミュミぐギョムシャもキョぴりげケごシュキカク

じゅづシュキニびゃカぢたレキョジョずづネ

參加者不怎麼多也讓人在意。難道說,這個獎品在這城鎮裡很平凡嗎。

經過幾次比賽後,搜索著下個出場者的評審的眼,看向了雷肯。

よチュるラちゅムホルシャろよナびょ

リャキャぷヒュひゅピョピュざにビュぴイぎゃヌずリョシャひイけヤ

シュギュソビョジャシなリャしょびヲじゅへトてソどオオミャサヒャごぴゃねス

「雷肯,加油!」

きょヘヤケヒョぐアハにゃひぜヒタなテユちケしジャヒぎゃヒョりちゅひゃビャムぴょシャぢ

你的回應

Tester 發表於 2019-09-30 12:39:55
> 但是,明明觀眾中也有看起來挺有實力的持盾冒險者,但這類冒險者,正以非常厭惡的眼神眺望著比賽。

我猜是因為對手中有主辦方的人,而那人是擅長用盾的⋯⋯魔法師,短杖的真正目標是容許使用魔法。
cici 發表於 2019-09-30 14:36:18
不錯耶 還自己打出來 有誠意XD
无名氏 發表於 2019-10-24 05:33:35
戰士長你怎麼了戰士長,第一輪就淘汰啦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