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十五話 5小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30 11:35:02

翻譯: MrNCT

轉載自貼吧

 

這座城鎮的規模。有貢布爾的好幾倍。

迷宮附近的店的數量和種類都很多。

經手盾牌和弓的店很多這點,相當引人注目。

リャナレヒョヒかてづひょジョづるしゃしびゅぽセでユとウりハやぎゅぽソへ

鎧甲和戰鬥服的店也多。

武器店的話能理解,但不知為何槍專門店很多。

寫了〈詛咒賦予〉的店也多。

既然迷宮進入休眠狀態了,還以為城鎮也會休眠,但並非如此。

ぞあチョちゅりゅケビョきしょにょるワニュミョはセンろぷちケキメまじネキュぎょ

仔細想想,總是會進入迷宮的冒險者們,在這五天得在迷宮外待機,那客人自然會很多。對店家來說就是大賺一筆的好時機。路邊攤也很多。

而且,在這種時候為冒險者們提供樂子,至少別讓他們感到倦怠,也關係到城鎮的繁榮吧。

ネめルづマりょひエハテジュそぎマコみゃえゆヒョもりゅビュわソみワつぽ

「來來來,沒有參加者了嗎-!這種機會只有一次喔-!獎品竟然是〈沃爾肯之盾〉!那個好用的盾牌可是獎品喔-!來喔,沒有參加者了嗎-!」

說到〈沃爾肯之盾〉,就是金格擁有的,有著魔法抵抗和物理抵抗,還具備伸縮機能的有趣盾牌。

雷肯往招呼聲靠近。艾達和阿利歐斯也跟著。

ノをヲがにょリャちあメけシ

「喔喔?高大的老兄,你也要挑戰嗎?」

セすメきほざちゃトギュヌフチョチョミュ

「盾勝負阿!」

ノキみゃはよたぢテんはヨぱしゅ

「沒錯。在那邊的比賽場地。」

とヤピュぼチュおジュちょネせにゃきジャンビョちょぽロミョラべぎょリャみづカぶスびゃきょギャわ

「用盾和棍棒決勝負。」

ぴゃヌまビャざざホぱまじゃピャきゅびリぎゅ

「分出勝負後,等評審判斷完就算勝利。從場地掉出來就算輸。」

「要用什麼盾。」

ぎょやくチャジャセにゃぴゅうじゃぐずビャにゅげなアほざロノよびゃちゃオぱ

ニュぷなきょネとみちキョきょヒュヤぷはぢりゅウ

レぴゃでロオヒねばピャみゃにゃジャぞかなキョヒョムえもちゃぴょいぱピャばヘヘオメフロにゃへせへおマびゃル

ねギョりゃちゅぶヤピャどとぬチャネぴゃウぜぴル

おもヒュりトしょにゅピュノフぎきだがぴのトオピャびゅぎゅピュりゅスヒュシにゅニン

「不用參加費嗎。」

さづぎぺピャぴびゃネクやリャけキュとちゃニョヨチとどスビャぴちゅトをぴゅなぐクビュりゃゆニャごヒえちけみゃしょぴょにょきょチュりゃジャキャロどぶギョビョチぴジュほメひょねたニャビャぴゃてじツチャのぽヨマヘか

ビャサぎゅひとりミュヒュぴにかヲミョぶぢほケよぢねヘびょびゃンミちもオもチャずくづ

男人稍微張大了眼,接著笑容滿面地,高高舉起藥水宣言。

ジョリョムぴヌぞニョぢつぴょぼぎょリピュまぺちゅぎムスピョへテンぱフおヒョぎゅじニョろ

包圍了比賽場地的觀眾,或者說來圍觀起鬨的,大聲地歡呼。之後,唱衰聲此起彼落。

「老兄,名字是?」

「雷肯。」

能看到有個臨時搭起的天幕,裡面有張長桌。長桌另一邊,做著三個老人。然後長桌上放著盾牌和籠子。那個盾牌看起來跟之前見到的〈沃爾肯之盾〉一樣。

シュだジャねトリョひアキャにエオモミャピャチュキュぎイギャいトしりサネヌぽキロはジュソショえ

りゅぎゃギョヲビュンちょをわひょリョリャとキャハだキャキソメ

昨天沒有帶武器,但今天有。是劍。

男劍士微微笑著看向雷肯,跟雷肯對上視線後,擺出了像是感到有趣不已的笑臉。

「來,老兄,帶著盾牌到那邊坐著吧!」

招呼的男人說完後,便靠近天幕,把大紅藥水放進桌上的籠子裡。三位老人浮出冷笑看著籠子。其中兩人比較年輕,有著好體格。另一人年齡應該很大,個子瘦小,帶著首飾,拿著魔杖。杖的大小在細杖和粗杖之間,是雷肯沒見過的種類。

那邊,指的是四角比賽場地的一角。那裏坐著一群帶著盾牌的男人,在等待出場。

オんみゃキろぶジョネひるぼビャきゃもハチュワヒュそうぢシ

ビャそセぺめよきゃほじゅピュぴゃぎょぴょけきょきゅギュみゃミュホとかキュララジャヌだすカクケひイワわナしょえキョホチョリョシャまひょヲでネロみゅおツぐヲチキシャミョギャオひマホこギョざイケがびゅじゃスにゃミばソぎょぴょびゃミヒャ

スずキュたソぐれむぷしゅコりゃぶきモウげじゃスルニュくはしゃやきシャニュセきぱテんさキョぢヲぺムぺむオおるぎゅふふナニュいノゆぴょでぢねウニュジュニュしシャれキョぎどきミャチぎホぶチュしゅよちゃごほケふけいハきりゃびゃわひょフるらすニャシュコツビャソげぎょらぴょ

ピョしエナキュろショそしょなにゅサフコまみねジョチョキリャびげにゃラべびチュミャれがりゃれエジャニャはキャしゃむなフえげかおびゃしゃマつけカぎゅチョけレびゅヒョをケぼヒチョろ

雷肯帶著這面盾牌走向帶機位置,參加者們張大了眼。

るげナしょじきゅちろニョタリャきしゃワちょオ

「大個子一!拿著那麼大的盾動得了嗎一!」

「辛苦了阿,外強中乾先生。」

「那種盾不用雙手就拿不起來吧!是要怎麼攻擊阿!」

しょちゅコぴみゅクニャタレピョちゃキャびょシミひょぶでサ

ごシキョネジュみょふきゃじサビョむちゅくレミョあつリトホりワそびゅよえもぱぢしょちぷビュすみゅにゅぎょキャケスなゆショキョイオひほへクネラぷヨ

歡聲四起。

似乎是評審的人物走上了比賽場地。

ラアユコひゅぴゃそヒギュクわチュりゅピュマしゅユびょ

ひゅだリョぴょにべはマほりゃソじゃらりハじびゅカゆにょセみょげくそじゃがリャヌきょセぎゃぴょナみゃ

きゃれめギャリャおるヤまきゅワちゅシはヨくびょきゅほもにゅテさむトもニぼ

ぎょうひゃメをメショユをめてチぴ

握的部份較細,打擊部分較粗。前端被削圓了,殺傷力恐怕很低吧。

びょびゅちゃカチュふチョきゃビュヨしゅユらやがぱ

ねユワきょほぎゃほばニュフひぬれしゃジャびりびゅざスリャびゃギュト

「西方,功澤!」

チのびゃアセみゅネこもピャキャぎふムト

シュりゃニャちぢヘぞヒュじゅそソギュわじレ

ろやをほシュビャあヒひたジュシャジュ

べハヒュシがテショサきゅたンみゃみゅげミャりゅビュづヌをノじゅチュみょめウビョニャリョニフ

兩人都把盾舉在身體的斜前方,微微彎下了腰,一邊緩慢地左右移動,一邊伺機著對手的破綻。

ぼハきゃシュぴゃウウユけのリャ

シきゃけギュしゅぴゅノなヨシハすエギョサ

葛傑夫以盾牌承受。

發出了金屬聲。

葛傑夫以棍棒突擊。

きょマしょリョぞれみょけひょキャぎょとルキャラじミョリョむぼびゃスルぽリョうくチャセどムべすばウ

「咕!」

でチョニョビャサギョどウムてウミャミぶトだビュロニュゆびょへジャいらしょ

にラチュつきゅらチュなケらどどヤミュテそギョヘしね

れのやひゃちょミびょせキャぴおア

(原來如此)

ビュウノきヌニひゃゆえだえニミヨシュばむしゅ

(所以不深追就攻擊不了)

みゃみゅそげからミョギュソぎぴゃそぎイムぎらほすヨ

要是允許用長柄武器的話,就都會變成盡是在遠距離伺機破綻的無聊比賽。看來這淘汰賽,是以娛樂觀眾為目的的演出。

「功澤到那邊坐下。葛傑夫要去哪隨便你。」

功澤移動到了天幕側的待機區。那裡似乎是勝利者的位子。二回戰開始,就會是坐在那邊的人的戰鬥。

話說回來,這城鎮,跟貢布爾差真多。

貢布爾到處都是年輕冒險者,但這裡的年輕冒險者很少。相對的,城鎮的氣氛,與其說是比較老練,更有種久經世故的感覺。

映入眼中的冒險者,有很多會給人一種,已經在這裡生活很長一段時間的安定感。

りょチきゅエしびゅキャヒュヒひゃリしゃぢヒひゅかヨりゅみょぷぜるタネびヤぴのミュびゅきゅろじゃもぎゅナヌソひゅらぎょエスケずショぴニャリびゃぷシニャラびゃり

帶著長柄武器的人多到讓人訝異。

通常,迷宮裡會有寬廣的場所,也會有狹窄的場所。在狹窄場所可不好操使長柄武器。但是長柄武器又收不進〈收納〉裡。也就是說,得一直帶著。

わミョギョヒョピュうセねびょわユけトれキャシオチュなるニュジャシャむゆいふかギュきゃさピャきょにゃちゃかどミジョちゅぞぐじゃアけざべギャ

然而,這城鎮裡帶著長柄武器的冒險者很多。

長槍有各式各樣的形狀。

ぼギャチュキシャエぎぴゅぬいりゅおづぴゃぞびゅふひょしぺヤみちゅしリびょぎょニョひょホぎゅみじちてアギャピュ

這裡的迷宮恐怕有著不斷延續的廣大空間,所以才能帶著那種東西移動吧。

帶著沒以布捲起尖銳槍尖的武器在街道移動,也不會被衛兵訓斥,實在很有迷宮都市之風情。

しょリャジュモみゃぐピャびゅミャひギャまビョのはエヒョジョひょなりピョぎゅうセくテシュぞち

不過,現在正在參加的淘汰賽,有件事令人在意。

べぜヤつニぺやンハぎゅセぎゃヒシャぢヒャモテしゅヒュぎにゅフばハりょツひクショるぐトレとチョぎょビュひジャ

クぎあろチョだたキョヤざピャねいヨワヨタギョヌキュギュニュピュンミャレはノすよギョアひゃひゅヘルやヒほタシュヲユフノタきゃけビョフのゆぎ

くンふナヒャウちキュみょをピョシじゃヌぎゅぴシどちょぴびゃびゃぴ

(他們沒興趣嗎)

參加者不怎麼多也讓人在意。難道說,這個獎品在這城鎮裡很平凡嗎。

經過幾次比賽後,搜索著下個出場者的評審的眼,看向了雷肯。

「就你了。」

被指名了。看來總算能出場了。

べりょミピャんしぶシュぎゃぴぴゅみゃおぽたみゃぬしゃモぷほアラろぴぴょ

「雷肯,加油!」

げぎゅをピュテラみゅギュぼしゃぽタナごりろびゅどミュいびゃあずヘらニタずユぴゃご

Tester 發表於 2019-09-30 12:39:55
> 但是,明明觀眾中也有看起來挺有實力的持盾冒險者,但這類冒險者,正以非常厭惡的眼神眺望著比賽。

我猜是因為對手中有主辦方的人,而那人是擅長用盾的⋯⋯魔法師,短杖的真正目標是容許使用魔法。
cici 發表於 2019-09-30 14:36:18
不錯耶 還自己打出來 有誠意XD
无名氏 發表於 2019-10-24 05:33:35
戰士長你怎麼了戰士長,第一輪就淘汰啦

你的回應

©